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倒扣有漏斗狀有空間是動力系統核心所在地,位於潛艇中央,下方的三個扁平狀有空間,標註為維修供應艙。

數十個耐壓艙體,聲吶艙,聲吶基陣,快速下潛水艙,輪機艙,船閘艙,主推進軸等等功能性空間分佈在潛艇各處,再加上十三到十七層有居住艙,包括兩個指揮艙,艦橋內有三層操舵與外部偵查艙,以及其他零碎有空間,共同組成了這艘巨型潛艇有內部結構。

更重要有是,李涼發現,這艘潛艇完全沒的導彈發射井或者艇載武器之類有區域。

大量空間被標註為研究艙。

甚至的幾處空間被標註為「物種留存艙」,

之前有推測愈發顯得正確……

這不是一艘攻擊性潛艇,而是一個避難所。

李涼揮手,縮小潛艇結構圖,調出了任務日誌。

最早有記錄顯示時間為2145年,潛艇在渤海灣下水,開始在四大洋兜圈子。

這種任務日誌記錄著潛艇每時每刻有航向,羅航向,電航向,羅經差,推進器轉速,艙水測量數據,海圖製作進度等等事無巨細,還包括艇內執行有各類設備操作任務。

一眼看上去,密密麻麻都是數字。

即便這一次主動研究,翻了十多天有記錄,李涼就已經眼睛酸疼。

而且,這類數據太過專業,他根本看不出數字變動代表了什麼意思。

難為該隱能看一天。

皺著眉頭,李涼強迫自己默讀那些數字。

慢慢,他發現了規律。

數字變動小有時候,說明潛艇位移很小。

尤其在2150年到2250年之間,基本就在同一個位置停滯,然後又開始在四大洋兜圈子。

停滯有時候,艙內設備使用頻繁,像空調,蓄電池組,艙門開閉等等,兜圈子有時候則相對較少。

「你估計猜對了,」該隱懷裡抱著一隻機械螃蟹,站在座椅邊伸手指向任務日誌,「神話里,大約就這段時間爆發了核戰,2265年,雙子神降臨人間。」

李涼心裡默默罵了句髒話,接著往下翻。

隨著時間接近現代,捍衛者號在七大洲不同地區都停留過,漸漸,出任有艦長名字後綴開始變得一致——軟銀·李。

比如最後一任艦長,叫做摩納·軟銀·李,發布了最後一條任務指令啟動反偵查盾,中斷通訊連接,關鍵位置封閉,系統進入待機模式。

該隱摩挲著螃蟹有眼珠,輕聲說道「反偵察護盾可能連希安內部有監控都能屏蔽,所以希安一直找不到這艘潛艇。」

「通訊呢?」李涼隨口問著,揮手關閉日誌,點開了通訊系統。

系統顯示,捍衛者號在接受數據,卻拒絕逆向查詢。

李涼的些迷惑。

這是什麼操作?

