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地藏王發現了一點。發現了一點,自己手中的造化,玉碟竟然消失不見了。

消失的無影無蹤。劉俊之的手中正拿著著,半片造化玉碟。

然後造化玉牒中的記憶,一股腦的衝進了劉俊之的腦子當中。而是因為已經衝進劉俊之的腦袋當中,所以他明白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是,當年鴻鈞老祖開闢界上界之後,便已經身死。

所以他手中的造化玉碟也變成了兩部分。這兩部分都已經下落不明,現在這個時候地藏王得了一半,這一半落入了劉俊之的手中。

「造化玉蝶,奪天地之造化。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地藏王,你沒有將這個東西用到正途,而且你現在,竟然玷污了死者。所以來說,現在這件事情已經不需要我解決了,因為你已經觸動了這些死者。」劉俊之將造化玉碟收在囊中。

然後地藏王發現他本來能夠控制的人,現在立刻脫離的他的掌控。

不僅僅是脫離了他的掌控,而且現在,所有的人都攻擊著地藏王,地藏王雖然實力超群,可是這麼多的聖人攻擊著他,他難免有一些些的疏忽,於是他的眼眶被如來佛祖打爆了。

如來佛祖雖然打爆了他一個眼眶,可是自身也受到了,較大的傷勢,在此刻的時候,通天教主已經立下了誅仙劍陣。通天教主,立下誅仙劍陣,所要誅殺的人只有一個,這個人就是地藏王。

這個人就是地藏王。地藏王受到誅仙劍陣的影響,所以他現在,手腳已經被束縛住了。

通天教主。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准提道人,接引道人。

七位聖人同時入陣。

雖然這七位聖人同時入陣,卻也奈何不了地藏王。

地藏王雖然沒有衝出誅仙劍陣,可是他給這七位聖人,所製造的麻煩也不小,同樣地藏王也同樣面臨著不小的麻煩,雖然這個誅仙劍陣削弱了。這七位聖人的實力雖然削弱了,可是他們還是聖人,而且七位聖人把持著誅仙劍陣。所以地藏王在堅持了片刻之後,便消失不見。

通天教主,撤了誅仙劍陣,然後向劉俊之拜了拜,便消失不見。

其他的聖人也像劉俊之拜了拜,便全部的消失不見了。

正是因為他們消失不見了。所有的人都消失不見了,剩下的只是那些僧人而已。

對於那些僧人來說。他們現在已經無關緊要了,因為現在這場戰爭早已經結束了。

更是因為這場戰爭已經結束了,所以來說他們已經無關緊要了。

劉俊之對所有人說了一句辛苦了。因為這場戰鬥確實是十分的辛苦,因為這場戰鬥整整的持續了十多天,雖然他們的打鬥,來說只是轉瞬而過,可是,他們卻封鎖了空間。

所以來說,他們的戰鬥已經經歷了十多天。

人皇殿的強者押送著這些僧人。

現在這些爭鬥已經結束了,他們已經是階下囚了,所以後面的事情。不需要劉俊之費心,自然有人掌控。

一切一切的戰爭都結束了。

劉俊之帶著一干人等回到袞州府。

他知道現在還有三個月的時間,馬上就到界域排位賽了。

所以他也明白,在這個時刻,神武大陸,的秩序,一定要恢復平常時的模樣,因為神武大陸內亂,雖然按照現實的時間,只是三個月。

可是只是普通人,認為它是三個月。 只有普通人認為是三個月,其實真正,這場戰爭已經持續了十年之久。

他們這些武者能夠保持著現在這種模樣,是因為當年人皇天霜雪。將所有的時間和空間全部凝固了,雖然是全部的凝固,可是讓它流速變緩了。正是因為讓它流速變緩了。

所以表面上看起來只有三四個月的樣子。

……

十萬大山,人皇谷。

天霜雪看著下面的所有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些人現在在進行逼宮,他本來已經,不是人皇了,可是現在這些人又要他當人皇,而且這些人當中的代表就是現任的人皇劉俊之。

