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兄弟一唱一和,居然把雨兒逗樂了。

百裏海域對敖烈敖謹來說,也只是抬一抬腳的功夫。等到他們出現在雨兒面前的時候,雨兒刻意繞著他們走了兩圈。

「還敢說沒撒謊?你們是凡人么?還不是跟他一樣,都是騙子。哼……」

敖烈敖謹面面相覷,實在想不出雨兒口中的「他」是誰。

「雨姑娘說的『他』是誰?九公主和魚主他們又去了何處?」

「是啊!不但龍尊不知去向,就連九公主也被我們丟了……」

見敖烈敖謹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雨兒也不願繼續捉弄他們。

「哎呀,好啦好啦~我應該知道九公主去了哪裡,我這就帶你們去找她!

至於龍尊,應該是去了很遠的地方吧。」

敖烈眉頭皺在一起,聽的雲里霧裡:「很遠是多遠?」

雨兒不知如何解釋,顯得有些不耐煩:「就是很遠!」

敖謹向敖烈遞過眼色,率先化龍:「雨兒姑娘你還沒告訴我們,那個『他』是誰呢。」

「……」

就在雨兒吱吱嗚嗚,思慮著如何回答時,變身為龍的敖烈敖謹分別抓著雨兒一隻胳膊,徑直衝向海面。 天界。

十八條金龍牽拉著輪迴石經過逍遙天的天門,直逼九十九重天。

天尊盤膝坐在輪迴石上閉目養神,沿途沒有哪個不開眼的真仙膽敢上前阻攔。

天河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波光,澄澈的弱水暗藏著太多玄機。

從逍遙天到離恨天,路途顯得十分遙遠。

十八條金龍拉著輪迴石掠過天宮上空時,天尊才徐徐睜開眼睛。

「二十八根星辰柱,這樣的手筆未免太大了些……咦~」

天尊正說著,示意那些金龍全部停下。起身之後遙望天門方向,似乎深海里發生的一切都像雲一樣從他眼前飄過。

「雖然早就料到會如此,可還是沒有想到敖殤能機緣巧合下進入輪迴!看來是該抓緊時間,與天地一搏。」

話落。

天尊臉上突現許多奇特紋路,與腳下輪迴石上的光芒交相輝映。

濃郁的仙氣從他身上溢散而出,十八條金龍頓時眼中靈光涌動,竭盡全力向離恨天飛去。

……

離恨天上的八角亭內,黎末面帶微笑地盯著天宮方向。那裡正有十八條身長數千丈的金龍,以鎖鏈拉著拉著一塊魚形石雕疾馳而來。

太上不停地擺弄著棋簍里的棋子,盯著棋盤上空出的位置,不知應該把子落在何處。

很顯然,黎末看出了太上心中前所未有的焦慮。

反倒是棋盤邊上那一瓢弱水,猶如置身事外一樣波瀾不驚。

「怎麼?堂堂太上身為天帝,也會心思雜亂!既然早就知道他會來,而他如今也來了,難道你還會覺得無法面對?」

經黎末這麼一說,太上手裡的棋子忽然掉在棋盤上,瓢中弱水盪出絲絲漣漪。

太上自然明白黎末這番話並非挖苦,只是他親手培養出雙生並蒂蓮,並加以點化。如今又要借「太上」這個身份做天尊對手,著實有些感慨萬千。

只見太上起身走到八角亭邊緣,背對著黎末沉聲說道:「我始終覺得,你我為地為天,仍然逃不出這一場劫緣並存的造化。」

「何出此言?」

「天尊應該記得三界之外的那些事,他帶著輪迴石前來天界,無非是想借輪迴石之間的聯繫,得到其他輪迴石。」

「他們真得以為,得到輪迴石就能掌控六欲,重新制定三界規則,達到改天換地的永恆之境?」

「或許吧……世間生靈有幾個能真的像魚水一樣別無所求!」

「唉~還是我去和他談談,若這位天尊執意而為,便交給我好了。」

黎末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然消失在八角亭內。

她知道,太上出手對付地尊無須礙於情面,而她替太上打發天尊,也能省去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黎末並未走出太遠,再次現身時變幻出一身紫衣,突然出現在八十一重天上。

八十一重天有一個特殊的名字:無色天。

這個無賴愛撒嬌 黎末之所以換上一身紫衣,是因為在無色天內,萬物的顏色都會由深變淺,再由淺到無,直至身心靈魂全部透明。而紫色能與太陽的光輝相承,消失的要比黑色更慢一些。

