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夜家後裔一直以性格孤僻、怪異著稱,所以這些帝國家族的長輩們會一再告誡後輩,千萬不能去招惹夜家的人。

「嗨,夜曦!」一個黑髮青年朝著夜曦打了聲招呼,直接在夜曦旁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在他身後,垌林陌像一座小山一樣屹立在那裡,畢恭畢敬。

愣愣地看了眼面前這個青年,夜曦有詫異,不過從周圍投注而來的目光中他可以感覺到,坐在自己身旁的這個人絕非泛泛之輩。

「夜曦,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你今天比賽的對手,肖曲,和你、阿陌、青原藏一樣,我也是帝國護龍七家之一,天雷城肖家的後裔。」

夜曦輕輕地應了一聲,淡淡地看了眼面前的人,他的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笑容,黑色的短髮、分明的輪廓,身上所透露的氣息狂而不躁,似乎是在故意壓制一樣。

夜曦剛想開口詢問對方來找自己的目的,肖曲繼續自顧自地說了起來,「其實今年我已經十八歲了,原本成人祭結束之後我就打算離開夜城,不過還是熬到了畢業。」

「按照慣例,甲年級的學長是不會參加學園祭這種比武節目的,因為這畢竟是後輩們的舞台,但是你的出現吸引了我,所以我也就報了名,原因很簡單,我覺得讓你輸一次會很有意思。」

「哦。」夜曦淡淡地回應了一句,用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了肖曲一眼,有些無法理解。目光轉向另一邊的夜瀅,小傢伙正砸吧著油膩膩的小嘴,她竟然一個人吃了一整隻的烤雞,這胃口也太大了吧……

對於夜曦的態度,肖曲表現的很淡然,笑了笑,起身離開了餐桌,「老大,這傢伙太令人不爽了,讓我在這裡揍他一頓吧!」垌林陌咬牙切齒,惡狠狠地瞪了夜曦一眼,似是要把他撕了一樣。

肖曲擺擺手,笑了起來,越走越遠。

「肖曲學長,我只能告訴你我會盡努力的。」看著肖曲和垌林陌的背影,夜曦平靜地回復了一句。

「很期待。」

看著兩人離開食堂,夜曦轉頭捏住夜瀅的鼻子,「你啊、你啊,吃吧,小心吃撐一隻小豬!」

「唔,哥哥壞,小豬不可愛嗎?」夜瀅揉了揉鼻子,可憐兮兮地反問道。

「你要是成小豬了,哥哥抱不動了,就不要抱了。」說著,一把抱起夜瀅,拿起一邊的紙巾擦去她嘴邊的油膩。

「嗚~那我不吃了。」

……

最近一段時間,白墨老是來去無蹤,今天一上午又不見他過來,不知道哪裡去了,因為比賽的原因,也沒空去找他了,但直覺告訴夜曦,應該沒出什麼事情。

中午的時間悄然過去,微微休整了一下,夜曦和夜瀅來到了校塔,因為第一組的比賽擂台被華麗的大招給拆掉了,所以學院這邊決定讓夜曦和肖曲提前啟用中心擂台。

「這可是決賽用的擂台啊,就把這場比賽當作決賽來打吧,我可以向你保證,贏了我,學院第一人的稱謂絕對是你的了!」擂台之上,肖曲平舉雙臂,一副君臨天下的架勢,霸氣十足。

夜曦點點頭,已經走上了擂台,「輸贏名次什麼的,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只要儘力就好了,我保證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來和你戰鬥,並且努力打敗你!」

寒夜祭出,藍光閃耀,夜曦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輸贏名次,他已經放下了,在回憶過去那段被隱埋起來的記憶后,他找到了自己內心所失去的東西,他來到這個世界,只為了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而去拚命!

「來吧,夜曦學弟!讓你看看什麼叫差距!比賽很快就會結束的!」肖曲摸了摸鼻子,雙腿成弓步邁開,右手握拳,左手成掌,一前一後成劈掌姿勢。

這是什麼?難道是拳師?夜曦的疑問得到了肖曲的解釋,「這是我前不久剛剛學習的拳術武技,坤階靈級的近戰搏殺技——雷刃手,陪你練練手!」

「不用武器?學長,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夜曦臉上露出冰冷的笑容,下伏身體,蓄勢待發,像一隻鎖定住獵物的,猛獸一般。

但此時的肖曲笑容依舊,自信地朝夜曦勾了勾手指,更像是一個準備馴服猛獸的馴獸師。

「噌」在長劍舞動的剎那,夜曦消失了,速度如同離弦之箭一般,根本看不到實影。

肖曲的身體微微一側,整個人向右倒去,突然,他的身前像是一陣狂風襲過,令他的衣衫舞動,可他臉上的笑容依舊沒有消失,單手成爪抓向左側,金色的魔力在他手中跳躥,「咔」寒夜劍被死死扣在了他的左手中。

