但是轉念一想,這個手稿是對方的,只好比較委婉的說:“這個內容這麼老套,你想我幫你改改?”

白七說:“你如果能添加更精彩的內容,自然最好,只有一點,這個不是小說,它是私人八卦,你要對衆人說,這個是根據真實事件撰寫而成。”

方青藍一聽這個是真實的八卦,剛纔的罵娘感突然又沒有了,再次飛快的把這個手稿看了一遍:“放心,沒問題,絕不會脫離實際。”

白七點頭:“希望這個私人八卦能紅遍全基地。”

方青藍也不是蠢人,一聽這個意思,也立刻明白過來。

他在腦中飛快的轉了一圈。

自己目前在團隊中的職位也不好,更不要說有什麼未來了,自己若是重操舊業,以寫小說爲生,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且,從這個男人的氣度看來,由他給自己做後臺,肯定比自己現在團隊中好。

方青藍既然已經心動,肯定不會拒絕,當下就答應了下來。

事情完成,白七覺得時候也不早,自然就是回別墅。

順着來時的樓梯下樓。

到了第五層的時候,聽見樓道里的嗚咽聲,慘慘慼戚,好不難過。

對於八卦,兩人無心多管,直接下樓。

卻不想,才往下一踩,那樓道里正在嗚咽的影子,幽靈一樣的撲了過來。

這毫無預兆、瞬間躥過來的驚嚇,使得唐若腳下一空,差點滾下樓梯去。

十里幽香,清揚婉兮 白七眼疾手快,把她往懷裏一摟。

兩人因這番動作一頓,就讓樓道中的那幽靈抓住了白七的衣角。

————————

感謝起點上“書友150227162604579”“魚sense”的打賞~

感謝dip的捉蟲。 “嗚嗚……請,請你救救我……”那幽靈擡起臉,滿眶淚水,雙眼紅腫得跟核桃似的,那悽慘模樣,跟被人給非禮了並無兩樣。

這人正是適才見了一遍又一遍的蘇纖影。

她一擡臉,唐若看到對方那張臉,就囧了。

如果非要用一句話來形容現在她的心情,那就是:真是驚呆了。

“請你救救我,我剛纔被人,被人……”

她一句話還未完,被長腳一蹬,直接給踹開了。

白七似乎覺得她的手髒到不忍直視,緊緊的鎖了眉頭盯了一遍自己的衣角,似乎現在就想把它給消毒一遍。

蘇纖影被人毫無留情的踹倒在地,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驚嚇,肩膀縮了縮,哭道:“我剛纔都是被他們給逼迫的……請你救救我……請你聽我解釋……”

唐若撇撇嘴。

好嘛,她也承認自家男人很有魅力,風度翩翩。

但是這姑娘這般,一次又一次的被人看見那啥,爲啥她還有那個勇氣過來扯白七的衣角啊!

到底是誰給她的那份自信啊!

難道白七臉上寫着:我來者不拒,飢不擇食嗎?

難道自己臉上寫着:我是傻叉,歡迎廣大姑娘來撬牆角嗎?

蘇纖影可憐兮兮的,說話時如泣如訴,特別能引起別人的同情,眼眸往下一蓋,淚水順着臉頰一直流下來:“我媽媽,我媽媽下落不明,他們答應我幫我尋找我媽媽……我,我沒有同意他們那樣對我的……可是我又沒有那種能力拒絕……”

唐若仰了仰頭,往白七懷裏靠了靠。

白七問:“怎麼了?”

“頭痛。”

讓她也矯情一下罷。

一不小心就親身經歷了這麼一大出狗血劇,也確實很頭痛啊。

那些護士誠不欺她。

果真只要一朝穿越,江湖處處能遇奇葩。

原來人和人的思考方式真的是不一樣的!

護士她們口中的《打臉大典》,唐若是一招都沒有學到,那些尖酸刻薄、針針見血的罵戰,她也全都不會。

但是,她記得護士說的,打臉最高境界。

望塵莫及!

