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本來這個收藏就很少,然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一直在變少,就天天看著減少,然後也就佛系了。

還是要感謝染染小可愛的,因為你,我真的又堅持了很久,還薔薇花下~就看著你催更,然後我就特別開心。

也不知道有沒有別的小夥伴再看,今天上架了,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和我一起堅持~

怎樣都好,就是希望你們可以看得開開心心的~

好了,煽情的話到這裡就結束了~

還是要厚著臉皮各種求推薦啊~求月票啊~求評論啊~求打賞啊~

當然這個就一句話的帶過,我還是很佛系的~~~

最後的最後再說一句,書友群看簡介~然後各種催更各種討論的小夥伴~歡迎歡迎~~ 膽戰心驚了幾天,發現異常安靜的手機,知了開始疑惑,難道說小舟已經放棄我了嗎?不會的不會的,說好的處理完事情就來接我的,可是處理完,是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天哪!我幹嘛要等他啊,作為新時代的女性!我還是把期末考考好再說吧……」知了看著宿舍空無一人,實在是提不起精神看書,收拾了東西,帶了點熱水,決定投奔陸英,投奔圖書館的懷抱。

若不是提前給陸英發了個信息,讓她幫自己佔個位置,不然就只能在宿舍里度個周末,期末考前的圖書館真的是異常搶手。

圖書館里安靜非常,除了鍵盤打字的聲音,還能聽到翻書的聲音,知了輕手輕腳地走到陸英身邊,看著她正聚精會神地寫字,輕輕坐下來,「阿英,我的期末考是成是敗就靠你了!」

陸英推過一沓白紙,「寫完它。」

「寫,寫完?」知了看著陸英推過來的白紙,目測厚度不到一厘米,看到陸英自己已經寫了一堆,驚嘆不已。

「是的,寫完這堆白紙。了了,過關的訣竅就是背,只是有的有技巧,像我們這些沒有技巧的,只能死記硬背。」陸英敲了敲桌上的經濟法,「而且這個,就是背。好記性不如爛筆頭。邊寫邊背吧。」

看著陸英嚴厲的樣子,苦笑著點頭,好了,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認真的大學生都是一天到晚圖書館,各種活動各種學校組織都積极參与,自己這種臨時抱佛腳的,平時還不愛參加活動的,沒有額外學分支撐的,只能在學期末廢寢忘食地複習。連續幾周的複習,知了忙的沒時間去想舟啟言的事,等到閑下來,想琢磨的時候,又被陸英拉著看書。

臨近最後幾天,各個學院都忙裡忙外。左左更是忙著學分的事情,只有晚上才能見到蹤影。舒悅天天跟著蘇子哲,學習戀愛兩不誤。

充實而又忙碌的等到了期末考,所有科目結束后,出了考場的知了,突然覺得放鬆,無所事事。這段時間手機安靜的連騷擾電話和簡訊都少之又少。

算著時間,明天下午就能到家,小夏這段時間好像很忙,也沒有電話過來,自己又實在是不好意思厚著臉皮問她舟啟言的事情。知了洗洗床上躺著,往被子里縮了縮,天是越來越冷了,剛想閉上眼小睡一會兒的知了,聽到手機鈴聲響起,忙坐起來,看到來人時,整個臉就垮了下來。

「喂,什麼事?」

「沒事。」徐秋感覺出知了的語氣不善,看來是很不待見自己,也不惱,笑著說,「怎麼沒事就不能找你嗎?」

「是的,不能!」現在自己哪還有空和別人聊天。

「真不可愛,小時候你可是纏著我,一天到晚徐秋徐秋的啊……」

「沒事我就掛了。」知了翻了個白眼,小時候小時候,那是年少不懂事。

「別,找你有正事兒,聽阿姨說,你明天回H市。」

「是啊,所以你想說什麼?」

「我明天也要回去一趟,順路載你一程,正好有東西要給你。」

知了一時沉默,倒不是為了省這點錢,只是自己每次回去一趟,這行李著實有點多,碰上自己老媽老爸都沒時間接自己的日子,就只能自己一個人扛回去,思索了一會兒,知了才開口道:「你先告訴我,是要給我什麼東西?」

