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響之後,葉飛的臉色,這才恢復正常。

「先回練氣宗。」穩定了體內的氣息后,葉飛不禁低喃一聲。

在離開練氣宗之後,他總能感到一種無形的排斥之力,似乎這一界其他地方,無法容下他的存在,葉飛之前則是一直將其忽略。

而如今,他在領悟了,這一界五分之一的古符文之力后才隨之明白。

那是因為體內天洪意識的原因,若是不儘快回到練氣宗,這股排斥之力會越來越強。

……

天鳴山脈,葉飛此刻踏空而行,不多時便是已然進入天族部落的範圍之後。

「師尊。」部落族內,此刻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仲黎臉上露出激動之色,此時閃身向前,向著葉飛抬手一拜。

如此同時,天族部落的其他的族人,此刻均是抬起頭來,目光全部凝聚在了半空之中,他們的臉上都是露出茫然之色。

「你……可曾看到過老族長?」下方人群之中,天蘭臉上的表情複雜,此刻同樣緩步走出了人群。

她不知為何,此刻在前方那位外來者的身上,感受到了天族之人氣息,並非是來自血脈的感應,而是天族之人獨有的特質。

其他的天族族人,此刻眼中的迷茫,顯然也正是因為如此。

「他已經死了。」葉飛面色如常,緩緩開口說道。

對於天族之人,他沒有過多的隱瞞。

此言一出,四周眾人,均是陷入了一片沉默,臉上的哀傷之色,此刻更濃了幾分,就在方才他們心中,其實已經有了感應。

部落族內,葉飛沉吟少許,目光隨之掃向前方的眾人。

「此後,你天族之人,不用在守護後方的天障。」

「葉某答應過你族族長,今後會保你天族一脈長存,以後的路如何去走,我同樣不會幹涉你們。」葉飛雙目微閃,此刻緩緩開口說道。

他的體內,擁有天域子凝聚的那道青光,天族族人只要還在這一界之之內,他都能夠清晰地感受到每一個人,所在的位置。

護此族一脈長存,並非難事。

說完之後,葉飛隨即轉身,便是向著部落入口的方向走去,前方眾人紛紛讓開道來,一旁的仲黎此時也是連忙跟上。

此刻的葉飛,體內的情況並不算好,他急需回到練氣宗閉關。

「等,等一下!」天族部族門前,此刻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前方不遠處,葉飛與仲黎二人,剛準備踏空離開,此時身形隨之一頓,同時轉過頭來。

可見那部落門前,此刻正站在一位天族女子,正是之前的天蘭無疑。

「還有事嗎?」葉飛抬頭,掃了前方之人一眼,低聲開口問道。

部落門前,天蘭輕抿這嘴唇,沉吟了少許之後,她的眼中隨之露出堅定之色。

「你能,帶我走嗎?」

「我族之人,從出生開始,就一直守護著這裡,而現在不用在守護天障,我想好好看看這片大地。」天蘭的雙眸內,閃動著微光,此刻輕聲開口道。

葉飛聽聞此言,臉上的神情稍有遲疑,但也僅僅只是片刻,他的臉上露出微笑,隨即輕輕點了點頭。

「先隨我,前往練氣宗吧。」葉飛笑著開口回應道。

「嗯!」天蘭的臉上,此刻露出興奮之色,隨即連忙跟上了前方之人。

她的性子向來如此,本就不喜歡受到束縛,早就想要出去看看了,否則在之前,也不會因為離開部族,被魔道宗的那位副宗主發現。 天鳴山脈,一行三人,此刻在葉飛的靈力包裹之下,隨之踏空而起,以極快的向著山脈邊緣閃動而去。

他們無疑是要穿過東洲平原,從而尋到那一處傳送子陣,先傳送回赤雷門,隨後才能回到葉飛熟悉的練氣宗山門。

東洲平原半空,葉飛沒有過多的停留。

「你們穩住心神,我準備提速了。」半空之中,葉飛眼中有微光閃過,此刻傳音開口道。

他現在的狀態,可謂是極其糟糕,自從離開天鳴山脈之後,這天地間的那股排斥之力,不知為何變得越來越強,識海中天洪的意識,也是時而暴動。

「是。」仲黎身形一震,立刻點頭稱是。

「嗯。」一旁半空之中,天蘭輕嗯一聲,她此刻臉上的興奮之色並未消退,在離開天鳴山脈之後,反而更為濃郁了幾分。

這無疑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離開那座部族,離開那山脈,所見到的一切都是充滿了新奇。

「璇兒,借我劫境之力。」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之傳出一道靈識。

寵婚萌愛 他的衣領處,耀眼的金光爆發,隨之瞬間將其身形包裹。

下一刻,只見東洲平原半空之中,一道金色的流光閃過,隨之猛然劃過,那速度之快,幾乎還是堪比瞬移。

上古荒獸,本身不具備瞬移之力,但其踏空的速度,並不輸給瞬移的武修。

「這速度!」金光包裹之內,仲黎此刻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他知道師尊全速踏空,速度極為恐怖,但是沒有想到,能夠快到這個地步。

