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楓見蘇慕已經燒到這種程度了,強迫她立刻請假去醫院打針。且不說蘇慕現在沒有辦法離開她的崗位,就是能離開,醫院離他那麼遠,外面天氣還那麼冷,她一個人也真的懶得折騰。而且最主要的是。小時候住院的經歷給蘇慕留下了不小的陰影,以至於這麼多年她都不太喜歡去醫院,尤其聞不了醫院消毒水的味道。有人陪著她都不願意去呢,就更別提讓她自己一個人去了。然而這些凌楓全都不知道,哪怕蘇慕為了拒絕已經小心翼翼地和他透露了這其中的一些原因了,他仍然還是堅持強迫蘇慕讓她立刻趕去醫院。

儘管蘇慕覺得這也許是凌楓擔心她的表現,只是因為年紀太小不懂得怎麼更合適地去照顧一個人,才會把氣氛搞得這麼僵。但是她仍然沒有辦法抑制住自己心裡的火氣。她實在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和凌楓糾纏下去了,也擔心再這麼說下去兩個人會吵架,所以她就準備找個時機掛斷電話。好在這個時候到了凌楓上課的時間,他必須要掛斷電話了,這才算是給了她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讓她不用浪費自己的腦細胞。

只不過逃過了這劫,等待她的,是更加險峻的考驗。想到這裡,蘇慕就覺得一陣頭大,雖然還是很難受,但她感覺自己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怎麼也安定不下來。

在忐忑中過了兩個小時,期間凌楓在下課的時候又給她打來了一個電話。蘇慕實在是不想和他糾纏去醫院的這件事,所以以一會兒兼職的同事就要到了的理由,匆匆地掛斷了電話,並且提前和他說好,下午的時候,可能不會和他聯繫。

凌楓雖然心裡有些不舒服,但是之前也聽蘇慕說過這件事了,就只能不甘心地在掛斷電話之前囑咐她忙完了一定要給他回電話。

接下來又過去了半個小時的時間,那個傳說中的兼職終於出現在了店門口。

「你好,我是來兼職的欣欣。」

這個名叫欣欣的兼職剛進來的時候,蘇慕正站在飲水機那裡打水,準備先把葯吃了,所以蘇慕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看到她的模樣。不過光是聽聲音,蘇慕倒是覺得這人好像很好相處的樣子,應該沒有同事說得那麼恐怖。等到轉過頭去,看到眼前這個長相斯文的小女生的時候,蘇慕開始有那麼一點懷疑,之前她的同事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當然人不可貌相,所以蘇慕並沒有這麼快就給這個叫欣欣的女生打上印象分,她只是十分禮貌的回了一句,表明自己是群里的蘇慕。結果沒想到這女生聽到她報上自己名字之後,語氣竟然立刻就變得十分親昵起來,甚至還加了那麼一點小小的崇拜感在裡面。

「哇,原來你就是蘇慕姐。你真的好厲害呀,我在群里關注你很久了,你的那些作品做的都真的特別好看,我特別喜歡。沒想到今天見到你,發現你長得原來這麼好看。」

蘇慕被這突如其來的誇獎搞得一臉茫然,她瞪著眼睛看著這個姑娘,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麼,更完全不知道她這樣到底是要幹什麼。

這語氣中恭維的態度實在是太明顯了,可她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要恭維也是恭維老闆去,根本用不著恭維她啊。再說她本來也不是願意接受恭維的人,而且她還不能明著和她說讓她不用這樣,不然氣氛就會變得更加尷尬,這實在是讓人進退兩難。蘇慕想了半天就只能回以一個尷尬的商業假笑,然後就開始和他交代起流程來。

因為都說這欣欣是老員工,在這干過一個寒假,所以蘇慕自動自覺地以為她在工藝流程上應該沒有問題,就挑著日常工作和她交代了一下。結果沒想到交代完這些,讓她實踐起來的時候,她不止在剛剛講得這些事情上出了問題,連操作都有各種各樣的問題,甚至連最基本的材料都分不清,害得蘇慕只能把兩樣流程以及工具、材料全部都重新給她介紹了一遍。