「不說,你先說坐不坐順風車吧?」

「你先說送什麼,我再決定!」

「安知了,你真沒意思……」徐秋有些無奈,這點倒是和小時候一樣,固執的很,「送你一隻小貓,你不是一直想要一隻貓嗎?」

啊啊啊!知了在心裡叫喚著,又強作鎮定,開口道:「幹嘛呀?我不要,我媽不許我養。」

「可是我和阿姨聊著,我見她鬆口了。」徐秋慢悠悠地說著,「那既然你不是不願意……」

「別別別……哪兒有送出去還收回來的道理,明天早上九點,早點來我們學校,別遲到了。」說完知了就掛了,生怕徐秋再一個反悔,那自己的腸子就要悔青了。掛完電話的知了實在是忍不住,躲在被子里笑了很久,「我的貓啊~我期盼已久的貓啊~沒想到徐秋很真行,把我媽都搞定了~哈哈哈!!!」

「了了,幹啥呢,笑的這麼猥瑣,我在門外就聽見了。」知了拉開被子,抬頭一看,莫默拎著個袋子進來,「路上遇到舒悅,給你帶的好吃的。」

「那她人呢?」

「當然是和蘇子哲雙宿雙棲去了,給你帶小食已經很不錯了,趕緊下來吃吧。」莫默坐在知了桌子上,自顧自地拆開來,「哇,鴨脖鴨腸,榴槤酥,還有泡芙,我真想把舒悅娶回家了。買的我也很愛吃。」

「等我下來,一起把她娶回家吧。」

莫默看著下來異常迅速的了了,笑出了聲,「我總覺得你是閃現下來的,太快了。」

「閃現啊……悅悅說好教我玩王者的。」

「……」你的思路才真的是閃現,完全跟不上,「你剛剛一個人躲在被子笑啥?怪噁心的。」

「……噁心,莫默請叫它動聽,好吧?」知了帶上手套,吃起鴨脖,邊吃邊感嘆,「果然鴨脖是美味的,天天吃我都不會膩。」說完又砸吧砸吧嘴,稍微猶豫了一下,才開口和莫默說,「徐秋明天也要回去,問你要不要一起搭個順風車?」

「我看是順路載你吧。」莫默吃著泡芙,口吃有些不清,但是知了聽清了她的話,咬咬嘴唇,莫默這話說的倒是沒錯,可是這個貓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了了,我就這麼跟你說,隨你怎麼折騰,我都是支持你的,但是腳踩兩條船這種事,你要是做出來了,我們這開襠褲的友誼就算是到此為止了,你知道的,我是最煩那種一二三四五六個備胎的人的!」

「……」莫默這正義凜然的情懷,知了是被小小的震撼到了,但是自己……還好吧,「別,別說的這麼嚴重的嘛~我也拿我們開襠褲的友誼發誓,我絕不會幹出那種事的!但是阿默啊,我這不是和小舟分手了嘛……雖然大概是我覺得,但是中的但是,我也沒和徐秋在一起!順路而已,而且家裡人都認識……」

「我就是這麼一說,給你打個預防針而已。」莫默對著知了塞進一個泡芙,順便捋了捋知了的頭髮,「我知道你是什麼樣兒的人,不過你能答應徐秋搭順風車,看來誘惑力不小啊,說吧是什麼?」

「貓,喵喵喵~~」

「……」 小時候,知了家是養過一隻小貓的,黃白條紋的,叫小花,很溫順,經常在你的腳邊蹭來蹭去,到了飯點,就會在你腳邊繞著叫喚著,那「喵喵」聲叫的你整個心都化了。小時候的知了就很喜歡小動物,尤其是貓,有時候天冷了,趁自己老媽不注意,把貓塞懷裡,說是大冬天的,怕自己家的小花凍著。

