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戰船看似緩慢,但是速度卻是一點一不慢,轉眼之間,便出現在了戰場的千丈之外。

李陽之三人站在古船的最前端,眉頭微皺,感覺到了戰場的慘烈,就連一向殺伐無數的李陽之三人也是微微一愣。

實在是太慘烈了,屍體橫遍野,無數的屍體飄蕩在虛空之中,如同實質的血氣衝擊在三人的鼻孔之中。

「哪一方是天元宗,竟然敢冒充我們天河四盜,今天就是天元宗的滅宗之日!」林陽之身邊的老二任洪哲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神色,沖著戰場的人們開口。

聽到任洪哲的大吼之聲,天空中催動銅鏡的金詠思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金詠思深知天河四盜的恐怖,若是有這些人加入,那麼自己這一方人還有一絲勝算。

此時柯震天已經死了,只剩下自己一個人,若是有天河四盜這些人幫助自己,天元宗的弟子們若是被滅,他們這些人還能夠靠著人數的優勢,將洛天和南宮御清圍攻。

「天河四盜,那些穿著青袍的人們便是天元宗的人!」金詠思連忙開口,將天元宗的裝束告訴了林陽之等人。

聽到金詠思的喊聲,林陽之三人將視線投入到了戰場之上,看見那如同一把彎刀般刺進兩方弟子的虎牢星的人們,心中露出一了一抹凝重。

「咦,有些奇怪,為什麼我感覺這些人的手法跟咱們有些相似呢?」任洪哲臉上露出一絲疑惑。

「哎……管他呢,愛誰誰,敢冒充咱們天河四盜,就不行!二哥,殺吧!」老三盧興祖臉上露出一絲興奮的神色,沖著林陽之開口。

天河四盜的人們臉上也是渾身顫抖,如此多人的戰場,讓這些戰爭狂人們熱血沸騰,恨不得直接衝進戰場之中。

但是當任洪哲和盧興祖滿臉熱切的看向林陽之的時候,卻發現林陽之卻是將目光看向了虛空之中,那不斷的閃動的光幕之中,南宮御清的身上。

「林兄,我們又見面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凝重,站在了古戰船的身前,謹慎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謹慎。

「洛天?」林陽之聽到洛天的聲音,心中便是微微一動,看到站在身前的渾身黑氣瀰漫的洛天,不由的倒吸了口涼氣。

「林兄,我們天元宗,從來也沒有冒充過你們天河四盜,還希望看在昔日一面之緣的面子上,不要摻和這件事了!」洛天長槍入手,身體之中卻是散發出陣陣的威壓。

「老大!你怎麼在這?」林陽之卻是彷彿沒有聽到洛天的話一般,沖著天空中的不斷揮舞著魔刀的南宮御清大喊起來。

「嘩……」周圍的人們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獃獃的看著戰船之上的林陽之還有任洪哲三人,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結果。

虛空之上的金詠思嘴角也是一陣抽搐,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本來還以為天河四盜是自己一方的轉機,但是林陽之的那句老大,卻是讓金詠思的心徹底打落到了谷底。

就連洛天也是沒想到,南宮御清竟然會是這傳說中天河四盜的老大,一時間獃滯了一下。

「好了,洛天現在是我的老大,可以全權代表我,你們現在可以聽他的了!」南宮御清一刀劈出碎一道光幕沖著林陽之開口,便再也不去管林陽之三人。 第八百三十三章聖人一指

星空之下,血海滔天,大戰依然在繼續著,洛天站在古戰船前,看著對面的林陽之三人,身下是無盡的血海。

林陽之,任洪哲,盧興祖三人同洛天的目光觸碰到一起,三人眉頭緊緊皺著。

足足對視了片刻,林陽之輕輕的點了點頭,沖著身後的古戰船上的人們揮了揮手:「殺!」

「殺!」冰冷的肅殺之氣,在古船傳上緩緩凝聚,戰船之上的人們同時低吼一聲,戰船與此同時陡然加速,朝著戰場方向發起了衝鋒,恐怖的壓力瞬間在整個戰場之上形成,戰船劃破蒼穹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瞬息抵達戰場。

龐大的戰船帶著恐怖的壓力衝擊在白虎宗和朱雀宗兩宗人們的身上,碎肉滿天,死傷無數。

「絞肉機,這才是真正的絞肉機啊!」洛天站在星空之下,看著被戰船碾壓的人們臉上露出感嘆的神色。

之前虎牢星上人們的強大,已經讓人們震撼無比,此時看見這星河四盜的那碾壓般的戰船衝擊,那種畫面感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