所以現在天霜雪犯難了。她本來不想再插手這些事情,可是現在這些人請求他再次擔任人皇,而且這些人當中還有他的前輩。

「天霜雪,你還是擔任人皇吧,接下來的事情是界域排位賽。 戰王寵妃之傾世小狂醫 所以他們這些達到了人間至尊的強者,都要紛紛閉關,所以現在來說,神武大陸所有的事情沒有人照顧,只能靠你了,我們這些人現在已經都老了,不適合再管理,這九州的事宜。所以現在,你還是答應吧。」人皇殿的一位強者說道,他是上上代人皇。而且他知道自己已經耗盡了自己所有的潛力。

所以來說自己,無法再擔任這麼重要的工作,而現在這個時候,人皇天霜雪正值壯年。

所以來說,由他在擔任人皇是最合適不過的。

「那你為何不選燕秦?」人皇天霜雪反問道,因為現在來說,按照他們的人氣來說,燕秦是最合適的人選。

因為他現在也正值壯年,而且,他本來就是人皇的人選,只不過給他拒絕了。

所以現在來說。人皇天霜雪,覺得這個人皇還是有燕秦來做最好。

「你還是饒了我吧,我這個人除了會守城之外,別的都不會,而且現在這種狀況連城都不用守了,我覺得我應該告老還鄉了,過我想要的生活。」燕秦說道。現在神武大陸已經一切都恢復如常,所以他覺得自己應該退休了,況且這十年,已經太久了。雖然表面上是過了三四個月。

而且他們最開始也是認為,他們只是經歷了三四個月的征戰過程。

直到曹氏兄弟告訴他們,所有的事實的時候,他們才發現自己已經,經歷了十年的征程。

……

修羅大千世界。

修羅界界主的皇宮之內。

現在兩旁站著所有的高層人物,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恐怕他們要,經歷一場十分嚴重的戰爭。

因為現在域外邪族已經,侵入到了修羅界的邊界之中。所以他們這些人要趕往現場。

這個時候,一個渾身金色的男子說道:「大神官,聖女,下界界主,你們三個人留在這裡。這場戰爭不需要你們三個人參與,因為如果你們三個人都離開了修羅界的話,恐怕這個大千世界會叛亂。而且你們要記住一點,可能這一次我們去了,就會永遠的回不來,所以修羅界的希望都靠你們三個人了。」

「老師,難道這一次真的。真的是那麼的嚴重嗎?」作為修羅界下任的界主。

小男孩知道自己的責任重大,但是他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會這麼的嚴重,簡直嚴重到了極點。

「如果幸運的話,或許我們所有人都能回來。可是表面的封鎖,大陣的第一道已經被破除了。而且我們去了之後還有一件事情,界上界,裡面可能存在著,混入的域外邪魔,但是這件事情你們三個人不用管,因為有人處理這件事情。我們所有的人都會,留下一具傀儡。告訴你們一件事情,界上界的事情先不要管,關鍵的時候,我會告訴你們應該怎麼做? 契約前妻:慕少的99次求婚 還有現在快所有人穿上盔甲,立刻趕往戰場。」

渾身泛著金光的男子,說完之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隨後整個宮殿之內只剩下了大神官,聖女和下界界主。

剩下的卻是一堆傀儡。

……

「好吧,我答應你們,我會再一次的出任人皇。不過這一次。麻煩你們把任期調短一些,1000年呀,你們真以為我有那份精力,在這個崗位上再呆1000年嗎,減到500年吧。」

最終所有人贊成了這個提議人皇天霜雪又再一次的,重新的成為了人皇。

不過他一點也不高興。自己又將回歸哪些繁瑣的工作?

與此同時,所有達到人間至尊的強者,他們紛紛的去閉關了。雖然說只剩下了三個月的時間,可是現在來說。神武大陸的時間流速已經改變了。

雖然當年人皇天霜雪,封閉了所有的時間,造成流速緩慢。可是現在已經調整不過來了,所以說白了他們現在,所剩下的時間是三個月。

不再是十年,而確確實實的是三個月了。

這三個月的時間,到達人間至尊境界的人都已經去閉關了,但是只有幾個人不用被關,因為他們接下來要做一件事情。探索一個人的陵墓。

因為這個陵墓中藏有重大的秘密。

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了。

人皇天霜雪看了看這些人,然後說道:「你們這一次所去的地方危險重重。所以來說,你們要小心,要十分的小心。」

「我說我的老爹,你已經叮囑了我們很多次。」人皇天霜雪的女兒,她早已經,耳朵聽出了繭子,自己的父親太啰嗦了。

正是因為他太啰嗦了,所以這短短的告別的儀式,都拖到了現在他們原定的計劃,已經推遲了很久。

「我說我們都在這裡,你就放心吧,絕對不讓任何人傷害到你的女兒,如果那位人皇突然的復活,我也可以把他重新的送入棺槨當中,雖然這麼說,有點對死者不敬。可是一定會保護你的女兒的。」劉俊之說道,因為他知道他們的時間不能再延後了。

