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帝亡,此戰敗,這一點此地的眾人,均是心知肚明。

但除了王都的統領之外,再無他人敢輕易上前,要知道斬帝劍之威,絕非是以他們的修為,能夠為其擋下。

「唉,敗了。」

「古仙國王都,豈是那麼輕易就能攻陷。」

「斬帝劍出,此戰我等敗的不冤……「

荒原之上,無名城的眾人,此刻均是忍不住輕輕搖頭,那一劍落下,冥帝就算不死,怕是也會失去戰力。

半空之中,冥帝目光一凝,此時抬頭望向前方之人。

「讓開,這一劍,你二人擋不住。」冥帝沉聲開口,臉上的神情嚴肅。

再其前方,第三統領靈道,第四統領鬼母,身形均是沒有移動半分,他們入王都城前,便是已經跟隨在冥帝左右,此刻自然可能親眼看到大哥被帝劍斬殺。

「冥大哥,縱然無法擋住,我也能削弱其幾分力量,我二人絕不會退。」鬼母直言開口,此刻眼中露出堅決之色。

再其一旁,靈道真人同樣視死如歸。

而隨著三人的開口,前方的金色劍芒,已然是臨近,此刻在想讓開顯然是來不及了。

荒原半空,鬼母與靈道二人對視一眼,此刻已然無需多言,體內的靈力轟然爆發,兩道視線可見防禦屏障,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咔,咔擦。」

「轟!」

金劍落下,二人的防禦屏障有如薄紙一般。

硬實力的差距,著實過於巨大,金劍破空而過,瞬間穿透了二人的身形,可見兩道身影,從半空之中緩緩落下。

但也是這不到半息之間,給了冥帝反擊的機會。

「你二人不會白死,本帝要那小兒陪葬。」冥帝低喝一聲,此刻身形不退反進,他周身的黑炎,已然覆蓋了全身,化作一個黑色的火人。

下一刻,金光一閃,斬帝劍穿身而過。

但冥帝身上的氣勢,卻是沒有半分減弱,他的身形帶出一道幽芒,此刻竟是臨近王都城。

「你該死。」

「焚地!」

話音落下,一道黑炎忽然出現在了大皇子的身前,幾乎是下一刻,便是隨之傳遍全身。

「你……」城牆上,大皇子這才反應過來,但面對半步帝境強者的一擊之力,以他的修為,想要抵抗無疑是不可能的。

前方冥帝,任由那斬帝劍穿身而過,從而換來的這一擊之力,無疑是帶著必殺之心。

「不可能,無人能在斬帝劍下存活!你不可能殺我。」城牆之上,大皇子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身形止不住地後退。

此刻,體內生機的流逝,已然讓他的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再其一旁,那些銀甲城衛,更是無法靠近黑炎半分,他們的修為有限,半步帝境的攻勢,單單是餘威,就不是他們所能承受的。

王城前,冥帝穩住身形,隨之一口鮮血噴出,但此時他的臉上卻是冷笑。

「殺不了古仙皇,斬其血脈也不錯。」冥帝低喃一聲,他此刻的身形,已然被斬帝境穿透,顯然已經是強弩之末。

遠處半空,葉飛見此情景,不禁輕輕搖頭。

「可惜了。」

「帝境之秘,怕是只能等離開古仙國,在尋他法了。」他低喃一聲,此時心中已然有了退意。

那一劍,冥帝生機消散,怕是撐不過半息。

只是讓葉飛一直無法理解的是,為何直到此刻,雲遊魔君還未現身,此人難道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參與此戰嗎?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他的目光陡然一閃,隨即抬頭望向王都城的方向。

