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前世後半輩子,受盡了生活所迫歷經滄桑,讓她變得不再像傻子一樣天真。

所以,今生他要改變自己的人生軌跡,要跟那個對自己最好能好一輩子的男人在一起。

可聽到墨馨是南宮彥的內定妻子,她就覺得自己的東西被搶了一般。

可隨之又有些輕鬆,因為今生再也不用捆綁在這個虛偽假面的男人身邊。

她此刻的內心很矛盾,她自己都說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她丟下這一句話,轉身與別的名門貴族說話去了。

跟這些貴族打好關係,對她的將來有著很大的幫助。

外面,月色撩人。

墨馨站在月光下,周身星光點點彷彿染亮了整個夜幕。

南宮彥側頭看著她,月光下的她很美很好看。

墨馨道:「彥哥,有話直說。」

南宮彥這才道:「我會等你長大一些。」

墨馨,只覺得這句話說得莫名其妙。

她道:「什麼意思?」

「馨馨。我會對你好一輩子你信嗎?」

墨馨看白.痴一樣看著他:「我有哥哥,有父母,他們都會對我好一輩子。」

南宮彥笑了此刻他臉上的笑容帶著暖意,墨馨竟然看不出一絲假來,只覺得很奇怪。

他道:「那不一樣。」

墨馨無語了:「有什麼不一樣的?」

南宮彥道:「馨馨,我說的對你好一輩子,是兩個人的事情。」

墨馨皺眉:「說明白一點,不太懂。」

「就是夫妻,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用我之情共度白頭。」

墨馨:「……今天你被放出來是不是沒吃藥?」

本來南宮彥覺得很深情嚴肅的場面,被墨馨這一句被放出來沒吃藥,給整的特別不嚴肅。

南宮彥更是面容微僵道:「我說的都很認真,也都是真的。」

墨馨:「……」

「皇伯給我沒定的妻子就是你啊!」

「啊?」墨馨傻了:「有病吧,我未成年。」

南宮彥道:「我說了我會等你,我也答應皇伯用我的生命去呵護你。」 墨馨聽到這句話只覺得頭大,說道:「不可能」

她氣的不行,這種事為什麼都不問問她的。

南宮珏看著墨馨排斥的樣子,心裡有些失落。

他道:「是真的。」

她眼眸通紅,說道:「你們太過分,憑什麼左右我的人生。」

南宮彥道:「馨馨,我們可以嘗試一下,你……」

「你別說了,我不聽。」

墨馨說完這句話,直接趕緊往大廳跑。

雲月盟 因為太過著急,在樓梯的拐角處碰到一堵肉牆。

「嗯。」墨馨揉了揉的發疼的鼻子,抬頭看著自己撞到的人。

「洛凡哥。」

「你慌慌張張的怎麼了?」

「我找大哥哥。」

墨馨說著就顯得有些委屈,眼睛都紅了。

「呦,小馨馨怎麼了?」洛凡看到墨馨眼眸通紅的樣子有些心疼。

墨馨沒有說,直接找到大哥哥的所在的書房,推門就走了進去。

正在說話的兩人,瞬間安靜下來。

韓郁看過去,就看到馨馨紅著眼睛的樣子。

墨馨直接走到南宮珏的面前,問道:「為什麼?」

南宮珏看著妹妹這樣子就知道她一定是知道了,眼眸瞬間冷了幾個度。

「不要相信別人說的話,哥哥不會讓你做任何你不願意的事情。」

墨馨聽到大哥的承諾,感覺鼻頭酸澀。

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南宮珏把人摟進懷裡安慰道:「傻瓜別哭。」

墨馨將頭貼在南宮珏的胸膛點點頭道:「我不哭。」

洛凡進來,就看到這一幕。

他嘆口氣道:「得,到底是跟你親,在外面我問他怎麼了她都不說。」

南宮珏看向韓郁道:「你說的那件事我會考慮,你先回吧!」

藍一立刻進來,送韓郁出去。

韓郁離開前看了墨馨一眼,薄唇微動想要跟馨馨說點什麼,可是話到嘴邊他又能說什麼呢?