因為除了這件事情,他們還有好多的事情要做。

所以他們要快速的探索這個陵墓,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然後,立刻的離開,因為留給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況且現在大多數的人都已經閉關了,衝擊那最後的壁壘,雖然說有天道的壓制,可是他們也能衝擊那道壁壘,只要隱藏起來就可以了。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 本來以為神武大陸一切戰爭都結束的劉俊之。接下來將要備戰,界域排位賽,沒想到在這關鍵的時候。

人皇天霜雪卻曝出來一個重磅炸彈。那就是太古第一任人皇,太皇古青,太古第二位人皇准皇如來,兩個人竟然都沒有飛升,而是死在了神武大陸,只不過他們飛升的這個傳說,一直保留了下來,可是真正知道,他們留在神武大陸的人,也只有人皇殿,哪怕是人皇殿,在最危難的時刻,最昏庸的時刻,都沒有將這兩位人皇的墓穴曝光。

而且更令所有人驚艷的事情是,這兩位人皇竟然合葬。

那麼這個就有意思了,兩個大男人合葬,這是幾個意思?

所以現在這些,打算進入太皇古青墓穴所有人。他們覺得這件事情十分的有意思。

而且太皇古青的墓穴,他所在的位置。

正是九海之一的雲海。這原本是屬於太虛無為觀的勢力範圍之內。但是太虛無為觀探索了那麼多年,也沒有發現太皇的陵墓,那麼這樣說來,只有一點原因就是,太皇的陵墓隱藏的極其的好,除非有特殊的手段,是根本發現不了的,而且這一次探險的人是十分的多,除了那些已經到達了武神層次的人,還有就是那些離武神層次只有臨門一腳的人。

再接下來就是那些天賦絕倫的後輩,他們這次去主要是去兩個地方,一個是太皇的陵墓,另一個就是太皇的衣冠冢。

相傳太皇的傳承在太皇的陵墓之內。而泰皇的衣冠冢之內埋藏著,另外一種東西。那就是玲瓏浮圖塔。傳說中只要進入玲瓏浮圖塔的話都會有一絲感悟,提升實力或者獲得武聖神通。但是這一切的一切都要看機緣如何?

眾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袞州。他們所組成的人數,大概有一百多人左右,而且組成的勢力也十分的繁雜。既有人皇殿中的人,也有人皇勢力所屬的宗門,或者所屬的將門,還有一些其他的宗門,這些宗門當中以太虛無為觀為代表。

但是他們現在受到一個宗門的節制,那個宗門就是紅楓山莊。

對於九天劍盟,除了九天劍派覆滅以外,其他的劍派都沒有,被追究責任,所以來說,現在他們這些人也參與到這一百人當中來。

這些人通過虛空戰場,然後直接的進入了雲海當中。

水齊華說道:「雲海變化莫測,就算是這些年,太虛無為觀,不斷的探索,加上前人的探索,也只,探索了雲海的1/3部分,至於其他的部分,更沒有人前去探索,因為當年有一個小隊便消失在了這未知的部分當中。而我們這次的任務就是那2/3部分。不過在此之前,我們要先走一趟,那1/3的部分。因為被探索出來的部分只在前面,對於後面都沒有探索出來。」

雕爺看了看那層層的迷霧。然後說道:「迷霧太厚,目力有限。以我的天賦神通也只能看到,很近的一部分,不過我看到了一個黑影,似乎馱著一個大山。然後別的地方都是灰濛濛的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楚,除了霧還是霧。」

