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樣子和剛纔那個樣子根本就是天差地別,你現在就像一個無業遊民,你剛纔那個樣子,反而像是一個社會精英,真是有一種天差地別的感覺啊。”

聽到這個年輕人這麼說,寧無華直接把桌子上的水杯給他扔過去,這個年輕人動作也是特別的迅速,直接抓到了寧無華扔過來的水杯,他特別小心翼翼的把這個水杯放在桌子上面,然後生氣的對寧無華說。

“我可以告訴你,這個水杯是我爺爺傳下來的,而且這個水杯因爲是玻璃做的,它是水晶做的,好值錢的,而且我們家去就是不到萬不得已還不賣這個東西呢。”

寧無華看了一下這個水杯,他直接用這個水杯倒水,開始喝了,什麼水晶做的,在寧無華眼裏長得和水杯一樣的就是水杯。

可是年輕人在旁邊,那是真的肉疼了,表情特別緊張的看着寧無華,真的害怕寧無華,心情不好,直接把這個水杯扔在地上摔碎了。

寧無華喝完水之後看着這個年輕人,這個驚恐的表情,也明白,有些時候不要嚇人了,所以他就把這個水杯放在桌子上面,對這個年輕人說。

“現在有了,他們在背後支持,那接下來我們就要從這個貧民窟走出去了,那接下來我們的對手就不只是整個貧民窟裏面的人了。”

“是整個柬埔寨,而且你要明白一件事情你的手下不只是一羣烏合之衆,人數還特別的少,別說其他地方,你們暫時連這個城市都打不下來。”

寧無華看了一下,這些人雖然相比於肥頭大耳的男人手下看起來有素質多了,但是畢竟都是一羣烏合之衆,所以寧無華這個時候纔對這個年輕人說。

“接下來就是,如果這個人把錢給打過來了之後,你馬上拿着這些錢去招兵買馬,一定要選那些不抽菸不喝酒,而且看起來特別老實的,窮苦人家的孩子,這樣的兵,是一種好兵。”

現在寧無華需要的人並不是一羣高素質的人,他只需要一些聽話的人,努力照做的人,而且是一羣老實的人就行了,並不像自己國家招兵都是招一些素質特別高的,因爲柬埔寨這個國家,你只要有基本的戰鬥素養,會拿槍就行了。

年輕人點了點頭,只要錢一到位,他馬上就這麼做,然後寧無華站起來看着面前,你這個貧民窟可是他的目光看得更遠的方向,那個方向就是城市所在的方向,寧無華就對這個年輕人說。

“走出這個貧民窟的第一步,就是統一整個貧民窟,現在我們就統一整個貧民窟了,那第二步就是拿下這個城市,統治這個城市,你明白嗎?這比第一步更難。”

年輕人這個時候站在寧無華的背後,他看着面前,靠近貧民窟的這個城市,點了點頭,跟在寧無華的背後,總能有一種意想不到的後果。

“你放心吧,現在我就聽你的話,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你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你說讓我怎麼幹我就怎麼幹,這個國家,確實需要一點改變,如果還保持以前的那種,軍閥割據的面貌,確實對這個國家的人民,不好。”

寧無華點了點頭,然後走下樓來,看着這個年輕人的手下,年輕人也跟着寧無華的背後,就像他的小弟一樣,寧無華就巡視整個貧民窟,因爲這個貧民窟裏面的人,寧無華要了解,因爲這是自己爭奪整個柬埔寨的起步。

雖然寧無華明白自己和卡爾,現在差距還是特別的大,但是寧無華相信,在自己的努力之下,自己總有一天會打敗卡爾的。

“如果不是因爲你偷襲的話,我寧無華怎麼可能會被你打敗,如果不是因爲你們這些人在我背後,用奸計害我的話,我怎麼可能會淪落到此,以前我是孤軍奮戰,現在我卻不一樣了,我有了自己的手下,終於可以和你們一較高下。”


寧無華明白自己有這種自信,寧無華也明白自己有這種能力,不就是和自己曾經的好兄弟卡爾爭奪戰柬埔寨嗎?寧無華有自信,可以打敗卡爾。

那些人辦事效率果然很高,寧無華和這個年輕人就在這個別墅裏面,才休息了一晚上,當第二天他們睜開眼睛的時候,一輛卡車就停在這個年輕人的別墅門口。

寧無華和這個年輕人沒辦法,只能下樓去看一看,因爲這個卡車,上面的喇叭實在是按個不停,吵着她們實在睡不着覺。 寧無華就和這個年輕人走下樓,當他們來到這個卡車的面前發現,一羣西裝革履的保鏢圍在這個卡車的米旁邊,年輕人的手下,每個人都手持槍械盯着。

