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體育學院這裡的露天廣場好像更大,而且······

人氣還更旺。

林海五人坐在主辦方準備好的對戰席上,其實也就是五張課桌和五把凳子,聽著後面清一色的「體育學院加油!」「大力日比戰隊必勝!」

這呼聲,比新傳院那隊多了不止一倍啊!

當然也有可能是體育學院的人多。

林海等人坐在那兒,都被喊得有點尷尬,好像自己這邊是人人喊打的邪惡小怪獸一樣,就靜靜地等著奧特曼消滅。

「這把加油吧,對面不是什麼善茬。」林海說道。

依舊是沒有解說,只有導播裁判用自己的賬號觀戰,然後投屏在體育學院廣場的大屏幕上。

進入BP環節。

「那就按我們上次準備好的計劃來吧。」

林海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

「對面的中單葉夏是他們的核心C位,他們的戰術應該也是圍繞葉夏打,我們可以在BP上針對一下對面的中路。」

聞人牧雪說道。

「他的英雄池如何?」

林海問道。

「還是比較廣泛的,記憶中好像沈夢溪,諸葛亮,王昭君,楊玉環都是省標,其他的中單也有很多市標。」

聞人牧雪回憶道。

「那就沒必要管他了,咱們還是按原計劃,BAN位都給到打體系的輔助吧!」

林海這邊先手BAN人,將大喬,魯班大師這兩個英雄BAN掉。

這都是常規BAN位,畢竟這兩英雄機制實在太噁心,如果是有配合的話,那就太無敵了。

對面則是很有針對性地把BAN位給到了關羽,馬超。

「哦?」

林海看到對面的BAN人情況,眉毛一挑。

「對面這是對我們有研究啊!上來就把海子哥最拿手的兩個英雄BAN掉了。還好我們有商量過新戰術。」

張伯倫嘖嘖咂嘴。

沒有BAN掉另外兩個變態機制的輔助,太乙真人和盾山,是因為對面吃准了,林海這邊的輔助妹子,只會玩軟輔!

而他們的BAN位,只需要限制眾神戰隊這邊,實力最強的林海即可。

對面是藍色方,先BAN先選。

一樓對面直接掏出了太乙真人。

「沒關係,太乙給他們。」林海無所謂地揮揮手,「咱們先拿馬可加瑤,伯倫你後面再拿,別讓對面看出來了。」

「好!」

眾神這邊鎖定了馬瑤,這也是當前版本比較強勢的射輔組合。

接下來又是一輪選人,**戰隊選出了中單諸葛亮,而眾神戰隊,則是幫上官坤龍搶了他的拿手英雄高漸離。

「對面這還不出邊路嗎?」體育學院的**戰隊這邊的隊長,也就是中單葉夏冷哼一聲,「那就別怪我等會把你的對抗路英雄池掏光!」

第二輪BAN人,雙方仍然是依次BAN兩輪。

**戰隊直接BAN掉了元歌和蒙恬。

他們的信息獲取來源於林海每周一講的選修課。

林海這周剛講到蒙恬。

所以在**戰隊的資料庫里,林海的上單英雄池,至此已經露出了四個英雄,全部上了BAN位。

林海看得都忍不住樂了。

就這麼怕我嗎?

雖然還有一個李信可以玩······

但是,我說過我要玩對抗路了嗎?

對面先選出呂布。

然後輪到林海這邊選擇,眾神戰隊最後兩手,也就是對抗路和打野,終於亮出來了。

鏡,廉頗!

什麼?

讓**戰隊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

對面這個菜得全校聞名的張伯倫還會玩鏡?

那個王者講師林海,卻竟然拿了個坦邊?

肯定不太對。

「對面位置有互換,原計劃取消,亮子,咱們還是不入野區了,你直接拿本命吧!」

葉夏皺著眉頭思索了一會兒,跟旁邊的打野潘亮說道。 要不是真品上有一道道古魂氣,連張凡都難辨誰真誰偽。

沒有耽擱,張凡當天便把贗品郵到了薇兒手裏。

薇兒收到寶劍,不知張凡何意,打來電話詢問。

張凡讓她將這個贗品送給處長,爭取不被辭退。

薇兒不想這麼做,她的意思早己經表明,不想在處長手下受氣了。

張凡則說,他需要她這麼做,要她幫下忙。

薇兒自然要幫忙,便按著張凡的要求,跟處長搞了個約會,悄悄把寶劍送給了處長,並且裝成很巴結地道:

「處長,這把寶劍,就是我奶奶拾荒拾來的,一直在一位醫生手裏,現在,我把它要了回來,處長既然喜歡,就送給處長吧。」

處長起初還有點懷疑,但是仔細看了精龍劍之後,變得極為興奮,愛不釋手,「這……這劍我收下了!關於你的事——」

薇兒趁機說:「只是希望處長在局裏幫我說句好話,辭退……」

「可以靈活處理嘛。」

處長滿口答應,說這事包在他身上,局長那邊肯定能搞定。

果然,第三天,局裏就通知薇兒重新上班了。

局裏上上下下為此有很多議論,都說薇兒為了保住工作,給處長獻身了。

薇兒只是冷笑,從來不辯解,卻對這些人充滿了厭惡,以前是真不想離開這裏,現在是真心想躲到荒島上。

張凡叮囑薇兒耐心一些,讓薇兒再冷靜考慮一陣,如果最後確實想獨立創業,他會安排的。

「我已經決定了。」

「噢,好吧。」

張凡靜靜地等待着事態的發展,每天都是相當警惕,很少出門。偶爾出門,也是獨自一人,以防止牽連別人。走在街上,時時體驗著周圍的危險信號,準備迎敵。

周韻竹發現張凡情況不對勁,以為他這次失蹤,精神受刺激了,便百般安慰,還建議他出去旅遊散散心。

張凡沒有說出真相。

他有一種隱隱的靈感:

那個處長一心搞到精龍劍,似乎並不完全是為了愛好,可能還有別的更深的目的!