「我了個去,啥時候咱們也能有上這麼拉風無比的戰船,那可就爽了!」虎牢星的犯人們臉上露出羨慕的神色,他們能夠感覺到,那戰船之上的人們,實力並不比他們強上多少,實在是這戰船太過恐怖,將眾人的實力發揮到了極致。

僅僅一波衝擊,白虎宗和朱雀宗兩宗的弟子,便是死傷無數,足足有四十多萬人,徹底死在了這一波衝擊之下。

「殺!」衝擊之後,一個個身穿黑衣的人們整齊的從戰船之上跳下,化成化成一道黑色的洪流朝著兩宗的弟子衝殺而去。

「兄弟們,別讓這些人給比下去,丟了臉!」屠鴻飛大吼一聲,目光中帶著強大的戰意,沖著虎牢星上的人們大吼起來,這戰意不是沖著白虎宗和朱雀宗兩宗的人們,而是沖著星河四盜那幾十萬人。

「吼……」低沉的吼聲從虎牢星人們的口中傳出,一個個彷彿發情了的公牛一般,朝著兩宗的人們衝去。

而相比之下,白虎宗和朱雀宗兩宗的人們則是凄慘無比,彷彿像是碰見了獅群的羚羊,脆弱無比,只是象徵性的反抗了一下,便被兩股人們撕碎。

江思惜帶著天元宗的人們從戰場之中分割出來,臉上帶著感嘆的神色,目光看向那不斷的在白虎宗和朱雀宗兩宗弟子中,來回衝殺的兩群人。

「有了這兩群人在,根本就不用咱們出手了!」江翼夢整個人也是變成了血人一般,站在了江思惜的身後。

「這尼瑪還是人么!」天元宗的弟子們一個個從戰場之中脫離出來,目光看向那如同宰殺牲口一般的虎牢星的人們還有星河四盜的人們。

「完了!朱雀宗,和白虎宗!完了!四聖星域的天翻了!」圍觀的人們看著那人數越來越少的人們的兩宗人馬,心中暗自嘆息。

「那可是朱雀宗和白虎宗啊!稱霸了四聖星域這麼多年,最後就這樣因為一個少年,而被滅掉了!」有人大聲開口,整個圍觀的人群一片沉默。

「沙兄,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我們要不要將兩宗的火種保留下一絲!」陳玄冥臉上露出感嘆的神色,轉過身對著沙蒼茫開口。

但是隨後,陳玄冥便愣了一下,身後哪裡還有沙蒼茫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沙蒼茫便帶著青龍宗的人們從戰場之中撤走了。

「他走了!而且,我們也該走了!」玄武老龜,睜開雙眼,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精光,對著陳玄冥開口。

「為什麼,這戰場還沒有結束啊!」陳玄冥臉上露出不解,但是卻直接被化成了原形的玄武老龜,一口吞下,消失在了星空之中。

金詠思眼中露出猙獰之色,想要燃燒本源和洛天一拼,但是金詠思卻沒有勇氣,之前洛天殺掉柯震天之時,金詠思就知道,自己沒有絲毫的退路,只能死拼,逃是逃不掉的。

本來星河四盜的出現,還讓金詠思多了一絲希望,但是卻不成想,卻是成了加速兩宗滅亡的助力。

「怎麼辦!」金詠思心中焦急萬分,看著那在梵天鏡下,越來越遊刃有餘的南宮御清,金詠思知道,這南宮御清不是不能從光幕之中走出來,而是南宮御清他自己不想走出來。

「金詠思,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往哪裡逃!」洛天看到戰局已定,渾身黑氣的出現在了金詠思的身前,眼中露出一絲張狂。

自從來到四聖星域,洛天便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即使如此,幾次差點丟了性命,全部都是被白虎宗所賜,若不是自己運氣好,自己有多少條命都不夠這些人殺。

此時,洛天心中的那口淤氣全部一掃而空,實力完全碾壓兩宗的合力,讓洛天心中欣喜無比。

「洛天,你真以為這樣就吃定我了?今天我即使是死,也要拉你這個墊背的!」金詠思臉上露出一瘋狂,沖著洛天大吼,伸出手來,身體之中的全部本源之力全部匯聚而出,澎湃的本源之力化成滾滾洪流衝進了銅鏡之中。

「嗡……」在金詠思的本源之力湧進銅鏡之時,銅境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光芒大作,一道金色的光芒衝天而起,一根龐大的手指的虛影從銅鏡之映射出來化成實質,從光幕之中緩緩飛出。

