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說完不久,羅穎的手中又多出了一張紙:「第二塊,西語街,梁家小店!」

羅穎遞給夸克:「想要的話,現在就有,去不去?」

夸克一愣,忽然想到了什麼:「穎姐,你看這東西這麼值錢,你手裡消息又這麼靈通,我武功又這麼厲害,我們要不要把它搶過來,然後一塊塊扔到春風閣拍賣?」

羅穎聽完眨了眨眼睛,點了點頭:「對呀,好多錢啊,即使我用不到,以後可以留給我兒子,留給我孫子,好主意,咱們走。」隨即拉著夸克離開餓了御味軒,朝著所謂的梁家小店奔赴而去。

梁家小店,前後相差不到十分中的時間,夸克不知道為什麼羅穎這麼來勁:「好像剛才的魚都白吃了一樣,絲毫不嫌累。」而夸克只能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看到了梁家小店,夸克這才知道原來這裡是真龍城的小吃街,梁家便是這裡比較著名的小吃店之一,傳承歷史悠久,品種豐富,集萬家之所長,說的不好聽就是剽竊,所以這裡有許許多多的小吃。

夸克看著羅穎:「不會又要吃吧?」

羅穎點了點頭,指向門牌:「你看,牌子上寫得清清楚楚,今夜小吃免費,挑戰牌就在盆底,只有吃完了小吃才能從盆里尋找挑戰牌。」

夸克含著淚:「這什麼尼瑪坑爹的規則呀,那部小說這樣寫的?吃就吃吧,反正不花錢。」一邊吃,夸克一邊運用著身體的能量消化著體內的食物,很快一盆小吃就被二人吃光了,然而找牌子,什麼也沒有…三盆之後,夸克再也受不了了,但羅穎卻一就像一個沒事人一樣,繼續吃,吃不厭,裝不滿。

而這時,前來吃小吃的人也多了起來,因為他們也發現了牌子,很多家族少爺呀來到了這裡,就連李江江也來到了這裡,挺著大肚子,一個超級大吃貨。

一個個盆子里的小吃被消化,然而牌子還沒有出現,夸克不由再一次看向了門前的公告:「今夜小吃免費,挑戰牌就在盆底,只有吃完了小吃才能從盆里尋找挑戰牌。」

這句話無解,夸克不由看向了小店的服務員,小心翼翼地審視著他們的眼神和動作,還有店主,感覺上,夸克鎖定了幾個小盆子,拉著羅穎不著聲跡地一一查看,終於在夸克鎖定的第四個盆子的時候,夸克看到了服務員以及店主眼中的異樣。


指著盆子,夸克給羅穎捶著背:「加油、加油,繼續吃,就是這個盆子,希望就在前方。」

羅穎一邊吃,一邊點頭,終於,這一盆小吃終於搞定,夸克看向了盆底,果然有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挑戰,夸克和羅穎皆是忍著激動的心情。

夸克埋下頭:「吃了那麼多,還能跑嗎?」

羅穎點點頭,拍拍胸脯,也不管那亂顫的豐滿:「沒問題!」

夸克吞了吞口水,轉移了一下視線:「那我們數一二三拿起來就開跑,回珍寶閣,好吧?」

「一二三!」夸克掀開了盆子扔了出去,和羅穎拿起牌子就開跑,因為太突然,所以夸克和羅穎來到人群外圍的時候,眾人還保持著吃東西的姿勢,等夸克和羅穎已經出了人群才反應過來。

意識到挑戰牌被拿走,眾人便開始急追,有的嘴裡還不停地嚼著,有的手裡抓了兩大把小吃,有的甚至端著盆子追,當然也有人懶得追了,直接坐下來吃小吃,等著宣布挑戰的聲音就好。

夸克速度在學了《踏浪》之後本來就很快,現在後面還多了一群人追自然更快,羅穎修為似乎是比夸克高,步法也特別,所以她的速度也絲毫不比夸克慢,十五分鐘之後,二人才在珍寶閣夥計的幫助下從珍寶閣後門踏入了珍寶閣。