「速度不錯,但對我而言還是太慢了。」肖曲說話的瞬間,身體自然貼近夜曦,右手握拳金色魔力流轉,朝著夜曦腹部轟去,速度快若奔雷,令夜曦沒有半點反應的機會,整個人直接飛了起來。

見狀,肖曲依舊毫不懈怠,跟隨夜曦沖了過去,速度驚人瞬間就貼到在他的身側,右手一橫曲臂高舉至左側,金色的魔力在其手掌之上竟然流竄起了電流,「雷刃手!」

「砰」一記手刀正面擊中夜曦,身體垂直下墜砸在擂台之後竟然還彈了起來,全身上下到處流竄著金色電流。

但就在夜曦身體從擂台上彈起的剎那,肖曲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側,雷電竄動的拳頭狠狠擊打在夜曦的腹部,重新將他砸回了擂台上。

台下一陣嘩然,學員們只能看到肖曲高舉右手、夜曦砸落擂台又彈起、已經再度砸在擂台上的情景,根本捕捉不到夜曦怎麼被擊飛的景況,肖曲的出手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所有人的眼睛都反應不過來。

……

「麟,十八歲的師階,資質如何呀?」校塔高層,夜麟和露雨並沒有因為夜曦重傷而表現出擔憂,反而顯得異常興奮。

夜麟搖搖頭,露出一臉無奈的表情,「不清楚呢,反正我記得我在十八歲的時候已經到達魂階好久了。」

「……」

「這個電流,為什麼會這樣。」夜曦從地上爬起來,身上到處流竄著電流,令他的動作開始變得遲緩,身體已經有些麻痹了,就算他見識在少,也看得懂,這個電流絕對不是武技產生的效果。

「魔力實質化!」肖曲的五個字解答了夜曦的疑惑,之前的確有懷疑過,但卻不想去承認,但現在卻是不得不承認了,自己面前的人,已經是一個到達師階階別的強者了!

「現在知道為什麼我會說比賽很快就會結束了吧,也知道為什麼我會說贏了我你就是學院第一人了吧?」肖曲的聲音充滿了自信切霸道,但他的語氣卻越來越平靜,「我已經師階了,師階二段,你才靈階六段,這段差距你認為真的能夠逾越嗎?」

「我會儘力的。」夜曦默默地起身,握緊寒夜,將內心深處的不甘和憤怒壓制下去,他的戰鬥,並不是為了爭名奪利,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對於這種戰鬥,儘力即可,不必去拚命。

ps:(第二更,今日完畢,這是昨天補上的。) 「不過肖曲學長,你可千萬不要因為有這層實力的差距而小看了我!」

「小看?」肖曲愣了愣神,隨即哈哈笑了起來,「夜曦學弟呀,我從來不會小看任何一個對手,我的雷刃手可是堪稱准坤階地級的武技,加上我師階的雷屬性,一般靈階的修鍊者根本抗不住我的一輪攻擊,如果我真小看你,大可不動用魔力。」

「所以我說!」肖曲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突然出現在了夜曦的面前,兩人之間十幾碼的距離竟然轉眼就消失,連夜曦也看不到他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這就是差距,學弟!」

「噗」夜曦的身影在肖曲說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倒飛而去,鮮血從口中吐出,灑向天空,斜斜地摔落在地上,身體仍舊不停地翻滾後退,停在了擂台的邊緣處。

只是一擊就將夜曦轟飛了將近三十碼,這恐怖的力量,使在場的人都震驚了。

見夜曦已經倒地不起,肖曲無奈地擺了擺頭,「這就暈了嘛?算了,能堅持到這種地步已經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了。」

拿著剛剛從夜曦手中奪過來的寒夜劍,拋到了夜曦的身旁,抬頭朝著校塔的上方招了招手,大聲呼喊道:「小舞,可以宣布啦!」


這就結束了?只用了這麼幾招?台下的學員們互相疑惑地詢問,雖然知道靈階和師階的差距猶如鴻溝,但就這麼連動作都看不到的幾招就結束了,也太超乎想象了吧!


