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風雲一笑,當下就知道即便此人不是從凌家出來的也是和凌家的兵有著某種關係,當下問道,「這位大哥可是出身自凌家?」

此人立刻無比莊嚴肅穆的說道,「在下正是出自凌將軍府第三十二軍三隊。」在他說完之後,才回過神道,「不,是皇上御點兵第三十二軍三隊。」

「咦,這位公子,你是如何知道的?」

「因為我們凌家出來的兵絕對不會對百姓粗鹽粗語,你去彙報一下,就說凌風回來了。」凌風雲面帶祥和微笑的說道。

「凌風?你是……您稍等片刻。」當下此人連忙往皇宮內趕去,當然他沒有資格面見凌征天,而是找他的上級而已,他既然出自將軍府,那麼他自然也是比外人多少了解一點凌家的事情,而且從剛才凌風雲口中的話便可以知道這個人即便不是凌風雲也是對凌家及其熟識的人。

那人走後,站崗的士卒再也不敢用之前那般態度對待凌風雲,而且見凌風雲老實巴交,也沒有做不軌事情的企圖,所以態度也是好轉了不少,對於凌風雲的提問,該回答的回答,不該回答的一律搖頭以對。

因為這件事情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所以很快,那個人便帶來了一個身著盔甲頭戴金羽的軍士,一看便知道地位不低。

「將軍,就是他,他說他是凌公子,哦,凌太子。」

「周叔叔?」凌風雲猶豫片刻之後遲疑的問道,來人不是旁人,正是凌征天曾經的御前侍衛,而且因為當初作為凌雲的練功師傅,所以也算是將軍府內唯一知道凌風凌雲身份不多的幾個人。

「你真是大公子?」周安士猶豫一下問道。

「周叔叔,是我,凌風,你不記得我了嗎?當初我可是和弟弟一同捉弄過你。」凌風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說是捉弄,不過是小孩子偷懶不想練功而想出的一些惡作劇而已。

此時周安士神色一暖道,「你當真是凌風大少爺么?」

「嗯。」凌風雲再次確認道。

「走,大少爺,不,太子,皇上想死你了,我帶你去見皇上。」說完,周安士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讓凌風雲走在他的前面,雖然他並未徹底的確認此人就是凌風雲,畢竟時光久遠,而且那時候凌風的臉型並未定型,但是既然能說那些事情,那麼就證明他即便不是凌風,那麼也一定知道凌風的消息。

… 雖然周安士初步認定了凌風雲的身份,但要想見到凌征天還是十分的困難,至少有很不多不能缺少的步驟,總之經歷了可謂是層層把關之後,凌風雲終於見到了凌征天,與凌征天一同來的還有一個妙齡女子,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方世銘的姐姐方世琪。

「父親。」凌風雲破口而出說道。

「風兒?你當真是風兒?」凌征天顫顫的問道,僅僅只是一年未見,凌征天已經老了不少,臉上的皺紋已經相比上次分開多了不少,頭上一根根銀絲無比的顯眼,可以說自從他登基之後不僅修行落下了,就連以前每日的練功也因為繁忙的國事而耽誤,當初算是篡位奪下這片江山之後,可以說是撿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爛攤子,經過凌家所有人一整年的安頓安置,才終於有所恢復,但若要想再躋身強國之列,起碼還需十年,正所謂十年修身養性,十年韜光養晦。

凌風雲鼻子一算道,「嗯,父親是我。」

然而,就在父子兩人即將擁抱在一起的時候,站在一旁的方世琪突然開口道,「不,他不是凌風。」

此話一出,凌征天與凌風雲一愣,看著方世琪,而周圍還未退下的侍衛,此刻迅速進入防禦狀態全神貫注的盯著凌風雲。

「你究竟是誰?老實交代為什麼要冒出凌風,還有凌風現在人究竟在哪裡,你對他做了什麼?」方世琪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而且越到後面越著急,似乎總感覺眼前之人是通過對凌風雲的嚴刑逼供才詢問到的一些信息。

「琪,方世琪,真的是我。」凌風雲解釋道。

「你還在狡辯,雖然你與凌風外貌極像,但是你的鼻子比他的要挺,你的雙眼微微上揚,而他的是平緩的,你的耳朵也比他的要大……」方世琪一口氣的說道。

這樣的話,看似是無理取鬧,但實則可以看出她對凌風的愛和用心良苦,可以說凌風雲的容顏已經深深的刻入她的腦海之中,無法抹去。

「琪兒,真的是我,我只不過在試煉之地因為一些原因而重鑄了身體,再加上那具肉身本來就是弟弟的,你還記得相望亭嗎?你還記得你在我手心裡留下的名字嗎?我都記得,如果我不是凌風,難道你認為那個答應你父親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凌風會將這些東西告訴別人來以此博取你們的信任嗎?」凌風雲此刻的雙眼之中滿含深情,他從未有想過方世琪會如此的愛他,會將他視為全部。