羅穎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太刺激了,太好玩了,就是太累了。」

夸克也是同樣的感覺:「對呀,我還沒見過哪個女生能吃那麼多東西,大半條魚,五盆半小吃,哈哈哈哈。」

羅穎鄙視地看了夸克一眼:「你一個大男人,才吃那麼點,你好意思嗎?」剛說完,彙集又帝國累一張紙條:「第三塊,王宮廣場!」

羅穎漸漸平復了氣息:「還去嗎?」

夸克搖搖頭,開心道:「太累了,一塊已經夠了,不是嗎?走了,睡覺去了,晚安。」

看著走上樓的夸克,羅穎漸漸低下了頭,很小聲:「晚安,你知道嗎,這是我有生以來最開心的一晚上…」

窗外,月還是那麼皎潔,可誰又知道,那彎月中隱藏的孤單和落寞。 第二天一大早,真龍群英會的消息便已經有了巨大的更新,到夸克起床知曉消息那一刻為止,已經有十一塊挑戰牌出現,除卻夸克身上這一塊,其他十塊都被用於挑戰,而且所有挑戰都會在今天進行。

第一場,趙龍對唐令,上午十點左右進行,夸克也準備被前去看一看,希望可以在現場遇見雪薇,同時也想看一看趙龍等人有怎樣的戰力。

不過去之前,羅穎帶著夸克來到了珍寶閣二十一層,珍寶閣最頂層,在這裡只有一個人,一道背影,一個身材寬厚的男人。

隨著夸克和羅穎走近,男子漸漸轉過了身來,國字臉,濃眉大眼,但是和羅穎微微有一些像。

夸克疑惑地看著羅穎,不明白羅穎這是什麼意思。

只見男子伸出了那寬厚的右手:「歡迎你,同樣謝謝你這麼多天以來一直陪伴著小穎,我從未看見過她如此開心。」

夸克有些不好意思伸出手和男子握了握:「沒什麼啦,放開玩就好了,再說了穎姐那麼照顧我,讓她開心也是應該的。」

男子點點頭:「好了,做個自我介紹吧,我叫羅濤,也是這棟樓的主人,小穎的二叔,福伯閉關前跟我提到過你,不過昨天有些事,所以晚上才回來,現在見你也是小穎的要求,她希望我能幫你,無論做什麼。」

夸克看向羅穎,神色之中帶著感激:「謝謝你,穎姐。」

羅穎微微一笑:「沒什麼,只是不久之後我就要回華夏皇城,再見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說到這神色卻又是暗了下去。

不過轉而又笑了起來:「我只是有些捨不得,好了,還有一個月才走呢,對了,現在我二叔在這裡,你有什麼想要他幫忙的幾乎都可以做到。」

夸克心中似乎明白了什麼,不過他知道很困難,但是為了讓她開心也是為了幫助自己,他不再急著想要再去找雪薇,而是想著自己的修為,若自己夠強,縱然那比王都高了一個級別,前往皇都又有何難。

夸克看向羅濤:「我需要找到一個女人,她的名字叫豐剎,也就是剎女,另外我需要水屬性的源珠,越多越好,不過都只要二重原獸以上的源珠,至於價錢我相信十億百億我還是能出得起的。」

此話一出,羅穎導師沒什麼反映,但是羅濤卻稍稍動容了,畢竟就是他自己,三億五億還好,但十億百億也不是他能夠說動就動的。

猶豫了一下,羅濤帶著夸克和羅穎來到了十七層,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水字,門一打開,夸克便感覺到了濃濃的水屬性能量,入眼,夸克一看便知裡面儘是藥草、源珠、礦石以及晶石。