直接亮出自己的實力,讓對方直接明白與自己的懸殊實力,連嫉妒都沒有資格,纔是至高境界。

唐若話一落,白七打橫就把人給抱了起來:“這棟樓烏煙瘴氣,以後不會再來這裏了。”

他身直腿長,抱着唐若慢步下樓。

“請你們幫助我一下,我不想再過之前那樣的生活了……”蘇纖影也站了起來,想追着兩人下樓。可是她順着樓梯往下踩的,卻爲何……這樓梯沒有再向下而去。

重心已經一沉,地面卻是平的,自然,整個人就滑下了樓梯。

擡臉看前面的兩人,被男人橫抱着的少女正用手環着男人脖子,把頭靠在他肩頭,正面對着自己,抿着一張嘴巴。

蘇纖影臉色一暗,指甲險些戳破自己的手掌。

如今唐若看她的模樣,在她看來,就是一種嘲諷。

一種帶有憐憫的嘲諷!

彷彿在說自己身上帶有那種噁心的味道,不斷的在往外冒。

她怎麼可以被這種女人嘲諷!

再次站起來,準備伸手去抓白七的衣角。

突然,面上一片水潑了過來。

那水順着臉流進衣領裏,冰冷整個身體。

擡頭怒視。

上頭的唐若看了看自己的伸出手,又低下頭來,與蘇纖影四目相對:“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

不能容忍,不能容忍!

蘇纖影悄然垂目,掩下了眼中的怨毒。

她一定要把這個卑賤的女人打壓到最底層去,定也要讓她經歷一遍如今自己的遭遇!

白七看着懷裏的唐若,露出個微妙的表情,有點忍俊不禁的樣子。

剛纔的精神力使人滾樓梯,再後來的掬水落下……

他都看在眼裏。

雖然這醋罈打翻得沒有意義,但聞着那股爲自己而散發的酸味,感覺卻非常不錯。

低下頭,對着她那張嘴直接親了親,白七道:“我很高興。”

唐若眨眨眼,朝他努嘴。

自帶出門就招引爛桃花光環的男人!

白七對唐若的親吻讓蘇纖影停下了追逐的腳步,她看着這個自己心儀的男人抱着另一個女人,漫步在雲端一樣的樓梯上,臉色鐵青。

放棄?

怎麼能夠!

走出2棟樓的兩人,在街道上遇到了潘曉萱。

潘曉萱看見被白七打橫抱着的唐若,走了過去:“怎麼了?”

唐若有些不好意思,她本來就是給那姑娘秀個恩愛看看而已,現在當街被當成焦點,也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於是讓白七把她給放了下來。

白七放下之後,唐若說:“剛纔有些不舒服。”隨後看潘曉萱模樣,問,“你出來買東西嗎?”

“嗯,我幫我爸爸買些種子,之前我知道誰有賣,今天就過來把他手上的存貨都買了。”

潘曉萱跟唐若說話時候,看見後面不遠處從樓道跑下來的蘇纖影。

當然這時候的蘇姑娘已經整理好衣裳準備再次奮戰。

蘇纖影看見潘曉萱,似乎很高興,加快了腳步正快步往她而來。

抿了抿嘴,潘曉萱有些嫌棄道:“真是孽緣!”

唐若還未明白過來,就聽見蘇纖影柔柔弱弱的聲音:“曉萱,真好,能在這裏見到你。”

果然是孽緣!

