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在看到只有葉飛一人,已經身旁還帶著一個孩童之時,擎天雄不禁有些發愣。

此時,前方炎地之內,妙音谷的那兩位弟子,也是忍不住轉過來。

「雲師姐,是逍遙門。」其中一位弟子,此刻忍不住輕聲提醒道。

要知道,放眼外域魔地,逍遙門的實力,絕對能夠排進前三,其山門之內,那六位師叔祖,無一不是聲名顯赫之輩。

為首的雲仙子,在聽聞之後,輕撇了後方一眼,便是很快收回了目光。

「逍遙門。」

「除了逍遙碑榜首紫風,沒有人值得我注意。」雲仙子低語一聲,聲音中沒有絲毫感情,說完之後便是再度移步向前走去。

後方二人見此情景,此刻也是不敢多言,連忙跟上了前去。

……

炎地邊緣,此刻擎天雄,隨之走上前來,臉上帶著爽朗的笑容,向著葉飛抬手抱拳。

「葉兄,你來此,可是也是為了那天地靈花?」擎天雄臉上的笑容不變,隨之開口問道。

葉飛抬手回禮,隨之微微點頭。

「嗯,此花,葉某有大用。」葉飛沒有隱瞞,直言開口道。

那株靈花,他可謂是志在必得,若非如此,根本無法與魔蟻對抗。

這天地靈寶,本身便是有能者居之,而前方的擎天雄,此刻臉上卻是不禁有些微變,畢竟他的目的同樣如此,二人在此地相遇,不免有些尷尬。

「葉兄,此花,對於魔修並沒有多大用處。」

「在下在此之前,答應過雲仙子,葉兄要是願意割愛,在下願意拿出一件中品古器相贈。」擎天雄稍有沉吟,隨之緩緩開口道。

他這一開口,四周的氣氛,隨之顯得緊張起來。

此刻逍遙門,唯有葉飛一人,而五行魔宗,妙音魔谷,可是門下天驕弟子盡數在此,一旦發生衝突,後果可想而知。

而此時,葉飛沒有開口,一旁的牧童卻是有些忍不住了。

「不行,那寶貝,小爺一定要得到。」

「你敢跟小爺搶寶?」

牧童此刻有葉飛在此,他的膽子可謂是極大,根本沒有將四周的眾人放在眼中。

「這位是……」前方炎地邊緣,擎天雄微微一愣,目光這才落在了眼前那個孩童身上。

只是稍有感知,他便是已然發現,眼前這個孩童,乃是一具靈體,不過力量似乎有些雜亂,對於魔修而言,並沒有多大的用處。

「我的朋友。」

「擎兄,之前的事情,葉某再次謝過,不過那株靈花,葉某確實是志在必得,還望擎兄見諒。」葉飛臉上的神情如常,此刻抬手開口道。

他與前方之人之間,並沒有什麼過節,二人也算是朋友,此刻並不想與之動手。

「哦,不知葉兄所謂何事,可否告知一二,或許在下能夠幫到什麼。」擎天雄稍有沉吟,隨之忍不住開口問道。

葉飛聞言,隨即將魔蟻的事情,大概地與前方之人解釋了一遍。

當然,關於上古玄蛇的事情,他隻字未提,只是告知眼前之人,那朵靈花他是用來對付血靈魔蟻的。

炎地前,葉飛在說完之後,四周的眾人,此刻都是不知為何,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那目光,掃向葉飛,竟是多了幾分輕蔑之感。