後來小花有次出去玩,不知道被誰打斷了腿,本來處在如花似玉的年紀,卻天天跟個老貓似的,對象也不找了,也不出去玩了,天天在家裡曬太陽睡覺,一碰到她的腿就疼得「喵喵」叫,後來小花不行了,當時知了在學校里,等她回到家的時候,小花已經被埋了,知了哭了好幾天。再後來,知了家就再沒養過貓。

安媽媽說,這種東西最養不得,它走了,我心裡多難受。

其實小花的離開,安媽媽心裡也很難受,之所以以後再不許知了養貓,大概是不夠堅強,所以怕再受傷。

對於動物無感的莫默來說,知了的行為是無法理解,雖然覺得動物是要被善待的,但是了了這種,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的感覺,是不是略過一點點。

後來的莫默就不會這麼想了,有些事,大概只有自己遇到才會覺得以前的想法多荒唐。

看著知了兩眼發光,莫默扶額,徐秋這個誘惑力真的是非常大,了了能裝的這麼淡定也是很不容易了。

「那你答應了?」

「那可不!他差點就反悔了,還好我掛的快。」

反悔是不可能的,徐秋這傢伙……

「那行吧,我也順便搭個順風車,不坐白不坐。」莫默吃下最後一個泡芙,徐秋這小子,了了不是他的對手,坐他車,怕是了了被賣了都還愣的。

「啊啊啊……莫默,那是最後一個泡芙了!我還想吃的呢!」知了看著莫默咽下去,欲哭無淚。

莫默差點噎著,拍拍胸口,「行了行了,下回補給你。」

第二天徐秋大概提早了一個小時就到了知了學校,停在學校看了眼時間,才發現竟然早了一個小時,趴在方向盤上嘲笑自己真的是有點著急。過了有半個小時才打電話給知了,聽著電話里慵懶的聲音,徐秋失笑,果然不能指望這傢伙提前。

「請問這位小姐,您今兒個還搭車嗎?」

電話那頭的知了沉默了許久,而後徐秋好像聽到她在小聲和誰說話,「等,等會兒啊。」

「你果然沒起床……」

「別吵吵,就起了。阿默那個是我的……行了行了,九點鐘我們準時出現在宿舍門口,您就邁個小腿,勞煩您過來幫忙拿下東西,成吧?」

這個安知了,使喚人到是很順嘴……不過,一人東西有這麼多?

剛想說話,那頭就把電話掛了。徐秋愣了愣,「宿舍門口……」這丫頭真會給人找事兒做,徐秋扶額,算起來,一開始這事還是自己找到的,「是吧?」徐秋伸手逗弄一旁副駕駛上的小貓,熟睡的貓咪輕聲「喵喵」幾聲,徐秋忍不住勾著它的下巴撓撓,「她應該會喜歡的。」

被徐秋吵醒的知了,立馬爬起來,還不望叫醒熟睡的莫默,為了方便今天能多睡會兒,莫默和知了昨晚就都收拾好,莫默也在知了這裡將就著。

當時舒悅看她們收拾這麼早就回去,還調侃了知了幾句,說忙著回去見情郎。知了開始是好像沒反應過來,後來大概是反應過來了,卻沒舒悅想象中的那麼嬌羞,再來個「討厭」啊什麼的,見她似乎想著什麼事,一臉凝重的樣子,也就沒再打擾便離開了。

這點舒悅是真的,完完全全誤會知了了。

那會兒舒悅一句見情郎說的知了是小鹿亂撞,不甚嬌羞,但是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最佳表情到位的時間,看著舒悅走開,知了不知道這表情是該做還是不該做,結果就顯得很凝重的樣子。

徐秋是問了好一會兒才找到宿舍門口,還好是早上,只是偶爾有些女生走過,看著徐秋指指點點偷偷笑著,笑得徐秋很不自在。

小時候的徐秋雖然小小瘦瘦的,但是眉眼還是很漂亮,現在大了,沒有小孩子的稚嫩,長大后的徐秋不管是相貌上還是工作上依然是很出挑,這會兒站在門口,很是吸引人的目光。

徐秋不自然地躲避她們的目光,突然面前來了個女生,很大方地問自己能不能留個聯繫方式,徐秋正想著怎麼才能委婉一點,就看到知了和莫默兩人拉著行李箱,還輕輕用腳推著些箱子出來,對著拿個女孩指了指知了,「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來了。」說完就奔著知了的方向過去。

