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問的不是時候,葉渝汐在送他到樓下以後就回到宿舍,洗去了一身油煙味以後躺在床上,進入了夢鄉。

鍾簡歐幾條消息發出去,苦等到下午五點才收到回復。

三個字:沒時間!

他的心一下拔涼拔涼的,只得繼續選自己的廚藝班。

不過鍾簡歐決定,在跟著班學習時,也要時不時做一道菜,讓葉渝汐給他點評指導。

這樣總歸不會再有沒時間這一借口了吧,簡直完美。

之後的生活里,葉渝汐正常的上課學習社交,玩遊戲,再加上躲鍾簡歐。

而鍾簡歐,上課,學廚藝,做畢業設計,加上纏著葉渝汐。有一半的次數都被他纏到了。

兩人一直你來我往的躲著,時間漸漸到了考試周,葉渝汐總算鬆了一口氣。

鍾簡歐看出來葉渝汐一直躲著自己,雖然他不打算放棄,但也心疼她,不忍她在緊張的複習中還要絞盡腦汁想著怎麼躲他,因而放鬆了追求的步伐。

葉渝汐平常上課認真聽講,做筆記,下課雖然大部分時間玩遊戲,但也有預習和複習功課,因而考試周過得比較輕鬆,考試也過得很輕鬆。

考完試就到了放假的時候了,鍾簡歐的心隨著寒假一天天到來越來越焦慮。

——————————

我好奔潰,作家的話一大堆,結果出問題一個字不留的沒了。

我在說一遍,昨天的加更完成,今天還有加更,但等我睡醒起來再碼。

最近特殊時期,希望各位小可愛盡量減少出門聚會,串親戚。

在武漢封城當晚有三十萬人逃離武漢流往各個省市,現在的情況比官媒報道還要嚴重,大家嚴加防範。

如果長輩們實在不聽勸非要串親戚的,首先確定有沒有親戚是近期從武漢逃出來的,有的直接舉報不用給面子,畢竟命只有一條。

不清楚的在出門和在與親戚交談時最好戴口罩,吃飯時餐具多準備些,夾菜用公筷,碗筷用過後在沸水裡滾三分鐘。

另外請大家清楚一點,各地的醫療物資現在雖然都調往武漢,但基本都在路上,所以現在的情況是武漢物資緊缺,各地也短缺……

新型冠狀病毒有潛伏期,大家注意,典型發作癥狀為乾咳、發熱、渾身酸軟乏力、感冒、呼吸困難甚至呼吸衰竭。目前不典型的癥狀為腹瀉腹痛、噁心、嘔吐、心慌、胸悶、頭痛、氣短等。隨時檢測自身,出現上述癥狀不要怕,及時就醫。

雖然這個病毒是新型的很可怕,但也有剋星,65°高溫和酒精可以殺死病毒,因此勤洗手多喝水沒錯。

希望大家新的一年裡平平安安,無病無災,新年快樂!