這一介紹就介紹了兩個小時,全部講完之後,蘇慕整個人虛得後背的衣服都已經濕透了。有的時候她甚至都有些站不住,需要扶著桌子才能保持自己的平衡。不止如此,兩個小時不間斷的說話讓蘇慕本來就因為發燒而沙啞的嗓子差點廢掉,結束之後她喝了一大杯的熱水都沒有緩過這個勁兒來,幾乎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了。 按理來說,把這些東西都交代好之後,再加上她還有之前的銷售經驗,蘇慕應該就可以放心的休息了。然而想象永遠都是美好的,現實卻永遠都會和想象有所出入,所以在蘇慕親眼見證了她完全沒有辦法自己一個人獨立接待顧客之後,她幾乎是極度崩潰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開始和欣欣一起協助欣欣接待的顧客,完成他的作品。

兩個人忙活了一個多小時才幫助顧客把作品做好,蘇慕一邊拍著照,一邊囑咐欣欣把桌面上的雜物和工具都整理好。這工作在蘇慕看來實在是再簡單不過了,就算交給小孩子都能完成得非常好,所以蘇慕就沒有在意。結果等到她把顧客送出門外,回來一看,東西被收拾得亂七八糟。

本來蘇慕就已經累到連句話都不想說了,看到眼前的這些,她委屈得險些沒控制住眼淚。好不容易把想要放聲大哭的衝動忍回去,蘇慕咬著牙,一點一點地自己把那些被隨意擺放的東西重新歸了類收好。

看著蘇慕在這收拾東西,欣欣好像沒事人一樣,還不停地找蘇慕聊天。 夜船吹笛雨瀟瀟 她話里話外地幾乎都是在和蘇慕套近乎,一直捧著蘇慕,卻半點都沒有動手幫一下蘇慕的意思。蘇慕就算再傻,這個時候也能看清楚這人的品性了,所以她連敷衍都懶得敷衍,一副完全不感興趣的樣子,半個字都沒說,就一直在收拾東西。

按正常情況來說,蘇慕已經表現得這麼明顯了,欣欣就應該明白她的意思,及時地把嘴閉上。然而她完全沒有這麼做,還一直不停地找著話題,蘇慕收拾好東西之後實在是不想再聽她繼續說下去了,所以就以感冒了為理由,直接拒絕了和她的交談,也算是對這段合作做了顏面上的挽留。

蘇慕原本以為這樣她的耳根子就能清凈一點了,結果欣欣聽蘇慕這麼一說,又開始給她講感冒需要注意些什麼,並且又給她推薦了一些自已認為好用的感冒藥。這個時候蘇慕已經不知道這欣欣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了,只能勉強的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並且保證有機會的話一定會去嘗試的。

當然,這個機會永遠都不會存在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這個小姑娘下班,蘇慕不止覺得自己精疲力竭,甚至感覺自己好像命都要沒了。她趴回到桌子上給凌楓發了一條信息,告訴他她已經忙完了。凌楓幾乎是立刻就回了電話過來了,一開口就是詢問她現在的情況。

蘇慕雖然很累,但是秉承「不能敷衍男朋友」的原則,就強撐著和他聊了兩句,怕他心裡覺得不舒服。與此同時她又測了個體溫,發現體溫完全沒有變化之後。她就只得老老實實地和他彙報了情況。

凌楓可能是覺得外面天黑了,讓蘇慕自己一個人去醫院不安全,所以就沒有再提這件事情,只是不停地囑咐她要按時吃藥,多喝熱水,千萬不能忘記吃飯。蘇慕嗯嗯啊啊地答應著,心裡只盼望他的室友們趕緊去找他打遊戲,好讓她解脫出來。

大約是上天聽到了蘇慕的祈禱,兩人沒說一會兒,凌楓的室友就叫他去打遊戲了。蘇慕幾乎是謝天謝地地掛了電話,然後就趴在桌子上,決定先好好休息一會兒,把接下來的工作都推到晚上下班之前再做。

雖然身體上很難受,但是蘇慕的腦子卻並沒有因此停止工作。她開始回想起和凌楓在一起的點點滴滴,與此同時,竟然十分冷靜地開始分析起自己對這份感情投入的態度和程度。

蘇慕越這樣想,越覺得兩個人不合適。於是就忍不住拿起手機,給樂多和未央分別發了同樣的信息。

「怎麼辦,我想分手了。」

這兩個人收到信息之後幾乎全都是秒回,而內容也大同小異,都是問她發生了什麼,是不是她被欺負了。畢竟之前蘇慕和他們說的都是凌楓對她怎樣怎樣好,兩個人甜膩得都讓人有些嫉妒。結果沒兩天蘇慕就主動提出想要分手,這不得不讓兩個人心中起疑。