「我們所探索的區域當中沒有,你說的這個存在,看來你已經看得很遠了。」水齊華沒有想到。眼前的鳳凰一族的強者,目力竟然那麼的好,竟然看的那麼的遠。

可是水齊華也知道看的遠也沒有什麼,到時候。還在一步一步的進行探索,不過這樣的話,會給他們節省很多的時間,並且也不會遇見什麼危險。

「如果是六耳獼猴在這裡的話,可能會看得更遠,可是他已經回歸了界上界,為我們的謀划而做準備,所以現在來說,我們只能一步步的探索了。」大鵬鳥說道,他知道,如果六耳獼猴在這裡的話,可能會聽得很遠,看得很遠。可是現在來說,他並不在這裡,所以來說他們的難度會大大的增加,雖然鯤鵬的目力是十分強大的,可是還是十分有限,和先天四大混世靈猴比起來還是差一籌。

看來現在這種狀況,他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感覺這迷霧的深處還有東西,只不過看不到而已。」劉俊芝發現自己也看不透這迷霧,看不見清晰的圖片,只能看到模糊不清的圖像。

不過他聽到了,在這雲海的最深處,藏有東西,而且這個東西對於他們來說,恐怕是很難對付的。

不過現在既然來了,也已經來了,根本沒有什麼懼怕的了。

前面的1/3路徑,他們走的還算平穩,因為,這些地方已經被,太虛無為觀探查過了。所以有些危險的區域,他們也能夠避開了。而是所有人都知道,輕鬆的時刻已經結束了,因為他們所面對的是那位置的2/3的區域。

這2/3的區域,對於他們來說,是充滿了未知性。而且這2/3的區域充滿了危險。他們現在要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探索了,所有強者把那些實力低微,卻有資質的弟子全部的圍在了中間。因為他們知道只有這樣的話,他們在危險來臨的時候才可以存活。

前面領隊的是一名武神,後面壓陣的則是兩名武神。而身為聖人的秦趙歌。卻在中間壓陣。

飄在最前方的是阿修羅的殘魂。雖然他只剩下了一縷殘魂,可是這一次對他來說也是一個機遇。因為幾人皇殿典籍上的記載,太皇的墓穴當中。

擁有著可以從造肉身的東西。所以這一次阿修羅便跟來了,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隨便找一個,實力相當的肉身的話,是自己暫時可能復活,可是來說。這個人的實力和修為就不能再次的提高,而且阿修羅想成為聖人,所以他知道,也沒有和他十分契合的肉體。所以現在來說,阿修羅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心中自然是十分的興奮,因為他知道自己,可能要復活了,這對於他來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雖然和大雷音寺之間的爭鬥已經接近了尾聲,他已經得到了不少的便宜。可是對於阿修羅來說,他需要的,並不是這種便宜,因為他的肉身,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所以來說,他現在只剩下一縷殘魂,所以他要博得這個機緣。就是為了能夠讓自己的肉身得以恢復。正是因為這一點點原因,所以他跟了過來,而且他因為只剩下靈魂的狀態,所以來說能看到它的人很少,這也正是他為什麼飛在最前方的原因。

因為他現在只是一個殘魂而已,所以來說任何的生物,對他已經構不成太大的傷害,這也正是他打前鋒的原因。

雖然來說前鋒是不好當的,可是他也明白,因為只有這個樣子。他們才能快速的找出來太皇古青的墓穴。

因為他這種狀態可以,出入那危險區域,而不受到任何傷害。所以來說,他打前鋒也是有理由的。

至於劉俊之,只得呆在了最後方。

因為他對人皇的密寶並不感興趣,他來這裡。來到這個地方,只是想確認一件事情。確認一件事情,這個太皇古清究竟是誰?因為他的好多地方。和伏羲太像了,而且他所留下的典籍,多一半兒上都有著伏羲的64卦圖。

這一點點完全和伏羲所吻合,所以現在劉俊之想要確定這件事情。因為他想知道泰皇古清究竟是誰?是不是傳說中的伏羲人皇?