羅濤看向夸克:「這便是我們的珍寶閣的庫存之一,那邊的盒子里全是源珠,二重以上八百顆,三重二十四顆,至於四重,暫時沒有,你都要嗎?」

夸克點了點頭:「價格多少?」

羅濤打開了一個盒子:「成本價,二重下級源珠十萬兩,中級五十萬輛,上級兩百萬兩;三重下級一千萬,中級五千萬,上級兩億!這裡的總計八億兩黃金,不過你也可以用晶石,一顆晶石抵八百萬兩。」

說到這,夸克似乎有點明白了,原來是想換我的晶石,不過很多其他屬性的晶石他留著也沒什麼用,所以夸克點點頭,拿出了一個芥子袋:「裡面有一萬顆火屬性晶石,我想把裡面的晶石全部換成水屬性源珠。」

「一萬顆!」就連羅穎也是長大了嘴巴,畢竟大陸的晶石礦卻來越少,紅瀾山脈雖然有,但是卻比鄰著火山,到現在為止,那座火山都還噴發著,即使是真子境的強者也不敢隨意進去。

這一次紅瀾遺址出現,流露出來的晶石也不多,畢竟很多人也知道晶石的珍貴,除此之外,相當一部分學生是沒有芥子袋的,就算有,儲存能力也較小,所以晶石真的不多,然而夸克這裡一拿就是一萬塊,讓羅濤震驚,所謂財富動人心,便是這個道理。

甚至可以懷疑,若夸克不認識羅穎,跟羅穎毫無關係,恐怕羅濤便會忍不住立即朝著夸克動手。

羅濤接過了晶石,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心情很快就平復了下來:「放心,沒問題,整個王都,哪怕是王室的庫房裡面的源珠我也給你搞來,至於剎女的話,其實她家就在我珍寶閣後面的那棟小樓,不過哦已經好久沒有看見過她了,上次她說要去尋找機會突破氣子境,沒準兒正在突破,我會叫人盯著,她回來我會讓人通知你。」

夸克:「好!」

隨即三人離開了庫房,羅濤則去忙夸克這筆生意,而夸克則陪著羅穎來到了王宮廣場,準備一覽趙龍與唐令的戰鬥。

二十分鐘的時間,夸克和羅穎便出現在了廣場附近,不一會,羅穎便看見了趙家的隊伍,帶著夸克走了過去。


趙龍遠遠地就看見了羅穎:「穎姐好,什麼風把給您吹來了?」

羅穎輕輕朝著趙龍腦袋一拍:「給我裝,使勁裝,我看你一會兒台上怎麼得瑟?」

趙龍拍拍胸脯:「這個你放心,沒有三分功我還敢做您小弟咩。」說完看向了夸克:「這位難道就是傳聞之中的姐夫哥嗎?」

羅穎俏臉一紅,立即說道:「不是,不是,怎麼可能是,你看他樣子那麼挫,還有那天吃魚你看見了吧,那麼大一個男人,才吃小半條,連我都比不過,還怎麼做你姐夫哥。」

只是剛說完就聽見趙龍和夸克一同嘀咕道:「就你那樣子,誰敢和你搶啊。」說完像是怕被發現一樣,眼睛朝外邊瞄。

羅穎見此臉皮卻是厚了起來:「看來你們都默認了,那好吧!你們聊。」隨即坐上了趙家的椅子,一手卻又拿起了糕點,吃!

趙龍伸出了右手:「姐夫哥好,我是趙龍,我二姨是她二叔的媳婦兒,所以挺熟的。」

夸克對這稱呼說是吧,又不是那情況,說不是吧,他又不知道正坐在一邊假裝吃東西實際在偷聽的羅穎會是什麼感受,所以避開了這個問題:「你好,叫我夸克就好,來自慶豐郡,我還以為她會跟我介紹你,這倒好,又去吃了,怎麼樣,對手什麼情況。」

趙龍搖搖頭:「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家族給我選的人,其實我本身對這是沒什麼興趣的,噹噹觀眾還可以,不過據說唐令是嘉業學院學生第一人,而且是和我一樣是一百九十六粒原子結構,修為上差得不多,真的打起來,估計得看離合戰技,但我對他的戰技不怎麼了解,透露出來的太少。」