蘇慕猜到她們兩個人一定會是這樣的反應,於是就一條一條地開始和她們分享起自己剛剛想到的那些東西。

「我覺得我們兩個就是不合適啊,而且光是年紀這個問題帶來的麻煩就有很多了,不用再加上別的了。雖然他是對我很好啊,但是和我想要的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當然這就是因為他年紀小,不懂得怎麼照顧人,還很幼稚,和其他的都沒什麼關係。我感覺大約就是他被他爸媽慣壞了,所以只能想到自己,顧慮不到太多別人的感受吧。而且我一開始也是抱著想要享受照顧的想法,才選擇和他在一起的。那既然我對這份感情也不算是很認真,就別耽誤人家孩子了吧。最主要的是我真的覺得,偶爾他的關心會給我帶來很多的煩惱。我做的事情有很多都是他不能理解的,但是他沒有想著去理解我,只是一味地想要讓我去接受他的意見,並且態度十分強勢的,就是要我必須接受他的意見。這點我真的接受不了,我希望找一個能夠理解我,包容我,寵愛我,並且是偏愛我的人,雖然說孩子的可塑性是很高的,但是我真的不想犧牲掉自己的時間去教育他。我覺得我還是坐享其成比較好。就算那個人心裡沒有我,對我好就行了唄,畢竟我的心裡也沒有他們,這樣也公平。」

這一大堆的文字是蘇慕分了好多次給他們兩個人發過去的,也不知道她到底哪來的這些力氣,還有心思把這麼多字都打完,並且一個錯別字都沒有。她幾乎都很少這麼給人家發信息的,哪怕當初失戀得時候折騰得要死要活的,她都沒說這麼多話,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然一股腦說了這麼多,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收到信息提醒的時候,會不會被她這話癆體質嚇到不知道要說什麼才最適合。 收到這些信息的兩個人很長時間都沒有回復,時間長到了蘇慕把自己剛剛發的那些重複看了好幾遍,不自禁地覺得自己的邏輯有些可笑。

真是的,也不知道當時怎麼腦子一熱,就這麼答應了凌楓的追求,以至於搞出這麼多的麻煩。要是當時自己果斷一點拒絕他就好了,這樣現在就不會有這些事情了。

可是以前她一直都很果斷的呀,那些追她的人還有想要給她買房子買車的,她都一概拒絕了,一點都沒有像和凌楓在一起時那樣猶豫。最主要的是,作為一個聲控手控顏控的女人,凌楓其實在各個方面都不符合她找男朋友的標準,她怎麼就這麼栽到他手上了呢。

蘇慕越想越覺得懊惱,覺得自己這次實在是太過失策。明明是快要三十歲的人了,還像小孩子一樣這麼衝動不顧後果。明明也沒有那麼喜歡他,還偏要給自己找這麼個拖累,實在是自討苦吃。果然自己就不適合做那種只會享受的人,想要不付出感情就開始一段關係,對她來說真的是太難維持了。

所以要怎麼和凌楓說分手呢?

想到這個問題,蘇慕的腦海中不自覺地回想起了凌楓的樣子。

蘇慕自己並沒有察覺到,她這個和別人分開轉身就想不起來對方模樣的人,每次回憶的時候,連在一起好幾年的小夥伴的臉都記不起來,此時此刻竟然能夠想起凌楓的樣子。不過很久以後她就會慶幸自己當時沒有察覺,因為這對於那個時候的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就在蘇慕想著凌楓的時候,小澤突然發了信息過來,好奇的詢問蘇慕今天的境況。蘇慕正愁著沒有人能讓她宣洩一下呢,小澤就主動送上了們來。於是蘇慕就立刻把今天發生的這些事和小澤講了一遍。小澤一邊嘖嘖稱奇,一邊擔心著這樣的人要是真的去和她一起工作了,她要怎麼辦。

雖然蘇慕暫時還不知道要怎麼應對這種狀況,但是她覺得,她應該還是會有和這個姑娘一起工作的時候,怎麼都需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想好應對的方法。要是不想辦法治治這個姑娘,把她的問題全部都糾正的話,那估計她們得比正常工作更累。

這個時候蘇慕的心思早就已經被帶跑偏了,根本記不起之前還想著要和凌楓分手的事。結果沒想到兩個人討論完欣欣的事情之後,小澤竟然主動問起了蘇慕和凌楓的近況,於是蘇慕就又開始發起愁來。

蘇慕選擇性地和小澤說了些事情,好的壞的都有,同時也說了些自己的想法。小澤聽完之後,對著蘇慕「嘿嘿」一笑,然後對她說道:

「哎呀,你就是心理包袱太重,嘴上說著不介意年齡,心裡還是很在意。既然都這麼選了,那就繼續享受去唄。再說了,他這麼大的孩子,真知道愛是什麼么?你老大不小了,怎麼這點道理還不懂呢?萬一他要只是圖個一時新鮮,那不是正好么,你倆誰也不欠誰的,反正都沒走心。他要是走心了,你就想著,十八歲的愛情哪有那麼多長長久久的,開心一時是一時,管那麼多幹嘛。難道你十八歲遇見的那個人能陪你走一輩子了?現實一點兒吧姐妹兒,你二十七了了,還能享受幾年這麼自由的日子啊,對自己好點比什麼都強。」

有那麼一瞬間,蘇慕覺得小澤說的這番話竟然十分有道理。可是等兩個人掛斷電話之後,蘇慕想了很久,卻還是沒有辦法做出一個她認為合適的決定。因為她既不想就這樣輕易地放棄一個對她還算是比較好的男孩子,又覺得自己實在是沒辦法心安理得的承受他對她的好。哪怕事實真的像小澤所說的那樣,他也沒有付出真心,她仍然覺得自己好像欠了些什麼一樣。

這感覺真的是太煩了。

想到這裡,蘇慕懊惱地抓了抓頭髮。然後又拿起手機,想看看那兩個人有沒有回她信息。結果屏幕上除了時間和日期之外,完全沒有任何消息提示,她只得再度把手機放下。

今天已經是二十七號了,距離三十一號還剩下四天,是再給兩個人一次機會,嘗試一下能不能在一起,還是就這麼說分手呢?

腦海中不斷盤桓著這個問題,蘇慕的眼皮又開始慢慢發沉,正當她準備偷偷眯一會兒的時候,老闆的電話打了過來。

關於老闆詢問她新員工的表現這件事,已經成為固定模式了。原本蘇慕想把她發現的那些問題都和老闆說的,但是話到了嘴邊,她又都咽了回去,只說了些不痛不癢的話。一般這種情況下,老闆就會直接安排下一次的工作時間,也不會多說什麼。但是這一次,老闆在聽完蘇慕的意見之後,直截了當地對蘇慕說道:

「這個欣欣可能因為第一次見你,不知道你的脾氣,所以沒什麼表現。但是吧,她身上確實有挺多問題。咱家店裡基本員工之間就沒鬧過什麼矛盾。但是她一來,問題就多了很多。大家都挺不喜歡她的,但是她銷售確實是幾個人加在一起都不如她,你就多費心擔待著點,畢竟咱家現在缺人,培養一個成手怎麼也得三四個月的時間,馬上寒假了咱們也沒有那個時間。還有件事,她還沒放假呢,最近也不會常來,要是忙的話你就給我打電話,我去幫你。」

老闆已經把話說成這樣了,蘇慕再怎麼聽不懂話,這意思也明白了。她慶幸自己剛剛沒把最想說的話說出去,然後翻了個白眼,努力控制好自己想罵人的情緒,和老闆表示她會努力照顧新人的。

掛了電話之後,蘇慕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就把欣欣最近不會常來這件事告訴了另外兩個員工。那倆人在電話里興奮得好像要帶薪休假了一樣,蘇慕聽著她倆開心的樣子,把和她倆重複一遍老闆意思的想法壓了下去。 倒不是她故意隱瞞,又或者是不願意打擊同事,而是她覺得,她的身份畢竟是和她們兩個人不一樣的,有些事情她不能對她們兩個透露的太多。她覺得這是對她職位的尊重,也是對老闆的尊重。

雖然她心裡其實更偏向同事多一點。

和她們聊完,基本就到了下班時間了,蘇慕急匆匆地起身,然後開始忙起了閉店的工作。凌楓又打了電話過來,蘇慕接了之後也沒時間閑聊,就把電話放在了一旁。

電話通著,兩個人各做各的,偶爾聊上那麼兩句,都是很平常的對話。 名門隱婚 後來蘇慕總結了一下,那時候凌楓對她說得最多的也就那麼兩句話。

「你幹啥呢?」

「吃飯了嗎?」

這兩句話出現的頻率足夠讓蘇慕掌握規律了,前期蘇慕還會開開心心地回復,後來當她開始對一切都有懷疑的時候,她就越來越覺得,凌楓做的這些事情都只是一種習慣性的敷衍。

但蘇慕從來都沒有和凌楓如果這些事情,哪怕在後來漫長的拉鋸戰中,兩個人把能吵的問題都吵遍了,蘇慕都沒有提出這件事。

因為在懷疑面前,凌楓說什麼答案都沒有用,無論他說什麼,蘇慕都只會相信自己心裡的那個答案才是凌楓所想的,而蘇慕的答案,從來都對凌楓不利。

兩個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一直聊到了蘇慕回家。路上蘇慕想了好久要不要和凌楓講講今天發生的這些事情,一直到回家躺在了床上,她才決定講個大概就好。