此刻一想到之前,他還在東洲平原之上,追趕過眼前之人,仲黎心神都是忍不住地一陣微顫,師尊怕是一早就察覺到了,當時只是懶得理會自己罷了。

仲黎此刻內心思索,心中想要跟隨在師尊左右的決心,無疑變得更為堅韌了幾分。

……

東洲平原之上,此刻隨著葉飛速度全開,他們三人的距離平原邊緣,已然是越拉越近,接近瞬移的速度跨過平原,半天時間足矣。

時間轉瞬,半天很快過去。

前方遠處,一處山坡上方,半空之中隨著一道金光的劃過,葉飛三人的身形同時出現。

「下方,就是傳送陣所在。」葉飛嘴角露出淡笑,身形隨之落下。

仲黎,天蘭二人,同時緊跟其後。

那山坡的下方,有著一處小型岩洞,其內就有著一座傳送子陣陣點,同時之前赤雷宗老祖,贈給葉飛的玉符,他可以瞬間回到赤雷門內。

說罷,已然不在多言,在葉飛的帶領下,三人一同踏入了子陣之中。

……

東洲,赤雷門後山,傳送主陣所在的山洞之內,此刻一陣靈光閃動,葉飛等人從陣內走出,這裡距離練氣宗已經不遠。

主陣山洞內,葉飛此刻抬頭望向前方,他的嘴角泛起了淡笑。

「小兄弟,許久不見,你的事可有辦妥。」前方石洞通道之內,此刻傳來一道聲音。

話音落下,隨之一位身形精瘦,身穿灰色長袍的老者,此刻緩步從石洞通道之內走進,很快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此人,顯然正是那位赤雷門,擁有劫境實力的老祖。

「嗯,魔道宗?」赤雷門老祖,此刻目光掃過前方三人,當他看到後方的仲黎之時,臉上的表情隨之微變,更是有一道靈壓之力傳來。

東洲魔道宗,在武修宗門之中,名聲並不好,而此刻仲黎身上的長袍上,刻印者獨屬於魔道宗的印記,這種標記一般不會有人冒充。

山洞內,此刻一旁的仲黎,臉上瞬間露出警惕之色,體內的氣息同時一凝。

「來者很強,師尊小心。」仲黎面色嚴肅,此刻沉聲開口道。

洞內平台之上,此刻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張。

一旁的天蘭,倒是沒感受到什麼不適,她除了體內的天賦神通之外,幾乎與普通人無異,武修的威壓之力,普通人感知極地。

葉飛見此情景,此刻不禁淡笑一聲。

「前輩誤會。」

「他雖曾是魔道宗門人,但如今已經脫離宗門,已被在下收入門下。」葉飛臉上的神情平靜,隨即緩緩開口解釋道。

此言一出,石洞平台之上,氣氛頓時緩和了許多。

那赤雷門老祖的臉上,此刻忍不住露出了古怪之色,這魔道宗的門人,怎麼可能輕易被背叛宗門?

倘若真的背叛,在那東洲平原之上,以魔道宗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放任此人活著走出平原。

「除非……難道此子背後的勢力,連魔道宗也要忌憚三分!」赤雷門老祖,此刻內心不禁暗道,想到此處心中一陣震撼不已。

前方石台上,葉飛見到眼前之人,似乎在思索著什麼,隨即便是抬手抱拳。

「傳送陣之事,麻煩貴宗了。」他抬頭望向前方之人,緩緩開口道。

這一次,前往東洲平原,若是沒有這赤雷宗的傳送陣,他怕是得多耗費很長一段時間。

而且這位赤雷門老祖,還無條件的送給了他一道傳送玉符,此事葉飛心中很是感激。

「哪裡,哪裡。」

「小兄弟說笑了,這些都是舉手之勞,以後只要小兄弟開口,但凡老夫能夠做到的,我赤雷門定當拼盡全力。」赤雷門老祖此刻連忙開口。

在說完之後,他隨即抬手抱拳回禮,便是再次開口道:「老夫石冰於,今後若是小兄弟不嫌棄,你我二人大可平輩相稱。」

葉飛聞言,不面露古怪之色。

沉默片刻之後,他此刻也是懶得多想,如今之際還需先回練氣宗再說。

說罷,葉飛便是不再遲疑,隨即開口道:「石老,在下還有些瑣事,需要儘快回到宗門,那便先行告辭了。」

前方石冰於聞言,連忙笑著點了點頭,隨之讓開了石洞通道。

這位赤雷門老祖,本身身為劫境強者,可謂是深知源界大地的水有多深,眼前之人身份定是極為恐怖,很有可能是東洲另外兩大頂級宗門內的重要人物。

若非如此,怎敢無視那魔道宗。

「小兄弟,若有閑暇,可隨時來我赤雷一敘,本宗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石冰於此刻一臉的笑容,一邊送三人離開,同時一般開口笑道。