凌風雲的話說完,方世琪已經淚流滿面,是的,她相信眼前這個人就是凌風雲,不會是其他人,這是一種感覺,一種直覺。

她一下子衝到了凌風雲的懷中,將自己的頭深深的貼在凌風雲的胸口上。

此時那些護衛都悄無聲息的退下,將這裡留給了他們三人。

許久之後,方世琪才從凌風雲的懷中離開,然後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凌征天,臉蛋不由的一紅,然後低著頭站在一旁嬌羞的看著腳尖。

凌征天哈哈一笑,然後走到凌風雲的跟前,一下子給了凌風雲一個熊抱。

「好,現在時候不早了,都分開一年了,想必你們倆有很多話要說,明天你再來看你母親還有爺爺他們吧。」

「是,父親。」凌風雲點頭道。

「這一年裡,琪兒一直在幫為父處理大小事務,真是辛苦她了,若是沒有她,為父可真是毫無頭緒,父債子償,你就替為父好好報答一下琪兒吧,我先走了。」說完凌征天快步走出,將這個一直就是留給凌風的房間留給他們兩人單獨相處。

此時,凌征天離開之後,方世琪反而有些忸怩起來,她雙手負在背後,手指纏著手指,然後看著腳尖,滿臉通紅。

凌風雲見到此刻方世琪的模樣,微微一笑走到方世琪面前,再次將她摟入懷中。

「這一年,辛苦你了。」凌風雲溫柔的說道。

方世琪搖了搖頭,沉默不語。

這一晚,他們兩人相互依偎,這一晚,他們的話不多,但是每一句話都充滿了濃濃深情,這一晚,她徹底變成了他凌家的人。

第二天清晨,凌風雲睜開雙眼,這是這麼多年以來,他唯一一次沒有修鍊的夜晚,似乎因為如此,所以他顯得有些疲憊,他盡量減小自己的肢體動作,緩緩從床上爬了起來。

等他穿好衣物梳洗之後,方世琪依然沒有醒來,猶豫片刻之後,凌風雲並未叫醒方世琪,一個獨自走了出去。

在凌風雲離開之後,方世琪才緩緩的睜開雙眼,想起昨晚的情景,她的臉上迅速的騰起一片霞雲,不過眼神之中都是幸福的光芒。

在凌風雲還未回來的時間裡,凌風雲的母親最喜歡做的事情便是在兩人的閑暇時光拉著方世琪的手對方世琪說要快點完婚,早日給凌家添后,也算是了了所有凌家人的心愿的。

而凌風雲則是一路有衛兵帶領走了大約一刻鐘,便到了一個掛著養心殿三個大字的大殿,衛兵說,「太子陛下,皇上與皇后在裡面用膳。」之後便自行退下了。

凌風雲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心情無比激動的朝裡面走去,要知道他已經與華雲很久未見了。


「母親。」推開門,凌風雲看著坐在凌征天身旁華雲激動喊道。

華雲一愣,顯然凌征天似乎並未將這個消息告訴她,然而只是片刻,作為母親的直覺便認出了凌風雲,她有些顫抖的站起來,然後將迎面奔來的凌風雲抱入懷中。


母子重逢,在美麗的話都顯得多餘,華雲將凌風雲整整的摟了一杯茶的功夫才緩緩的鬆開手,看著這張近在咫尺的臉,原本忍住的淚水再次洶湧而出。

「母親,是孩兒不孝,讓母親擔心了。」凌風雲擦拭掉華雲臉上的淚水,輕聲說道。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從執掌鴻蒙開始垂釣諸天 ,然後叫侍女上一份餐具,直到此刻,凌風雲才發覺,原來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陪父母一同在一張餐桌上用過餐了。

「風兒,這次什麼時候走?」凌征天不經意的問道,然而這個問題卻惹來華雲的一個白眼。

「怎麼,風兒一回來你就趕他走?你是怕他搶了你這個老傢伙的皇位嗎?」華雲怒道。

「沒有,沒有,夫人,我只是想了解一下風兒的行程,這樣才可以具體安排下風兒的時間。」凌征天給了華雲一個眼神暗示。

華雲一下子明白了過來,點了點頭,期待的看著凌風雲。

「父親,母親,這次回來,我就不走了。」凌風雲沉聲說道,是的,自己根本不可能去接受那樣的計劃。

「什麼?」原本凌征天平靜的臉上一下子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他看來一定是凌風雲犯了什麼重大過錯被逐出師門。

