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亂,他才能混水摸魚。

最好能亂到原康平川大怒,召集所有人,包括召集那個大護衛。

方昊天最終的目的就是那個大護衛。

只要他有機會見到了那個大護衛,他就能夠找到楚先河了。

魂幻界,無聲無息,無形無影。

方昊天進入安順的營地如入無物之境。

安順正在主營跟數名麾下的核心強者喝酒。

「可惡,可惡。」安順一邊喝酒一邊怒吼。

他先是被摩沖輪打敗,兒子又被方昊天廢了,他能不憤怒嗎?

「你們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安順「咕咕咕……」將罈子里的酒喝光,將壇大力一砸道,「摩沖輪小人得意,太欺我們了,我要他死,我一定要他死,我想現在就去將他滅了。」

那幾個手下也是很憤怒。

其中一個雖憤怒卻沒有失去理智,道:「現在摩沖輪正在勢頭上,勁頭更猛,我們肯著對付他不妥。」

「那你說什麼辦,就看著他滅了三眼族立大功,然後騎到我的頭上?」安順怒吼,「既然不能明著對付他,那我們能不能借三眼族之後滅他?」

「很難,」那手下道,「大長老和二長老那邊已經暗傳來消息,確定是三護前輩陪摩沖輪去,有他在,我們難有做為。」

「可惡。」安順又拿起一壇酒,「摩沖輪那個野種怎麼運氣這麼好,當年他只是一個低賤的層次,現在居然都要爬到我的頭上撒尿了。不行,他必須要死,必須死。」

「哼!」

一聲冷哼驟起,已經是摩通藤模樣的方昊天直接將門轟碎走了進來。

「哪來的王八蛋敢撒野……是你?摩通藤,你要幹什麼?」安順條件反射一般的怒吼,在他的營地竟然有人敢踹他的門,簡直不可思議。

「你們都知道我跟摩沖輪是好兄弟,你們要殺他,我豈能坐視不管?他這一次要去滅三眼族建奇功,我可不能讓任何意外出現,所以,我要殺了你們永絕後患。」

方昊天直言不諱。

「什麼?你要殺我?好啊,跑到我的營地來殺我?」

安順直接揮手。

轟隆!

安順的那些手下同時與安順聯手,瘋狂轟殺向方昊天。

他們聯手的力量很強大,如果是摩通藤親自來,面對這樣的聯手還真的要退出。

然而方昊天不是摩通藤。 大概是察覺出秦菲臉色的變化,郁林俊突然傾身向前攬住了秦菲的雙肩,迫使她看向自己。

那一雙驕縱的眸子里儘是認真的神色:「嘖嘖,果然不是一般的自戀,是相當的自戀!但願你別讓我倆大驚失色才好!」

看來郁林俊還沒有忘記李文博的存在。

只是這樣的眸色,是器宇軒昂的郁林俊從來沒有過的,至少算是秦菲和李文博第一次看到。

李文博微蹙眉頭,莫名覺得他家老大像變了一個人似得,可至於是哪方面不對勁又說不清楚。

恍惚了有那麼幾秒鐘,秦菲鬱悶地甩開了郁林俊的手臂,「討厭,你能不能有點紳士風度,好賴不計人家是病號,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郁林俊模仿著秦菲的口吻,反唇相譏道:「呵呵,好賴不計我是你哥,你就不能配合一下?」

有那麼一瞬間,郁林俊總算明白東方玉卿為何總是熱衷於逗趣秦菲了。因為她這幅「看不慣對方,卻又干不掉對方」的神情簡直太招人喜歡了。

是的,此刻秦菲的小臉上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潮紅,「討厭,難怪你一直找不到女朋友。就你這油嘴滑舌,遲早把我嫂子給氣回娘家。」

幾乎是脫口而出的下一秒,秦菲就有些後悔了。

她剛才說的貌似有些嚴重,擺明了是往人家郁林俊的傷口上撒鹽嘛。單身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才找到願意嫁給他的新娘。

果然,郁林俊的臉瞬間冷峻地緊繃了起來,他甚至看清了秦菲眸光中的閃躲。

郁林俊的聲音染滿了深沉,如果仔細聽的話還有絲絲縷縷的落寞:「氣跑了才好,說明你嫂子的性格不適合我,也不是真心欣賞我的那個女人。」

聞聲后,秦菲嬌俏的小臉一白,好像連呼吸都變了該有的頻率:「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擊你的。你就當我昨晚燒壞了腦袋,胡說八道好了。」