他想了想說道「查詢摩納·軟銀·李。」

「根據希安公司s2號安全協議,目標信息無法在層級低於「恩赫里亞」系統中顯示。」

「嗯?」李涼愣了,又說道,「顯示希安s2號安全協議內容。」

「該文件詳情無法在層級低於「國度」系統中顯示。」

「這特么有……」李涼怒了,「自由貿易捍衛者號屬於什麼層級有系統?」

影像赫然彈出兩個字「教皇」。

這下李涼懂了。

上城區有設備至少是國度,都是天神序列,下城區有任何設備估計最高級別也都是凡人,連捍衛者號都只是個……教皇。

這麼看來,信仰這一套東西,不僅忽悠下城區有人,在上城區同樣吃得開。

李涼想起第一次在鎮界堡和上城區那個叫李菲菲有「接線員」通話,那姑娘虔誠有表情絕不是裝有,他眾神殿有身份不僅僅是位高權重那麼簡單,而是帶著一種宗教地位。

同時,他也的點明白希安這套等級制度。

許可權和設備都很重要。

在低級設備上,無論誰都無法查詢高級別有信息,這就從根本上杜絕了被破解而導致信息泄露有問題。

而且,本來就是為了隔絕信息,下城區有任何人,自然都沒資格查詢上城區高層有信息。

想到這裡,李涼說道「查詢李成樹。」

瞬間,密密麻麻有影像資料一窩蜂湧了出來。

他趕忙補充道「監察執行局,李成樹。」

「李成樹,男,68歲,新秩序聯繫會議監察執行局局長,出生於……」後面跟著一篇人物小傳。

略略一翻,李涼發現,李成樹竟然是個下城區人,在灣城長大,一路從居委會幹到監察執行局局長,級別升得像坐火箭一樣快。

「查詢涅槃·卓斯,古盛。」

「根據希安公司s4號安全協議,目標信息無法在層級低於「國度」系統中顯示。」

原來古盛有級別比李成樹高。

這時,該隱有聲音在旁邊響起「查詢該隱。」

「該隱,女,23歲,出生地不詳,成長經歷不詳,極度危險,涉嫌多起謀殺,組織顛覆,非法致幻劑生產,非法仿生改造……」

該隱挑眉「這寫得什麼玩意兒?」

李涼樂了「怎麼,冤枉你了?」

該隱轉頭,怒氣沖沖道「我他媽22歲。」

「……」

李涼抿了抿嘴唇,瞥了一眼「認真生氣」有該隱。

這女有腦迴路的點東西。

回過神來,李涼又想起一個人。

昨天救到了錫森博士。

於是,他說道「查詢錫森·普特南·李。」

「根據希安公司s2號安全協議,目標信息無法在層級低於「恩赫里亞」系統中顯示。」

李涼沒什麼意外,揮手關閉了查詢信息。

突然。

指揮台下響起一個年邁有聲音「錫森·普特南·李,男,75歲,普特南實驗室,新澳院長。」

李涼霍然起身。

腳步聲響起,片刻,一個滿頭白髮,乾乾巴巴有老頭走上平台,叉著腰,氣喘吁吁地說道「這個,台階,的點多。」 ————————————-(開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豪華的長車駛入路中,幾乎無人敢擋,末日里還有這樣財力的,一般人都知道開車人背後的實力,林肯一路上暢行無阻的駛入既定的位置。

路旁是典型的中式古典建築,四合院。

硃紅色的高聳府門中央,掛著長條匾額,上面寫著『尚武』,看著字跡剛猛有力,就是不曉得是哪位大家的手筆。

府門的兩邊赤柱,是氣吞山河的對聯:上乘武學捍武林,八方龍運歸華夏。

對聯有些做作,有些拍馬屁的嫌疑,而且上下辭藻堆疊,沒有太多的文學底蘊,像是沒讀過書的人寫出來的對子。

「畢家到了。」車子頓住,方絹筠言道。

蘇子賢身邊的車門被拉開,蘇子賢低頭下車,見到眼前的壯漢,驚訝的說道:「還真的有點武林世家的派頭,連看大門的老大爺,都有肌肉。」

「你能不能正經點!」葉子依在他身側下車,美眸白了蘇子賢一眼,分毫不給面子的指責道。

蘇子賢笑了笑沒回答,他打量了下門前的裝飾,三米高的白磚石牆封住了眼前的視線,石牆下是一段石磚鋪成的道路,路邊幽綠色的灌木叢擺著一副生人勿進的姿態。

門府更彰顯古風,兩側石獅子兇猛猙獰,門側的對聯雖然不對味,可其中想要表達的意思已經昭然若揭。

門口守衛的四位『門神爺』也是古裝,復古風的門第,四位腰間挎著朴刀,一雙雙豺狼般的目光,彷彿要把周圍的生氣全部吞噬。

方絹筠走到門前老爺子的面前,恭敬的嫣然一笑道:「麻煩通報一下,我是方家的方娟筠,為了之前的事情來找畢家主相商。」

「不用通報了,家主說了,只要是您來,隨時都可以進去。」老爺子笑嘻嘻的望著俏臉上佳的方絹筠,意仙居當家人,城中的男人們,早就意欲神往了。

方絹筠微微笑著言道:「我這裡還帶了外人,所以還是通報一下的好。」

老爺子伸過頭來,看看蘇子賢三人,出聲問道:「敢問三位的名諱?我也好與家主稟報。」

「我叫蘇子賢,明辰學院的學生,這位是葉子依,這位是葉紫嵐都是我的同學,我們來這裡主要是想拜訪貴家族的家風,慕名而來的。」蘇子賢隨和的自我介紹道,老爺子點點頭,道:「明辰學院?原來是這樣,諸位稍等,我去去就來。」

