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沐風明白他的意思,就是暗示自己每月的孝敬不要少了,連忙躬身說道:「冥老大恩,雲飛揚銘記於心,時刻不敢忘。只是這件事,還請冥老向府主他老人家做個解釋。」

「這個我自會,你們就留下吧。」說完,冥老帶上毒龍和那十名應天府的高手離開了。

恭送他們離開,冷沐風、圖魯這一對難兄難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他奶奶的,終於不讓應天府懷疑我們了。」冷沐風忍不住罵道,這段時日,就像走鋼絲一般,讓他精神高度緊張。

「那個胡連莫非真是我們古武帝國的人,不然他怎麼會這樣幫我們。」圖魯問道,這次能僥倖躲過一劫,胡連功不可沒。

「不好說,現在除了你和柳飛絮,我誰也不敢相信。不過,你這次反應很快,沒告訴冥老你的真名字。」

「你都告訴我,周坤、周勝到應天城了,我怎麼可能告訴他我真名字。」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對了,那個楚氏三兄弟,暫時不要讓他們到後山來。」

「怎麼,你懷疑他們?」圖魯一下子警覺起來。

「還談不上,只不過那三千奴隸,我們告訴應天府已經殺了。如果他們的消息被走漏了出去,對我們不利,黃飛龍那我會去解釋,你命一批鐵血堂的人收好後山,我擔心那些武者守不住。」

「是,老大,不過話說到這了,你是不是應該去見見他們了?」

「哎!命苦的,我真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非要讓黃飛龍去找高手。」

「當時不是還沒有這三千名奴隸嗎,現在為了保密,只能你與他們周旋了。」

「好吧,我去會會咱們這三位長老,希望他們能夠信得過。」冷沐風說著,起身向後院走去。

飛龍山上,飛龍廳屬於議事廳,和前面的廣場位於山頂正中央。倉庫在廣場的東面山坡下,廣場和飛龍廳的西面是前院,也是眾人的宿舍。後院還在前院的西面,算是飛龍山一個偏僻的地方,平素堆放一些雜物。

冷沐風來到時,黃飛龍正與楚氏三兄弟相談甚歡,見冷沐風趕來,黃飛龍問道:「黑虎是不是出事了?」

冷沐風嘆了口氣,說道:「他與神殺勾結,將應天府押送奴隸的情報透漏了出去,導致應天府損失慘重,證據確鑿,險些連累我們飛龍山。」

「這個畜生,知道他心中不滿,卻萬萬沒想到他竟能幹出這等事,這不是將我們飛龍山的兄弟們往火坑裡推嗎。」黃飛龍一聽暴怒道。 楚龍問冷沐風道:「那應天府的人回去了?」

冷沐風說道:「他們擊殺了黑虎就回去復命去了,還不知道杜天虎會不會處罰我們飛龍山。」

楚氏三兄弟聽到這裡,都是眉頭一皺,黃飛龍有些擔憂的看著他們,別剛請來,再給嚇跑了。

「三位大哥也不必擔心,他們既然已經殺了黑虎,就不會再為難我們。」黃飛龍說道。

「是啊,這裡偏僻,平時也沒人來,三位長老不如在此閉關修鍊,我和飛龍隨後將我們飛龍山的六級晶核給你們送來。」冷沐風趁機說道。

「你們竟然有六級晶核?」楚正驚訝的問道,三兄弟互相看了一眼,有了留下的意思。

「我們飛龍山雖然比不上應天府、神殺,但多少有了些積蓄。」

冷沐風說完,向黃飛龍使了個眼色,兩人告辭出來。

「大當家,為什麼不把三位長老安置到後山去?」出來后,黃飛龍忍不住問道。

「那三千名奴隸還在後山,應天府要我殺掉他們,我有些不忍,就都留了下來。」

「什麼?」黃飛龍一驚:「這怎麼能瞞得住,這可是三千個大活人。」

「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吧,這兩個月給應天府的孝敬只多不少,他們應該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對他們沒什麼威脅。」冷沐風解釋道。

「大當家不敢讓我三位大哥去後山,就是擔心他們泄露出去?」黃飛龍問道。

「這也是一個方面,不過我看他們有些擔心應天府,怕他們知道后棄咱們飛龍山而去。」

「怎麼可能,他們可是我的忘年交,之前我還救過他們一命。」黃飛龍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就先讓他們在後院住一段時間,把咱們最高級的晶核拿過來。現在後山已經戒嚴,除了你,其他人都進不去了。」