所有人緊緊的抱團兒,他們所面臨的事情就是,這2/3的位置區域,不知道有多少的危險區域,所以他們要時刻,緊繃著這一根弦,否則的話。只要這根弦斷了。神武大陸雖然不會進行內亂。可是對於他們來說。如果所有人都在這裡死去的話,很可能那些勢力,會重新的反撲。所以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小心,小心再小心。

他們這次雖然來說事,探索太皇古青的陵墓。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這何嘗不是一種訓練。

現在他們這些人已經一動不動了,因為他們發現眼前,出現了一片森林。耳邊有小溪嘩啦啦的流水聲。這片森林的樹木,十分的高大,遮天蔽日,根本看不到上面的陽光。更何況,加上雲海本身特定的地理環境。所以他們這些人的心情都十分的緊張,因為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這森林當中就會出現一個野獸,向他們撲來。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現在不用擔心了,因為他們現在所在的區域是十分安全的。只不過這安全的區域,卻離這些參天大樹的森林,是十分的近。萬一有什麼野獸來襲的話。到時候的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所以他們現在。所有人都十分的緊張,都綳著一根弦。因為他們知道一件事情,就是他們只要離開這個安全的區域的話,他們到時候所面臨的危險就會呈上升趨勢,所以這些人知道一定要小心。

他們死了倒不要緊,但是他們中間的人卻不能死去,因為這些人。擁有著十分強橫的天賦,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保存實力的話,那就要面臨著滅頂之災,而且他們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敵人究竟是誰?

所以所有的人都小心翼翼,他們生怕出現什麼紕漏的話,到時候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了,因為中間這些人,是神武大陸的未來,所以來說就算,自己留在這裡,也要將這些人,全部的送出。

他們現在所知道的事情就是,絕對不可能讓這些人留在這裡,離開他們的視線,因為,前方部隊和後方部隊都有自保的能力,兩翼的部隊也都有自保的能力,但是中間這些人,基本上都沒有自保的能力,所以對於他們來說,只要遇到一點點危險,那就會是十分致命的。

所以他們都小心翼翼的探索著。而且前方探索出來的路。則會讓他們少受一些傷害。不過即便是這樣,前方的人探索出來的路。後方的人在重新走的時候,也會遭遇到各種各樣的危險,不過。現在來說,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因為他們所能夠支配的時間只有一個月。一旦一個月過去以後,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們都將迅速的撤回,因為界域排位賽,也十分的重要。

所以所有人都知道,不能在這裡耗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因為到達了武聖十重,人間至尊這種境界。

他們要用剩下的兩個月,衝擊武神境界,所以來說。這些人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如果一個月之內查不出什麼東西的話,那也要立馬撤回,就算找到什麼重要的東西的話,按照時間也應該立馬的撤回。因為這些強者們都知道一件事情,界域排位賽的時候,沒準就是神武大陸,向界上界發出最後的總攻命令。

所以來說,他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以後就要各自衝擊自己的境界。所以他們在這裡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必須所有的事情都在這一個月之內解決。剩下的時間,他們就要衝擊新的境界。這一點所有強者們都知道,所以他們都知道一件事情,他們的時間真是不多了,而且雲海的範圍又十分的大,那未知的2/3區域又危險重重。

他們況且時間也是十分的短暫,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要盡量,儘快的探索這一片區域,最後找到人皇陵墓和衣冠冢,只有這樣的話,他們才可以回去復命。因為他們此次來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找到玄皇浮屠塔。

至於其他的事情,到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如果時間和精力允許的話,他們將會繼續探索,如果時間不允許的話他們,有可能空手而歸,或者只帶走玄黃浮屠塔。

至於其他突如其來的狀況,他們都不是十分的擔心,因為對於他們來說,只要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可以了。只要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探索。至於其他的事情都以後再說,因為他們的時間不允許。不允許他們在這裡逗留太長的時間。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雖然一個月的時間太短,可是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留給他們的時間是不多了,所以那剩下的兩個月,這些人都要衝擊最高的境界,所以來說也沒有任何的精力來管這件事情。

這一次雖然只來了一百多人,可是這一百多人也是考慮了諸多因素。至於那些年輕的有潛質的舞者,自然不必說,他們的話。是很好決定的,但是剩下那些護衛他們的武者,就不太好決定了,因為這些人都要衝擊更高的境界。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說要做的事情就是。儘快的探索完雲海。找到太皇的墓穴和衣冠冢。

眼前這片森林是十分的巨大,而且一眼望不到邊際。這是因為他們的目力是十分的有限。稍微的看遠一點的話,就會看到層層疊疊的迷霧。

而且這座森林當中處處充滿了詭異,而且這遮天的樹木,將天空也擋住了。陽光根本照射不進來,所以來說。對他們來說。要小心翼翼。

因為畢竟這個區域他們誰也沒有來過,所以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個區域是不是很危險,必須要小心謹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