她實在是太想要一個人聽她把今天的委屈發泄出來了,雖然凌楓並不是一個合適的人選,但她似乎並沒有其他人能聊天了。畢竟這麼晚了樂多要哄孩子睡覺,未央又要去忙著錄音,她能訴說的人,也就只剩下凌楓了。

至於為什麼說凌楓不合適,當然不是因為什麼她不喜歡他之類的,而是她覺得凌楓還沒到接觸這種事情的時候,他的世界還很單純,和他說這些,他都不一定能理解她們的做法,甚至可能連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他可能依舊會像上次一樣覺得自責,那兩個人本就有些微妙的關係,可能會因此變得更加尷尬。

還沒到最後做選擇的時候,蘇慕不想把關係弄得這麼僵。

沒那個必要。

三言兩語把事情說完,蘇慕仍然覺得不過癮,好像心裡的怨氣都沒有發泄出來一樣,態度不自覺的就冷淡了下來凌楓十分敏銳地感受到了她的變化,想了一下,然後說道:

「就發生了這些事嗎?我老婆這麼厲害的人,怎麼可能被這點小問題欺負到,再說了,你還這麼深明大義,怎麼可能煩惱這種事,是不是還有什麼你不方便說的?我知道我可能幫不上什麼忙,但是聽你說說我總能做到啊,你別把什麼事都壓在心裡,這習慣可不好。」

被凌楓一下戳中心事,蘇慕多少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這讓她突然之間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覺得和凌楓說說似乎也無所謂,就把今天發生的時候事情都告訴給了凌楓。

當然,要自動省略掉她找了好幾個人想法設法要分手這件事。

其實說這些的時候,蘇慕也一點兒都沒指望凌楓能聽得懂她想要表達的意思,只不過是單純的想要把這些話說出來而已。甚至她都沒有希望凌楓能夠超出她的想象,給她一個意外的驚喜,能夠理解她的心理,並且在她需要安慰的地方能安慰到她。所以當她說完之後,發現凌楓一直都沒有說話的時候,她覺得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並沒有在意些什麼。

不過長久的沉默也不是那麼回事,於是蘇慕就想著,如果凌楓再不說話的話,那就找個借口把電話掛了,然後去睡覺,這樣至少還能緩解一下心情。而就在她剛剛想到這件事情還沒有想到要用什麼借口的時候,凌楓的聲音就從電話中傳了過來。

「雖然我覺得那個女生大概可能是因為還沒有適應你們的工作環境,所以才會這樣,但是她的表現確實不好,你生氣也很正常。可是你不要生氣了嘛,你生氣對我態度都不好了,我也很難過的。」

凌楓軟綿綿的語氣和態度讓蘇慕的心好像突然之間變得柔軟了起來,像是一團棉花糖一樣,又軟又甜。雖然她必須承認凌楓說的這些話其實什麼用處都沒有,但是怎麼聽怎麼都讓她覺得十分舒服,連心中那些煩悶都頓時消減了不少。她不自覺地就順著凌楓的話把心中所有的想法都說了出來,包括對她和老闆以及老闆和同事之間的一些看法,都沒有做任何隱瞞。

凌楓就在一旁聽著,雖然有的時候確實是聽得一頭霧水的,完全不明白蘇慕為什麼會對這些事情有這樣的理解,又或者是她的老闆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他還是很耐心地聽著,並且不時地發出一些信息去應和蘇慕,讓蘇慕知道他有在聽,並沒有敷衍她。

就這樣,蘇慕隔著電話和凌楓念叨了好久,念叨到最後,她已經感覺不到自己是在生氣了,而是有些睏倦,於是她也沒顧及上凌楓是不是要和她說些什麼,把想說的話說完之後,就和他表示自己要睡覺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凌楓看了看錶,確定現在確實是到了蘇慕平常正常睡覺的時間,並不是她找借口不想再說下去了,於是就老老實實地和她說了晚安,也沒多纏著她。而趁著蘇慕睡覺的時候,凌楓儘可能地把蘇慕凌亂的描述組合起來,腦海里不斷的想著,如果第二天蘇慕還因為這些事情不開心的話,自己要怎麼安慰她。

