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們皆是臉色一陣蒼白,甚至,已有修士雙腳顫抖著。

面對上萬頭邊緣凶獸,想要離去,極難。

「怎麼辦?憑我們這點人,必然不敵。」

「那頭邊緣凶獸首領,已封鎖這一片天地,唯有殺掉它,才能出去。」

「難怪之前沒有出現,原來,它們在醞釀這些。」

……

一眾修士,聲音驚顫地道。

此時,他們已感到了有一些絕望之意。

「咦,那,那不是江寂塵么?」

「他竟然也在!」

「既然如此,我們不急,讓他打頭陣。」

驀然,一些修士看到了江寂塵出現,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同時,他們暗中進行著交流。

江寂塵一眼掃過,便知這些萬界修士的心思。

他冷冷一笑道:「我知你們的心思,不就是想讓本尊主打頭陣么?」

「本尊主打頭陣,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們想坐享其成,那就休想。」

「要麼,在你們跟著我一起殺出去,由本尊主打頭陣;要麼,現在本尊主就與你們先戰上一場,來個兩敗俱傷。」

聽到江寂塵的話,萬界修士,臉色大變。

其實,當中有三個,是大帝尊後期境的存在,也正是江寂塵忌憚的三人。

再加上,上千的修士,都絕非弱者,真要戰起來,江寂塵他們也討不到便宜,只怕如他所言,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而一眾修士,自然也是知道江寂塵的強大。

所以,江寂塵若真的要對他們出手,再受邊緣凶獸的攻擊,那就只有等死了。

「好,與他合作,一起殺出去。」

「但是,江寂塵,必須是你打頭陣,我們跟身後殺出。」

萬界修士中的幾位大人物開口道。

「好!」

江寂塵爽快的答應。

現在,他們有共同的敵人,那就是邊緣凶獸,所以,不得不聯手。

但是,顯然,各人都不是真心要如此,心中各懷鬼胎。

不過,為了能夠出去,他們暫時合作,出手倒沒有保留。

江寂塵在前,三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帶領眾修士,向前殺出,與邊緣凶獸大戰起來。

超極品姐妹花 「那一頭大帝尊圓滿境的邊緣凶獸首領,我們需要聯手擊殺。」

江寂塵開口對三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道。

「好!」

這時候,顯然沒有辦法猶豫的,因為,那一頭大帝尊圓滿境的邊緣凶獸,已經衝殺過來。

若是不合作,他們只怕都要遭殃。

於是,大戰開啟。

江寂塵表現得非常的拚命,幾乎是以命博命,給三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不斷創造機會。

而江寂塵全身受傷,看起來,非常的烈慘,顯得重傷虛弱的樣子。

噗!

最終,三位大帝尊後期境大人物,聯手一擊,把大帝尊圓滿境邊緣凶獸轟滅了。

當然,這個機會也是江寂塵給他們創造的。

為了創造出這一個攻擊的機會,江寂塵直接硬受了大帝尊圓滿境邊緣凶獸的一擊,全身染血,傷口可怖,喘著粗氣,咳著血。

傅少的替嫁寶貝 見到江寂塵如此一幅樣子,三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眼中閃過一絲冰冷之色。