肖曲抬著頭疑惑地看著校塔上方,雖然他已經跟上層的龍舞打了招呼,但龍舞卻遲遲沒有宣布,令他有些詫異。

「哥哥加油!」台下,小女孩的聲音傳了上來,夜瀅已經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張牙舞爪地叫嚷著,顯得非常激動。

「恩?」回頭看向夜曦,原本躺倒在擂台邊緣的人,在長劍的支撐下再度站了起來,可能是猶豫之前所受的傷已經相當嚴重了,身體仍舊沒從痛處中反應過來,整個人搖搖欲墜。

「還沒有結束,我還能繼續戰鬥!」一道道血痕從夜曦的臉頰滑落,他的半邊臉已經被完全染紅,「這次,我會讓你感受到失敗的滋味,以為現在的實力!」

「茲茲茲!」一道電光劃過,肖曲依舊出現在了夜曦的身側,右手握拳雷電肆虐,「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到底能硬抗我幾招!」

「叮」雷電纏繞的右拳被寒夜劍斜擋住,銀色的魔力不斷與金色的電流交纏,兩人中間流轉起一股旋風,令夜曦原本不支的身形微微向後退了半分。

肖曲自然不會錯過這種破綻,左手成刀疾步跟進,襲向夜曦的左腹,在攻擊將要觸及到夜曦的時候,夜曦的身影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似是知道夜曦能夠躲開,肖曲的身影緊隨其後消失,突然出現在十碼外的位置,迎面就是一記手刀刮下,但卻撲了個空。

夜曦的確在他面前,只不過現在這高高躍起倒掛在空中,漸漸習慣了肖曲的戰鬥方式,在遠離肖曲后的第一時間他就倒躍而起,成功躲開了對方的第二次攻擊。

藍色的雙目透著冷意,與肖曲對視,下一秒,兩人同時消失。

「嘭」

擂台的角落突然爆開,大片冰霧擴散而出,緊接著又是連續的爆發,一片又一片的冰霧在擂台上蔓延開來,瞬間掩蓋了半個擂台。

一道身影從冰霧中跳了出來,右手一抖,原本已經被完全冰凍上的右臂頓時咔咔作響,上面的冰塊碎裂,全部脫落下來,「有點意思!」看向面前的冰霧,肖曲裂著嘴笑了起來。

冰霧中,夜曦的身影緩緩呈現,頭上的藍發已經蓋上了一層白色的冰霜,「我的水屬性的確會被壓制很多,但是我可並不只有一種屬性!」

冰霧散開,肖曲這才看清夜曦臉上的血跡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點點白霜,這傢伙竟然用魔力將自己的傷口冰凍了起來!

「接下來,這裡可能會很冷!」話音落下,夜曦閃身出現到肖曲身側,近距離的接觸,金色的戀柳卻無法滲透他銀色的魔力,「泯滅刃殺!」

長劍高舉揮斬而下,肖曲的反應卻因為溫度的關係慢了半拍,失去了最佳的反擊機會,果斷選擇後退,跳出了夜曦的攻擊範圍,同時右手握拳提於腰際,做好出擊的準備。

「哼哼!」寒夜劍沒有絲毫的減速,在夜曦的冷笑聲中,揮斬而下,狠狠地披劈在了擂台之上,「嘭」擂台上又一次迸發出了寒冷的氣息,冰霧瞬間將肖曲和夜曦籠罩了起來。

冰霧中,肖曲瞬間失去了目標,身體也因為離爆炸中心太近而開始僵硬,雖然有魔力抵禦,但身體的反應依舊減弱了。

急忙向著冰霧外圍撤退,但夜曦哪會讓肖曲得逞,身影不斷遊動在肖曲身周,拖延著他的行動,同時不斷對肖曲施展冰爆,令對方的反應越來越遲緩。

吞噬了冰果之後,夜曦對寒冷已經沒有了感覺,但肖曲不一樣,雖然修為已經到達師階,但依舊是肉身凡胎,完全由魔力製造出來的冰爆來勢兇猛,對他的身體產生了非常明顯的影響,所以對夜曦而言,這片冰霧可以算是他的一個領域,他要做的,就是不斷製造冰霧,攻擊肖曲然後找到一擊必殺的機會,來結束這場戰鬥。

肖曲依舊緩步移動在冰霧中,周圍的擂台已經凍成了冰,他的身體也開始忍不住發顫起來,戰術果然是勝利的原點,一個好的戰術的確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嘭」就在肖曲緩步前進的過程中,他的後方又是一陣冰爆炸開,寒冷的冰霧直接讓他的身體披上了一層銀色的白霜,令他的雙腳完全凍了起來。

就在夜曦以為自己離勝利越來越近的時候,肖曲突然發狂了,站在原地狂傲地笑了起來,「學弟,我說過,在強大的實力面前,一切的戰術都是無效的,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