這一輛卡車,害怕這個卡車上面的人,做一些危險的事情,倒是年輕人看的比較開,吩咐自己的手下離開之後,帶着寧無華就來到了這個卡車的面前。

寧無華看了一下,套餐裏面有滿滿的幾大箱子,但是箱子裏面的東西,寧無華並不知道是什麼,所以他跳上卡車,打開箱子,一看,發現裏面全都是一箱又一箱的黃金,而且這裏有這麼多箱,每一箱都是黃金。

寧無華都感覺到驚訝了,因爲他有錢,曾經短暫時間,押送過國家的金庫,當然那也只是一小部分,他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見到這麼多黃金呢,這得多少錢啊。

“我以前只是替我的國家送黃金,才見到過這麼多錢,今天沒想到在一次見到這麼多錢,也是讓我沒想到呀,這麼多黃金,到底值多少錢呢?”

年輕人也跳上了車,他打開箱子看了一下,發現車子裏面確實有很多的黃金,有了這些東西,他就可以發展自己的勢力了,所以他就對寧無華說。

“這個東西到底值多少錢我不太清楚,我只是知道有了這些東西,我們接下來就可以幹一番事業了,贏了這麼多東西,我們就可以買武器,我們就可以讓我們的,戰鬥力水平提高一個檔次。”

寧無華點了點頭,這麼多黃金確實可以提高戰鬥力,但是這麼多黃金也引起一些麻煩,因爲它的保存問題,寧無華不可能隨便把它放在一個地方吧,就像普通的磚塊。

“這個東西必須好好的保存起來,而且有這麼多黃金,一定會有其他人惦記着這些東西,這雖然是我們的機遇,也是我們的麻煩了,而且這些東西不可能放到**軍的銀行裏面,如果一旦放到**軍的銀行裏面,黃金,就變成他們的了。”

寧無華就把自己面前的這些,裝有黃金的木盒子給關了起來,不想讓其他的人看到,然後他就下車,年輕人也跟着他一起下車,看到這麼一卡車的黃金寧無華還是有點害怕的,因爲保存問題,一定是個很大的問題。

所以寧無華抓住了這個年輕人的時候,把它蓋在一個角落,表情嚴肅的對這個年輕人說。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我們現在手上有這麼多黃金,肯定有其他人,會打這批黃金的主意,而且你要讓你的手下注意一點,你馬上挑一些你值得信得過的手下,把這些黃金,放到你的別墅裏面,然後再讓你的手下24小時盯着這個東西。”

寧無華表情嚴肅的對面前的這個年輕人說,年輕人點了點頭,然後就從寧無華上離開,就去處理寧無華,擔心的這個問題,寧無華現在還是有點糾結呀,這麼多黃金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居然是一件好事,但也是一件壞事。

可是寧無華也明白,這是對自己的一種機遇,如果自己能把這些黃金利用好了的話,還真的有可能,短時間在整個柬埔寨站住腳跟。

寧無華在全部在站穩腳跟之後,他就可以帶着柬埔寨的這些人,回到自己的國家,處理自己國家的問題,寧無華他想一想,還是特別的激動的。

卡車上的黃金,被年輕人的手下,一箱又一箱,擡到客廳裏面去,寧無華就站在客廳裏面,看着這些黃金,也看着,周圍的這些人。

寧無華隨時握着自己手上的匕首,如果周圍有人敢清酒望的話,寧無華不介意讓他去見閻羅王。

時間過了一會兒,等到天黑了,年輕人也站在寧無華的面前,因爲現在的寧無華就像神經病一樣,在整個客廳站了整整一天,但是年輕人也明白,寧無華是擔心這些黃金的安全。

所以他也乖乖的站在寧無華的面前,等到外面的天已經黑了很久之後,寧無華纔回過頭來,對面前這一個,腳已經站麻坐在地上,都要睡着了的年輕人說。

“這些黃金放在這裏的話肯定有危險,所以我想的是能不能找個地方把他們給埋了,只要我們需要用他們的時候,我們再把它給挖出來,這樣的話就沒有什麼問題。”

