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柳豐源和柳泉生,是無所畏懼的走到了顧天全和雲貢山的身邊。

莫無敵臉色十分難看,看到這些傢伙的出現,他明白了一件事。

「呵呵,什麼狗屁獵殺分隊,都是一群飯桶。」

他的那些人,已經都被幹掉了!

孤立無援,如今的莫無敵當真是孤立無援了,何況這邊還有柳家父子和雲貢山以及顧天全的存在。

這三個蠱師,一個顧家人,足夠莫無敵喝一壺的了。

更不要說,還有嚴碧洲等人的存在。

「好,很好,你們厲害啊。」莫無敵咬著牙,很是不甘心的低吼道。

顧天全單手放在傷口上,他扯著紗布說道:「莫無敵,看在曾經是同門的份上,你要是自殺的話,那還能有個全屍。」

「哈哈,顧天全,你想太多了吧?」

莫無敵突然狂笑起來,眾人心中一沉。

因為這個時候時間已經差不多快要到了,王陽那邊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

那黑罈子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王陽的情況就更加不清楚了。

佛爺黑著一張臉,抬起手槍對準了莫無敵:「老大要是出事了,我就把你的肉一片一片割下來喂狗。」

「不需要,我有更讓他生不如死的辦法。」

一旁,雲貢山冷冷說道。

正在此時,雲貢山突然面色一變,他抄起匕首,一刀刺向了顧天全的後背。

顧天全根本就沒有防備,匕首沒入了他的後背。

『前輩……你!「

顧天全一下子倒在地上,雲貢山卻是不肯停手,一把抽出匕首,兩根手指猛地一下插進了顧天全的傷口。

「啊!」

顧天全疼的全身蜷縮起來,人更是差點沒昏厥過去。

雲貢山抽出手指,一隻白色透明的蟲子,被甩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

柳豐源被嚇了一跳,他可是一直都站在顧天全旁邊的,身為人蠱的他,竟然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雲貢山目光兇狠的看向了莫無敵,怒道:「該死,這傢伙早就已經動手了,幸好發現的及時,不然顧天全這輩子都會成為殘疾。」

柳泉生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顧天全,心中嘟囔道:「被你捅了這麼一刀,這距離殘疾也差不多了吧?」

與此同時,莫無敵卻是臉色大變。

如今這獵殺小分隊已經都被幹掉了,而王陽這邊的人卻是全員都在,除了王陽一個人還不知道什麼情況罷了。

莫無敵自知大勢已去,他看向了某個方向。

「莫無敵,你死定了!」

嚴碧洲亮出手槍,對準了莫無敵的腦袋。

誰知,莫無敵一臉猙獰的笑道:「這一次是我低估了你們,不過下一次,你們就不會這麼走運了。」

嚴碧洲的槍口正對著莫無敵的腦袋,雖然兩人之間距離很遠,不過這怎麼看莫無敵都是要完蛋的啊。

嚴碧洲也沒有什麼心情聽莫無敵廢話,直接抬手就是一槍。

豈料,莫無敵也不躲閃,這子彈剛一到莫無敵面前,就是被什麼東西給擋住了。

一隻拳頭大小的蠱蟲迎上了子彈,這蠱蟲直接被打死了,詭異的是子彈並沒有穿透蠱蟲的身體,而是被蠱蟲的屍體包裹著,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好好享受這場死亡盛宴吧!」

莫無敵一抬手,兩隻蠱蟲被他給捏碎了。

正在此時,從一旁的巷子裡面,猛地衝出來兩道黑影。

嚴碧洲掃了一眼,臉色十分難看,因為這兩個人是早已經被幹掉的3號和6號。

隼更是看得眼睛都直了,因為其中的一個狙擊手,那可是他親手幹掉的。

「別靠近他們,有毒!」 雲貢山大吼一聲,嚴碧洲正要進攻,聽到雲貢山的聲音,頓時停下了腳步,不進反退,急忙避開了衝過來的這兩個傢伙。

嚴碧洲湊到隼的身邊,急忙說道:「你確定,這傢伙死了?」

「確定,我親手幹掉他的啊。」隼的臉色十分難看,不過他的態度倒是十分肯定的。

死而復生這樣的事情,嚴碧洲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的,只是眼下的情況,這想來或許是莫無敵的什麼詭異手段了。

「用這個!」

雲貢山從背包裡面甩出一些東西,扔在地上,轉身就從另一個方向沖了出去。

莫無敵趁亂已經逃走了,雲貢山哪裡會放過這個傢伙呢?

