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一道銀色光芒一閃而逝,隨後龐沂南便停下了手,不再動作,而場中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可是不過片刻后,一聲轟然巨響傳出,高台上濃郁到不見五指的藍光之中,一抹銀光猛然爆發開來!

這銀光中蘊藏著強悍無比的劍氣,犀利異常!此時劍氣四散而出,攪碎了身周數丈之內的所有的藍光,而後向著水丞一閃而去!

而水丞早已經停下了掐訣的雙手,口中的法決也已經停下。

他眼見龐沂南剛剛的動作之後,只是冷笑一聲,心中充滿了不屑。

「莫非這龐沂南以為,就這麼一劍,就能破開我這封海陣?也太不將我放在眼中了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這隻差一步便能達到仙器級別的鎮宗之寶——定海珠,到底是什麼威力!」

心中如此想著,水丞暗自運轉水雲宗頂級水屬性功法——封海決。

隨著心法的運轉,一道道水靈氣向著他的身體飛射而來,爭先恐後的鑽進進他的體內。

隨著濃郁的水靈氣注入,水丞只感覺封海決的運轉越發如意隨心。

他得意的一笑,而後單手沖著面前正在綻放藍光的定海珠一點指,只見一道道藍白交雜的光芒從他指間射出,分別進入了十八顆定海珠之內。

隨著十八道藍白光芒的注入,十八顆定海珠開始散發出陣陣強悍的波動。

水性本柔,但是達到極致,卻也能以柔克剛!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極快。不等他再有下步動作的時候,龐沂南剛才的一劍之威已經爆發出來!

眼見那伴隨著巨響聲出現的銀白色的鋒銳劍氣向著自己席捲而來,如同一條橫行霸道的巨龍一般。水丞那一直沒有任何錶情的臉上,首次出現了凝重之意。

不過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並沒有很慌亂。只是用手一拍自己前胸,而後手掌握拳,彷彿抓住了什麼一般,沖著面前已經蓄勢待發的十八顆定海珠一揚。

隨著水丞的動作,十八顆定海珠齊齊爆發,滔天波動衝起。一瞬間,高台之上,禁制之中,彷彿有了陣陣波濤洶湧之聲,如海嘯一般,將要摧毀陸地!

而後,十八顆定海珠旋轉著飛上去,帶著滔天的水屬性波動,迎上了席捲而來的劍氣巨龍!

二者猛然相撞在一起!

「轟!」

「唰。」

銀光與藍光參雜、交織在一起,銀色巨龍游弋于波濤洶湧的大海之中。

一切竟然顯得那般和諧!

見到這一幕,龐沂南與水丞的表情各不相同。

龐沂南微微一笑,水丞則是瞳孔略微收縮。

隨後,龐沂南一邊控制著銀色劍氣巨龍,一邊笑著調侃道:「驚不驚喜?」

水丞聞言沒有搭話,而是猛然加大了法力輸出。

只見那十八顆定海珠突然停止轉動,而後四散開來,化作一個小型陣法,這陣法正好將正在遨遊的銀色巨龍覆蓋在其中。

隨後,水丞一拍小腹,其口中突然又吐出了一個龍眼大小的藍色珠子。看其樣式,與那十八顆定海珠幾乎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這后出現的藍色珠子之中,有一條青色小龍在遊動!

…………

………… 夏自清在看到薛薴和容瑄兩個人其樂融融的互動之後,瞬間就有些在心裡覺得寬慰了起來。那種感覺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姐姐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一般,讓他不自覺地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眶裡倒是都盈滿了感動。

實在是太不容易了,他們兩個人為什麼能夠像是今天這樣般配呢?怎麼在這之前,他都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呢?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動心情,最後差點都要直接笑出聲來,還是女生站在他的身邊,用了有些奇怪的眼神看過去之後,才算是讓夏自清稍微收斂了一番自己的表情。

「你怎麼從剛才到現在,總是會露出有些莫名和奇怪的表情啊?難道是我的眼睛出現了什麼問題嗎?」

女生使勁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直到最後就只能夠直接詢問夏自清,卻又害怕自己的這個問題實在是太有冒犯的意思在,所以又只好縮頭縮腦袋地使勁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才算是作罷。

