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辦婚煙,誰知道子女喜不喜歡彼此?

自由交往道侶,是最好的。

這也能避免一些矛盾。

「你覺得林塵如何?」柳青璇望著葉凰,笑問道。

「暫時感覺還好,不過,想要看透一個人,只有在最危難的時候,才能看出他的內心。」葉凰有意無意的提醒道。

她想讓柳青璇長點心,別一股腦把自己都投入進去了,雖然,她感覺柳青璇已經到了晚期。

她也沒說的太明白,畢竟,柳青璇跟林塵已經是道侶,這已經是事實,說的太明顯,可能會惹的柳青璇不開心。

「他很好,雖然有時候會氣我。」柳青璇輕道。

葉凰看了一眼柳青璇,心中一嘆,第一次戀愛的人都是如此吧,哪怕是大帝都不能倖免。

難怪自古以來,情之一字,被列為世間最毒之物,也同時被列為最甜之物。

「等留香回來,看看任天行是什麼態度,若是任天行收斂了,你便再去神風大陸。」葉凰說道。

「嗯。」柳青璇輕點了點頭,現在唯一的障礙便是任天行。

沒有了任天行的潛在威脅,便也相安無事了。

此時,東荒金龍鎮中。

夏淵通過特殊的方式,聯繫到了夏氏帝族之人,來人是一名女聖。

女聖美眸望著夏傾月,這雙眼睛將夏傾月看的清清楚楚。

「不錯,純陰之體已經覺醒。」

女聖對夏傾月笑著說道:「跟我回帝族吧。」

夏傾月輕點了點頭。

女聖望向青春活力盡顯的林溪,輕聲詢問:「這是蕭氏的帝女?」

「對。」一旁的夏淵笑著說道:「傾月跟小溪與塵兒的感情很好,此次回帝族,我也能交差了。」

女聖輕點了點頭,悠悠道:「夏氏、林氏、蕭氏聯煙勢在必行,你們能夠彼此喜歡,這自然更好。」

夏淵點了點頭。

夏傾月直視著女聖,不解的問道:「我想問一個問題,可以么?」

「問吧。」女聖輕笑著。

「若我跟林塵沒有絲毫的感情,帝族會強迫我跟林塵成親么?」夏傾月問道。

女聖遲疑了一會兒,最後堅定有力說道:「會!」

「為什麼。」夏傾月望著女聖,雙拳微攥,說道:「帝族也像尋常的家族一般,只知道犧牲兒女的幸福,來某取家族的利益么!」

女聖輕搖了搖頭,解釋道:「你誤會了,在夏、林、蕭,這三個帝族裡,子嗣都是自由戀愛,族中長輩不會強迫,但,你跟林塵、林溪不同,你們有望證帝,而且,這關乎千年大計。」

「什麼千年大計?」夏傾月皺眉,問道。

「帝子跟帝女不是誰都能當的,只有擁有問鼎大帝的潛力之人才能奉為帝子跟帝女。」

女聖對夏傾月,還有林溪,緩緩說道:「你們是純陰之體跟七竅玲瓏心,而林塵是絕對之體,你三人融合,所懷的孩子有八成的可能性能繼承你們的天賦,試想一下,一個擁有純陰之體,又擁有七竅玲瓏心跟絕對之體的孩子,他成長起來,會有多麼可怕?待徹底成長為帝時,興許能徹底解決掉黑暗恐怖!」

「」夏淵。

「」安語晴。

「」夏傾月。

「」林溪。

四人都很吃驚。

原本她們還以為有望證帝的子嗣分量夠高,所以要彼此聯煙鞏固帝族之間的關係。

誰知道,她們的真正作用,是在於製造出一個逆天的寶寶。

女聖沒理會諸人吃驚的樣子,而是說道:「所以,帝族不是為了利益而犧牲你們的幸福,而是為了大局,你們要知道,沒有大家庭,就沒有萬千小家庭這個道理。」

女聖笑了笑,說道:「不過你們彼此不是有感情么?更何況傾月你已經跟林塵成親,就連純陰之體都覺醒了」

夏傾月默不作聲。

試想一下。

如果林塵是以前的林塵,她嫁給林塵,簡直就是折磨。

只不過,後來林塵變了,夏傾月才沒覺得是折磨。

「為了大局么」夏傾月閉上眼睛,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決定離開,就是想跟林塵劃清界線,可看眼下的情況,以後還是會有交集。