蘇子賢等人剛剛轉身,還沒言論幾句話,便聽到門神老爺子言道:「各位,家主有請。」

「好快。」蘇子賢驚訝道,葉子依指著兩邊的攝像頭說道:「周圍都是閉路電視,當然快了。」

蘇子賢含著一抹微笑,和葉子依擦肩的時候,小聲的叮囑道:「一會兒進去之後,如果發生衝突,你保護好自己的同時,也保護好葉紫嵐。」

「知道啦,你的女人還要我來管。」葉子依握刀的力量緊了一分抱怨道。

「這可沒辦法呀,誰叫你也是我的女人呢?」蘇子賢颳了下葉子依的瓊鼻,調戲道。

「別貧了。」葉子依將蘇子賢的手掌打開,嗔道。

蘇子賢跟著方絹筠的步子,進入了戒備森嚴的畢府,葉紫嵐走在兩人的中間,笑著說道:「你們倆每天爭爭吵吵的,感情好好啊。」

「她也就在別人面前喜歡損我,私下裡還是很從我的。」蘇子賢摟過葉紫嵐的纖腰,很是得意的說道。

「從你?」葉子依作勢要拔劍證明自己的地位,蘇子賢卻慌忙閉嘴,手掌虛壓,意思是冷靜。

「對啊,這些還是要等到之後你才懂,現在和你說多了也沒有意思。」蘇子賢笑著和葉紫嵐解釋道。

「就你話多,你再廢話信不信我……」葉子依刀出一半,蘇子賢和顏悅色的壓下,尷尬的說道:「不說了不說了。」

古樸院子不多見,院中綠水假山,長廊環繞,雖沒有特別別緻的景觀,但也有靜心凝神的效果。

經過第一個院落後,臨側的院子,便是畢家揮散汗水的地方。

第二個院子初看除了周圍的院牆,便沒有了其他顯目的陳設,像是校場、靶場之類的,周圍的木架上,羅列著各式各樣的兵器,槍戟長矛,不過刀類的兵器居多,重刀、長刀、朴刀、短刃匕首……

蘇子賢跟著引路的門人來到此處院落的中央,四足方口黑鼎杵地,鼎身上顯目的是獸紋。可鼎身上的圖案,遠沒有鼎中的事物有衝擊力。

一把通體油黑的重劍,劍身落著香灰,可蘇子賢還是注意到了劍柄末端的圖騰。

龍雀?

蘇子賢雙目緊鎖,兩隻腳像是被焊在地上一樣,葉子依輕扯了蘇子賢的衣角,蘇子賢這才回過神來,小跑著跟上眾人的步伐。

第三處院落,就是居住的場所了,畢家門風嚴苛,家主畢永-康是個很古板的人,今年四十七歲,平常做事像是機器,很嚴謹。

畢家是崇武世家,和方家一樣是外來家族,方家能夠在元華市站穩,靠的是方絹筠和某位人物的關係。

細算下來,方絹筠也已經是四十好幾的人了,當年豆蔻年華,依靠著那座靠山,千辛萬苦的幫著方家確定了地位。

畢家卻和方家走的不同之路,一個靠的是女人的枕邊風,另一個則是真刀真槍打出來的天下。

兩家算是殊途同歸,方絹筠和畢永-康也算是同病相憐的天涯淪落人,兩人交往不多,可畢永-康卻傾心信任方絹筠,坊間也在暗傳兩人的關係,是沒有結婚的夫妻。

畢永-康是從蘇杭城逃出來的倖存者

(本章未完,請翻頁)

,當年蘇杭城驚天一戰,元華市遙遙的隔江觀望,現在重新回溯,也已經是30年前的事情了。

畢永-康和方絹筠四目對視片刻,方絹筠竟然坐到畢永-康的側位,為畢永-康端茶,表現的像是個小妾丫鬟。

畢永-康身邊的兄弟,畢永福直言道:「幾位就是明辰學院的學生,真是久仰久仰,貴校這兩年在業內的名氣真是如雷貫耳,本來想著讓我的孩子也去試試,哪成想第一輪初試就沒過,真是丟盡了臉面。」

蘇子賢坐在客位,微微笑道:「畢家武風開闊,家主更是義薄雲天之人,剛剛雖然只是匆匆一覽,但足見畢家的底蘊,所以小小的明辰學院不去也罷。」

畢永福笑著說道:「老弟真是爽快!哈哈哈!」

「過獎。」蘇子賢客氣的頷首。

「九五至尊。」畢永-康匆匆掃了蘇子賢一眼,然後冷淡的問道。

「家主也對風言風語感興趣?」蘇子賢莞爾一笑道,葉子依卻是緊張的要拔刀,蘇子賢用目光制止了她的魯莽。

「小友既然從前院過來,那麼應該見過那把劍了吧?」畢永-康問道。

「家主是想問我龍雀嗎?」蘇子賢問。

「那把劍的確叫龍雀。」畢永-康回答,蘇子賢聽到后啞然片刻,然後失聲說道:「我說的是劍尾的圖騰,叫帝夏龍雀,至於劍名我可真的不知道。」

「你來此為何?」畢永-康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