壓力,強大的威壓時間從降臨在每個人的身上,就連剛剛走出不遠的玄武老龜,那旁大身形也是緩緩一頓。

一些界尊境的弟子們在這股壓力之下,直接肉身破碎,化成一團血霧,飄蕩在星空之下。

這股威壓屬於無差別的攻擊,就連朱雀宗和白虎宗兩宗的弟子也,是受到了攻擊,一陣陣爆破之聲,不斷的在星空之下響起。

「這是!」洛天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看著那跟龐大的手指,心中震驚。

太強大的了,雖然只是一跟手指,但是,但是卻是給洛天一種強大的壓力,讓洛天渾身顫抖起來。

「洛天,我看你怎麼擋,聖人你知道吧,這是神族那位聖人的一指,你能抵擋住么,雖然只是一擊,但是要你的性命足以!」金詠思臉色蒼白,眼中露出瘋狂的神色,顯然是被洛天逼到了不得以的地步,全部本源沒有燃燒,而是選擇催動了銅鏡。

「擋下,一定要擋下!」洛天看著天空中那道金光四射的手指,雙眼也是瘋狂無比。

「怪不得我收服不了這銅鏡,原來是這銅鏡之中,封印著聖人的一擊!」南宮御清臉上露出明悟之色,渾身魔氣腳下烏光涌動,從光幕之中飛出,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壓力分散,讓洛天臉色好了許多。

「攔得住么?」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對著南宮御清開口。

「差不多吧!試試唄!」南宮御清臉上露出一絲洒脫,魔刀出現在南宮御清的手中。

「好!我就不信,以咱們兩人的實力,連聖人的一擊都抗不住!」洛天雙眼之中戰意瀰漫,魔刀在手,張狂開口。

「這是誰的手指,為什麼會如此恐怖!」圍觀的人們看著從銅鏡之中飛出的金色手指大聲驚呼。

「世界上怎麼還有如此恐怖之人,幸好那恐怖的威壓對著的是洛天和那個年輕人,要是集中在我們的身上,不出一個呼吸,我感覺我便會被那恐怖的威壓碾壓的連渣的都不剩!」有人驚呼開口。

「沒想到,聖人竟然如此恐怖,竟然能夠跨越一域的距離,通過聖器,展開攻擊!」洛天低聲自語,七魔刀直接劈出了第一刀。

「聖人又如何,區區一根手指,也想殺我,做夢!」南宮御清臉上露出一絲冰冷,同樣劈出了第一刀。

黑色的魔刀,劃破虛空,帶著驚天之威,朝著那根已經化成了山一般的手指飛去。

總裁大人進錯房 轟鳴滔天,星辰崩滅,兩道刀芒瞬間現在了金色的手指之下,和山一般的手指,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但是兩人之前能夠斬殺九源的七魔刀,此時在金色的手指面前彷彿兩個小孩子一般,直接被鎮壓而下,化成道道的魔氣,最終被手指之中散發出來的光屬性凈化掉。

「第二刀!」洛天和南宮御清自然知道第一刀不會奏效,在劈出第一刀之際,第二刀緊隨其後,瞬間落在了緩緩下降的手指之上,但是卻依然還是被鎮壓的結局。

「第三刀!」洛天和南宮御清,雙眼變成了幽黑之色,彷彿被什麼東西侵蝕了一般,手臂青筋暴起,兩道巨大的刀芒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力,再次在兩人的手中飛出。

七魔刀的第三刀,這也是洛天和南宮御清兩人現在能夠劈出來的極限,若是想要劈出第四刀,兩人承受不住,第四刀那恐怖的消耗。

「兩人的確強大,這種威力恐怖的武技,已經堪稱逆天了吧!」人們臉上露出震驚看著天空中那兩道斬碎虛空,瞬間出現在金色手指身前的兩道驚天刀芒輕聲感嘆起來。 第八百三十四章宗門戰結束

星空之下,兩道黑色的刀芒和一根金色的山一般的手指,在人們敬畏的目光之下,終於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黑色的閃電,彷彿要將整個蒼穹炸開一般,恐怖的波動瞬間化成一道風暴,朝著洛天和南宮御清席捲而來。