「葉兄,你的意思是,在此之前你曾遇到過上千隻魔蟻,那你如何逃出的?」擎天雄臉上的表情,倒是沒有多大的變化,隨之開口問道。

葉飛目光沉靜,隨之低聲開口道:「它們,被我殺光了。」

此言一出,四周眾人的臉上,似乎都有些憋笑。

遠處炎地內,此刻還未走出太遠的雲仙子等人,更是輕哼一聲,似乎都不願意在多看葉飛一眼,向著前方急速走去。

「殺光?」

「小子,你也不怕閃了舌頭,數千血靈魔蟻,你遇到只有死路一條。」

「血月山脈內,就算是我宗門師叔,也不敢招惹那些恐怖的荒獸,就憑你,能斬數千魔蟻?」

「……」

四周,五行魔宗的極為天驕弟子,此刻瞥了葉飛一眼,紛紛開口嘲諷道。

他們在來此之前,宗門師叔曾警告過,絕不可招惹那些魔蟻,而且宗門內的古籍有記載,這片山脈之內,魔蟻的數量無法估量。

就算是魔仙堡的強者,對其也是極為頭疼。

「葉兄,這炎地盡頭之內傳聞有凶獸鎮守,在下怕是幫不到你了。」擎天雄此刻掃了一眼後方的弟子,讓其閉嘴之後,便是隨之望向葉飛開口道。

影帝偏要住我家 葉飛並不在意,此刻也是微微點頭。

「天地靈物,本身就是能者居之,擎兄不必如此。」

「請。」葉飛沒有解釋太多,隨之緩緩開口道。

前方,擎天雄微微點頭,他也是正有此意,既事已至此,在多說無益,最終誰能得到此寶,那便是各憑本事了。

說罷,前方的擎天雄,帶著身旁之人,已然踏入了炎地之內。

此時的葉飛,隨之轉頭掃了身旁的牧童一眼。

「你回到紅仙竹笛內,那炎地內的溫度,足矣將你烤焦。」葉飛神情平靜,此刻低聲開口道。

牧童微微點頭,他的身形隨之化作一道幽芒,竄入了葉飛的衣袖之內,儘管融入了竹笛之內,但他對於外界的感知,卻是沒有任何的阻礙。

「走吧。」

「快點,要不然,被那些傢伙搶先了。」牧童的聲音,此刻連連傳來。 炎地前,葉飛淡笑一聲,隨之不在猶豫,身形帶出殘影,踏入了前方的炎地之內。

他此刻,身形前方眾人的後方,遠處的雲仙子已經前行了很遠,擎天雄在踏入炎地之內,更是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前方閃身而去。

伴隨著不斷踏入炎地,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隨之在極具上升。

最前方,雲仙子等人,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們前行的速度,也是變得越拉越慢起來,眾人腳下的岩石,已然化作了熔岩。

「牧童,還有多遠?」熔岩之上,葉飛抬頭望向前方,他此刻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目光所致,前方一片烈焰衝天,可見那恐怖的高溫,沒有絲毫下降的趨勢。