話語脫口的剎那,肖曲體內魔力瘋狂湧出,身體周圍電流跳躥,一道道金色雷電射向了校塔上方,震開了四周的霧氣。

肖曲猛一抬頭,直視上方,冷冷一笑,「在上面嗎?!」

飄浮在上空,冷眼看著肖曲,本來是單算就這樣一擊擊敗對方,沒想到會被發現了,可是現在箭已上弦,已是不得不發的時刻了。

夜曦身體垂直,自由下落,在空中旋轉起來,與此同時,寒夜劍銀光閃耀,銀色的流星直直從天空垂落下來。

見到這一幕,肖曲笑了,他見過這招,這是哪天夜曦一舉擊敗龍天嘯和龍天鳴的武技,威力驚人,但他卻沒有絲毫畏懼,手中突然出現一柄大刀,金色的雷電瞬間就將整把戰刀重重圍住,朝向下落的銀色流光揮去。

「冰雨墜!」

「雷滅斬!」

「轟」兩股能量在相撞的時候就產生了爆炸,刺眼的光芒覆蓋了整個校塔。

「結束了,雷刃手!」刺眼的光幕下,學員們只能聽到肖曲的吼聲,緊接著是重摔落地和兵器掉落的聲音,看來比賽正如肖曲所說,結束了。

光芒消失,擂台上,肖曲肩扛一柄戰刀站在原地,而夜曦已經躺在了十幾米開外的位置,寒夜劍隨意躺在地上,看樣子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沒想到啊,真得逼我使用了武器,你小子果然不簡單!」肖曲將戰刀指向校塔的高層,「小舞,宣判吧,這次這小子絕對起不來了!」

肖曲的聲音回蕩在校塔上空,但直至迴音消失,宣判也沒有下達,不禁讓他皺起了眉頭。

「哥哥加油!哥哥最厲害了!……」擂台下傳來夜瀅的聲音,小妮子兩眼通紅,聲音顯得有些抽泣,看來在看到夜曦現在這幅樣子之後,也是擔心地哭了,但她的心中一直牢記著母親的囑咐,依舊不停地給夜曦加油打氣!

昏迷中的夜曦,似是聽到了妹妹的聲音,手中略微抽動了一下。

「呃……」依舊趴在地上,抬頭看向自己的左側,用餘光直視著肖曲,臉上露出乾澀的笑容,「看樣子,我的意識還沒有模糊呀……」

這次肖曲沒有發動攻擊,而是靜靜地站在一邊看著夜曦從地上爬起來;費盡全身所有的力量,夜曦再度拄著長劍撐起來了,但他的身體左右搖擺不停,雙腿不停打顫,看樣子已經到身體極限了。

「喔!?」見到夜曦成功起來,肖曲不由得露出了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你的意志力的確蠻強的,怪不得我拿個傲嬌的妹妹回對你產生好感。」

「妹妹?」夜曦的眼睛半睜半閉,看來非常疲憊,聲音也有些發顫。

「喔喔!我忘記告訴你了,娜·琳小丫頭就是我的那個傲嬌妹妹,但並不是親身妹妹,她從小就在肖家長大,所以我們互稱兄妹。」

夜曦低下了頭,原來看似兩個毫不相關的人在私下竟然還有這麼一層聯繫,真讓人有些想不到,不過這些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

「學園祭結束之後,我也畢業了。」肖曲感慨地笑了起來,話語中滿是豪情,「其實我一直有一個夢想,就是帶著我的那群兄弟去大陸各地冒險,不靠家族只靠自己闖出一片天地!」

「夜曦,有沒有興趣加入我的團隊,雲霄雷動!」 「嘿嘿。」聽到肖曲的話,夜曦只能對此乾笑一笑,身為一個未來傭兵團長的人,竟然會以這種方式遭遇到邀請,雖不至於是諷刺,但對夜曦自己也是備受打擊。

「雲霄雷動。」默默地重複著這個名字,夜曦已經將他牢記在了心中,這個名字很符合肖曲的性格,與他相比,自己至今還沒有為未來的傭兵團做個什麼,一切還處於計劃階段,甚至連計劃都沒有,只是那麼想過,失敗至極。

「感謝肖曲學長的邀請了。」夜曦笑著搖搖頭,挺直了腰桿,「我是不會加入『雲霄雷動』的,不過,這個傭兵團的團名我已經記住了,將來我會組建屬於我的團隊,和同伴們一起旅行,希望能夠在冒險途中再一較高下了。」

「是嘛,真是可惜了。」肖曲惋惜地嘆了口氣,「那我們繼續比賽吧,不能讓台下的觀眾等久了,直接結束掉吧!」說罷,肖曲手中戰刀揮出,電流竄動,全身上下完全被金色電流包裹了起來。


就在將要發動攻擊之時,似是想起了什麼事情,肖曲停下了動作,「那個夜曦,剛剛我說的關於琳兒的事情是真事,如果你有想法,大可將她留在你身邊,包括我包括肖家,沒有人會反對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