「沒擋住!」洛天和南宮御清兩人黑色的眼睛微微一縮,心中一陣感嘆。

「這都不行!」洛天心中驚嘆到了極點,沒想到兩人已經底牌盡出,竟然還是攔不住那區區一根手指。

「聖人,之所以成為聖人,那就是凌駕於眾生之上的存在,在聖人面前超凡境都是如同螻蟻一般,整個宇宙之中,聖人也是屈指可數,你們兩個,又算什麼東西!」金詠思臉上露出一絲嘲諷之色,看著天空之中緩緩下落的金色手指,心中有著無盡的快意。

「三刀已經是極限,想要攔住,唯有施展出第四刀!但是代價很大!」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瘋狂,雙手握住魔刀,若不施展出第四刀,那麼今天他和南宮御清必死無疑。

南宮御清同樣如此,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洛天有著不能死的原因,他又何嘗不是,為了求那一線生機,唯有拚命一途。

洛天和南宮御清身上的氣息滔天而起,長發飄揚,彷彿兩個蓋代君主。

「逆天七魔刀,第四刀!」冰冷的聲音異口同聲,在沉寂下來的星空之下響起。

「咔嚓……」兩人的身體發出陣陣的脆裂之聲,無數的裂痕從兩人的身體之上形成,彷彿只要輕輕一觸碰,便會破碎一般。

長刀力劈而下,恐怖的風聲,陣陣的嗚咽之聲,也是在兩人的手中傳出,兩縷刀芒幾乎抽空了兩人身體之中所有本源之力化成的魔氣,在兩人期待的目光之下飛出。

「嘭……」兩道驚天的刀芒飛出的一剎那間,洛天和南宮御清手中的魔刀也是轟然碎裂,化成兩道魔氣,飄散在兩人的身前。

「勝負在此一擊!」洛天淡笑間開口,和南宮御清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洒脫。

洛天和南宮御清兩人此時已經虛弱到了極致,身體之中的狀況,也不是很好,裂痕還在不斷的蔓延著,能夠還站著,已經是靠著一股毅力在堅持。

兩人雖然接近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但是卻是效果卻也是顯著無比,兩道刀芒的威力,絲毫不比天空中被之前三刀消耗了一些的金色手指差上多少。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兩道黑色的刀芒,一前一後,幾乎在同時和金色的手指碰撞到了一起,強大的轟鳴之聲,再次在虛空中響起,讓圍觀的人們和戰場上的弟子,心神巨震,甚至就連至尊境的弟子們,也是嘴角紛紛流淌出鮮血。

「轟隆隆……」黑色的雷海,在星空之下形成,龐大的黑色漩渦在兩種武技的碰撞之下,緩緩凝聚,強大的吸力,化成一道風暴,將滿地的殘屍碎肉,吸進了漩渦之中,朝著遠處飄去,不知道飄向茫茫宇宙的哪個位置。

洛天兩人拼了命,終於將那金色的手指擊碎,話化成了道道的金光彷彿一顆顆星辰一般,不斷的朝著四處飛去。

「擋住了!哈哈!」天元宗的弟子們感覺渾身一輕,看到四散的金光,張狂的大笑著,目光看向洛天和南宮御清,眼中露出無限的敬畏。

江思惜渾身一輕,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瞬間出現在了搖搖欲墜的洛天身前,將洛天扶在了身前,同時本源之力從手中飛出,抵在了洛天的後背之上。

林陽之也是出現在了南宮御清的身前,跟江思惜做著同樣的事情,雖然林陽之有著無數的話想要問南宮御清,但是林陽之卻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洛天,再見,你已經被神族列入了黑名單,現在神族有些事情,等著神族騰出手來,你就等著被神族報復吧!」金詠思的聲音在星空之下響起。

「逃了!」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沒想到到最後,竟然還是讓金詠思給逃走了。

「這個老東西,已經對咱們構不成威脅了!」南宮御清臉色多了一絲紅潤,看著金詠思逃走,臉上露出毫不在意的表情。

「話雖如此,但是整天被一個九源惦記著,也不是什麼好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出來咬你一口,也是很噁心的!」洛天感嘆,他知道,此時現在這種狀態,沒有人能夠追的上全力逃走的金詠思。