「咳,邊緣凶獸首領已滅,趁此機會,擊退其餘邊緣凶獸。」

然而,江寂塵彷彿毫無所覺的樣子,大聲開口道。

而且,一邊說話,一邊咳出了血來,看起來,傷得非常的嚴重。

「江尊主說得對,快出手,擊退邊緣凶獸。」

三位大帝尊後期大人物,也下令道。

不過,邊緣凶獸首領一死,其餘的邊緣凶獸,幾乎不堪一擊,很快被擊潰,紛紛退去。

最後,就餘下了江寂塵和萬界修士一行人。

(本章完) 江寂塵,此時很虛弱,需要狐后扶著才能站穩,若不然,似乎一陣風都可以將他吹倒。

「好了,現在邊緣凶獸已經被擊退,我們該各走各路了。」

江寂塵開口,似根本沒有覺察到一群修士正在用森然的目光盯著他。

萬界修士,在此一戰中,也各受不同程度之傷,力量也消耗不少。

而且,還戰死了百多修士,總體上講,實力已下降了一半。

但是,與江寂塵這種重傷,似乎根本沒有可比性。

「江寂塵,你未免太天真了吧?」

「你覺得,這麼好的機會,我們會放過你么?」

然而,一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森然一笑的開口道。

「是啊,現在江寂塵重傷在身,根本無力反抗,現在殺他,是最好的機會。」

「不得不說,真的應該感謝他剛才的拚命,才讓我們有機會擊殺了邊緣凶獸首領。」

「不過,誰叫他是我們萬界之敵呢,而且,他剛剛從仙府第三層出來,身上必有無窮仙道至寶。」

……

一眾萬界修士,貪婪地看著江寂塵。

江寂塵此時聽到他們的話,臉色一變道:「你,你想幹什麼?翻臉不認人么?」

「剛剛我們才合作,現在……」

然而,江寂塵話還未說完,一群萬界修士,已嘲然大笑起來道:「真是一個傻逼呀,這也信!」

這時候,三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更是呈三角形圍向江寂塵。

「江寂塵,該送你上路了。」

「要怪,只能怪你傻逼!」

「殺了你,我們的收穫將難以想象,名望、修行資源,應有盡有,哈哈……」

三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得意的大笑著。

此時,江寂塵看起來,完全是弱勢一方,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若是江寂塵沒有受傷,力量巔峰,尚有一戰之力。

現在,必死無疑,誰也救不了他。

至少,眾修士皆是如此認為。

這時候,三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手上,已經凝出了至強的攻擊,靠江寂塵極近,抬手,正要進行絕殺一擊。

然而,有三道攻擊,比他們更快!

也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

因為,攻擊分別出自江寂塵、狐后、林詩音。

這一切,太過突然了,三名大帝尊後期境大人物,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噗,噗,噗!

然後,他們被擊飛,當場重傷,倒在地上。

四周一眾萬界修士,看到這一幕,也一陣目瞪口呆。

「傻逼?本尊主倒不知,誰才是真正的傻逼!」

直至此時,江寂塵本是虛弱的身體,驀然挺直,散發出強大恐怖的氣息。

而且,他身上的傷,也在以肉強可見的速度恢復著,身上的血痕,也自主消融消失。

下一刻,江寂塵一身乾淨,已看不到一絲之傷。

「這,這怎麼可能,你,你們……」

被擊成重傷,倒在地上的大帝尊後期大人物,此時驚恐欲死,顫聲叫道。

江寂塵淡淡一笑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你看到的,只不過是本公子裝給你們看的假象而已。」

剛才一切,確實只是假象。

江寂塵故意裝成重傷不支的樣子,也讓狐后、林詩音不要顯露修為,自保即可。

總之,就是示弱!

把自己這一邊,裝作很弱的樣子。

果然,這些萬界修士,一看到自己虛弱的樣子,就忍不住要動手,滅掉自己。

「江寂塵,你,你坑我們?」

這時候,三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還有一眾萬界修士,此時若還不明白,那還真是傻逼了。

這明明就是江寂塵故意挖的一個坑,等著他們去跳。

「咯咯……公子,你太壞了,挖這麼大一個挖,讓他們去跳。」

狐后妖媚言笑道。

江寂塵卻搖搖頭道:「這也不能怪本尊主,若是他們擊退邊緣凶獸后,相安無事,直接離去,那本尊主自然也懶得理會他們。」

「但是,他們偏偏想取我性命,那麼,本尊主自然也不必留手了。」

江寂塵的話,讓三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還有一群萬界修士,臉色一片慘白。

他們,感受到了江寂塵身上的殺意。

這一次,江寂塵顯然要對他們趕盡殺絕。

此時,一眾修士心中已生出了悔意。

江寂塵的強大與可怕,遠不是他們能夠算計的。

偏偏,他們鬼迷心竅、貪婪成性。

江寂塵這時對狐后道:「統統殺了,不留一個。」

狐後點頭,媚笑一聲道:「好呀,這是本狐后也喜歡的事,殺人,也是一種樂趣哦。」

聲音未落,狐后已經出現在一群萬界修士的身邊。

「退!」

一群萬界修士,心中生出生死危機感,從狐後身上感受到了可怕的氣息,根本非他們能敵。

他們,心中根本生不出一絲的反抗之心。

然而,他們在狐後面前,如何能逃得了?

狐后,伸出纖纖玉指,輕輕隔空一點。

噗!

一名逃跑的修士,身體出現一個血洞,被無形的力量,奪盡生機。

瞬間,一群萬界修士,驚恐而逃。

但是,狐后並不著急,悠然前行,收割生命。

四周,已經被江寂塵布下了空間禁制,他們就算逃,又能逃得多遠?

而這時候,江寂塵則一步一步的走向三位大帝尊後期境的大人物。

「江寂塵,你要趕盡殺絕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