趙龍剛說完,場中便傳來的開賽的聲音:「真龍群英會第一戰:趙家趙龍對戰嘉業學院唐令!」無奈朝著夸克攤了攤手:「上去了。」

夸克點點頭:「加油!」 這是一場實力相當的戰鬥,也正是這時候,才越體現離合戰技的重要,不過在大家看來,作為王都大閥的趙家必然擁有更強的底蘊,更加高深的戰技,比如明面上的傳承武技《八極刀》,所以勝率自然大了很多。


為此春風閣兩人的投注甚至累積已經達到了五百億兩黃金!

比賽開始,趙龍踏上了擂台,唐令也踏上了擂台,不過當唐令踏上擂台的一刻,夸克以及在場的眾人便感都覺到了一絲不對。

唐令長得並不高,甚至有些矮了,整個臉都是紅的,手中的劍也是紅的,但是他的衣服:麻衣!頭頂系了一根白帶!誰都清楚,這就是披麻戴孝的典型裝束,還有,他的眼神,看向趙龍的眼神,充滿了仇恨以及殺意。

趙龍不明所以,所以並沒有打算先動手:「唐兄,雖然我選擇了挑戰你,但是也不至於有這麼深的仇恨吧?」

唐令聽了仰天狂笑,雙眼含淚:「仇恨,哈哈哈哈,難道你們趙家不是為了想要斬草除根才選擇我,哼,別假仁假義,二十年前,你趙家滅我唐家滿門,我藏在床底才逃過一劫,我本想暗中聚力,再圖報仇,但是沒想到終究是被發現了。」

「從此你們趙家多次暗殺我,只不過都失敗了,知道趙玲兒怎麼死的嗎?她可是你親妹妹,沒錯,她就是我殺的,而這一切的原因,僅僅是我父親得到了一把原器!你看,它就在我手中,就是這把劍。」

「現在,你們趙家沒辦法了,所以想要明著來了嗎?一戰生死,一筆勾銷?可是那卻是我唐家整整一百二十四口人,憑什麼?所以,你去死吧!」說完唐令動了,手中的劍也動了,一同擊向趙龍。

台下,此刻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二十年前的秘史,趙家怎可如此殘忍,但是趙家之人並沒有出來反駁。

趙龍忽然想起來了,離家的時候,父親曾交代:「殺了他,為趙家殺了他,也是為你妹妹殺了他。」沒錯,現在也只有殺了他才能堵住他的口,那時候誰都會忘了這一切,沒有人會在意勝利者手上到底沾滿了多少血腥,這裡只會留下榮譽。

或許這才是這個世界最本來的面貌,弱肉強食,這一刻,趙龍的心恍若成長了。

夸克看向羅穎:「他變了,變得更強了;他廢了,他丟掉了自己的心,身上充滿了重壓,即使那原本就是這個世界的道理。」

羅穎似乎也體會到了什麼:「或許人都是會變的吧,多年後,若是還能夠再遇見,我們是否還能一樣童真,一樣去到梁家小店,毫無顧忌地大吃大喝,然後滿大街的瘋跑,一同喘氣,而那場景還是那天空的皎月。」想到這,羅穎也不由看向了夸克。

雙眼對視,無電,更沒有少男少女的火花,恍若只有歷史深處的滄桑。


唐令來了,一人一劍朝著趙龍來了,趙龍也終究是拿出了自己的刀,同樣是原器,仿製的八極刀,專門為《八極刀》而仿製的八極刀!

唐令:「一夕劍!」

趙龍:「八極刀耀!」

兩人相撞,一火一金剎那間綻放,劍從西邊而出,恍若殘陽,濃濃而厚重的火光;刀從東邊而來,貌似朝陽,耀眼而鋒銳的利芒!

到底是這火融掉這金,還是這金破掉這火。

「乓!」

兩人分開,各退五步,卻是不相上下!