顧天全中招了,又被雲貢山給捅了一刀,雖然雲貢山救了顧天全的性命,不過眼下他算是沒有力氣再去追殺莫無敵了。

顧天全很是吃力的抬起頭,他並沒有任何責怪雲貢山的意思,要不是雲貢山下手快,恐怕這個時候他已經被莫無敵給坑死了。

只是,他後背的傷口就在脊椎附近,饒是顧天全,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我去支援雲前輩。」嚴碧洲回過神,看著雲貢山的背影急忙說道。

誰知,顧天全蒼白著臉吼道:「不,先解決掉這兩個東西,不然所有人都會死,而且你去了也是白去,雲貢山自然有他的辦法。」

嚴碧洲楞了一下,就在此時,那兩道黑影已經靠近了佛爺那邊。

嚴碧洲和隼抄起雲貢山扔在地上的東西,那是一些粉末狀的東西。

「怎麼用?」嚴碧洲沖著顧天全吼道。

「撒出去,要快!」

兩人心領神會,一邊沖向佛爺身邊,一邊將粉末全都給撒了出去。

3號和6號的屍體一接觸到那些粉末,動作頓時緩慢了不少。

嚴碧洲見狀心頭一喜,這是要被幹掉了?

粉末包裹著3號和6號,下一秒,這兩個傢伙身上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

「跑,快!」

顧天全趴在地上,頓時大吼道。

佛爺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不過既然顧天全都這麼緊張,想必這肯定是什麼要人命的東西。

當下,佛爺幾個人架起顧天全,慌不擇路的朝著某個方向衝去。

嚴碧洲和隼則是在最後面,防止那兩個東西做出什麼事情來。

誰知,那兩人的血肉消失后,兩幅骨頭架子戳在原地。

下一秒,大量的蠱蟲從兩人的身體裡面湧現出來。

「瑪德,骨蠱!」

嚴碧洲頓時破口大罵,在苗疆的時候他可是見過這種蠱蟲,一旦被近身的話,這東西就會進入人的骨頭裡面。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顧天全為什麼一點都不想反擊。

對付兩具屍體或許還有勝算,可要是對付這些骨蠱的話,簡直是作死了。

嚴碧洲和隼也是不敢停留,只能急忙追上了眾人。

「我看到了,是骨蠱?」顧天全很是虛弱的呢喃道。

兩人連連點頭,卻都是一臉期待的看著顧天全,希望顧天全能夠有什麼脫身的辦法。

顧天全咬著牙說道:「骨蠱我們對付不了,雲前輩的藥粉可以讓它們短時間內無法行動,先找個安全的地方。」

「那?這些東西怎麼辦?」嚴碧洲看了一眼身後的方向。

果然,那些蠱蟲全都停留在原地,一時之間還沒有什麼動靜。

嚴碧洲剛鬆了一口氣,結果他又是看了一眼,心都快跳出去了。

在邊緣的一些蠱蟲,那是已經開始有所行動了。

「短時間,這時間還真是短啊,快跑!」

佛爺看了一眼大廈的方向,冷著臉說道:「不知道雲前輩能不能得手,老大那邊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啊。」

嚴碧洲剛想要說些什麼,誰知,柳泉生帶著天蠱屍,一路頭也不回的沖著大廈的方向衝過去了。

「老柳!」

嚴碧洲想要攔住柳豐源,剛一出手,卻是被天蠱屍給攔截下來了。

佛爺見狀,嘆息道:「也罷,現在只有柳泉生能順利的靠近老大那邊,他有天蠱屍護體,不一定會出事。我們先走,等老柳的消息。」

柳泉生黑著一張臉,他死死的咬著牙,眉頭緊鎖。

他的身上還有可以和佛爺聯繫的東西,如今這個時候肯定要有人去王陽那邊的,不管王陽是死是活,佛爺這邊都要儘快得到消息。

現如今能夠去的人,就只有柳豐源和他了。

柳泉生再怎麼貪生怕死,那也不會丟下王陽不管,更加不會讓自己的親生兒子涉險。

因此,當柳泉生看到那些蠱蟲被定住了以後,他就決定。

趁著這短暫的時間,先衝到大廈裡面去。

大廈那邊被莫無敵放了東西,這些蠱蟲說不定不會追過去。

賭一把!