「這老狗,倒也是著急,竟然連那件聖器都沒有拿走!」任洪哲臉上帶著笑意,一把將銅鏡抓在了手中,遞到了南宮御清的身前。

「我說,現在,洛天是我們的老大,你當我說的話是放屁么!」看任洪哲如此做法,南宮御清臉色冰冷的下來,沒有看向身前的銅鏡,而是冰寒的盯著任洪哲。

「老大,這……」任洪哲沒有說話,沉默的站在原地,目光看向南宮御清。

而隨著任洪哲的沉默,林陽之和盧興祖也是沉默的站在那裡,顯然心裡不很是認可洛天。

在林陽之三人看來,南宮御清的實力,絲毫不比洛天差上多少,至於宗門實力,他們這些人,也是無懼洛天的天元宗,甚至比起天元宗來還要強上一些,讓他們有些不服氣。

「啪……」南宮御清不等任洪哲繼續開口,一巴掌掄在了任洪哲的臉上,冰冷的開口:「我的話,你們不聽?」

「聽!」看到南宮御清彷彿動了真怒,林陽之連忙開口,一把將任洪哲的銅鏡抓了過來,遞到洛天的身前,對著洛天躬身施禮:「老大!」

洛天臉上帶著一笑意,南宮御清的用意洛天自然明白,輕輕的搖了搖頭:「南宮兄,我說過我們是盟友,就是盟友,不會改變,此次算是我天元宗欠了你們一份人情,從今以後,只要你開口,天元宗弟子在所不辭!」洛天一把將銅鏡遞到了南宮御清的身前。

「我已經得到了十方玄羽鼓,這枚梵天境,想必對你有大用!」洛天眼中露出鄭重之色,他知道,南宮御清之前在梵天鏡的光幕之中呆了那麼久,自然有著他的用意。

「好,那我就收下了!」南宮御清也不矯情,這梵天境的確對他有用,輕輕的點了點頭,將梵天鏡收了起來。

「記住我的話!」南宮御清在林陽之三人身上掃了一眼,便盤坐在虛空之上,開始恢復起傷勢來。

周圍圍觀的人們臉上帶著羨慕的神色,他們雖然不知道,梵天鏡屬於什麼等級,但是卻知道,能夠對洛天這樣的九源都能造成傷害,這枚銅鏡絕對不簡單。

不過人們也僅僅只是貪婪而已,並沒有敢上前搶奪,雖然洛天和南宮御清看似重傷,但是之前的那個場面實在是太過震撼了,更何況還有林陽之,江思惜等人,將兩人護在了身後。

「你處理吧!」洛天苦笑了一下,看著戰場也是已經接近了尾聲,對著江思惜開口。

江思惜輕輕的點了點頭,眼中露出心疼之色,她能感覺到洛天現在有多麼虛弱。

江思惜轉過身,看著已經接近了尾聲的戰場,俏臉也是露出感嘆的神色。

太慘烈了,這一戰可以說是四聖星域這麼多年來,最大的一場戰役了,足以經載入四聖星的歷史之中。

喊殺聲依然在繼續,不過已經不在像最開始的那麼壯觀,經過虎牢星的人們和,星河四盜帶來的人的合力圍殺,白虎宗和朱雀宗也僅僅只剩下一百萬人在苦苦支撐著。

江思惜揉了揉額頭,眼中露出疲憊之色,看著那血腥到極致的場面,胸口有些發堵,胃中一片翻滾,但是還是強撐著,因為她是天元宗的宗主。

「降者不殺!」江思惜輕聲開口,讓整個戰場為之一頓,虎牢星和天和四盜的人,紛紛低吼一聲,回到了自己的陣容之中,一個個彷彿血人一般,滿目凶光的看著白虎宗和朱雀宗的弟子。

「殺……」白虎宗和朱雀宗的弟子們,卻是雙眼血紅的朝著虎牢星這一邊撲殺了過來。

仇已經結下,這一戰之中,兩宗無數的弟子慘死,裡面有他們的父母,親人,朋友,愛人,已經是死仇,根本就無法解開。

江思惜也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畢竟這一戰實在是死了太多的人了,天元宗也是損失慘重。

「殺了吧!」江思惜擺了擺手,對著眾人開口。

虎牢星和星河四盜的人們再次紛紛長嘯一聲,朝著剩下那一百多萬人衝去。

時間緩緩的流逝,在絕對碾壓的實力面前,一百萬人,一個時辰的時間,便被徹底滅絕,宣布著此次宗門大戰的結束,也宣布著朱雀宗和白虎宗的徹底滅亡,一個新的巨頭勢力踏著兩宗千萬人的屍體,爬到了巨頭的位置之上。

天元宗,這一天,整個四聖星域全部都在議論著天元宗的這個名字,全部都是談論著洛天和南宮御清,能夠碾壓九源,硬捍聖器的兩個年輕的強者。

經過一個時辰的恢復,洛天身上的裂痕已經消失了許多,緩緩的睜開了雙眼,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封神大陸,又要開啟了么?」 第八百三十五章再入封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