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小兔這話還真把蔣蓉哄到了。

蔣蓉安慰秦梵道:“這麼看來,謝總就算只當暖牀工具你也賺了。”

秦梵:“……”

就頭疼。

幸好外面同事敲門,提醒副總會議結束要見他們。

鳴耀傳媒副總辦公室。

面對秦梵,林副總態度還是很和氣,只是說出來的話,卻沒有他臉上的笑容那麼和煦:“秦梵啊,你來鳴耀也兩年了,公司原本資源是向你傾斜的,可最近這幾個月,你浪費了多少公司資源,你算過嗎?”

秦梵脣瓣微微抿着,倒是沒有因爲林副總的話而羞愧,畢竟她這些年爲公司賺的錢雖不多,也能抵消公司給她的資源。

蔣蓉護着秦梵:“林總,您這話不能這麼說,也不是梵梵想浪費資源。”

“可是秦梵得罪的那個人,到現在公司都沒查到,說明不是咱們有資格查的。”林副總看着秦梵那張臉,也很不捨,若不是這一出,秦梵穩紮穩打,未來有機會的話,大紅大紫是鐵定的。

他們公司也有機會出一個演藝圈一姐。

林副總即便再捨不得,也要捨棄,畢竟一個未來不知前景的藝人和無形中得罪什麼大佬連累公司,他還是選擇後者。

他閉了閉眼睛:“公司不能再在你身上浪費資源……”

秦梵之前被截走的好幾個資源都是公司的。

眼見着公司要放棄秦梵,蔣蓉猛地站起身:“林總,我們有機會拿到裴楓導演《風華》的電影試鏡,秦梵演技沒問題,肯定能拿下一個角色!”

“裴導如果定下的演員,對方背景再強大,也絕對不敢搶。”

果然,蔣蓉這話一出,林副總眼睛亮了,偏頭看向秦梵:“你有信心嗎?”

秦梵揉了揉眉梢,旁邊蔣蓉偷偷捏了捏她的手腕,示意她不要亂說話。

秦梵原本想提解約的話,就這麼嚥了下去。

在蔣蓉虎視眈眈與林副總期待的目光下,硬着頭皮點了點頭。

談妥之後,秦梵她們剛一出門,就聽到一個清甜略帶一點嗲的女聲傳來:“咦,看我偶遇了誰,人間仙女秦梵小姐姐哦。”

秦梵正對上了花瑤的手機鏡頭,短短一秒閃過。

下一秒,花瑤對着早就收回的鏡頭自言自語道:“哎呀,剛纔路過林總辦公室,好像聽到秦梵小姐姐要試鏡裴楓導演的新戲,提前恭喜試鏡順利。”

蔣蓉臉色一變,知道她在直播。

花瑤拿着手機就要離開,一邊假裝疑惑地小聲嘟囔了句:“咦,可是聽說裴導的試鏡名額還沒出呀~”

此時彈幕刷的頻繁:

【哈哈哈,怕不是碰瓷兒人家《風華》吧】

【《風華》也是什麼十八線演員能妄想的?】

【如果秦梵能去,瑤瑤你也去試試呀。】

花瑤害羞笑:“我可沒資格試裴導的電影。”

這話一出,彈幕上嘲秦梵嘲的更厲害了。

雖然秦梵在古典舞圈很出圈,但在演藝圈,出道七八年的花瑤算是她的前輩,花瑤這話明褒暗諷。

聽着她的茶言茶語,蔣蓉差點氣昏過去。

偏偏她開着直播,現在說什麼都可能被她的粉絲扭曲。

下一刻。

之前眉眼散漫望着花瑤表演的秦梵忽然朝她走過去。

蔣蓉心臟跳了跳:“小……”祖宗。

可千萬別當着那麼多花瑤粉絲的面把他們愛豆給欺負了啊!

秦梵腿長,三兩步便追上了刻意磨磨蹭蹭的花瑤,站在她身後。

猝然出現,嚇得花瑤差點把自拍杆掉地上。

秦梵穩穩地托住她的手,一張毫無瑕疵的絕美容顏擠進鏡頭,她歪了歪頭:“原來你在直播呀~”

“啊,我的臉好奇怪啊。”

花瑤連忙把鏡頭挪開,生怕剛纔她們同框被截圖。

開玩笑,她開了美顏加濾鏡,臉型五官非常完美,然而秦梵出現後,那五官臉型直接變形了。

大概是生怕秦梵追過來,花瑤也不磨蹭了,連忙快速消失,一邊消失,還一邊給自己挽尊:

“嚶嚶嚶,秦梵小姐姐真愛開玩笑。”

秦梵嗓音清脆悅耳:“我沒開玩笑呀,你手機攝像頭好像壞了。”