「沒,只是突然間覺得薛薴姐和容瑄哥兩個人好像看上去就特別般配的樣子,然後順帶著又回想起來了在你還沒認識我們之前,薛薴姐和容瑄哥兩個人經歷的那些事情,一想就覺得實在是太不容易了,現在所以在看到他們這樣的時候,就忍不住有點激動。」

夏自清這幅樣子,沒有在手裡拿著個手帕放在嘴角咬已經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了,而對於夏自清同樣有著濾鏡的女生,在看到他這副激動不已的樣子的時候,在心裡默默地垮了一句可愛,隨後便也跟著一起激動了起來。

「所以你這個樣子,特別像是我們那些粉絲嗑cp的樣子啊。我和你說,他們一個兩個的想象力都特別豐富,只要你和誰看上去關係好一點,他們就覺得那是糖,能夠毫無顧忌地嗑起來了,實在是有那麼點的意思。」

女生在介紹起自己所熟悉的領域的時候,整個人的狀態都是相當的興奮,畢竟她也沒有什麼特別了解的,這件事情也只能夠勉強算上是一件,因此說起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和話癆沒有什麼區別,甚至都有些滔滔不絕了起來。

「嗯?你怎麼不繼續說了,我聽的正起勁呢,結果倒是你說到一半就閉嘴了,實在是有些太不夠意思了吧?」

夏自清聽她說起這事兒,就覺得是相當的有意思,所以說一直都沒有打斷女生,只是單純地聽著她一刻不停地講著,不過看著那張側臉,突然就覺得有些可愛,又覺得自己腦海之中萌生出的念頭實在是過分有意思了一點。

像是只嘰嘰喳喳的小麻雀,提防卻又忍不住地卸下自己的防備,看著就很有意思。

不過他此時此刻臉上的笑容和那些沉默不語落入女生的眼中倒像是另外一種意思,就像是在對此覺得不耐煩,也同樣惹得女生在瞬間就不敢再多說些什麼。

「怎麼能夠這樣呢……我還以為你是覺得不高興呢,聽著聽著就開始板著一張臉的……」

她語氣之中除了埋怨,似乎還有了那麼一點撒嬌的感覺,夏自清在沉默著看完之後,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最後還是他一個伸手,有些寵溺地揉了揉她的腦袋之後,才總算是讓女生這麼點的小怨念消散了下去。

搞了半天,也就是一個愛撒嬌、特別好哄的小女生而已,這是他現在內心當中最真實的想法,不過嘴上自然是不好就這樣直接說出口,剛出口的話自然而然地也就換上了另外一種說辭。

「真是難過啊,我難道看上去是那麼一個薄情寡義的人嘛?實在是太傷心了,原來我在你的心中是這樣的形象啊……」

他故意裝作是有些傷心的樣子說出這話,自然就換來了女生連忙擺手的解釋,而夏自清心眼實在是太壞了一點,看她這幅樣子,就裝作是有些不高興地轉過頭去,在女生慌張到一直低頭說話的時候,又故意睜開一隻眼睛,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才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我沒有這個意思的……是真的沒有這個意思的,誒呀你怎麼突然之間就沒有想明白這件事情啊,我根本就不是那樣子的人嘛,更何況我本來就不是那個意思的。」

女生的表情實在是有些慌張了起來,不過在聽到了夏自清的笑聲之後,便瞬間有些小小的生氣了起來,垮下了臉之後居然還沒有任何的表情,一看就是想要讓他再繼續哄一哄的樣子。

夏自清知道是自己這嘴說的話,惹得女生有那麼點的不高興了,所以也就自然而然地走上前去,伸手戳了戳人家之後,又裝作是無事發生的樣子,有些故意地問道:「怎麼了,難道是不高興了嘛?是不是因為我剛剛說的那些話都太過分了啊?」

「我哪裡有那麼小心眼的,不過就是因為你在那裡故意逗我嘛,我還不能夠有一點自己的小脾氣了啊?再說了,我就是不喜歡別人和我開這種玩笑,所以說才會是這樣的反應的,如果你覺得不喜歡的話,真的可以馬上就離開的,我沒有一點的意見。」

