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權杖瞬間發動了!

「普照!」

「凈化!」

「祛除!」

「焚滅!」

「還我光明之朗朗乾坤!」

光明權杖中自帶的攻擊秘法與咒語渾然天成的被夏洛奇光明分身所激發。

黑化無聲無息的退去了。

光明力量大漲,如浪潮一樣驅趕。

白虎驅趕黑虎!

白晝驅趕黑夜!

光明驅趕黑暗!

整個銀河系內所有恆星能量的匯總攻擊,端的是效果驚人。

蜜寵嬌妻:顧先生的掌中寶 在仙女座妖巫神殿中端坐的菲迭娥凝視著虛擬屏幕中的實況反饋圖像,不由呆住了。

「喬布斯終於出手了?」

這是她的以為。

「嘿嘿,我還以為他不要銀河了呢!」

「給我上!」

菲迭娥帶領十二女侍流光般的殺了過來。

黑化能量退去,銀河太陽系域內徹底乾淨了。

正在夏洛奇有所鬆懈時,一股大力猛然衝擊而來。

菲迭娥出手了。

黑化能量的巨劍隔空刺來,直取夏洛奇心口。

菲迭娥以為夏洛奇就是喬布斯。

她要用最猛烈的方式打醒喬布斯,她不允許他就此沉淪下去。

所以一出手就是混沌境實力。

純粹能量的攻擊。

凌虛黑化本源的攻擊。

她以為在喬布斯面前展示自己的實力能夠喚醒她說愛的男人內心的自尊。

在她的眼中,自己愛上的男人是必須有尊嚴的。

所以,她認為喬布斯不會敗給一個女人。

她認為喬布斯肯定會奮起反擊。

然後將自己擊敗,甚至殺死自己。

那麼菲迭娥的這次瘋狂的攻擊就達到效果了。

她想用自己的生命來挽回喬布斯的蘇醒。

喚醒喬布斯原有的雄心。

她內心最受不了的是看著喬布斯沉溺在對黛安娜無盡的哀思與懷念中。

所以,菲迭娥的這一劍凝聚了她所有的心得。

黑化至上,萬物歸虛。

黑化大道的至高也是虛空。

由戰神境的無盡繁衍感染同化能量到壓縮提純再至混元萬物。

最後的虛空境依然和別的能量修鍊形式相仿。

虛空之力才是力之終極。

這是菲迭娥天份領悟的極致。

這一劍夏洛奇自然無法抵擋。

手中的光明權杖卻再次做出了自己的反應。

恆星列陣!

光明盾牆閃爍於前。

如同一面鏡子般的反射菲迭娥的虛空黑化之力。

可是,夏洛奇分身的能量太弱。

剛一觸碰菲迭娥的劍尖,夏洛奇就如流星般飛了出去。

光明權杖凝聚的盾牆也瞬間破碎。

菲迭娥愕然!

這不是喬布斯!

喬布斯怎麼能如此不堪一擊?