「這是……」

話音未落,一股恐怖的氣勢衝天,隨之有金光從半空之中傾瀉而下。

王都城內,那氣息橫掃,有如天威一般,此刻已然襲卷了整個荒原,可見城牆之上,原本即將被黑炎化作灰燼的大皇子,身上的火焰陡然消失。

「冥帝,本皇不想讓你殺之人,你殺不掉。」

遠處半空,一道平淡的聲音傳來。

話音未落,只見一位身披金光,身形較為高大,目光如淵,四周有金線圍繞的金袍男子,從遠處踏空而至,隨之瞬間臨近。

「兒臣,拜見仙皇。」

「我等,拜見仙皇陛下!」

王都城城牆上,此刻眾人皆是跪倒在地,臉上露出崇敬之色。

遠處,此刻荒原半空,那些原本與無名城的強者交手的城衛,此時也是停止了出手,任就前方有劍芒斬來,他們都不畏所動,均是身形落下,跪倒在地彎身一拜。

古仙皇之威,可見一斑。

王都城前,冥帝身形一頓,目光此刻忍不住微顫,在這股氣勢之下,他的身形被從半空之中,硬生生壓至了下方地面之上。

「古仙皇。」冥帝咬牙開口,此刻眼中滿是恨意。

王都城半空,此刻古仙皇目光掃來,同時轉頭望向前方,只見他抬手一揮,有金色的光芒橫掃。

驚蟄荒原上,無名城的眾人,此時均是感受到了一股難掩的鎮壓之力,體內靈力被望去封印,幾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抬手之下,氣勢鎮壓全場。

「太,太強了。」

「這就是帝境強者嗎?那股威壓不輸天威。」

「……」

無名城,此刻被鎮壓的眾人,眼中均是忍不住露出震撼之色,這股力量已然超出了他的認知。

駐地內,唯有葉飛,此刻眼中不禁有精光忽閃,他體內的靈力如常,並沒有感到半點不適,古仙皇的鎮壓,似乎對他無效。

「這是帝境意念鎮壓,我不是古仙國之人。」

葉飛目光一凝,此刻瞬間反應過來。

但只有他一人,顯然無濟於事,此刻並沒有貿然出手。

前方王都城上空,古仙皇神情如常,在收回目光之後,他隨即低頭望向了下方之人。

「臣服,或者死亡。」平淡的聲音中,透著一股難掩威嚴,此時回蕩在四周。

冥帝聞言,此刻緩緩抬頭,他的臉上忽然露出笑容。

「你若留在王都內不出,本帝沒有辦法,但你此刻出現,便是已經輸了。」冥帝臉上的笑容依舊,他身上的傷勢,竟是在以極快的速度復原。

前方古仙皇聞言,臉上的神情依舊。

「你踏入帝境,本皇早已知曉,但那又如何?」古仙皇目光平靜,緩緩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遠處荒原之上,無名城的眾人,竟是忍不住面色一怔。

就連葉飛,此時也是不禁目光一凝。

他的眼中,有藍光忽閃,洞察之力將前方冥帝的身形籠罩,此刻可見其身上的穿透重傷,已經完全消失,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起體內凝聚。

「帝境。」

「這就是他的殺手鐧嗎?」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刻內暗道。

這冥帝隱藏頗深,一位帝境強者,想要隱藏修為,以葉飛的實力,自然是無法分辨的。

其實他早該想到,能夠請動雲遊魔君之人,若非是實力相當,怎麼可能讓帝境強者出手相助?

……

此時,前方王都城半空,古仙皇在說完之後,便是緩緩抬頭來,他的目光略顯悠遠,掃向荒原遠處的半空之中。

「雲遊,極道,你們二人還不出來嗎?」下一刻,其聲音再度響起。

話音落下,無名城的眾人後方,遠處半空之中,忽悠兩道流光閃動,隨之很快臨近,兩道身影隨之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其中一人,身穿黑袍,頭戴斗笠,手持一根黑色木杖,正是當初無名城的那位無疑。

而再其身旁,可見一位灰袍老者,長須,白髮,身穿藍色道袍,穩住身形之後,其目光掃向前方,眼中露出嘲諷之意。

「仙皇,以老夫看,你今日難逃一死,你可信?」極道真人摸了摸嘴角的長須,此刻輕撇了前方仙皇一眼,其聲音傳遍四周。

此時,隨著這二人的現身,下方荒原之上,無名城的眾人也是紛紛回過神來。

「古仙皇,極道真人。」

「那位應該是傳聞中的雲遊魔君,三大帝境強者,竟然同時現身!」

「能目睹此戰,雖死足矣……」

下方駐地,無名城餘下的武修,此刻眼中均是露出狂熱之色,這三位可是站在武道之巔的強者,有幸一見,已經是極為不容易了。 王都城,此刻驚蟄荒原上,無名城的眾人目不轉睛。

