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然被柳無邪罵做什麼東西,青木氣的雙拳緊捏,如果不是場中眾多高手在場,早已一巴掌拍死柳無邪。

「很好,柳無邪,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青木深吸一口氣,平息憤怒的情緒,此刻不宜動怒。

這種沒營養的威脅,柳無邪都聽膩了。

「你想殺我?」柳無邪毫不避諱的問道。

「沒錯,我很想殺你!」

青木同樣沒有避諱自己想要殺死柳無邪的決心。

「那我拭目以待!」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邪笑。

從血海魔島回來之後,除了指點他們之外,修為一直沒有落下。

距離天象五重越來越近,只要他突破高級天象境,實力又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況且他還有天刑長老在,現在又多了一玄長老,在天寶宗,青木想要對付他,難於登天。以後離開宗門,小心一點便是。

目前最要緊,抓緊時間突破星河境,這才是最重要的。

生死咒還在侵蝕黃陶的魂海,五官都在流血,模樣看起來慘不忍睹。

元神徹底炸裂的那一刻,黃陶四肢一蹬,身體軟綿綿的倒下。

煉丹比拼隨着黃陶的死,終於結束了。

畢宮宇成功接替了黃陶的位置,成為寶丹峰八星煉丹師。

原本打算賜予他九星煉丹師徽章,卻被畢宮宇拒絕,拿到八星,已經很滿足了。

一行人回到柳無邪的洞府,每個人臉上充滿著興奮之色。

「柳師兄,剛才有超過五百人,願意加入我們天道會,我們該怎麼做。」

白凜走過來,柳無邪大殺四方之後,已經有很多弟子,願意加入他們的天道會。

「這些名單你們先記錄下來,擇優錄取,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派上用場。」

柳無邪點頭,今日這一仗,打得非常漂亮。

不僅挽回了這三個月頹廢之勢,還打響了天道會的名聲。

更是拉攏了一玄長老,收穫非常之大。

天道會的事情,以後交予范臻打理,柳無邪沒有太多時間,他要忙着修鍊。

一晃兩天過去,寶丹峰的事情,大家還在津津樂道。

期間很多人來找過柳無邪,希望買到一枚續靈丹,全部被藍余拒絕。

柳無邪這兩天,一直沒有露面,常人根本見不到他。

大家只好作罷,等續靈丹問世,再想辦法購買一枚。

「見過天刑長老!」

藍余正要出去辦事,迎面碰到天刑長老,沒打招呼,就直奔柳無邪洞府。

「那個小子呢!」

只有天刑,才敢這麼稱呼柳無邪,直呼小子。

柳無邪離開這三個月,沒有天刑照顧,藍余等人早就死於侯越之手。

見到天刑,藍餘一臉的恭敬。

「師父在洞府等候天刑長老多時了!」

藍余做出邀請的手勢,心裏暗暗嘀咕,師父怎麼知道天刑今日會來找他。

「這小子,他是鬼靈精嗎,知道我今天來找他。」

天刑一陣無語。

他發現有時候跟柳無邪談話,不像是跟一個少年人,而是一個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連他都摸不透柳無邪心裏到底在想什麼。

帶着天刑,穿過洞府長廊,走進大殿,柳無邪果然坐在那裏,連茶水都泡好了。

「晚輩柳無邪,見過天刑長老!」

對待別人,柳無邪冷冰冰的,見到天刑,卻非常的恭敬,絲毫不敢怠慢。

「你知道我今天會來找你!」

天刑也沒客氣,兩人關係早已不分彼此,不是師徒,卻勝似師徒。

坐在位置上,柳無邪替他斟茶。

藍余悄悄地退出去,兩人談話,不宜讓外人聽到。

「我不僅知道你今天會來找我,而且還知道,你是受人所託,只是中間傳話人而已。」

柳無邪放下手中的茶壺,坐在天刑對面,笑眯眯的看着他。

天刑突然湊到柳無邪面前,大眼睛盯着他,希望從柳無邪臉上看到點什麼。

「你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天刑突然問道。

「如不出我所料,這兩日時間,很多煉丹師都在嘗試煉製續靈丹吧,無一例外全部失敗,這其中還包括了宗主。」

柳無邪笑眯眯的說道。 第2871章

因為小朋友會在身邊。

「想穿什麼?」宗政御問。

慕安安抱着七爺的脖子,歪頭看着衣帽間的衣服,在認真的想着。

「想穿情侶裝。」她說。

宗政御滿臉寵溺,點頭,「那就選個情侶衣服。」

慕安安開心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大大聲的『啵』聲,回蕩在整個衣帽間。

宗政御勾著唇笑。

慕安安開始指揮着宗政御,開始搭配情侶裝。

慕安安選了最簡單的白T搭配牛仔,又給宗政御搭配了一雙白色運動鞋。

最後,她又把宗政御那一絲不苟的頭髮揉亂了,重新打理了個髮型。

瞬間把宗政御打扮成了一個才二十齣頭的年輕小夥子。

兩個人站在一起,充滿了青春戀愛的氣息!

宗政御是全程配合,沒有一絲異議。

兩個人站在鏡子面前。

慕安安一米七的身高,扎著馬尾,臉上沒塗什麼,很自然的一張臉,又純又欲。

身邊的男人將近一米九,比他高了將近二十公分,導致與即便容是在女生里很高的身高,在男人身邊也是顯的嬌小玲瓏。

七爺本身就是顏霸,平日裏西裝加身,氣場強大。

此時被慕安安一番改造,身上少年感自然就散發出來,身高腿長,穿着最簡單的白T黑褲,又戴上了一個棒球帽。

簡直就是大學校園裏行走的誘人學弟。

慕安安看着都忍不住心動。

抱着宗政御手臂,歪頭靠在他身上的時候,都忍不住感慨,「七爺,你為什麼會長的這麼好看。」

宗政御看着小姑娘,溫柔的笑着,「你知道情侶長時間在一起,會越長越像嗎?」

「嗯?」

「因為我家小仙女好看,所以我也跟着好看,像我寶貝而已。」

慕安安本來一臉疑惑,聽着宗政御這番話,當即心花怒放起來。

她家七爺,怎麼就這麼會講話啊。

簡直讓人心動的要命。

「走吧,嗯?」宗政御說道。

慕安安點頭,抱着宗政御手臂往外走。

但走到門口的時候,又看了看兩個人,慕安安猶豫了下,「你等我下。」

她折返了回去,從柜子裏翻出東西,拿了就跑回宗政御身邊。

「七爺,你蹲下來一點。」

宗政御很自然的蹲了下來,隨後慕安安便昂着頭,認真的給他戴上口罩,然後把劉海扒拉下來,擋住眼睛。

棒球帽、口罩。

基本把宗政御的顏值藏起來。

「這樣就不擔心有人惦記我家七爺了。」慕安安感慨的說道。

可對視上宗政御的目光之後,慕安安當即又認真的說,「你可別誤會,我只是怕哪個漂亮妹妹對你一見鍾情,到時候看不上別人,這不是耽誤別人小姑娘嗎,對不對?」

慕安安眨着眼看着宗政御。

這認真的樣子,他差點就信了。

「是是是,我家小仙女說什麼都對。」宗政御揉了揉慕安安的頭,隨即站起身來,拉着慕安安的手十指緊扣。

二人離開療養院時,羅森已經將車開過來。

「七爺,遊樂場已經安排好,今天不會有任何客人打攪你和安安小姐。」羅森將車鑰匙送到宗政御面前。

慕安安本來臉上帶着笑意,聽聞此,當即皺眉看着宗政御。

宗政御解釋說,「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漂亮妹妹耽誤終生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