前方,雲仙子,擎天雄等人,也是不由地皺起了眉頭。

「還早,還早。」

「這還沒到炎地的中心呢。」牧童的聲音很快傳來,他的感知顯然不受火焰之力干擾。

葉飛聞言,眼中不禁有微光閃過,此地的溫度,已然超出了他的意料。

只是稍有沉吟,他隨之不在多言,閃身之下速度隨之更快了幾分,體內的魔煞之力凝聚,早已在周身升起了一道防禦屏障。

伴隨著前行,不多時可見前方不遠處,空氣中的火焰之力,已然幾乎是遮掩了視線。

似乎是即將接近中心,空氣中的溫度,彷彿使得四周的空間,都顯得有些扭曲,那翻騰的熔炎,如似能夠吞噬萬物一般。

「五星天魔之下,退去。」

熔炎空間邊緣,此刻雲仙子低喝一聲,臉上的表情,露出了幾分凝重之色。

「是,大師姐。」

後方,妙音谷的二位弟子,顯然是早已無法忍受。

在抬手一拜之後,便是連忙向著後方退去,而此時的葉飛,逐漸趕上了前方眾人,他的步伐慢了下來,抬頭望向前方,嘴角泛起一絲淡笑。

這裡只是中心,這炎地的盡頭,溫度怕是更為恐怖。

五行魔宗的擎天雄,同樣沒有猶豫,讓跟隨他的那位師弟,先退出了此地,在炎地邊緣等待,這中心的溫度,著實是恐怖。

「葉兄,前方熔岩內,可能有凶獸鎮守,葉兄小心為上。」此刻擎天雄轉過頭,他看了葉飛一眼后,隨之抬手開口提醒道。

隨著他的開口,最前方的雲仙子,隨之同樣轉過頭來。

「此地,盡頭,有著一隻九階凶獸,藉助此地地利,戰力可媲美七星天魔,你若是還敢踏入,就是自尋死路。」

雲仙子似乎對葉飛不太感冒,瞥了他一眼之後,便是冷聲開口道。

她說完之後,隨之沒有過多廢話,周身泛起一道青光,將身形護住,便是移步踏入熔岩之中。

「葉兄,此女名叫雲不語,在妙音谷年輕天驕中,乃是最強的存在,她的性子向來如此,葉兄莫要見怪,只是此女所言不虛。」

擎天雄臉上的神情認真,此刻望向葉飛低聲開口道。

「無妨。」

「擎兄請。」

葉飛面色沉靜,隨即抬手開口道。

前方之人見此情景,顯然也是知曉多說無益,便是隨之轉頭,進入了中心熔岩之內,葉飛同樣不在多言,閃身跟了上去。

三人相隔不遠,彼此都是視線之中。

最前方的雲不語,在看到葉飛也跟了上了,此刻忍不住輕哼一聲,速度隨之加快了幾分。

隨著三人不斷的前行,四周的溫度還在上升,似乎沒有極限一般,那翻騰的火焰,竟是透出一絲吞噬之力,讓眾人不得不得祭出更多的力量抵抗。

「吼吼!」

「呼……」

忽然之間,一聲低吼,隨之在四周回蕩開來。

空氣之中,熔炎開始變得翻滾,恐怖的氣流,帶出陣陣破空之聲,似乎是有什麼東西,正在向著三人所處的位置靠近。

只待片刻,低吼聲越發臨近,只見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隻形如獵豹,全身被火焰包裹,無尾,獨角,極為奇特的異獸。

「吼!」

此獸在出現之後,隨之發出一聲低吼,吼聲落下僅僅是下一刻,便是有數百隻異獸,已然出現在了三人的視線之中。

這些恐怖的凶獸,顯然正是為三人而來,此刻將三人的身形包裹。

「伴生火源獸。」

「此獸,浴火而生,戰力堪比三星天魔。」此刻最前方雲不語,那略顯冷淡的聲音,隨之緩緩傳來,對於此地,她似乎十分了解。

說完之後,只見她抬手一揮,一道青光隨之閃過。

下一刻,只見一把精緻的青色古琴,隨之出現在了她的跟前,古琴之內有餘音回蕩,形成一道防禦音波,護住了此女的身形。

她的目光平靜,在展開防禦之後,便是沒有理會四周的火獸,再度移步向著前方走去。

「凝,破天劍。」

擎天雄幾乎是同時,抬手之下一把黑色的長劍,隨之落入了他的掌中。

「小小火獸,還不給擎某讓開!」擎天雄低喝一聲,此刻周身氣勢如虹,抬手之下斬出一道劍芒,身形同時閃動而去。

前方二人,可謂是各顯神通,爆發出來的威勢極為不凡。

四周,火獸的數量,儘管不在少數,但那二人均是宗門天驕,本身戰力不凡,在加上有至寶護身,倒也沒有被擋住身形。

後方,葉飛見此情景,眼中同時有精光閃過。

「封印古器。」

「護體。」

葉飛沒有選擇進攻,只見他抬手之下,掌中已然出現一道羅盤,再其周身升起了數十道古陣防禦,不單單低語了火獸,更是隔絕了不少的火焰之力。

封印古器內,此刻存封的大陣還有不少。

在之前,那處凹谷一戰,葉飛體內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此刻與這些火獸硬拼,實屬不智之舉。

而葉飛的舉動,似乎無意間,讓他在三人之中,處於了最安全的位置,前方兩人的出手攻擊,四周四周大部分的火獸,都向著那二人衝去。

反觀展開防禦的葉飛,則是並沒有受到多少攻擊。

「哼,懦弱之輩。」

前方遠處,雲不語在看到,他們二人攻擊火獸,而後之人龜縮之時,頓時眼中的厭惡之感,不由地更濃了幾分。

她在在方才,葉飛揚言斬殺數千魔蟻之時,便是已然十分討厭這個口中大話連連之人,而此刻一見,更是確信了其心中的想法。

「砰!」

「轟轟……」

隨之前方二人的攻擊,陣陣的爆響聲,隨之劃破四周,那翻騰的熔炎之力,隨之變得越發的恐怖。

後方,此時的葉飛,倒是樂得清閑,他受到的攻擊極少,至於前方那雲不語的看法,他自然不會放在心上,藉此空隙,他體內的傷勢,也是在逐漸地恢復。

熔炎之內,這些火獸顯然無法擋住三人的步伐。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隨著三人的前行,四周的火獸,隨之逐漸變得稀少起來,而且空氣中的高溫,卻是不曾降低半點。

「快了,快到了。」

「小飛子,就在前方,那處炎山之內,有著一處封鎖空間。」

伴隨著前行,葉飛的耳邊,牧童的聲音,隨之再度傳來,這一次其內明顯帶著興奮之感。

葉飛聞言,眼中此刻有微光閃過,嘴角同時泛起了淡笑。

「紅仙竹笛,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