與此同時,雲貢山一路瘋狂追殺莫無敵,毫不懈怠。

誰知,雲貢山追出了幾百米,眾人就見莫無敵慘叫一聲。

莫無敵的一隻手臂似乎被什麼東西給切斷了,而雲貢山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莫無敵惡狠狠的看著雲貢山,轉身丟下兩個黑色的圓球,隨即立刻逃走。

嚴碧洲見狀,急忙沖著隼說道:「動手,看來莫無敵已經沒有什麼抵擋的蠱蟲了。」

隼抬手就是一槍,豈料,這一槍出的還是慢了一步。

子彈擦過莫無敵的脖子,爆出一些血花,莫無敵也算是光混的很。

他咬緊牙關,單手捂著脖子一路逃竄。

嚴碧洲和隼也顧不上許多,兩人都想要追殺過去。

雲貢山卻是從地上爬起來,瘋了一般的往回跑。

「雲前輩?」佛爺沖著耳麥急忙問道。

耳麥里傳來雲貢山的喘息聲:「跑,快跑。莫無敵丟下的東西是滅世蠱蟲,這東西只要是有血肉就可以無限繁殖。」

「沒有辦法解決嗎?」

「暫時沒有,這東西很難弄死,除非是包圍住所有的蠱蟲一下子弄死全部,只要逃走一隻,那不需要幾秒鐘,就會變成一群!」

佛爺嘶了一聲,要知道雲貢山和莫無敵可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既然雲貢山都撤回來了,說明他現在是沒有幹掉莫無敵的把握了。

佛爺嘆息道:「該死,要不是顧天全和雲前輩都受傷了,莫無敵哪裡會跑掉啊。」 雲貢山飛快的沖回來,一到眾人這邊,眾人才發現,這雲貢山的氣色十分差勁,就像是一瞬間蒼老了不少。

雲貢山拿出匕首,對著嚴碧洲說道:「把我後背的東西弄掉,不惜一切代價。」

嚴碧洲掀開雲貢山的衣服,頓時就傻逼了。

一個血紅色的大包,就生長在雲貢山的背部,而且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

嚴碧洲按照雲貢山的意思,快速將這東西給挖下來。

雲貢山的後背滿是鮮血,人也是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

「雲前輩!」

「燒了,燒了它!」

原來,剛才雲貢山是使盡渾身解數,才幹掉了莫無敵的一條胳膊。

然而,雲貢山身上帶的東西不夠,再加上顧天全受傷的事情,這讓雲貢山沒有辦法一口氣幹掉莫無敵,反倒是被莫無敵給鑽了空子。

左教授,吃藥啦 好在,雲貢山的體質和尋常的蠱師不同,他還能抵擋一陣子。

眾神世界 這東西的位置在後背,必須要有人弄下來,雲貢山只能放棄追殺莫無敵,先一步跑了回來。

即便他繼續追下去,那也是沒有機會幹掉莫無敵了。

大批的蟲子從莫無敵逃走的方向衝過來,不過這些蟲子並沒有先襲擊眾人,而是沖向了骨蠱那邊。

雲貢山見狀頓時驚呼道:「該死的,骨蠱並不是為了攻擊你們的,而是為了消耗掉我那些葯。滅世蠱蟲吞噬掉骨蠱以後,他們數量將會成倍增長,莫無敵這個混蛋啊!」

要知道,對付骨蠱,這或許還有一些機會。

可眼下雲貢山已經沒有藥粉了,想要赤手空拳的對付滅世蠱蟲群,這簡直是天方夜譚了。

嚴碧洲看著大廈的方向,開口說道:「我看滅世蠱蟲現在也不會做什麼,我先去支援老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