林溪神色很平靜,全程沒有開口,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好了,該走了。」

女聖抬頭望向天際,天際有一道鳳凰在那展翅翱翔,這鳳凰,若有識貨之人,便知道這鳳凰已經達到了帝境。

「雪若前輩」女聖對這鳳凰叫了一聲。

鳳凰幽黃的雙眸看了諸人一眼,瞬間,夏傾月、林溪、夏淵、安語晴、女聖,都統統消失了。

靈虛島。

林塵跟王霄,還有月輕舞,還在那喝著酒,這酒太烈,喝的林塵有些頭暈。

王霄跟月輕舞倒是還好,他們境界高,暫時還沒暈。

「輕舞,扶塵哥去休息。」王霄說道。

「你扶吧。」月輕舞說道,她已為人妻,有些事還得注意些。

王霄無語的看了一眼月輕舞,然後扶著林塵走進了一個房間里。

傍晚時分。

月輕舞與王霄站在海邊望著夕陽。

月輕舞美麗動人,王霄憨厚老實。

老實人配佳人,很美的一對組合。

「夫君,你沒多想吧?」月輕舞望著王霄,白天之事,她不知道王霄心裡有沒有想法。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能想象出當時的一幕,你跟塵哥說那些話,實際上也是給自己一個交代,對么?」王霄柔和的望著她。

「嗯。」月輕舞靠在他的肩膀上,輕道:「當時我想著,若葉塵拒絕我,我對他就不會抱有幻想了。」

王霄輕摟著她,輕道:「其實我還挺感謝塵哥的,如果他沒拒絕你,我跟你之間也不可能了。」 ?「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月輕舞輕道。

兩人沒再說什麼。

第二天清晨。

林塵站在海邊,望著沒有盡頭的彼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時。

王霄走來,他看了一眼林塵,望著海,說道:「你打算後面幹什麼?」

「我會去地品地域。」林塵說道。

「我跟輕舞陪你一起去吧。」王霄說道。

「你跟輕舞跟著我,難免會惹人懷疑,我一個人去往即可。」林塵看著王霄說道:「幫我去找幾個人。」

林塵將莫問天幾人的畫像給了王霄。

王霄收起畫像,說道:「我送你去地品地域,以你現在的實力,想去地品地域,恐怕至少都需要兩年的時間。」

「無妨。」林塵搖了搖頭,說道:「我一邊修行一邊前往地品地域即可,你找到莫問天他們,就讓他們前往地品地域。」

王霄沒再說什麼。

林塵在靈虛島待了半個月的時間,這才離開了這裡。



一晃,已經一年過去。

在蔓延無邊的山脈中,有一名模樣俊郎的青年在山上行走著。

這青年正是林塵。

這一年多以來,林塵一路向著地品地域飛掠,期間碰到了聖邪殿的弟子,聖邪殿的弟子作惡多端,以剛生出的嬰兒為食,就連童男童女都不放過。

凡是遇到了聖邪殿之人,能殺則殺,打不過就溜。

一年的時間,林塵的境界穩步達到了巔峰武皇,僅差一步便能登臨武宗。

而這一步,林塵早就準備好了。

林塵走到最高處的山峰上,在那裡盤膝而坐,隨後打開突破境界的道門,臨行突破。

有句話叫,武宗之下,皆為螻蟻。

因為武皇跟武宗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可以說,一千個巔峰武皇,都不是一名剛突破的武宗對手。

可見武皇與武宗的實力差距。

「開始吧。」

林塵閉上了眼睛,想要突破武宗,只需要將體內的紫極皇丹融化成九道規則符文。

林塵是以九種屬性為道路,必須熔化成九種規則符文。

紫極皇丹慢慢熔化,有一道規則雛形逐漸展開。

第一道是金之規則。

規則力量分為一星至十星。

領悟一星規則的武宗,實力最弱。

領悟十星規則的武宗,實力最強。

而想要領悟出規則的星級,主要看自身的大道根基,以及對規則的領悟。

大道根基指的是境界鞏固,從武徒、武者…直至武皇。

每一個大境界,每一個小境界,是否得到了最鞏固的打磨。

林塵一開始就用風神訣,每個境界的打磨自然是極為完美的。

只有完美鞏固的道基,才能承受起更高星級的規則。

正常來說,越是武道層次高的人,越到後面,實力就越強。

因為他們得到了系統的培養,以及名師的指點。

「十星規則!」

林塵的體內,一道金芒閃爍,這是金屬性規則,金芒上,點碩著十道符文。

代表著這是十星規則。

能剛突破武宗,就達到十星規則的人,可以說,根本沒有。

誰能一突破就能領悟十星規則?

即便是前世的葉塵,也做不到。

今生則不同了,有了一世的武道記憶,對於規則上,本就瞭然於胸。

「木、水、火、土…」

這四種規則也達到了十星。

當熔化風屬性規則時,林塵眉頭微微一皺,他前世對風屬性了解的並不夠多。

想要將風屬性也熔化成十星規則,很難很難。

「怎麼才能讓風之規則也達到十星?」

林塵思索著,想將風之規則也達到十星,但怎麼想也想不出來。

就這樣僵持了許久。

忽然,林塵體內的御風珠動了,有一股風之真諦,沒入進了殘缺的紫極皇丹里。

瞬間,林塵對風屬性規則瞭然於胸。

林塵鬆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