放下電話就睡著了的蘇慕當然不會知道,凌楓會因為她說的這件事情,愁得幾乎半宿沒睡。等到第二天上班的時候,她已經把這些煩惱忘得一乾二淨了。 凌楓早上起來的時候,試探性地問了問蘇慕,確定她的心態沒有什麼問題、不需要就昨天晚上的事情再安慰她之後,他才放心下來。之後他又詢問了一下蘇慕的身體狀況,確定她體溫稍微降下來了一些之後,也就沒有再催促她去醫院打針。

至於蘇慕呢,早上起來量過體溫,發現有所好轉之後,她的心情也跟著變得好了起來,完全沒把昨天晚上那些事情當回事兒,照例老老實實地上了班。

不過因為昨天晚上下了一場很大的雪的緣故,早上起來到處都很堵車,而她根本沒發現昨晚下雪了,所以還是按照正常的時間出來的,所以她完全不出意外的遲到了。更加悲慘的是,也不知今天主管為什麼會心血來潮挨個點名,以至於她遲到的事情被整個一層樓的員工都知道了,這就讓她覺得很難過。

早會過去之後,更讓蘇慕意外的是,負責開會的主任竟然特意到她這來詢問她遲到的原因。蘇慕沒明白他到底是來做什麼的,也沒敢多說,就裝出更加虛弱的樣子,還故意咳嗽了兩聲,以感冒發燒為理由,勉強糊弄過關。她本以為主任知道這些事情之後,就應該走了,結果令她沒有想到的是,他又開始盤問了一些店裡的狀況。

「唉,你們家現在經營狀況怎麼樣啊?我看你們從來也不報告每天的銷售額,這銷售額正常可是每家店都要報的,是你家沒有銷售額啊,還是故意不上報啊?」

主任這麼一問,蘇慕就有些發矇。因為從她到這來的時候,就沒有人告訴過她要報銷售額的事情,她還以為他們家從來都不報的,所以也沒有問領導這件事。今天聽主任這麼一說,她才發現原來不是他們不需要報,而是自己漏掉了這件事。但是這銷售額怎麼報,要報什麼,她從來也不知道,於是她就在心底暗暗把這件事記下,決定一會兒有機會的時候問問老闆要怎麼做這件事。

與此同時,她態度十分誠懇地回答主任道:

「收益也不是很好,您知道的,我們家面對的顧客的年齡段基本都是在十五歲到三十歲左右,但是咱們這個商場的客流你也清楚,這個年齡段的人確實沒有多少,也就沒有太多的顧客能夠到我們店裡來做體驗。我們已經想盡辦法在拓寬這個年齡段了,最近也想了很多方案,就是還沒有機會嘗試。」

「能想辦法解決就行,對了,你家店現在就你自己嗎?我看天天早會都是你開,晚上也是你閉店。」

主任似乎覺得蘇慕說的問題是最基本的事實,而且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所以就沒有把這個話題繼續下去。蘇慕聽到他主動轉移話題,頓時鬆了一口氣,把心放下,立刻接話道:

「對啊,現在就我自己。」

「還是全天班啊?那一個月幾天休息啊?掙多少啊?」

「對呀,咱們商場九點上班,我就九點上班,八點半下班我就八點半下班。一個月就兩天休息,也能請假,就是扣的工資比較多。當然扣錢不是什麼問題,問題是我家店現在這個情況你也清楚,我要是請假了,也沒有人能來上班,所以您沒看,我這感冒了發燒了,也沒敢請假,都強撐著嘛。」

「那這也不行啊,就算店裡收益再不好,也不能可著你一個人禍害啊。跟你們老闆說說,趕緊再招一個人來吧,要不然把你累垮了,她這店也別想開了。」

這主任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沒表現出來什麼特別的語氣和態度,搞得蘇慕一臉發懵,完全不知道他說這句話的意義是什麼,又到底想表達些什麼。好在這領導說完之後就轉身離開了,連話都沒讓蘇慕接。不然的話蘇慕都不知道應該要接些什麼話,搞得兩個人都尷尬。