唐若在心裏對潘曉萱的話點了一遍贊,往白七那邊靠了靠。

“曉萱,他們是你的朋友嗎?我們也都是朋友啊,你就幫大家介紹一下吧。”蘇纖影理了理自己的頭髮和裙襬,望向白七。

白七腳步不停,搭上唐若腰,半摟半扶,帶着往別墅區走去。

大街上,衆目睽睽之下,其實他也不介意再踹蘇纖影一腳。

但是看着潘曉萱與她認識的樣子,他也準備賣潘大偉一個面子。

此時,正在押着兩個跟蹤者進行教育的潘大偉打了噴嚏。

好奇怪,明明還有大太陽,怎麼有種陰絲絲的感覺。

他往周圍看了看。

覺得,天氣果然變冷了。

這邊的潘曉萱轉首看了一遍蘇纖影的目光,順着她的眼光看見白七,再打量了一遍她的裝扮,瞬間就明白了蘇纖影要幹什麼。

與她同住一個多月下來,她已經對蘇纖影的一些小動作也已經很熟悉。

原來,蘇纖影是看上了白七!

想到這裏,潘曉萱瞬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險些就把昨天的隔夜飯給吐了。

真他媽好大一盆狗血。

當初,兩人在學校同看上一個男人。

如今,兩人在基地又同看上一個男人!

她好想問:蘇姑娘,你是不是逛街逛着逛着就能隨時看上一個男人的。

“曉萱,你們聊,我們先走一步。”唐若與白七,腳下飛快,跟遇到瘟神似的,立刻就沒了有影子。

潘曉萱:“……”

她瞬間悲傷逆流成河。

我一點都不想跟她聊啊!

明明她要撕逼的對象是你啊,爲啥丟我一個人面對着她!

簡直殘忍!

眼看唐若拉着白七飛步離開,蘇纖影也想拉着潘曉萱想快步跟上。

不過潘曉萱往旁過了幾步,讓蘇纖影撲了空。

“我也要回去了,再見。”潘曉萱沒有停留,直接繞開她往別墅區去。

但是蘇纖影怎麼會錯過這個打探白七是誰的好機會,當即死纏爛打的抓住她。

她是力量異能,身爲空間異能的潘曉萱根本拽不開。

————————

感謝起點上“木子雨上”,“調戲mm”,qq閱讀上“微風的追逐”的打賞~

感謝dip親的捉蟲。 “你到底想怎麼樣。”潘曉萱怒火沖天,很想當街給她一巴掌。

“曉萱,你怎麼可以如此就翻臉不認人,我們明明前些天還是好姐妹……”她泫然欲泣,眼淚說來就來,完全不需要醞釀。

當街就有人停下腳步,往她們看來。

潘曉萱深吸一口氣,才勉強壓下心中的怒火:“蘇同學,人家好好的一對,你爲何還要去非要去插上一腳當小三。人家不是男女朋友,他們是正式訂婚過的,上過報紙的。你就行行好,收起你那顆無處安放的心吧。”

“我,我只想認識他們……”蘇纖影語氣有些幽怨,眼裏淚珠滾動着,卻就是不落下來,“我沒有要拆散他們啊,難道多交幾個朋友也不行嗎?”。

潘曉萱一頓,想了想,半會兒,試探道:“你不認識他們?”

自己與唐若是校友,第一次見面覺得唐若在像於不像間徘徊着,沒有認出來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末世前每天跟唐若撕逼的蘇纖影也沒有認出來?

等等……

剛纔看唐若的反應,避她如蛇蠍,但是,那樣子,卻完全沒有以前那種囂張的遇到就會與她撕逼的情形……

這時,蘇纖影說:“我認識他們的嗎?”

潘曉萱暗暗皺眉,及時扭轉這個快要穿幫的話題:“你那麼厲害人物,原來也有你不認識的人嗎?”

蘇纖影拽着潘曉萱到一旁的角落,從小包裏拿出幾袋海苔,塞進她手裏:“我只想認識下那個男人,看在我們是好姐妹份上,你應該會幫我這個忙的吧。”

潘曉萱冷笑一聲,環視了一下四周,見沒人往這邊看,反手把海苔全抓進空間裏:“不好意思,我跟那個男的也不熟,還真幫不了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