看花瑤的背影離遠,秦梵臉蛋上的疑惑神情才倏然消失,眼神沁着冷意。

蔣蓉長吁一口氣:“幸好你反應及時。”

秦梵當場回擊花瑤美顏過度,她不敢趁機踩秦梵碰瓷兒,不然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畢竟花瑤平時營造的形象就是素顏能打的甜美系少女。

兩人對視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了——劫後餘生。

要不是反應快,絕對就是雪上加霜。

網上對於花瑤這場直播事故,也只是粉絲小範圍的傳播,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

回到保姆車後。

秦梵靠坐在車椅上,雙手環臂,靜靜地望着自家經紀人。

等她解釋。

蔣蓉想到自己剛纔在林總辦公室自作主張,心虛地清了清嗓子:“咳,我當時要不這麼說,你信不信林總當場就能定下雪藏你一百年!”

秦梵心不在焉地輕哼了聲:“我可以解約。”

“你有錢嗎?”

秦梵:“……”有錢,都是謝硯禮的錢。這兩年在娛樂圈她拍得都是小角色,時間都用來鑽研演技,並沒賺到什麼大錢……

雖然她可以隨意支配謝硯禮的副卡,但腦海中浮現出今天早晨他問她還記不記得進娛樂圈說的話。

她是要靠自己搞事業的!

用謝硯禮的副卡付違約金,那跟讓他幫忙有什麼區別。

秦梵懨懨地搖頭:“沒有……錢。”

蔣蓉:“那不就得了,我到時候打聽一下,有沒有機會親自跟裴楓導演見一面。”

據她瞭解,裴導的背景已經是最頂級的那個階層,就算是搞秦梵那個人也是頂級階層,要截走裴導親自定下的人,也得掂量掂量。

但是蔣蓉覺得那個人不可能跟裴導同階層,畢竟哪個階層就那麼寥寥幾家,誰又能閒着沒事來費勁噁心秦梵這個娛樂圈寂寂無名的小明星。

聽到蔣蓉的解釋,秦梵愣了愣,想到什麼一般垂下眼睫,語調有些淡:“你的思路沒錯。”

那個背後搞她的人,確實不敢招惹裴楓。

然而——裴楓這個人更不好招惹。

天才都有脾氣。

尤其是搞文藝的天才,脾氣更古怪。

秦梵看着外面快速劃過的路邊景,閉上倦怠的眼睛,準備休息一下。

車廂剛安靜下來,秦梵的手機鈴聲乍然響起。

蔣蓉連忙把手機遞給她:“是方影帝,快接。”

秦梵看了眼來電顯示,是上次她客串一部劇的男主角,幾乎拿遍大滿貫影帝的方逾澤。

只是,他們好像不怎麼熟。

秦梵雖然意外,但禮貌地稱呼:“方老師?您有什麼事情嗎?”

方逾澤是一個很溫柔紳士的前輩,嗓音柔和:“沒什麼事,只是剛纔刷微博時不經意看到你和花瑤的直播片段,聽說你想試鏡裴導的《風華》,需要幫你引薦嗎?”

秦梵這兩個月被搶了資源,這件事在圈裡不是秘密。

嘶——

旁邊偷聽的蔣蓉倒吸一口涼氣,什麼叫做柳暗花明又一村,這就是啊!

秦梵被自家經紀人掐的手臂都要紫了——

至於這麼激動嗎。

剛準備跟方逾澤道謝,便聽到對方主動道:“我現在在你公司附近,要見個面談嗎?”

蔣蓉更激動了,在旁邊幾近無聲的張嘴:“答應他,快點答應他!”

秦梵:“好,那我請您用午餐吧。”

保姆車過了馬路之後,重新調轉車頭,往鳴耀傳媒方向駛去。

一路上蔣蓉都在激動地跟秦梵討論雪中送炭的方影帝,並未注意到不遠不近跟着他們一起掉頭的那輛低調麪包車。

**

謝氏集團位於北城金融最中心的地段,在寸土寸金的位置,足足佔據了一整棟大廈。

下午三點,頂樓會議室的玻璃門自動開啓,從裡面走出來一行西裝革履的精英團隊,簇擁着最中間個子最高,長相矜貴清冷的男人。

謝硯禮聽着旁邊團隊彙報工作,眉眼淡漠,偶爾才嗯一聲,或者給予簡單的否定。

一行人到電梯才散開。

謝硯禮徑自回到總裁辦公室。

在辦公桌前落座,準備處理今天剩餘的文件。

處理了幾份後,擡了擡眼看向站在對面不動彈的溫秘書:“還有事?”

溫秘書沒做聲,默默地打開平板電腦遞到謝硯禮眼皮子底下。

謝硯禮垂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