天尊坐在輪迴石上,還未踏入無色天內,就感受到一股不屬於三界的衝擊。

那股感覺天尊並不陌生,甚至稱得上有些熟悉,他曾在禁錮敖殤的星辰柱上感受過同樣的氣息。

「星辰柱?支撐天宮的星辰柱居然安放在第八十一重天……太上好徒兒,你是怕為師來拿走你的天帝嗎?」

天尊自言自語之時,前方祥雲漸漸分開,黎末那一身紫衣突兀地扎入天尊視線中。

就看見天尊眉頭一皺,似乎無論如何也沒有料到,昔日魔尊會出現在如今的三界內,而且是在此時此刻的天界。

「魔尊?別來無恙!」

黎末露出燦爛的笑容,一個瞬移之下距離天尊不過百丈距離。

最讓天尊警覺地,自然是黎末那一身紫衣,正在天光雲影的映襯下褪去應有的色彩。

按理說,魔尊並非幽冥九尊首座,見到曾為君天九尊首座的天尊理應行禮。

可眼下黎末不想隱藏她的真實身份,只得擺出一副無關「尊者」的樣子。

「你都已經不是原來的天尊,黎末又怎麼可能還是曾經的魔尊?」

「如此說來,魔尊是來阻止我的?」

天尊仔細打量黎末一番,竟然無法洞悉她身上究竟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不但黎末的實力無法估量,而且黎末身上的氣息也與曾經的魔尊大相徑庭。

最讓天尊在意的是,黎末明明是魔尊,此刻居然身上沒任何魔氣。

短短几息時間,黎末一身紫衣就已經褪得僅剩淺粉色。

黎末抬起雙臂審視自己一眼,這才邁著細碎的步子,向著天尊踏空而來。

「嚴格意義上來說,我沒有阻止你的必要!

甚至明知天尊此來天界的目的,也不想出手阻你。

我只是希望藉助這無色天內蘊藏的混沌之力,能讓天尊認清現實,在看到我的真身之後離開天界,遠離虛空之門!」

天尊不怒反笑,已從心底將黎末視為障礙。

儘管黎末口口聲聲不想阻止,可她還是想以另外一種方式讓天尊死心。

天尊並未就此發作,雙眼眯成一條縫緊盯著黎末身上的變化。

「無色天……真身?」

天尊本可以推演天道看穿黎末身份,只不過眼下時間緊迫,他更想親眼看看黎末的底氣究竟從何而來。

在弄清楚了無色天的玄妙之後,天尊將輪迴石留在無色天下,自己隻身踏上無色天。

或許是因為天尊身穿白袍,或許是天尊的真身無法與黎末相提並論。就看見天尊在走出十步之後,渾身上下已沒有不透明的地方。

沒等天尊來得及驚詫,透明的輪廓很快幻化出並蒂蓮的模樣,散發著滔天的靈力波動。

可是天尊仍然不明白,為何眼前的黎末仍能維持著淺淺的人影,尚未顯化真身。

難道!黎末早已達到永恆之境,破解了魚水之密?

天尊心裡如此想著,不禁搖著「頭」。僅剩輪廓的雙生並蒂蓮沐浴在陽光里,輕輕擺動。

只是一個恍惚,天尊就像回到了昔日的老君樹下……

就在這時。

整個無色天劇震,黎末的身影終於淡的只剩輪廓。

太陽的光芒忽然消失,無色天被一片廣袤無垠的大地取而代之。

無色天不再無色,反而是那片無垠大地逐漸顯現出不同的顏色。

黃的,綠的,白的,赤的,紫的……

九種顏色的沙礫在黎末剛才所在的為之湧現,然後重新凝聚出一個身體。

它不再是一個人,更不是這世間任何一種生靈,而是一條五彩斑斕的「魚」。

魔獸之光明聖女 它像龍魚,卻沒有龍魚那張娃娃臉。渾身鱗片都是流動的彩砂,唯獨一雙魚目透著滄桑。

「天為水父,地作魚母!你,可還認得我?」 經過一番仔細辨認,雙生並蒂蓮突然發出近乎癲狂的笑聲。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天尊雖然修行天道,但他絕不可能忘記眼前這條龍魚之母。即使不用黎末刻意說明,天尊也能瞬間猜出弱水和龍魚之間到底是何關係。

黎末身為地母,豈能看不出天尊所想,一聲輕笑之後說道:「是不是忽然間覺得,『龍魚由弱水心生』本就是一個笑話?」

「非也!只是不明白,聞魚究竟該放在什麼位置。」

「混沌伊始,天地未分,那時的『地』便在『天』的心裡。所以說,龍魚由弱水心生並沒有錯!