「不許你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我還不至於那麼小氣。」

別看郁林俊說的這般雲淡風輕,可誰又能知道這雲淡風輕的背後有著怎樣的隱忍和壓抑。

「去吧,讓我們見識一下秦大廚的手藝。倘若味道還不錯的話,說不定我會考慮給你投資一家秦氏私房菜館。」

郁林俊漫不經心地說著,還動作麻利地將他身上的圍裙解下來,然後幫秦菲戴好。

憑藉著身高優勢,郁林俊始終留意著秦菲的面部表情,與此同時他內心深處也是百感交集。

饒是他刻意忽略掉秦菲那飽滿的唇瓣,但依舊忘不了昨晚的那個吻。

看著秦菲走向廚房的背影,郁林俊微閉眼眸,再次睜開時眼底早已不見了剛才的黯然神傷。

郁林俊轉身離開時,恰巧秦菲抬頭看向他的背影,嘴角情不自禁地勾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弧,連她自己都未曾察覺到。

秦菲安靜的在廚房裡準備著配菜,郁林俊出現在廚房門口的時候,她也沒有察覺到。

廚房很寬敞,郁林俊走過來的動作很輕,就這樣身材慵懶的倚靠在冰箱旁的牆壁上,靜默地看著秦菲動作嫻熟的切著菜。

初步鑒定刀功不錯,大致可以看得出秦菲以前應該會經常的下廚。

秦菲穿著淡藍色的薄衫,黑色的長褲,還是系著剛才的那條圍裙,如此簡單的搭配穿在她的身上卻別有一番韻味。

伴隨著秦菲翻動鍋鏟的動作,陣陣的菜香傳進郁林俊的鼻息。

凰主霸權:公主挽城 視野中的秦菲將一縷髮絲別到了耳後,順手拿起了水杯喝了一口涼白開。

如此簡單的一個吞咽動作,卻撩得郁林俊喉結不由得滑動著。

克制了那麼幾個呼吸后,郁林俊微眯著眼眸,邁著慵懶的步子緩緩的向秦菲走去,儼然像是蟄伏已久的獵人。

伴隨著郁林俊的緩慢逼近,秦菲的身子猛然一僵,轉過身來的時候不小心將手碰到了鍋沿上燙了一下。

「啊!」秦菲倒吸一口冷氣。

「菲菲,你沒事吧?」

幾乎是在靠近秦菲的下一秒,郁林俊就將秦菲燙傷的手指含在了嘴裡。

「嘶……」

秦菲出於本能地喟嘆了一聲,此刻的眼眸無比的清澈、透亮,可是卻偏偏的染上了一層迷霧般的淡漠疏離。

總是會讓人有種飄渺抓不住的感覺,彷彿她壓根就不屬於這凡塵世俗間,更加不受任何人的束縛和掌控。

可秦菲越是這樣,郁林俊就越被她的氣質所吸引,完全的不受控制地想要保持這樣的曖昧氛圍。

這也算是繼昨晚過後,郁林俊第二次的悸動瞬間。哪怕僅僅只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咬唇動作,就足以使他方寸大亂。

興許是燙得有些厲害,所以秦菲有些貪戀於郁林俊口腔中的潤滑帶給她的舒適感,所以沒有著急著抽出手指。

莫名的,郁林俊含著秦菲的手指,然後抬眸看向秦菲。

四目相撞的一瞬間,秦菲覺得自己的心跳漏跳了好幾拍,這才惶恐不安地抽動了一下手指,恰巧郁林俊也鬆開了唇瓣。

沒等秦菲採取任何措施,郁林俊就抓著她的手在水龍頭下沖洗了幾遍,接著就將她拽著坐到了客廳。

整個動作行如流水般的一氣呵成,自然少不了秦菲的默契配合。

郁林俊仔細地在秦菲的手指上塗抹著燙傷藥膏,一圈又一圈地摩挲著,儼然像是在做一個精美的手工製品。

兩個人難得如此緘默,都沒有出聲打擾對方的心不在焉。

即便是接下來吃飯的時候,兩個人也顯得安靜了許多。

不過出乎秦菲的意料,她準備的三菜一湯竟然都被他倆在不知不覺中就給吃光了。

說來也夠諷刺的,吃到一半的時候,秦菲才想起李文博。

郁林俊連頭都沒抬,隨口胡謅道,「被他媽叫回去相親了。」

幾乎是郁林俊話音落下的下一秒,正在餐廳里吃快餐的李文博冷不丁地打了個噴嚏。

李文博皺眉抽出幾張餐巾紙,然後心不在焉地擦拭了一下壓根不存在的鼻涕。

心想著他家老大就是重色輕友,竟然就那樣把他給轟了出來,他也想品嘗一下秦菲的手藝好吧? 方昊天的強大,已非角人族這些長老可比,他殺安順這幫傢伙如殺雞。

只是方昊天還需要鬧出一些動靜,於是一拳打出。

轟!