女生說這話的時候也是相當的誠懇,倒是夏自清在聽完之後表情倒是沒有最開始那麼自然了,還有些莫名的悲傷或是別的情緒的感覺在其中。

他說:「別總是把離開這種賭氣地話掛在嘴上,有些東西說久了的話,是真的有可能自己都會相信了的,我之前身邊就有這樣的人,總是看著他嘻嘻哈哈的,可真的離開的時候又是頭也不回一下,就這樣走了,什麼都沒有剩下的那種。」

夏自清手上做了一個類似於是揚起灰塵的動作,看上去有些萬念俱灰的,卻又是相當的認真,像是女生在看著他這樣的表情之後,也似乎能夠想象到當初到底是發生了些什麼的。

。 葉鈞上下打量著貝瑤。

六年前那個小女孩,儼然蛻變成一個妙齡少女。無論是從外貌還是氣質方面,都有著巨大的變化。

唯一不變的,依舊是那倔強又清冷的目光。

就是因為這麼一個小丫頭,他差點丟了條命,甚至面臨牢獄之災。

明明是他給了她命,可她,卻試圖毀滅他。

真是不知好歹。

想到這裡,葉鈞的眼神變得愈發陰冷。

只是…

現在不是給她教訓時候。

葉鈞壓下心底的情緒,說「怎麼見到我,不知道打聲招呼呢?上一次見你,我還以為看花眼了。」

貝瑤聽了,並不說話。

葉鈞倒也不生氣,喝了口咖啡,道「不過我倒是沒想到,你會和我的侄子葉旭認識。這件事,你事先都知道?」

聞言,貝瑤才抬眸看向葉鈞。

葉鈞低笑著,「瑤瑤,葉家早就把你了解的清清楚楚了。下次別再做這麼冒險的事情。」

「和你沒關係。」貝瑤冷聲道。

「怎麼就沒關係?難道不是因為我,你才接近的葉旭?」葉鈞說,「不過你還是太小,葉旭是葉家的長孫,一舉一動都是備受關注。這次車禍,老爺子都被嚇病了,你現在,可是葉家憎惡的眼中釘啊。」

「我來這裡,不是想聽你說葉家怎麼樣。我要的是心臟源。」

「當然,找你肯定是真的要給你。不過,我受葉旭母親所託,給你最後的忠告。」葉鈞擱下咖啡杯,繼續道:「以後離葉旭遠遠的,永遠不準出現在他面前。」

「……」

貝瑤走了之後,葉鈞給韓芸芷打電話彙報這件事情。

韓芸芷正在科研所的實驗室里,等忙完后才看到這通未接電話以及簡訊備註。

看完后,她擱下手機,詢問醫院那邊的情況。

「葉旭今天怎麼樣?」

「頭痛在持續,不過我感覺他好像在忍耐,根本不說。」

韓芸芷皺起眉,繼續道:「AX-7藥片,有按時給他服用嗎?」

「有,護士每天都叮囑了。」

「一定要讓他每天服用。頭疼的話……實在受不了,給他注射止疼劑。」

「是。」

掛完電話,韓芸芷瀏覽了下醫院那邊傳給他的葉旭身體指數,皺起眉。

此時,醫院。

VIP病房內,有東西被砸在地上,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

護士慌張跑了出來,急忙關上門。

剛接完韓芸芷電話的鄭毅走過去,問:「怎麼了?」

「葉少爺今天情緒有點差,葯也全都扔了。」護士如實道。

鄭毅蹙起眉,想起韓芸芷的囑咐,從她手裡接過東西,「我去吧。」

他先敲了敲門,剛推門而入,就聽裡面想起道冷漠的聲音。

「滾出去。」

鄭毅循聲看去,就見葉旭正用右手扶著腦袋,眉頭緊緊皺著,看上去已經疼痛難忍。

他立刻走近,將手裡的葯拿出來,並給他端杯水:「阿旭,把這葯吃了,頭疼會緩解。」

葉旭掀起眼帘,眸子隱晦不清的看著他,「我都快好了,吃什麼葯?」

「你要是好了,頭也不會疼是不是?」鄭毅討好的勸道。

葉旭靜默幾秒,旋即接過水杯。

鄭毅忙遞去葯,緊盯著他吃進去,才放心似的,悄悄舒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