應付完主任之後,蘇慕就開始進行開店前的準備工作了。因為渾身依舊酸痛的緣故,所以蘇慕幹活的速度要比平時下降了很多。好在最近這幾天都沒有什麼人了,她還可以偶爾偷點兒懶,不然的話,蘇慕真的擔心自己會因為這場感冒,就要與世長辭了。

接下來的幾天里,一切都過得和以前沒有什麼差別,不過好消息是蘇慕的身體正在一點一點的恢復。似乎心臟難受的那段時間,只是蘇慕的一個錯覺,並沒有引起其他的反應。這不得不讓蘇木長舒了一口氣,慶幸自己並沒有在之前因為和家裡人說這件事情。

很快,日子就到了十二月三十一號。

前天晚上蘇慕就和凌楓確認了一下他回來的時間,因為他回來的時間和蘇慕下班的時間接近,所以兩個人就又討論了一下如何見面,一起見面之後還要去做些什麼。

等到一切都計劃后之後,蘇慕就開始變得忐忑起來。

雖然他們兩個之前也見過面,但是見面的時候,並不是現在這種關係,所以當然不會覺得尷尬。但是現在應該算是他們確定關係之後見的第一面,要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蘇慕不知道凌楓到底是什麼樣的反應,反正她是緊張到一整晚都沒有睡好覺。以至於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她的兩個黑眼圈就變得更加嚴重了,用了好多層粉底都沒有遮下去。

因為要準備跨年的原因,所以店裡的人還是蠻多的,蘇慕一個人有些忙不過來,所以就沒怎麼和凌楓聯繫。兩個人就只有在蘇慕閑下來的時候多說了兩句,其他時間都是各做各的,互相都不打擾對方。等到凌楓上了高鐵的時候,兩個人又確認了一下時間,然後蘇慕就又去忙了。

脫離開寢室同學的那些陪伴,凌楓自己一個人坐在火車上,看著窗外飛馳的景色,不由得也開始回想起他們兩個人這一段時間的交往。

他其實也是緊張的,因為他現在也不是很能確定蘇慕是不是真的喜歡他,所以這一次回來他的另一個目的,就是來確認這件事情。 等到忙的差不多的時候,已經到了七點半了,蘇慕餓得胃都開始隱隱作痛。她本來想點外賣的,但是一想還有一個小時就下班了,下班還要和凌楓一起吃飯,所以就決定忍一忍。不然要是現在吃了的話,一會兒就吃不下去了,那顯得好像她不愛和他吃飯一樣。

蘇慕想得倒是挺好的,但是現實卻是她餓得越來越難受。臨到下班的時候,體溫還十分不合時宜地又升了起來,燒得她頭重腳輕,好像隨時都能暈倒一樣。

薇薇姐見蘇慕實在是有些不對勁,趕忙跑過來,問她要不要去醫院。這時候蘇慕哪能去醫院呢,要是現在去了,估計她和凌楓的第一次約會就要去醫院度過了,那可比她發燒燒成傻子還慘,她堅決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她果斷的拒絕了薇薇姐,以一副「我沒事、我可以、我還可以加班十二小時」的姿態,強撐住把晚班下班前需要做的工作都做完。

好不容易要熬到下班了,蘇慕一邊倒數著時間,一邊和凌楓聊著天。就在還有十分鐘要下班的時候,商場的廣播突然響了起來:

「各位商戶請注意,今晚商場的營業時間延長至零點,請各位商戶做好準備,不要提前閉店,閉店時間聽從商場廣播安排。」

這句話在廣播里重複了兩遍,卻好像一瞬間在蘇慕的腦海中重複了一萬遍。她握著手機險些直接癱在沙發上,心裡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委屈或者是其他的什麼,一下就哭了出來。

「這什麼破商場啊,加班就不能提前說嗎?」

此時此刻,除了這句話,蘇慕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麼了。她一邊哭一邊拿著手機想告訴凌楓這個不行的消息,可是這信息來來回回編輯了幾遍,都沒有發過去。

這讓她怎麼說啊,兩個人為了今天晚上的見面已經準備了好幾天了,昨晚還熬了那麼久做了計劃,她現在說自己去不了了,是那麼回事嗎?就算凌楓能理解,能接受,但是心裡也肯定不好過啊,她要怎麼安慰人家啊。最重要的是,她最討厭吵架了,萬一因為這事兩個人吵起來,她該怎麼辦啊。

真是的,早知道她就直接請假去醫院了。雖然害怕打針,但是現在看來,打針總比要和凌楓吵架來得更好一點

就在蘇慕猶豫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凌楓下車的時間。她這信息沒發出去,凌楓的電話卻是先打了過來。