這樣的人物,他必須打好關係,今後對於赤雷門可謂是有著極大的好處。

特戰醫王 葉飛聞言臉上同樣露出笑容,隨之禮貌回禮,在一番客套之後,他便是帶著仲黎,天蘭二人,隨即很快離開了赤雷宗。

……

東洲,某地,一處小型山脈內深處,這裡是練氣宗的山門所在。

此刻,半空之中,忽有一陣清風劃過,葉飛的身形陡現,只見他稍有停頓,便是帶著身旁二人,一個閃身之下,直接穿過了前方半空之中的護山大陣。

練氣宗,第一峰大殿。

此刻宗主劉道寶,正獨一人身處殿內,他臉上的表情時而變化,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

「劉道寶,你身上的傷,可有完全恢復?」忽然間,遠處大殿門外,陡然傳來一道平淡的聲音,回蕩在了殿內。

劉道寶聞言,頓時身形一顫。

他只感到腦中一陣轟鳴,體內的氣血,都是險些變得有些翻滾。

「是誰?」劉道寶目光一凝,體內的靈力涌動。

能夠無聲無息,潛入他練氣宗的強者,顯然絕不是等閑之輩,經過上次魔道宗的那件事情之後,練氣宗便是處於封山狀態。

護山大陣全開,門下弟子也嚴禁外出。

前方大殿門前,此刻隨之走近三道身影,為首之人正是葉飛無疑,他此刻臉上帶著微笑,目光同時掃向前方之人。

「劉宗主,不記得我了。」葉飛淡笑一聲,身上的氣息隨之一凝。

他在進入練氣宗之後,確實沒有與眼前之人接觸過,以至於無論是劉道寶,還是練氣宗的其他峰主,對於葉飛相貌一概不知。

至於外門弟子天洪,本身在練氣宗內平平無奇,平時更加不可能讓那幾位峰主注意到。

但葉飛的氣息,劉道寶確實並不陌生。

「這氣息……你。」

「劉某,見過我宗大長老!」劉道寶不愧是一宗之主,幾乎是在感受到葉飛氣息的那一刻,隨之瞬間反應過來。

只見他連忙上前,此刻抬手抱拳,臉上的表情也是隨之恭謹了幾分。

葉飛微微點頭,同時緩步上前,走進大殿之內。

大殿內,天蘭倒是沒感到什麼不適,她的眼中此刻依舊滿是好奇之色,而後方的仲黎,在進入練氣宗之後,便是忍不住眉頭微皺。

「這裡,就是師尊的宗門?」

「怎麼……連個通神境的武修都沒有。」仲黎此刻一臉的茫然之色,他本以為葉飛所在的宗門,就算不是頂級山門,也應該是一流宗門才對。

只是此刻一看,卻是不免有些失望,這等小型的宗門,東洲大地之上怕是有著上千座。

方才靈識掃過,這個宗門之內,除了他師尊之外,最強的武修竟然是他仲黎。

「此地,可是遠不如你魔道宗。」大地之內,葉飛似乎看出了仲黎心中的想法,他臉上的神情,此刻有些難以捉摸,隨之低聲開口道。 殿內,仲黎聞言,頓時身形一顫,隨即抬手抱拳。

「弟子不敢。」仲黎神情稍有惶恐,此刻連忙開口道。

葉飛淡笑一聲,很快收回了目光,他同時轉頭,目光落在了前方的劉道寶身上。

此刻,大殿內的氣氛,無疑是有些古怪,當前方那位練氣宗宗主,在聽到魔道宗之名后,心中也是不免一驚,臉上神情大變。

東洲頂級宗門,儘管魔道宗實力最弱,但這個宗門在東洲武修的眼中,那無疑是最為恐怖的。

「大,大長老,此人真的是……」劉道寶此刻深吸一口氣,忍不住低聲開口道。

「嗯,東洲平原,魔道宗分殿殿主。」葉飛臉上的表情,此刻沒有過多的變化,抬頭望向前方之人,笑著開口回應道。

他此言一出,劉道寶眼中頓時露出驚駭之色,身形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大殿之內,葉飛見此情景,隨即再次開口道:「天蘭,仲黎,你們眼前的這位,乃是練氣宗這一任宗主。」

後方二人,此刻聽到這話,那位天族族人天蘭,隨之連忙上前,臉上的神情隨之認真了幾分。

「弟子,天蘭,拜見宗主。」她既然已經走出了天族,那麼自然先要拜入一個宗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