再來:十夕劍!集十夕為一劍,深紅的火光急轉變暗,那一抹殘陽終究是要離開眼中,消災在這一片天宇,但依舊沒有與世隔離,卻恍若人近黃昏只差一步!

然而這一劍一出,台下的夸克卻不知為何一陣心悸,恍若自己所要追逐的一切真的就要失去,一生的希望即將變成絕望,擎天巨手伸出,終究是什麼也抓不住。

羅穎眼見夸克的異常,來到了他的身邊,握住夸克的手:「你怎麼了?」

夸克聽此猛然驚醒:「不知道,這一劍,這一幕好熟悉,好像那靈魂深處存在過什麼,越想越痛。」雖然這樣說,但他的心裡:「難道是夸父,是他逐日失敗最後一刻的懷想嗎?不過那隻手,預備將那殘陽抓回的手,恐怕也只有那等巨人才有,而我只是一個小角色!但是當他初為什麼要逐日?」

台上,趙龍見此,橫刀立馬:「八極刀融!」這一刀,是初升之陽的暖,暖融融,卻是鋒銳所達不到的另一面,柔!

再一次相撞,退後,然而這一次趙龍處了下風,多退了一步。

劍不絕:百夕劍!集百夕為一劍!此劍一出,整個廣場恍若都即將陷入了黑暗之中,那殘陽,已經開日沒入山下,那光芒不再照耀這片大地,而是射向天,暗了這地。

就連現在,夸克也不得不佩服這唐令,能把劍法修鍊出如此意境,除了超人的感悟之外,還有那一股百日與夕的堅毅,不過想來花費的時間定然不止百日,不過不知道他還能不能使出下一劍。

羅穎看向趙龍,心裡也是有些擔心,畢竟他跟自己有一定親戚關係,更何況二人關係還這麼好,能打,能鬧…「八極刀生!」這是刀,也是道,如那最初降臨這世間的光,那破曉的一縷,刺眼也刺心,喚醒了世間沉睡的萬物。

然而這終究只是原子境的道,同樣是道,都需要道的積累,夸克也看出來了,趙龍敗了。

這就好比,同樣是一百日的紫陽,但是八極刀將其分成了八個極致,每一個極致只有十日多,而唐令的《夕劍》卻只悟一個極致,可化一夕,亦可十夕、百夕,百夕一劍,自然不是八極刀的一個極致能比,除非合二為一,將兩極相容唯一刀,方可碾壓唐令,但是這怎麼又是原子境的刀能做到。

果然,這一刀盡,唐令立於原地,而趙龍倒飛而回,朝著擂台邊緣摔了過去,見此,唐令急忙奔了過去,別忘了,他的初心是殺了趙龍,而不是將他擊飛、擊敗!

夸克眾人也是睜大了眼睛,至少在夸克看來趙龍並不壞,做錯事的人並不是他,所以心裡也不會希望他死,羅穎更不希望他死。

或許是幸運女神的眷顧,唐令慢了一步,趙龍滾下了擂台,撿回了一命,但是卻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胸前還有一道深深的劍傷。

唐令嘆息了一口氣,跪了下去,隨即又抬起了頭看向趙家的方向,這仇還沒有完,隨即離開了擂台,去取得他的挑戰牌,離開了現場。

羅穎繃緊的心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不久之後,送趙龍回到趙家,兩人回到珍寶閣,夸克再一次開始了修鍊:煉化源珠! 距離夸克離開紅瀾遺址已經好久了,夸克本身的速度其實也在緩緩提升,現在已經到熬了五千一百萬每妙的速度,現在夸克再一次利用源珠,除了提升其本身的轉化速度之外,還有吸取晶石離子能量的速度。

因為原核已經不再是離子境的原核,所以煉化起現在的二重原獸源珠來不知快了多少倍,一顆又一顆的源珠不停融化融入到夸克的原核之中,只見夸克的煉化速度不斷增長著,整整一天的時間,夸克就煉化了所有的二重原獸,達到了五千八百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