走過去伸手想要幫著知了拉行李箱,被知了躲過去,「噥,你把這箱子搬上車,行李箱你拎不動。」

拎不動……這就太小瞧人了。徐秋不理她,直接搶過行李箱,剛想一手抬一個,卡在了那兒,果然還是很吃力,「我一會兒再回來。」說完的徐秋剛要抬腳準備走,被莫默叫住了。

「走那麼快乾嘛?我這兒還有呢,趕緊一起一起。」說完朝著徐秋抱起的箱子上堆了幾個,眼見著徐秋釀蹌,莫默連忙扶穩,「大哥,穩住啊,就這點東西還穩不住。」

「是。」箱子擋著徐秋的臉,隔著箱子莫默都能聽出他咬牙切齒的感覺,忍住笑輕拍箱子說,「行了,去吧。」

等到徐秋都放好以後,看到她倆緊跟著隨後就到,看見知了一人拉著兩個行李箱,莫默手裡抱著兩個箱子,徐秋嘆了口氣,果然不能把她們當女的看。

坐上車的時候,徐秋才發覺有些不對,為什麼兩人都坐上了車?

看著徐秋似乎才發覺的莫默,眯著眼靠在椅背上,「開啊,你順了了的路,就不順我家嗎?徐秋,好歹也一起長大的,不順我,實在是說不過去啊!開吧開吧。」

「是啊是啊,開吧開吧,我還想著能趕上吃個午飯。」知了趴在徐秋椅背上,然後看到副駕駛的小貓,指著說,「快快快,我的喵喵!」

徐秋抬了抬嘴角,伸手捧著貓窩,遞給了知了,一邊發動汽車一邊說著:「還沒起名字,等你給它取個。」

「公的啊。」知了摸了摸睡著的小貓,愛不釋手,「取名啊……」知了拉起它的貓爪,軟綿綿的肉墊,「愛睡覺啊……就叫sleep!」

「……」

「……」 聽著知了在那裡「sleep,sleep」的叫著,莫默實在是忍不住,開口說道,「停,你這名字真的是……你確定這貓能聽得懂英文嗎?還sleep……」

「那,叫啥?睡覺?睡睡?覺覺?好彆扭啊……」

「……不,不然叫小E吧……」莫默扶額,我幹嘛要趟這趟渾水,略刺激了點。

開著車的徐秋對於「sleep」這個名字,實在是無法恭維,隨即附和,「小E可以。」

「那,就小E!」知了咧著嘴,「小E你好,我是知了,就是夏天叫的那個知了。」知了小聲嘀咕著,還伸手摸了摸它的肚子,「哇,真的是軟綿綿的。」

莫默塞著耳機,閉著眼小眯一會,睡著前似乎還聽到知了在那裡「哇哇哇」的叫,這傢伙真的是太聒噪了。

知夏那邊此時正忙著期末考試,完全忘記自己姐姐今天要回來,等到和丁香聊起來,聽到她說她有個同學的姐姐,已經放假了,知夏才想起來好像安知了有發過信息和自己說過會回來,可是什麼時候回來,知夏是真的忘記了。

一道數學題就卡在那裡,知夏戳著草稿紙,時不時畫上幾筆,思索了一會兒,推了推丁香,「手機拿出來,我知道你帶了。」

丁香撇著嘴,唉聲嘆氣的掏出來遞給知夏,「小夏,我會好好學習的。」

關於這個帶手機,自從上回丁香要求知夏輔導自己之後,知夏就嚴格要求丁香進學校不允許帶手機,不允許在寒假之前看日劇等一些不允許,若是違反,除了不會接著輔導丁香以外,也不會再給各種小食。