不過華雲卻是一臉擔憂,以為凌風雲受了巨大的委屈一般。

「父親,母親,你們放心,我沒有被驅逐出師門,也沒有受委屈,只是因為我自己退出的,天牛大長老也同意了。」凌風雲連忙解釋道。

「為什麼?」凌征天鄭重的問道,對於人類而言,能夠成為武者那是三世修來的福分,而武者能夠進入這些隱世大門派修鍊更是三世都修不來的福氣,他完全想不到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原因會讓凌風雲選擇主動退出不周山。

「因為,唉,我覺得,修行太枯燥乏味了,所以……」

「風兒,你和父親母親實話實說,是不是因為九九歸一?你這個孩子,若是雲兒說這個理由,我立刻給他一頓打然後將他趕出凌家,但是你是凌風,你的性格為父還不清楚嗎?你如實說吧,你自幼就懂事,為父不會勉強你的。」

凌風雲堅定的說道,「父親,母親,真的,我就是覺得山上的日子太無聊了,所以暫時不想待下去了,大長老也說了,等我以後心定了再回去也不遲。」這是凌風雲早先便想好的謊言,也只有這樣才能暫時忽悠過去。

凌征天還欲再問,卻直接被華雲瞪了一眼,然後華雲道,「風兒回來也好,修鍊了那麼久是該好好休息休息,正所謂勞逸結合嗎,正好啊,這一次你回來不如就把婚事定了吧。」

「嗯。」這件事情凌風雲一直都放在心裡,所以對於華雲的提議並未拒絕,而且也正好借這個話題轉移大家的注意。

「好,那就挑選一個黃道吉日迎娶琪兒進門。」華雲大手一揮直接忽略掉凌征天自己做了決定。

因為上次納蘭長生的事情之後,方世琪便沒有再回過虞國,可以說,從那時候開始她就將凌家當成了自己的家,把凌風雲的家人當做了自己的家人。

「娘親,還有青兒。」凌風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在他心裡,兩個人女人同樣重要,所以他想一次都迎娶過門,避免先後順序。

「好,好,別說兩個,兩百個,娘親都願意。」

… 接下來的時間,餐桌上的話題多半圍繞著凌風雲的婚娶,而凌征天因為早朝的關係在談話進行一半時便訕訕退去,不管即便他留在這裡,在凌風雲婚事上也基本沒有發言權,華雲此人,向來公私分明,只要涉及國家政治的公事,她絕不做一絲一毫的干擾,但是像凌風雲的婚事以及家人之間的私事,那麼基本都是她說了算。

最後用餐結束后,凌風雲的婚事時間也差不多有點底了,畢竟凌風雲現在的身份可是勛國的王子,而目前又僅僅只有他一個王子,那就是太子,太子爺的婚事自然也不會如此草率,雖然華雲說由她做主,但還是得聽一下凌征天已經其他凌老爺子的看法,不過這對凌風雲來說並不用操心,他只需要三天之後,待那些弟子再次進入試煉之地后,他去不周山將小青接回來即可。

直到用膳結束之後,華雲突然來了一句,「咦,今天琪兒怎麼沒來?你爹不是說她昨晚和你在一塊嗎?那她人呢?」

剎那間,凌風雲滿臉通紅,低著頭不敢直視華雲的雙眼,然後呢喃道,「她,身體,不舒服……」

「傻兒子,那你還不快把早膳給人家帶過去?她現在行動不便,難道你還忍心看別人家餓肚子不成?」華雲說完便朝外走去,直接將凌風雲晾在了那裡,不過可以從她的臉上知道,此刻她的心情十分的不錯。

「快點生個大胖小子吧。」華雲輕聲呢喃道。

不過這件事情華雲早已經安排好了,就在凌風雲準備尋人去做一份早膳的時候,一個提著精美食盒的侍女走到凌風雲跟前道,「太子陛下,這是皇後娘娘準備的早膳。」

凌風雲紅著臉結果侍女遞過來的食盒道,「謝謝了。」

「皇後娘娘說早膳皆是補血養神的食材燉制而成,還有,皇後娘娘托太子陛下帶話給琪兒姑娘,說要養好身子,凌家的延續就看她的了。」侍女說完,行禮告退,臨走之時終於是忍不住掩面一笑。

凌風雲此刻臉更紅了,他似乎都已經察覺到身旁站崗的侍衛都在強忍著笑意。

凌風雲嘆了一口氣,唉,不管了,也是擔憂這麼久方世琪餓了,於是匆忙朝著自己的寢宮走去。

接下來的兩天,凌風雲幾乎與方世琪寸步不離,兩人也從一開始羞於他人的注視與討論到後面也變成厚臉皮直接無視了,畢竟誰都會經歷這樣的事情,並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而兩天之後,婚禮也是差不多定下來了,因為青兒與方世琪已經都算是舉目無親,所以這樣也簡單了不少,直接在皇宮舉辦就行。