「也好,我聽大當家的。」

黃飛龍跟著冷沐風前往倉庫,見有兩個小隊的鐵血堂的人,守在廣場東側,通往後山的山路上。

「除了鐵血堂的人,其他人都搬到山谷中去了。」冷沐風解釋道。

「那些武者和三千名奴隸都在山谷中?」黃飛龍奇怪的問道,站在山巔看著鬱鬱蔥蔥的群山,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嗯,我在山谷建了一座軍營,那些武者就分佈在軍營四周,一邊修鍊,一邊提防有人闖入。」

黃飛龍這下更奇了:「大當家不會是要訓練那些奴隸吧?」

「你猜對了,要不要去看看?」

「走。」

黃飛龍心中好奇,連跟楚氏三兄弟取晶核一事,也拋到腦後,跟著冷沐風往後山飛來。

兩人飛了沒多遠,黃飛龍便注意到下方有人影晃動:「這是那些武者?」

「嗯,他們發現了我們。」說罷抿嘴發出一聲長嘯,不一會下方便恢復了平靜。

兩人繼續往前飛去,來到一個大峽谷上空,黃飛龍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一座龐大的軍營依山而建,看規模足可容納一萬人,山谷底部被清理出一個巨大的廣場,約有一千多名精壯的男子,正赤裸上身,揮舞木棍、木刀廝殺在一起。

「大當家,你就算將這些人訓練成最精銳的士兵,也沒有多大用。混亂之地最低的戰力也是武者,除非你將他們帶到外面去…」黃飛龍說到這裡停了下來。

他驚訝的看了一眼冷沐風:「大當家,你莫非是想…」

「你難道想一輩子呆在混亂之地?」

「我當然不想,我得罪了大周帝國的官府,才被迫逃到這裡來的。」

「那就有朝一日,我們帶兵推翻大周帝國。」

「大當家,你不是開玩笑吧,那個周混可是武神,就我們這些人,人家動動手指就給滅了。」黃飛龍看了冷沐風一眼:「除非有朝一日,大當家晉級到武神,我看才有希望。」

冷沐風沒有多解釋,說道:「那我們也要提前做好準備。」說完帶領黃飛龍返回。

見冷沐風不像開玩笑,黃飛龍忍不住問道:「大當家和大周帝國也有仇?」

「你是怎麼得罪周家的?」冷沐風反問道。

「我啊,趁周家和四大家族造反的機會,搶了他們一把。沒想到那個周聖元睚眥必報,追著老子不放,無奈之下,就逃到這裡佔山為王了。」

「呵呵,你膽子還真大,我和你差不多,也是被周聖元追著逃到這裡。」

「原來如此,不過大當家真的準備帶兵打過去?」

「當然了,我一會去趟罪惡城,有個商會的已經聯繫好,準備買些盔甲、兵器,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的嗎?」