ps:呼吸衰竭搶救等我睡醒再說,實在熬不住了! 他不想離開,但家在外地,寒假還有一個重要的節日,沒辦法不得不回去。

鍾簡歐戀戀不捨的走了,他此時萬分期望葉渝汐能和他一個城市,然而是不可能的。

本學期學的學科只要全部考完就可以回家了。

葉渝汐剛上大一,鍾簡歐已經大四,因而他們考的比別的年級要少,考完的時間也早些。

一考完,鍾簡歐家裡就催著他趕快回家,他大學一上四年,一個女朋友都沒聽說有找,因而家裡有些著急,準備讓他快點回家好安排相親。

結婚不著急,先談個戀愛也好。

葉渝汐家就在帝都,因此她不用像其他同學那樣大包小包的收拾回家,只裝了兩件喜歡的衣服拉著,帶著娃娃和它喜歡的東西就回去了。

她沒有回到父母家,而是回到父親為她買的房子中。

房子是在市中心,高級小區,安保等級也很好,裡面所有設施都有。

回到家以後,葉渝汐就徹底放開了,不用和學校一樣作息那麼規律。

她除了每天規定必須要預先學習的知識以外,其他時間都沒日沒夜的玩著遊戲,遊戲面前連睡覺都不重要了。

「墨墨,做飯!」

現在葉渝汐的時間全靠不不和筆筆提醒,因為玩遊戲辨別不出時間,葉渝汐也默認了這一行為。

「好。」

不不一說話,葉渝汐立刻答應,不過她沒立即放下手機,而是將手上這局打完,才放下手機去喂貓做飯。

在自家做飯,葉渝汐給不不和筆筆投喂不用避開舍友,她大方的將做好的飯菜端上桌和兩個小傢伙一起分享。

「墨墨,家裡的食物快沒了。」吃著飯時,筆筆對葉渝汐提醒。

「你們真的不能變成正常人的樣子去幫我採購嗎?」葉渝汐聽到筆筆說話,嘆了一口氣。

兩個小人一起搖搖頭。

「好吧。」

葉渝汐也不指望他們倆能幫上自己的忙。

「墨墨別擔心,」不不一隻小手拿著一小塊餅啃著,飛到與葉渝汐臉平齊的位置,摸摸她的臉安慰,「只要你好好做任務,我們能力就能提升,也許有一天就能變成正常人幫你做事了呢。」

「那一起加油。」葉渝汐笑眯眯的抬手握住不不在她臉上的小手,拉著她來到衛生間,拿濕毛巾給她擦乾淨了手。

不不摸葉渝汐的那隻手上有著油漬,還將葉渝汐臉上也染上了。

弄乾凈不不的小手和自己的臉,葉渝汐拉著不不又回到餐桌。

三人快速吃完飯,讓家庭機器人收拾餐桌,隨後葉渝汐換了一套衣服出門。

他們來到小區內部的超市,先採買了三天的瓜果蔬菜,然後來到零食區。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在零食區,不不和筆筆一起到處飛著挑選自己心儀的零食,凡是他們選的葉渝汐通通放進了購物車。

又買了一些自己喜歡的零食,葉渝汐推著一大堆東西前往門口結賬。

所幸現在都無人工結賬,要不葉渝汐買的這一大堆東西會把收銀員嚇一跳。

結完賬,她直接推著這一堆東西出了超市,直到回到家將車裡的東西全部卸下,才重新推車將車子還了回去。

還有 買完東西還完車,葉渝汐回到家中就再次投入遊戲中去。

她現在玩的一款遊戲叫做《故人行》,是一款古風爆款遊戲,她選的角色是奶媽。

在葉渝汐這麼沒日沒夜的操練和砸錢中,她操作的遊戲人物已經成為服內一個大神。

「大神帶帶我!」

「我我我,選我選我,組隊選我,不坑!」

「急需奶媽,大神求看一眼!」

「……」

每天葉渝汐只要一上線,一說要做任務刷副本,就有一大堆人嚷著讓她選自己。

這些人中以女孩居多,葉渝汐的遊戲人物性別選的是男性,當初選這個人物就是看上他的臉和衣服了。

而之所以葉渝汐在遊戲中這麼受歡迎,不僅是因為她砸錢多,而且還因為奶媽這個角色在葉渝汐手上玩出了不一樣的風格。

不僅能顧及到隊伍里每一個人為他加血治療,還能挽救劣勢的局面,成功完成任務打下副本。

葉渝汐的這個奶媽,既可以當奶媽使用,也可以當戰士、劍客使用。

葉渝汐糾結的看著這些吵吵嚷嚷的人,她受原主本身性格影響,現在只要不涉及到底線,她很難拒絕別人。

不怎麼會拒絕,選擇恐懼症就出來了,最終看著幫派里亂吵吵一片,葉渝汐果斷選擇和之前一樣,隨機分配。

她組一個隊,將鏈接發到幫派里,然後等著其他隊友加進來,一般這時候就是比誰手快!