知夏憋著笑,「嗯,態度良好,把這張試卷做完,不會的問我。」知夏拿著丁香的手機就出去了,偶爾有時候要用的時候還真不方便。

電話響了一會兒才聽到那邊接通,「喂,姐,是我,你什麼時候回來?」

「還有一個小時吧。」

「一個小時?」知夏往走廊深處又躲了躲,壓低音量,時刻注意著走廊的變化,「你今天回來的嗎?」

「是啊,我記得和你說過的。」

完了完了,你說過可我壓根沒記住啊……

「那你帶鑰匙了嗎?」

「這個,還真沒……」

知夏抵著牆壁,想撞又不敢撞,只得輕輕碰兩下,意思意思,「姐,可是咱爸咱媽不在家,鑰匙在我這裡……」

知了沉默了,這勢必意味著自己要去趟學校,也意味著要冒著有可能遇到小舟的風險,知了猶豫著,看了眼睡著了的莫默,開口道,「不然,我去你莫默姐家,晚些時候在回去?」

「你就這麼怕見我們老師?」知夏低著頭,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的舟啟言。

開始已經走過走廊,突然聽到有人叫著姐,這聲音,舟啟言實在是太熟悉了,放慢腳步走過去,果然看到在打電話的安知夏,還好她還知道說著說著壓低音量。

雖然偷聽牆角這件事很不好,不過顯然碰巧聽到了自己感興趣的事情,舟啟言朝著知夏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沒有說話。

被拍肩膀的知夏第一反應,完了完了,要寫檢討了,第二反應,完了完了,還得買個手機給丁香,然後僵著腦袋,慢慢轉過來,看到朝自己挑眉的舟啟言,也顧不上那頭安知了在說什麼,一把掐了電話,藏在了身後,幾乎是下意識地本能反應,動作連貫又順暢。

「怎麼不接著說?」

舟啟言真的是很自然地問的,可是心虛的知夏,生生聽出了一絲嘲諷的意味,嚇得是大氣也不敢出。

舟啟言見安知夏臉上的表情很豐富,懊悔又苦惱,似乎還覺得很為難,頓時玩心大起,清了清嗓子,「來我辦公室一趟。」

本來還想著舟啟言稍微偏心點自己這個生物成績優異的好學生,可聽到他正兒八經低沉的聲音,頓時覺得完了,之前還欠著石南的五百,這會兒又賠上丁香的手機。心裡估摸著這個月連著下個月還有上個月自己省下來的零花錢都不夠了,真是夠倒霉的。

舟啟言推門進去,轉身看到磨磨蹭蹭的安知夏,朝辦公室裡面點了點頭,示意安知夏快一點,知夏抿唇,不情願地走了進去,一進去舟啟言隨手關上了門,指了指椅子,「坐吧。」

知夏愣了愣,摸不清舟啟言到底要幹什麼,雖然對著舟啟言不比別的老師那樣兒緊張,可這回真的是抓了個現行。

「老師,您有話就直說吧。」我承受的住。

舟啟言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看著安知夏低著頭,想了會兒問,「你覺得老師要問什麼?」

這個反問,問的好……

「我姐沒帶鑰匙,打了電話問是不是在我這兒,她,她快回來了。」姐,對不起……

果然舟啟言聽了沉默了會兒,起身轉了一圈坐在辦公椅上,「了了今天回來?」

「是的。」這聲「了了」叫的好,感覺有戲,「但,但是,剛剛一緊張就掛了……」嗯,言已盡而意無窮。

舟啟言大概是猜到安知夏的小心思,但是自己還真的是很想她。舟啟言閉著眼睛,感覺眼睛有點酸,輕捏了晴明穴,睜開眼,「手機拿來,發個信息給你姐,叫她過來拿。」

拜託……又是這招,但是!我很樂意!

知夏搗鼓著一陣子,也不管知了有沒有回,就咧著嘴雙手遞過去,「老師,你要好好保管啊!沒啥事我就先去學習了!」舟啟言忍著笑,看來兩人的小心思大家都心知肚明了,繼而點了點頭,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開口道,「上回你們的那個卷子……還有些問題,周末來我家一趟?」

天哪,老師,你這個要求就……太直白了吧……不能急功近利啊,我姐吃不消啊!

似乎看出了安知夏的想法,舟啟言扶額,「就你們,討論卷子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