就在黑化虛空之劍要刺穿夏洛奇身後的圖拉姆星時,菲迭娥收手憑虛而立。

「喬布斯,你給我出來!」

嬌叱之聲回蕩在整個銀河系域內。

伴隨著菲迭娥的呼叫,十二女侍同時揮手進攻。

鋪天蓋地的黑化武士如巨大的浪潮般再次洶湧而來。

圖拉姆星——銀河系中光明火焰般閃耀驚艷的孤島——這一次無法像剛才那樣屹立了。

「是你替我出手擋了菲迭娥那一劍?」

夏洛奇身後的一隻手,柔和而溫暖,有力而安全。

原本渾身筋骨快要碎裂崩潰的夏洛奇在這隻手的修復下,一切又歸於安好。

情人兇猛 「你是?」

妃本無鹽 「嗯,多謝你,小夥子。」

「這不是你應該管的事情。」

「但我還是要說一聲謝謝。」

「你的行為讓我看見了年輕時的自己,沒有畏懼,沒有退縮,勇往直前。」

「好了,你先退後,低下的事情由我來做。」

巨大的星雲手掌蘊含著無窮無盡的銀河本源能量。

核心處的黑洞虛影拓印在這隻手掌掌心。

緋聞總裁:前妻不復婚 「去吧,該死的女人,你讓我遭受了無窮無盡的心靈劫難,寸步不得再進。」

「今天,就是我走出內心陰影之時。」

夏洛奇轉頭看見了那個充滿睿智氣質的喬布斯,眼神溫和,意志堅定。

雖然眼底深處還藏有一絲隱隱的哀傷,但此時更多的是被夏洛奇所激發出來的戰意與威嚴。

「喬布斯,你終於活過來了么?」

「啊,哈哈哈……」

菲迭娥看見那隻曾經溫暖的懷抱過自己的手——銀河之手——曾經提煉精粹無數星光的乾淨而神聖的手掌!

菲迭娥即便是死,也忘不了那份刻骨銘心的溫柔。

「來吧,我等了這麼多紀元,終於等到了這一刻,來吧!」

菲迭娥歇斯底里的在銀河太陽系圖拉姆星旁不遠處狂喊著。

她的身體往外涌動著洶湧澎湃的黑化能量。

她將自己的本源之心凝聚了出來,對準那隻手掌猛烈的撞了過去。

帶著緩慢旋轉的螺旋手臂的銀河之手看似緩慢,其實速度已然超越了光速。

展眼間就到了菲迭娥的那顆黑化之心前。

那顆心還在跳動。

還有些緊張,有些激動,有些懷想。

曾經的少女愛戀時光,曾經的朝思暮想,曾經的妒恨瘋狂……

這一刻,她要用這顆心的粉碎來為自己的過錯贖罪。

她要用這顆心的破碎換回喬布斯對自己的憐憫。

銀河之手攜帶著本源黑洞的巨大能量在瞬間停頓下來,然後緩緩的握住了菲迭娥的本源之心。

喬布斯閃身到了那已經失控了的菲迭娥的面前。

凝視了她半晌,說道:

「以前傻,現在更傻,什麼時候才能不這樣呢?」

「我已經擁有了一顆屬於我的心,你的我不能要,儘管我可能傷害了你的心,可命運已經報復了我。」

「黛安娜是無辜的,你與我又何嘗不是呢?」

「你想死,那對你來說這懲罰太輕了,你不配得到那樣的原諒。」

喬布斯將菲迭娥的心輕輕的放進了菲迭娥的胸膛。

「大哥!」

「你難道永遠都不能原諒我么?」

「到了我們這種境界,說這樣的話你不覺得會讓後輩們嘲笑么?」

喬布斯安閑而閃爍。

體內的神光離合。

眼神似乎在看著菲迭娥,又似乎沒有看她。

「回去吧,好好修鍊,這才是我們該走的路。」

銀河禁止發動。

無限星光矩陣發動了時空騰挪,將菲迭娥仙女座的黑化武士們給挪移出了銀河系。

「喬大哥!」

菲迭娥淚流滿面的聲嘶力竭的喊道。

可禁止能量實在霸道,菲迭娥的混沌境實力也無法抵擋。

剛才自己的愛人還在眼前,轉瞬間又相隔了億萬里。

……

「好了,夏洛奇?你做的不錯。」

喬布斯轉身對夏洛奇說道。

「前輩,您這是?」

夏洛奇有些不明白。

怎麼銀河保衛戰就這麼結束了?

「嗯,宇宙間最大的力量不是仇恨,而是諒解。」

「記住我的話,或許對你以後的修鍊有用。」

「不必流亡了,圖拉姆星是我銀河系最尊貴的客人,你和你的朋友也是。」

「拿去,這是我給你們的銀河令。」

「持此令牌,每年都可以去銀河核心處感悟本源之力。」

喬布斯手一揮,銀河系恢復了原樣。

圖拉姆星又回到了原來的軌道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