安順幾人都倒飛,而強大力量將這棟房子震得搖搖欲墜。

「房子要塌了。」

安順有一個手下突然尖叫。

「快出去。」

安順等同時從窗戶飛出。

轟隆!

房子突然塌崩。

這下子整個宮地都驚動了,身影密密麻麻湧出。

「給我去死。」

方昊天突然怒吼,有意而為,怒吼聲人人可聞。

一出手,他就將安順的那些手下殺了,然後跟安順「惡戰」,逼得安順節節敗退,所到之處,營地的房子都要塌掉,而安順的手下被及的多,死傷大片。

「差不多了。」

方昊天看了一眼四周已經圍滿了角人族許多強者,一個個都是滿臉震驚難以置信的樣子,他突然一掌拍出將安順已經重傷的安順拍死。

嗖嗖!

方昊天從宮地里飛出。

「天啊,四長老竟然殺了三長老。」

四周的角人族強者都失去反應能力了,這可是大事,大到他們很震驚。

方昊天落入摩通藤的住處,隨之施展魂幻界消失,悄然回去摩沖輪宮地,將法想無劫身收起,本尊繼續閉關。

過了半個時辰左右,摩沖輪焦急的聲音響起:「摩九,摩九,你能出來嗎?」

曦世界2 方昊天笑了笑,知道定是摩通藤的事情了。他開門出來,驚詫道:「師傅,現在就去攻打三眼族了?」

摩沖輪此時既是興奮又是忐忑,道:「出大事了,四長老突然闖進安順的營地將安順殺了。」

安順跟他是死對頭,事事針對他,現在死了,摩沖輪當然高舉。

但他也知道摩通藤殺安順定會有大麻煩,只是不知道這個麻煩能夠大到什麼程度。

「「什麼?」方昊天大驚的樣子,「四,四長老殺了三長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走,陪我去四長老那裡。」摩沖輪轉身就走。

摩沖輪現在可以說是六神無主,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帶「摩九」一起去而不他一個人去。

摩沖輪真的不知道,他很自然就這樣做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他對這個徒弟已經生生了一種絕對信任與依賴,所以遇大事時他第一時間就是要將摩九帶在身邊。

摩沖輪和方昊天全速前掠到達四長老摩通藤輪的營地。

「四長老,怎麼回事?」摩沖輪見到摩通藤時嚇了一大跳,只見摩通藤雙眼赤紅,幾近瘋狂。

「怎麼回事,我他媽的哪裡知道是怎麼回事!」摩通藤怒吼,「我一直在家裡,我怎麼殺人,我怎麼殺安順。」

摩沖輪臉色劇變:「四長老,你說什麼,安順不是你殺的?」

「你也不信我嗎?」摩通藤怒吼。

「四長老,」一道聲音驟起,「君主要見你。」「來了,來了,」摩通藤要瘋了,六神無主,「我他媽的誰告訴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殺了安順?」

「四長老,別拖延時間了,君主等著呢。」原康平川派來的人卻當摩通藤演戲,冷笑道,由此可見這個傢伙有可能是安順那邊的人。

「四長老,冷靜點。」摩沖輪眼中毅芒驟閃,「我陪你去,如果不是你殺的,君主絕對不會冤枉你。」

「你陪我去?」摩通藤現在也是六神無主,聽到這話很是感動,也冷靜了許多,「好,好,不枉你我兄弟一場,走。」

「摩九,我想過了,你就不用去了,」摩沖輪突然對方昊天傳話,「如果我有不測,我的家人就請你看在師徒一場的份上厚待他們。我早看出來了,你是做大事的,以後成就要遠在我之上,我不能帶你去,不然的話會害死你。你若死了,那我摩沖輪就真的敗了。」

師傅。」 刀戈弄影 方昊天微急的樣子。

「我已經決定了,在你未真正強大之前給我忍著,也要聽我的。」摩沖輪突然表現出果斷,與摩通藤一起去見原康平川了。

方昊天也急急離開摩通藤的營地,但他不是回去,而是施展魂幻界隱匿起來,開始在城中大面積的尋找楚先河。

此時整個角人族真的為安順之事而轟動,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此事上,方昊天的膽子自然就大了許多。

但一天過去,方昊天卻還是沒有找到楚先河,感覺楚先河並不在角人城。這個過程,倒是讓他對角人族有了一個很全面的了解。

「到底在哪裡?」

方昊天行走於角人城中,苦苦思索,不知覺中他竟然走到了君主府的附近。

「進去看看。」方昊天心裡驟動,「就試一試原康平川能不能感應到我的存在,如果他也不行,那我就可以大膽搜君主府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