「還是大當家牛叉,周聖元追你,你就敢反了他。他奶奶的,當初我可是被他打得屁滾尿流,都沒敢想著要造反。」

冷沐風暗道,老子何止被他打得屁滾尿流,小命都差點沒了,古風一家也死絕了。

「飛龍山以後交給你,我和二當家盡量不出面。記住,給應天府的孝敬,一定要按時送到蜈蚣山。」

「我知道了大當家,我現在還生怕他們不要呢。」黃飛龍說道。

「還有後山這裡的情況,先不要告訴楚氏三兄弟。」

「是,當大家!」

冷沐風千叮嚀萬囑咐,然後和黃飛龍告辭,向罪惡城趕來。柳飛絮這一個月,已經完全接手了混亂之地的黑冰衛,找到了兩家有渠道的商會,約在罪惡城商談購買盔甲的事情。

罪惡城距離飛龍山三十餘里,城高牆厚,城中的街道寬大幹凈,行人如織,各色商鋪鱗次櫛比,繁華無比。

冷沐風還是第一次來到罪惡城,若不是他知道,在這罪惡城繁華的背後,隱藏著這世間最骯髒的奴隸交易,他還真會喜歡上這裡。

冷沐風信步在街上走著,發現這裡與狂野的鬼門鎮不同,多了許多普通人。只不過他們都小心翼翼的走在街道的邊緣,生怕影響到那些橫衝直撞的修鍊者。

難道這些人也是被掠來的奴隸?冷沐風心中好奇,正要攔住一個小心走路的普通人問話,突然前方傳來怒喝聲:「你找死!」

隨即便是「啊!」的一聲慘叫傳來。 冷沐風正要問話的那個人,嚇得一縮脖子急匆匆的離開了,冷沐風向前方看去,發現修鍊者一窩蜂的圍了過去,而那些普通人,逃命一樣,逃離那裡。

冷沐風走上前去,只見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正怒喝著踢打地上的一名瘦弱的青年,而那名青年一邊求饒,一邊護著身後的一個小女孩。

「大爺饒命、大爺饒命,我們真的沒有碰到您?」那名瘦弱的青年哀求道。

「混蛋,你們沒有撞老子,難道老子故意碰你們這兩個賤民。」那肥頭大耳的中年人似乎越說越生氣,劈頭蓋臉朝那青年打去,不一會便將他打得鼻青臉腫,嚇得身後的那小女孩大哭起來。

「明明是你來摸我,被我哥哥攔住,你還打我哥哥。」那小女孩邊哭邊喊道。

「轟!」四周圍著的修鍊者轟然大笑起來,那個中年人當眾被揭穿,頓時面紅耳赤,揮拳朝那小女孩打去。

那名青年急了,一把抱住他,在他手上狠狠的咬了起來,「吸!」那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被咬得直吸冷氣,他也是力大,一腳踹開青年,喝道:「給老子殺了他!」

人群中一個黃臉大漢拔刀向那青年走去,青年嚇得臉色慘白,護住小女孩連連後退,口中大喊道:「我們是宋老爺家的人,你們不能殺我。」

「桀桀,宋老爺,什麼宋老爺我不認識。」那個黃臉大漢獰笑著說道,慢慢向他們逼近,似乎非常享受那青年頻臨死亡前的哀求。

周圍的修鍊者看著也是面上不忍,但卻沒人上前阻攔,冷沐風見狀,身形一晃擋在那青年和那小女孩面前。

黃臉大漢想也沒想,揮刀就朝冷沐風劈來,冷沐風祭出金磚打了過去,「砰!」的一聲,將那黃臉大漢砸得倒退幾步。

黃臉大漢臉色一變:「你是什麼人,敢管老子的閑事?」

「明明是你們不對,還要當街殺人,還有道理嗎?」冷沐風喝道,他已經摸出這個黃臉大漢是武王的修為。

「哈哈!講道理?這混亂之地,誰的拳頭硬,誰就是道理,給我殺了他!」那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見有人壞了他的好事,突然怒喝道。

黃臉大漢勸阻不及,只好向人群中兩個人看去,那兩個人抽出長刀,走上前來,其中一人說道:「兄弟若現在離開,我們翡翠谷就當什麼事也沒發生。」

「翡翠谷?」周圍圍觀的修鍊者一聽,頓時有近一半的人離去,其餘的人也遠遠躲到一旁。

那個瘦弱的青年,護著那個小女孩,戰戰兢兢的來到冷沐風身後,哀求道:「大人救救我們!」他生怕冷沐風也離開,到時他大不了一死,可妹妹怎麼辦。

冷沐風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安慰道:「放心,我不會丟下你們的。」

話還未說完,背後有勁風襲來,青年和他妹妹的眼睛頓時睜大了,在他們的瞳孔中,冷沐風可以看到三道青色的光芒,正疾速向自己劈來。

來不及多想,冷沐風拋出板磚迎了上去,同時抱起他們兄妹,身形如鬼魅一般,閃了過去。

「砰!」的一聲,三柄長刀猛劈在迅速變大的板磚上面,傳來一聲巨響。

還未等那三名武王反應過來,板磚猛地發出刺目的光芒,刺得他們眼前金茫茫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楚。

三人心中大驚,急忙往後急撤,冷沐風已經飄身追來,如鬼魅一般,掄起板磚,朝他們腦袋上砸去。

「砰!砰!砰!」三聲巨響,三個武王被砸得眼冒金星,急忙舞起長刀護住周身。

哪知冷沐風的目標不是他們,在他們三人將長刀舞得密不透風之時,冷沐風已經欺身來到那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身旁。那個中年人嚇得面無人色,大聲喊道到:「救…呃!」