如今看來,三位帝境強者,如今怕是免不了一戰,若能目睹此戰,對於武修今後的修鍊之路,有著難以想象的好處。

「連他也來了?」

荒原之上,葉飛低喃一聲,此刻抬頭望向半空。

那雲遊魔君的出現,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那位極道真人,卻是早有言不參與此事,而此時出現再此,可嘉冥帝的手段不凡。

「小傢伙,近來可好。」極道真人臉上的笑容不變,在收回目光之後,轉頭望向了下方的葉飛。

二人之間,本就早已相識。

葉飛聞言,抬手禮貌抱拳。

「有勞前輩挂念。」他的神情平靜,此刻緩緩開口。

四周眾人,此刻見此情景,均是忍不住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其眼中同樣露出崇敬之色,經歷過無名城內的事情,此地眾人已然將葉飛與雲遊魔君劃分在了一起。

而此刻,連極道真人都與之相熟,此人身份可見一斑。

就在此時,前方遠處,王都城下,可見冥帝身形緩緩站起,他身上的傷勢,似乎已經完全恢復,其眼中有精光爆出。

「仙皇,這一天,本帝足足等了兩多年。」冥帝冷聲開口,身上的氣勢隨之不斷攀升。

下一刻,其身形踏空。

古仙國內,第四位帝境強者,此時不在隱藏,體內的力量完全爆發。

王城外,三位帝境強者,此刻爆發出來的威勢,已然足以驚天,恐怖的力量襲卷,四周空間凝固,有了扭曲之意。

前方城牆半空,古仙皇神情依舊淡然。

「愚昧的凡人。」

「王都方圓千里內,本皇是無敵的存在,別說三位帝境,就算是十位帝境聯手,又有何妨?」古仙皇低喝一聲,話語中見顯霸氣。

話音落下,王都半空之中,只見他上前一步,周身金光隨之翻滾。

霎時間,四周的空間,為之猛然一顫,這一界之初,那位帝境大能的意念之力,此時橫掃而出,其內蘊藏的鎮壓之力,讓人聞之心驚。

王都城前,冥帝剛剛爆發出來的氣勢,此時被瞬間輾軋。

「砰,轟隆。」

有爆裂聲傳來,餘威橫掃四周。

目光所致,冥帝的身形被生生震退,同時在半空之中噴出一口鮮血,其帝境之力,更是被那道金色光芒牢牢鎮壓。

遠處荒原半空,雲遊魔君與極道真人二人,此時更是無法踏空,身形被硬生生從半空之中壓下。

「果然很強。」

「帝境意念,古仙國內無敵。」

極道真人低喃一聲,臉上的神情露出久違的凝重之色。

在他的一旁,雲遊魔君更是周身幽芒爆發,此時體內的力量,已然遠轉到了極致,也僅僅只是勉強抵擋,想要出手還擊,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股意念不破,在多的帝境也是枉然。

而此時,下方荒原之上,葉飛眼中露出奇異之芒,他能夠感覺到,那道金光之內,蘊藏著恐怖的力量,但他的身形,似乎不受壓制。

「你有一擊之力,殺不了他,我等今日,都會隕落於此。」此時一道聲音,忽然在葉飛的耳邊響起。

前方遠處,冥帝此時正轉過頭來。

葉飛聞言,眼中有精光忽閃。

「帝境防禦,我破不開。」他的靈識傳音,此時目光掃向前方的冥帝。

斬殺古仙皇,必須先破其防禦,儘管這古仙國內,帝境強者遠不如外界,但那也是實打實的帝境大能,絕不是界主之列,能夠輕易破防的。

「交給本帝。」冥帝最後的傳音,此時回蕩在葉飛的耳邊。

話音落下,他周身氣勢一凝,體內的力量,已然凝聚到了極致,強行盯著那恐怖的威壓,其身形向前移出一步。

荒原之上,無名城眾人的目光,此時也均是紛紛落在了冥帝身上。

半空之中,極道真人與雲遊魔君二人,此時對視一眼,體內的力量暗中運轉,顯然是來此之前,便是早有商議。

……

王都城前,冥帝緩步踏空而至,恐怖的帝境意念,讓他嘴角溢出鮮血,周身的靈力,此時也是略顯混亂,只是其身形,卻是不曾後退半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