寧無華這麼一說,年輕人也點了點頭,他輕輕的拍了拍手,然後從四周出來了一些,他手下的武裝人員,看到這些人出來,寧無華,表情嚴肅的看着年輕人,年輕人點了點頭,就對寧無華說。

“放心吧,這些人,在我父親身邊待了很久,而且這些人,你也可以值得放心,因爲他們的孩子都被我父親送到國外去留學了,卻什麼地方他們都不知道,只有父親和我知道。”

年輕人微笑的看着寧無華,寧無華,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他和他的父親一樣,果然就和自己的大哥所說的一樣,這個年輕人和他的父親就是一個狐狸。

面前這些人爲什麼聽他們的話,原來他們手下的孩子,被他們當作人質了,但是這樣也好,這些人也是值得相信的,所以寧無華點了點頭。

“亂世之中也只有這樣了,雖然沒有人情味,但是控制別人的親人當作人質,這樣的話,也不錯,這些人如果值得相信的話,就把這些黃金找一個地方埋起來吧。”

“可是買在什麼地方呢?畢竟這個貧民窟裏面的人知道有這麼多黃金的話,都會瘋狂的搶這個黃金的,所以我們買在什麼地方也沒有太大的作用啊。”

寧無華看了一下,寧無華也想了一下,這個年輕人說的沒有錯,如果貧民窟裏面的人知道有這麼多房間的話,那麼這些人就會瘋狂的來搶嘛,所以寧無華,現在就感覺到很糾結呀。

寧無華想了一會兒,他直接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兒,看着面前的年輕人就對年輕人說。

“既然如此的話,我們就直接把這些紅軍變成武器,然後再用這些黃金激勵你的手下,讓他們打下這座城市,我們控制住這座城市之後,這些黃金我們就不愁沒有地方保護了。”

寧無華再沒說,年輕人點了點頭,然後他就吩咐了這些手下,看着這些黃金,寧無華跟年輕人來到辦公室,年輕人就聯繫了,跟他接頭的那套武器的那些傢伙。

戰爭是什麼?戰爭對武器販子來說,就是一個機遇,戰爭對武器商人來說就是一個發財的天堂,有戰爭的地方,當然就有一些戰爭販子,所以這幾天不在這個兵荒馬亂的地方只要你有錢,什麼東西都可以買得到。

而且寧無華也明白,由於兵荒馬亂的,整個柬埔寨的人民實在是真的不值錢,你需要一個人的人命的話,最低只需要幾千美元就可以買到這條人的命,雖然有些時候寧無華聽的很心酸,但是這就是現實。

武器也是特別的便宜,像是****所用那種機槍在這裏幾百美元也可以買到一隻,而且還贈送子彈。

雙魚這個年輕人很快就聯繫到了,供應商,而且寧無華覺得夜長夢多,所以急忙帶着年輕人就坐上了卡車,直接來找了這個供應商。

聽到有聲音,這個供應商也是特別的激動,而且他的位置也特別好找,居然就在這個城市最好的賓館裏面見面。

寧無華和年輕人很快就到了這個賓館,而且就在裏面等着他們,那個武器商人也慢悠悠的過來了,寧無華看了一下,這個武器商人是一個大幅便便的白人男子。

而且看起來像是四五十歲,頭上已經謝頂了,偌大一個頭,只有幾根頭髮,隨風飄搖,寧無華真的擔心,只要風吹的特別大,這幾根頭髮就可能被風吹掉了。

但是寧無華忍住了,自己心中想象的這種慾望,微笑的看着面前這一個大幅便便的白衣男子,這個白人男子也是特別的客套,也是特別的隨便,帶着年輕人和寧無華,就直接上樓來到她住的賓館裏面。