他只喊了一半,就被冷沐風一板磚砸在肚子上,頓時抽搐著倒在地上。

那三名武王反應過來,正要衝來搶人,冷沐風用腳踩在那個中年人腦袋上,冷冷的說道:「你們在動一下,我就踩碎他的腦袋!」

三名武王頓時嚇得一動不敢動,這個中年人身份尊貴,萬一在他們三人的保護下死在罪惡城,他們怕是死也解決不了問題。

「有話好說,兄弟我們向你道歉,你先放了他。」一個大漢立即說道。

「你們過來。」冷沐風朝那個青年和他妹妹喊道,待他們來到身邊,對那三名武王說道:「向他們道歉。」

「我們道歉,我們道歉!這位小兄弟,剛才的事情都是我們的錯,請你不要在意。」那個大漢急忙說道。

冷沐風眉頭一皺,腳下一用力,那個中年人頓時殺豬一般的嚎叫起來。

「有這樣道歉的嗎?跪下道歉!」冷沐風大聲喝道。

三名武王一下子呆住了,一時間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周圍看熱鬧的人,也愣住了,這年輕人夠猛,竟然讓翡翠谷的人跪下。

「我們可是翡翠谷的人,你可要想好了!」那個黃臉大漢惡狠狠的盯著冷沐風說道。

冷沐風見他這副模樣,掄起板磚朝那中年人臉上砸去,「啪!」的一聲,將那中年人砸了個桃花朵朵開,牙齒都飛了出去,在地上「嗚嗚」亂叫。

「我這人不禁嚇,你們再嚇我一下,保不齊我下一下會砸在他的脖子上。」冷沐風說道,他自從聽到這三人是翡翠谷的人時,就猜測這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是三大帝國的高層,到這來尋歡作樂,只是不知是哪一個國家。

冷沐風可對他沒有好感,之所以有那麼多奴隸,就是因為有這類人存在。

「你可要想好了,你這是與我們整個翡翠谷作對。」一個大漢說道。

「翡翠谷?沒聽說過,這裡不是屬於應天府嗎,什麼時候屬於翡翠谷了?」冷沐風說道。

「好!」那個大漢說了一聲好,「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眼神中有一絲厭惡的看向倒在地上,殺豬一般嚎叫的中年人。

黃臉大漢和另一個大漢互相看了一眼,萬般無奈的跟著跪了下來,他們這次算是將臉丟盡了,堂堂三個武王,跪在兩個奴隸面前道歉。 那個瘦弱的青年和他妹妹看著下跪的三名武王,緊緊的抓住冷沐風的衣襟,不知所措。

周圍圍觀的人卻炸開了鍋,沒想到堂堂三名武王竟真的跪了下去,一時間議論紛紛。

「竟然真的跪了,那個胖子是誰啊?」

「這還用猜,一定是翡翠谷的重要人物。」

「不對啊,看他修為也沒多高。」

聽著周圍人的議論聲,首先跪下的那名大漢暗道不妙,對冷沐風說道:「這樣可以了嗎,您可以放了他了吧。」

冷沐風搖搖頭,他還在等著人群中有那個聰明的人,能猜出這個中年人的身份,說道:「將人打傷了,不賠些葯錢嗎?」

「白銀一千兩,夠了嗎?」

「當然不夠!」

那個大漢這才反應過來,感情眼前這人是準備打劫,想不到竟有人敢在罪惡城打劫翡翠谷,那個大漢看著不知死活的冷沐風,說道:「那您開個價?」

「白銀一百萬兩、黃金三十萬兩、玄元丹十顆,給老子送到飛龍山去。」冷沐風說道。

「飛龍山?」那三名武王一愣,沒想到冷沐風竟是飛龍山的人。

周圍的人也恍然,難怪冷沐風如此霸道,飛龍山和應天府的關係,雖然沒人捅破,但明眼人都能看出,飛龍山已經暗中投靠了應天府,不然怎麼會默認他們剿滅了方圓百里的所有土匪。

「兄弟,我們是自己人。」三名武王說著就要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