又過了幾天,還是沒有什麼動靜,張凡感覺事情應該差不多了,便派老鬼去處長家查看了一下,看看精龍劍還在他那裏不,結果老鬼里裏外外查看地一遍,根本沒有贗品精龍劍的影子。

這樣一來,基本可以斷定,處長是把精龍劍給出手了。

那個得到精龍劍的人,是什麼人?

是一個古玩家?

還是要收回本來就是自己家族的傳家寶?

抑或,是另外的什麼人想得到它?

這人的背後是不是有很大的背景?

從邏輯上講,張凡的擔心有些多餘;

但往往事實是不符合邏輯的。

有些人往往從道理上分析問題,甚至愚蠢地加上邏輯;而有些人社會經驗豐富的人,往往從直覺上分析問題,更符合現實。

畢業以來的種種考驗,已經使張凡不那麼迂腐了。

從直覺上看,這事是沖着自己來的。

處長要向薇兒借精龍劍「把玩把玩」,在處長背後的人,對精龍劍的去處相當清楚,是個「有心人」!

又等了幾天,一切正常,安然無事,張凡慢慢的放鬆了警惕。

有一天,薇兒打來電話,說處長昨天夜裏死了,醫生鑒定是酒精過量導致心梗。

張凡心裏暗暗高興,處長被弄到地府里,油鍋一煮,釘板一滾,有什麼說什麼!快要真相大白了。

就在這時,老鬼趕來了。

跟以往不同,老鬼這次愁眉苦臉,顯得特別喪氣,一見到張凡,就道:

「張醫神,事情搞砸了!」

「怎麼?」

「處長的事傳到下邊,鬼情相當激憤,崔判官那邊查了一下處長的生死薄,雖然還有三年陽壽,但特事特辦,還是把他的生辰給勾掉了,派兩個小鬼把他綁到拷問。處長這小子嘴硬,鋸了十根肋骨也什麼不說,還罵罵咧咧的,說『張凡能把我弄進來,我發誓一定把他也弄進來;我可以告訴張凡,一個終極勢力,已經得到了精龍劍,張凡的日子到頭了,哈哈哈哈……』我看這小子太囂張,一氣之下,把他扔油鍋里滾了。」

「這個可以有。他招沒?」

「一般來說,這一滾,撈出來后皮肉都沒了,就剩個骷髏架子,但一縷魂氣還在,已經沒有了意識,問什麼說什麼。真沒想到,這小子魂氣不濟,油鍋一煮,把魂給煮散了。」

「噢?說不得話了?」

「說話?以後連超生成豬、超生成蛆,都做不到了,更別想說話了……唉,可惜,關於精龍劍背後的背景,也就斷線了。」

張凡十分不爽,「就沖你這辦事能力,超生成豬都會拉低豬界的平均智商!」

老鬼慚愧地道:「張醫神,你看,我這事整的,整砸了,還真對不起你那三千塊錢!」

張凡又罵了一聲,道,「我囑咐過你,不要亂施暴力!一點審訊藝術都不掌握!根本不懂得什麼叫攻心為上,就知道一個勁兒的用刑!」

「事情已經沒法挽回了,怎麼辦?」老鬼懊惱極了,「要麼,我再去江清市那邊打聽打聽?」

「算了算了。精龍劍的下落應該是極秘密的事情,既然他寧死寧絕魂都不肯說,你是打聽不到的。」

「可是,確實是有人要對你下手。」

「我也不想那麼多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別說是把假劍,就是真劍來了,它也只聽我指揮。」

老鬼走後,張凡一直在心裏琢磨這件事情,越琢磨越糊塗。

可就在這時,喬薇又打來電話,向張凡透露了一個新情況,處長的老婆哭喪時,號啕地說「你熬了這麼多年,剛要提副局就走了,你沒那個命啊!」

喬薇是當玩笑跟張凡說的,而張凡聽了,卻心中一格登!

處長要升副局了?

是巧合嗎?

他可是剛剛得到了精龍劍!

如果是個巧合,就沒什麼含義。

如果不是巧合,也就是說在精龍劍和提副局之間有聯繫的話,那就大有深意。

想到這裏,身上一陣寒冷。

。 蹲在草叢中的宋桑將這一幕拍攝下來,等他們走後,才從草叢裡出來,長達十五分鐘的視頻發給了宋有齊。

宋桑拍掉肩上的落葉,站在樹影中,晦暗的眸光,他活動有些酸麻的腳,拎著拍攝設備離開了這裡。

宋塵又繼續在卧室里查閱木遙遙的相關資料,一頁一頁的翻著,放在沙發上的手機叮叮叮響起來,他不耐煩的蹙眉,看向還在響動的手機,伸手過去撈了過來,看著來電人吳與封,緩了一下,才懶散的滑開接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