蘇慕正在哭著,看著突然來的電話,下意識地不想去接。她不想告訴凌楓這件事情,更不想讓他聽見她在哭。可這電話也不能一直不接,所以她就只能趕緊把眼淚擦乾淨,盡量以正常的狀態把電話接了起來。

「下班了嗎?我到了,要我先去萬達那裡等你嗎?」

興許是因為晚上氣溫變得更低的緣故,凌楓的聲音里夾雜了一絲微弱的顫抖,但是這並沒有掩蓋住他語氣里的興奮。蘇慕聽到他的聲音,原本做好的那些準備瞬間就付諸東流了,她「哇」地一聲就哭了出來,然後抽抽搭搭地和凌楓哭喊著說道:

「我今晚突然要加班,我們不能去看電影了。」

蘇慕這句話里所包含的內容,讓凌楓站在冷風裡想了好一陣才明白過來,而這段時間內,蘇慕就一直在哭,好像要把這些天里受到的委屈一併都哭出來一樣。

等到蘇慕哭夠了,她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自己都二十七歲了,天天和凌楓嚷著自己比他成熟那麼多,可今天卻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兒,就在他面前哭得好像個小孩子一樣,這也真是太丟人了吧。

想到這裡,蘇慕的臉倏地一下就紅了起來,她趕忙把眼淚擦乾淨,試圖和凌楓解釋。結果還沒等她開口,凌楓就先對她說道:

「哭夠了啊,哭夠了就在店裡乖乖等我吧,你餓不餓,要不要給你帶什麼吃的過來?你今天沒給我發照片哦,是不是又沒有按時吃飯啊。」

凌楓的聲音溫柔得幾乎能滴出水來,他像是哄孩子一樣地哄著蘇慕,語氣里完全聽不出有任何的責備、失望又或是嫌棄之類的感覺。蘇慕拿著電話怔怔地愣了好久,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就在這段時間裡,她的眼淚一直都沒有停下來過。

她活了二十七年,從高中開始到大學畢業,一共交過五個男朋友。他們每一個都說過愛她,卻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如此溫柔地對待過她。如果有人問她愛情是什麼,以前她說的都是自己的憧憬,但現在她會告訴那個人,愛情可能就是,他對她無限的包容吧。

重生之嫡女皇后 凌楓等了好長時間都沒有等到蘇慕的回答,他以為她又去忙了,就掛掉了電話,準備一會兒直接買好她常吃的,就去她店裡。沒想到他電話剛剛掛斷,蘇慕竟然又打了電話過來,用一種十分堅定的語氣對他說道:

「你先過來,我一定能去陪你看電影的。」

凌楓被蘇慕的態度逗笑了,他笑著連連稱是,然後問了她想吃點什麼,一會給她帶過去。蘇慕點了他剛剛想給她帶過去的那家,他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幾乎是會心一笑,囑咐了她一句別哭了,在店裡等他,就掛斷了電話。

蘇慕把電話掛斷之後,先是給凌楓發了個紅包,把晚飯的錢付了,接著就給老闆彙報了一下今晚加班的情況。她原本是想和老闆請假的,雖然很不想用生病了這個原因,但是這一次她確實是動了私心,實在是不想放棄這次約會的機會。結果沒想到事情並沒有發展到她最壞的那種預想,老闆在聽完她說要加班到凌晨的時候,直接就說讓她的妹妹來幫忙看店,只要蘇慕等她來了就可以先回家了。

聽到老闆這麼說,蘇慕還以為自己出現了錯覺。等到掛斷電話,老闆的妹妹告訴她,她還有半個小時就到的時候,蘇慕才確定,她聽到的是真的。

這也實在是太幸福了吧!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凌楓背著書包,拿著給蘇慕買的外賣,出現在了店門口。

此時的蘇慕正在指導顧客做戒指,並沒有注意到門口多了一個人。凌楓就這樣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蘇慕。

她還是和他第一次見到她時一樣,打扮得簡單樸素,純色的衣服上沒有一點裝飾,頭髮也只是簡單的用發繩綁了一下,在她身上似乎永遠也找不到複雜的東西,二十七歲的年紀看起來,比十七歲的他還要單純。對了,她好像還很愛笑的樣子,笑起來的時候很溫柔,卻又透露出那麼一點點的肆意和張揚,就好像在她的骨子裡,還流淌著一種十分叛逆的血液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