現在唯獨就差一個青兒,凌風雲這兩天也是越來越期待將青兒早日接回來成親,作為女人,雖然方世琪對於青兒的存在有一絲芥蒂,但是在天允大陸,一夫多妻並不少見,特別是已經歸為皇室的家庭,所以即便存在芥蒂,方世琪也並未有太多其他的想法,而且說到底,她才算是後來者,要知道,當初凌風雲和青兒早已經暗地定下婚約。

而且早在以前,華雲便或多或少對方世琪說過青兒的事情,包括為了保護凌風雲而吞下絕命毒藥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讓身為競爭者的方世琪都從心裡感到佩服。

凌風雲回來的第二夜,他已經打定主意,後天就上不周山,這一夜,他安撫好方世琪之後,朝著凌征天的書房走去,此時,日理萬機的凌征天依舊在書房之中翻看奏本。

「父親。」即便已經兩天了,凌風雲還是沒有喊出父皇兩個字,這並非只是習慣那麼簡單。

「風兒,你怎麼來了?」凌征天抬起頭看了一眼凌風云然后又低頭翻閱,他的案桌上還有一疊高高的還未批閱的奏摺,僅從這些奏摺的高度來看,這一晚註定沒有多少時間休息。這就是為何做了十幾年大將軍都未曾心累的凌征天做了一年皇帝之後倍感心累的原因,屁股決定腦袋,坐的位置越高,腦袋就越不能簡單。

「父親,上次九九歸一的事情,怎麼樣了?」凌風雲走上前去問道。

「我已經與虞國米國滇國都商量過了,他們三國雖未表態,但是還是支持的,只不過這項工作太大,所以他們還要考慮,而且我們並沒有證據來證明一年後就會出現我們所說的事情,而如果沒有出現的話,你想一下,讓他們三國的人全部聚集到我們勛國的南方,這樣他們會認為我們有什麼陰謀詭計,而且我們勛國的老百姓也不會答應……」

凌風雲點了點頭,看來天牛長老說的沒錯,如果沒有六大門派長老的聯名上書,沒有一個國家會相信這是真的,但是以六大門派長老現在的態度來看,他們似乎並不贊成凌風雲的方案,畢竟凌風雲這個方案也存在較多的弊端。


看著凌征天蒼老的樣子,凌風雲不忍再問,於是轉移話題道,「父親,這幾本奏摺怎麼了?」


凌征天看了一眼凌風雲指的那幾本單獨放在一邊貼著紅色叉子的奏摺道,「唉,今年全國各地出現了幾起頗為詭異的大規模人員消失案件,我們認為是武者所為,所以單獨放在一邊,到時候再另作安排。」

「大規模人員消失?武者?」凌風雲問道。

「嗯,是的,至今為止,已經有數千人失蹤,而且皆是一個村落的人全部失蹤,現在沒有留下任何痕迹,而普通人根本無法做到這一點。」

「不,父親,不是武者,我應該知道是什麼東西在作亂了,如果沒錯的話,或許這對我們來說是個轉機。」凌風雲沉聲道。

「什麼東西?」凌征天一愣,看著凌風雲,此刻凌風雲的眼神早已經不在是他這個父親所想象的那般柔軟,而是十分堅定與堅硬。

「他們應該都是夜魔族的人,當初我遇到過,所以這一次只要我們能抓到他們,那麼就可以證明九九歸一是真的了。」

凌征天還在思索凌風雲話的時候,凌風雲一把抓過桌上那幾本奏摺,然後朝書房外奔去。

… 凌征天一愣,回過神時,凌風雲已經消失在書房之中,所以只能微微嘆口氣,不過轉瞬間也是頗為欣慰,兒子終於長大了。

凌風雲這一次沒有耐心老老實實走出皇宮,而是直接一飛衝天,跳出了皇宮,直到皇宮外,他才打開奏摺,然後選擇了一個距離皇宮最低的地方,朝著那個方向衝去,普通人沒有察覺到的蛛絲馬跡,不代表凌風雲察覺不到。

小半個時辰之後,凌風雲順利到達出事村莊外面,在此之前他已經備好了大量的白酒,同時還順道進入了一次乾坤之戒,之所以進乾坤之戒是因為尋找安妮,知道今天想起來的時候才發現安妮依然還留在自己以前的肉身之中,雖然不知道是否能夠讓它轉移到自己的身體中來,但是還是可以詢問一些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一次依然沒有打擾在練功的檮杌,直接進入生命之樹,此刻凌雲的肉身安靜的躺在生命之樹中,凌風雲將手放在凌雲的肉體上,緩緩的將自己的氣息渡入凌雲體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