又來到賓館裏面看了一下週圍,然後就把窗戶上面的窗簾給拉上了,然後就從牀底下,拿出了一個金屬盒子打開,寧無華看了一下金屬盒子裏面,有手槍,有***,等等東西。

寧無華看一下,這些武器樣子還不錯,是國際上面通用的武器,雖然趕不上世界頂尖強國的那種武器,但是對於全部在這種,二流或者三流國家來說,已經是特別先進。

年輕人就和這個武器商人在那邊交流,寧無華呢,就在這裏看着這些武器把玩了一下,當然槍裏面沒有裝子彈,所以寧無華假裝射擊了幾次。

交流一會兒,聯繫人看到寧無華正在,打量這些武器,所以年輕人,走到寧無華的面前,問了寧無華。

“你覺得這些東西怎麼樣?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就要買很多,如果你覺得不行的話,我們到時再說吧,反正這個傢伙,以前跟我父親都認識,賺了我們家很多錢呢。”

寧無華看了一下這些槍,雖然還有點小毛病,但是確實感覺不錯,所以寧無華點了點頭,把自己手上的槍也給了年輕人,然後對年輕人說。

“這個東西還不錯,暫時裝備你的手機還可以,就買這種吧,而且問問他有沒有更先進的東西,我想訓練一支特別的部隊,就像軍隊裏面的特種部隊一樣,把最精銳的人給挑出來,給我特殊訓練。”

年輕人點了點頭,也看了一下,扔過來的這把槍,他也感覺了一下不錯,然後就給這個武器上能繼續聊了,聊了一會兒買賣也就敲定了。

年輕人告訴寧無華這個武器商人商量,還有更加先進的東西,就是價錢有點貴,但是寧無華現在有錢並不在乎。

商量完了之後,寧無華就帶着這個年輕人直接回到他的別墅去了,一路上寧無華和這個年輕人都沒有說話,因爲寧無華正在思考怎麼走出去,因爲走出去需要一個宏觀戰略,這個戰略是寧無華,現在思考了幾天都沒有想出來的。

“怪不得戰略是一個特別難以,解決的問題,爲什麼說能提出一個戰略,就是一個傑出的人才,現在我想一下,還真的是,想了這麼久,還真的沒有想出怎麼走出這個地方。”

戰略問題真的是,讓寧無華這個人頭都大了,想了這麼多天,他還是沒有想出來怎麼走出柬埔寨,因爲柬埔寨的實際情況,寧無華其實瞭解的不多,而且北方的兩個幫派還有**軍,南方的反**軍,寧無華都是瞭解得不多。 寧無華思考了一會兒,她就感覺到自己的頭都快炸了,好在年輕人開着車也是動作特別的迅速,直接把寧無華送到他別墅的面前,寧無華都感覺到自己,以前做奧數題都沒這麼麻煩。


他現在只能拖着,痛苦的頭顱,回到年輕人的家裏面,直接休息,好讓自己養精蓄銳,不讓自己的頭在怎麼疼下去了。

當然他休息之前還是認真的看了一下這些黃金,因爲自己能走下去,擴展自己的勢力的,可能就靠這些黃金了,如果沒有這些東西的話,寧無華就覺得自己以後沒有爭霸天下的可能。

但是寧無華還是回到自己的房間,好好休息去了,到了第二天武器商人已經等在別墅的門口了,畢竟這麼大的生意,她連夜沒有睡覺,都把自己的存量全部給帶過來了。

寧無華沒辦法,因爲他還在睡覺的時候,年輕人就把他從牀上給拖下來了,寧無華只能跟着年輕人來到別墅的門口,這個武器商人這個時候用自己的帽子,給自己扇扇子。

一看到寧無華和年輕人下來了,那是十分開心,就像一個太監討好自己主子一般,討好寧無華和年輕人。

年輕人繼續和這個武器商人交流,寧無華就直接跳上車,看這個傢伙帶來的東西,看了一會兒,東西不錯,全都是嶄新的,然後寧無華點了點頭,年輕人看到寧無華點頭了之後,就吩咐自己的得力干將,擡出了兩箱黃金。

交給了武器商人,武器商人激動的走到黃軒的面前,打開看了一下,發現面前的東西,確實不錯,都是金光閃閃的,而且這個武器傷人,咬了一下,黃金上面頓時留下了他的牙印。

看到武器商人,這個財迷的樣子,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種人一輩子都爲金錢服務,根本就沒有任何責任感,爲了利潤,爲了金錢,連自己的靈魂都可以出賣。

寧無華就根本是看不起這些武器上的,寧無華跳下車來到年輕人的面前,年輕人就走到寧無華面前,就像寧無華的手上一般,寧無華就對年輕人說。

“這些東西看起來不錯,暫時可以讓你的手下提高戰鬥力了,把你的,手下全部叫過來吧,告訴他們,讓他們換槍,而且你直接把你手下最精銳的人給挑選出來,那些不好的人直接給趕出去,我不需要那些混日子的人。”