至於聞魚,確實是由龍魚心中執念所孕育。所有和伊始之魚終末之水有關的東西,都是聞魚虛妄的幻想。」

黎末這番話本意是要徹底打消天尊的念頭,未曾想天尊在聽過這些之後,笑聲不減,那一株近乎透明的雙生並蒂蓮反而愈發變大。

整個無色天不僅多出一條奇特的「魚」,還有一株參天的「蓮」想要分庭抗禮。

黎末深知,天尊不會輕易放棄一直以來追求的「永恆之境」,更不可能因為自己三言兩語就退卻。

「莫要執迷不悟!即使以你君天九尊首座的修為全力施為,想要從我眼前過去那也是不可能的。」

這話說的慷鏘有力,黎末表露出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而這份從容的威勢,卻不同於天。

天尊沒有絲毫退意,剛才還透明的並蒂蓮,此刻浮現出炫麗的脈絡。

「我早就應該猜到,天地之所以永恆,是因為有情!故而,魚水必然會生情……若非天地初開時誕生了六塊輪迴石,只怕沒有我們這些尊者問世的機會。」

黎末發出讚許的笑聲,魚鰭攪動水一樣的流沙:「可是正因為天地有情,輪迴石才會誕生慾望。魚水為盡職責斷流絕滅,為父為母者,不應該放下永恆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么?」

黎末和天尊針鋒相對,字裡行間離不開一個「因果」。似乎從黎末的話里,能聽出一絲自責。

不論是魚水還是輪迴石,亦或是天地以及眾尊者,都無法在這一場被六欲浸透的因果循環中獨善其身。

看似是天地在對弈,實則它們也早就成為了這棋盤上的子,難以隨心所欲。

聽完黎末這一番話后,天尊的笑聲戛然而止。

帶球老婆不好當 兩片搖曳的蓮葉預示著天尊將要放手一搏。

「既然地母能現身天界,我相信天父也在這三界之中。何不讓我親自見見他老人家,也好讓我死了這份心!」

「何苦呢?他若當真想見你,我又豈會攔你去路?」

「我堂堂元始天尊,竟然連這點自由也不能有?」

「你此刻退去,我不攔你!」

「既然天地為情而不仁,我這天尊也只好放肆一回!我要讓天地知道,情,我們也有……」

天尊聲音尚未落下,雙生並蒂蓮緊緊纏繞在一起,其中一個逐漸變大,另一個迅速枯萎縮小。

正如它們曾經相愛相守之後的樣子,越是深愛的一方,越會先一步成為養料。

曾經是他,今日是她。這種以情銘志互換生死的方式,也只有天尊做的出。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數息,黎末眼中只有動容,卻一時間無法理解天尊這麼做的目的。

僅僅是為了向自己說明「尊者有情」?還是說天尊還有其他打算。

黎末不修天道,自然看不透個中天機。

可就在這時。

十八條金龍身上的鎖鏈猛然拽緊,唯一一塊被天尊帶至天界的輪迴石散發著藍紫之光。

黎末這才恍然,天尊是要借著雙生並蒂蓮的「情」,引動輪迴石內在的「欲」。

若當真讓天尊如願,無法在天界發揮全部實力的黎末,還真不一定能攔下眼前的天尊。

事已至此,黎末深知多說無益。一個鯉魚打挺躍出沙海,九色流沙從地處流向高處,在她身後形成一堵沙牆。

雖是沙牆,卻如山如岳。九色流沙從無色天一直延伸至下一重天,蘊含在流沙里的靈力重若磐石。

只要天尊不出手,黎末也不會立即發難。

或許是因為雙生並蒂蓮自身僅存一半,天尊恢復成中年男子的輪廓。

隨著他突然睜眼,他身後的輪迴石發出奪目的藍光,輕而易舉從十八條金龍的束縛下掙脫,衝上無色天。

瞬間,輪迴石就展現出了與天地同生的力量。非但沒有被九色流沙所埋沒,反而愈挫愈勇一般逆流而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