隊伍里一共五個人有四個空位,不過幾秒鐘時間,人就滿了。

葉渝汐今天的任務已經做的差不多了,人滿之後,她先在隊伍里詢問其他人有沒做的任務沒。

先帶著他們將沒做的任務刷完,才開始自己的。

葉渝汐剩下的任務難度都比較大因而再帶著隊友們做完他們的任務以後,在讓級別低的退隊,他們也沒說什麼就退了。

退了兩個人,葉渝汐又在幫派里招募了兩個級別高操作不錯的人,一起將任務刷完。

「接下來幹什麼?」

所有任務做完,葉渝汐操作著自己的人物,感到一陣空虛,不知道該幹什麼。

「有一個新出的副本你們刷過沒?」

隊伍里一個劍士問。

「沒有。」大家紛紛回答。

「那刷那個副本走。」

「走。」

葉渝汐回了一個字,點開副本頁面找到新出的副本。

這個新出的副本對應寒假,一進入首先是個冰雪世界。這次的副本獎勵很豐富,其中最後還有推出了新的神器和交通工具。

但獎勵越豐富的副本,難度也越大。

葉渝汐看到獎勵就精神一振,那個獎勵的車子她是真的喜歡。

古代馬車的樣式,三面鏤空,冰藍色的車身,有著仙氣飄飄的簾蓋,車內放著一張軟塌和一張小几,車外是一頭同樣冰藍的麒麟拉車。

這車既可以在陸地上走,也可以在天空上飛,陸空兩用,實用又漂亮。

葉渝汐實在太喜歡這車了,如果能氪金,她立刻就想買下,不管多貴。但是不行,只能是打通副本才給,而且是第一個打通的才行。

「大家一起加油,我想要那輛車。」

葉渝汐直接在隊伍里說。

「一起加油!」隊友們互相鼓勁。

還有一更 然而,鼓勵是鼓勵,,真到了打副本的時候,還是沒有打通。

葉渝汐他們是敗在了倒數第二關,boss血極厚,而且隔兩分鐘狂化一次,稍不注意就死了。

葉渝汐救人根本就不過來,隊伍里的人都仗著有葉渝汐這個超級奶媽,不怎麼注意防護自己,因而這次陰溝里翻了船。

在又一次boss狂化放大招時,場上站著的只有葉渝汐一人了,其他人都倒在地上,而boss狂化完后,葉渝汐也成功倒下。

副本失敗!

隊里,大家都沉默無言。

「這次失敗……」葉渝汐在沉默了一會兒后,率先發言,「是你們對我太自信,再來一次,注意保護自己,看著boss要狂化趕緊躲!」

「好的。」

葉渝汐的話隊伍里的人紛紛都答應下來,他們再一次進入副本,十幾分鐘后又來到倒數第二關。

因為牢記葉渝汐開始之前說的話,這次只要看著boss要狂化了,隊友們一個躲得比一個快。

這樣很好的分擔了葉渝汐治療的壓力,在千辛萬苦又十幾分鐘后,boss被打下來了。

他們來到了最後一關,終極boss。

在來到boss面前前,葉渝汐在隊伍里和大家短暫開了一個會。

之前的就夠難打了,終極boss肯定更難。

「我說一下,我們這一次還是可能不會過,所以這次只是漲經驗先摸摸這boss的底,但大家還是要全力以赴。接下來我來分配一下各自的任務。」

「好。」

在大家答應了以後,葉渝汐開始在隊伍頻道里點名一個個安排他們要幹什麼。

安排完,一起在隊伍里說了一聲加油,就開始直面最後一關的boss了。

與之前小boss不同的是,這個最後一關的boss使用的是冰火技能,冰種帶火,只要被技能攻擊到,不僅被冰凍住動彈不了,而且冰上的火還能對人造成傷害,血條刷刷的往下掉。

「注意躲避!」葉渝汐在隊伍里抽空打了四個字。

但只幾秒鐘時間,隊伍里一個人就死了。

葉渝汐見此趕緊復活他。

奶媽的復活技能是個大技能,使用一次冷卻時間一分半,並且復活的人血量只有一半,要再施一次治療技能才能補滿血。

葉渝汐一直要打boss,而且治療技能要留給其他更需要的人,只復活了他就不管了,讓他自己回血。

這個boss狂化的時間更短了,100秒狂化一次,狂化一次每個人的血直接掉五分之四。

葉渝汐很無奈,再好的戰術遇到這種boss,除非隊友各個大神,否則根本打不通關。

又兩分鐘后,全員戰死,葉渝汐等人再一次被彈出副本。

「。。。。。。」

隊伍頻道里隊友染紅雪打出六個句號。

「這個副本太難打了,怪不得獎勵這麼多!」

「對啊。」另一個隊友藥丸也附和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個劍士在隊伍頻道里打出一連串的哈,「最後看到奶媽一個人被boss追的滿場跑好好玩!」

「可最後不還是死了,我還以為能多堅持一會兒……」葉渝汐看到劍士的這話,無奈發言。

「再來一次吧!」

說著,葉渝汐再次點擊進入副本,然而卻進不去了,系統提示,該副本一人一天只能打兩次,她今天的次數用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