年輕人點了點頭,寧無華這麼一說,他當然要去辦了,所以寧無華也是特別滿意的,因爲這個年輕人,辦事效率真的很高,只要寧無華一說話,他馬上就會去辦的。

而且辦事效率,辦事速度也是特別的快,當然最後的成果也是特別的不錯,一天下來,他的手下就直接走了一大半,當然留下來的人工資也增長了一大半。

那些被遣散的人,年輕人也給他們發了遣散費,所以這些人,雖然心中不快,但是也沒有鬧矛盾,而且寧無華對於年輕人的這個做事手段還是特別欣賞的。

但是寧無華也明白,這些人就是一些不安定因素,但是寧無華要一羣特別厲害的手下,他需要一批忠心,戰鬥力強的手下,這些人並不是寧無華需要的。

留下來的人,寧無華就開始對他們進行了特殊訓練,就按照自己以前訓練特種兵那樣訓練剩餘下來的這些人。


這些人在寧無華的訓練之下,再加上年輕人提供的飯菜,特別的豐盛,所以這些人戰鬥技巧,還有肌肉都變得強壯了很多。

現在他們的身材更健美,先生也差不多,當然寧無華更滿意的就是,這些人的氣質,看起來都不一樣了,走出去的話,別人只看他們的肌肉都會感覺到害怕。

當然寧無華最滿意的就是,把自己的權威放在這些人的心裏面,他們不只是聽從年輕人的話,也會聽從寧無華的話,所以寧無華對於這些還是特別滿意的。

年輕人對於寧無華的訓練成果,也是特別滿意的,因爲他親眼看着,在寧無華的訓練之下,這些人從弱不禁風變得特別的精明強大。

而且這些人的戰鬥力量,格鬥技巧,戰鬥意志也是特別的強,可以這麼說,如果沒有撤退的命令,這些人打到死爲止。

當再次訓練這些士兵的時候,寧無華欣慰的點了點頭,因爲這些人,已經相當於普通的特種兵了。

“現在雖然比不上一流的特種兵,但是相當於普通的士兵也就強了很多了,這段時間的訓練成果,看起來還是不錯,年輕人很滿意,我也挺滿意的。”

寧無華開心的看着這些自己訓練的成果,他已經提拔出來的一些,比較精明強幹的小隊長,代替他訓練這些人,所以寧無華可以逐漸脫身。

當再一次看到這些人訓練的時候,寧無華特別的虛僞,但是看了一會兒,他就直接上樓了,年輕人這個時候還在整理財政,因爲每一筆花的錢他都要整理好。

這個年輕人正在辦公的時候看到寧無華來了,直接摘掉自己的眼鏡,開心的來到寧無華面前,寧無華直接點了點頭,然後就坐在他旁邊,看着年輕人算的這些帳,很疑惑的問道。

“對了,這段時間我訓練的成果不錯,你這邊還剩多少錢,如果錢還多的話,我們再招募一些手下,再把他訓練出來,我想的是這樣子,這些人我訓練出來的時候。”

“爭取把他們當作軍官,把我的訓練方法,我的訓練思想,傳達下去,然後一步一步的教你一步一步的傳達,在以後的時候,我的這些手下就可能會變得特別強。”

寧無華上面說年輕人就變得愁眉苦臉,寧無華這段時間訓練的是特別的出色,而且他的成果也是讓年輕也是特別的滿意,但是寧無華這段時間花錢如流水呀,這麼多錢年輕人每天看在眼裏,也記在心裏,知道這個時候寧無華問自己,這個年輕人才對寧無華說。

“你這段時間訓練成果確實特別不錯,我的這些手下在你的訓練之下成長了很多,而且我新招募的手下在旅行,訓練之下也強大了很多,我現在手下,當然是我們的手下也有幾千人呢,但是你知不知道,這幾天人每天花錢那是如流水呀。”

寧無華也點了點頭,訓練士兵本來就是一件花錢的事情,這段時間寧無華只是在訓練士兵,根本就沒有管錢的問題,錢這方面這只是年輕人在管理,所以這個時候寧無華想了一下,應該也花了很多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