他轉身離開,來日方長現在馨馨還小,他還有時間。

洛凡也很知趣的離開,直接下樓找墨家三兄弟去了。

墨馨抽泣著:「哥哥的爸爸要將我嫁給南宮彥,哥哥你知不知道?」

南宮珏點頭:「今天你來之前剛知道的,以後不會了。」

墨馨鼻子紅紅的,就像個受了驚嚇的小兔子一般。

南宮珏拿著紙巾將妹妹的眼淚擦乾,妹妹這樣他心疼的都快不能呼吸了。

「誰跟你說的?」

「南宮彥,他把我叫出去說的,說我是南宮伯伯給他沒定的媳婦。」

南宮珏安撫道:「他老糊塗了,你可以將他說過的話當成放屁。」

噗嗤一聲,墨馨被逗笑了。

藍一攔著要進來的南宮國皇,然後聽到裡面的談話,只感覺不熱卻出了一身的汗。

太子爺那樣嚴謹冷傲的一個人,真是為了妹妹,什麼事都敢做什麼話也都敢說。

南宮國皇自然也聽到兒子的話了,只見他嘴角狠狠抽了抽,那臉色簡直難看成綠色的了。

他要進去,可藍一就是攔著不讓進。

說道:「沒有太子爺的吩咐,誰也不能進去。」

南宮國皇氣死了,真是兒子養的好乾將,對他還真是忠心耿耿。

南宮珏聽到外面的動靜,將最後一塊給妹妹擦了淚的紙巾,丟盡了廢紙簍里。

「讓他進來。」 藍一這才走開,讓南宮國皇進去。

南宮國皇一進去就黑著臉道:「你這臭小子,會不會好好說話。」

南宮珏看向南宮國皇道:「你自己做的事你不知道?」

南宮國皇聽到這句話有些囧,當時他只是想給兒子留個后。

想到兒子的性格跟脾氣,別人的孩子他肯定不要。

可墨馨不一樣,兒子那麼寵著墨馨肯定會喜歡她生的孩子,而且這孩子必須有皇家血統,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墨馨嫁給彥兒。

強娶99天:權少的摯寵 只是,他沒有想到兒子居心不良啊!

想到這裡他狠狠瞪了一眼兒子,想責怪都是因為兒子居心不良惹的禍。

可還是忍住了,不能在馨馨面前賣了兒子是主要的。

他不在去看那個讓自己生氣的兒子,而是看向馨馨道:「丫頭。」

墨馨輕哼一聲,別過頭去不看南宮國皇。

南宮國皇笑道:「生氣了?」

墨馨這才看向南宮國皇道:「南宮伯伯,我是人不是你用來交易的貨物。」

南宮國皇趕緊點頭:「是是,馨馨說的對。」

墨馨又道:「既然您都知道,您還要將我送給您侄子。」

南宮國皇知道這丫頭會發難,他早就想好了糊弄過去的說詞。

他坐下,臉上露出愁容,唉聲嘆氣。

墨馨看到他這樣子覺得奇怪,不知道他嘆什麼氣?

少奶奶每天都在洗白 南宮國皇見馨馨看過來這才說道:「馨馨啊,你大哥哥沒人疼沒人愛的,爸爸是為了你哥哥才出此下策的。」

墨馨:「……這跟我大哥哥有什麼關係?」

南宮珏,這老頭還挺會演。

南宮國皇道:「當然有關係,你說說你大哥沒人要,這將來娶不上媳婦可是要斷後的。」

墨馨聽到這話就覺得和很不舒服,大哥哥那麼好怎麼會沒人要。

她就是不喜歡別人說大哥哥一點不好,當時就板著臉道:「我大哥哥怎麼會沒人要。」

「你看看他整天拉著一張死人臉,好像誰都欠他百八十萬似的?」

「你再看看他一天天的,身邊全是男性朋友,有個女的想靠近也都被他給嚇走了,誰肯嫁給他?」

外面的藍一:明明是太子爺自己將人統統給丟出去了。

墨馨有些不服氣道:「我大哥哥很好,那些被嚇跑的女生是她們自己沒有眼光。」

南宮國皇故意激將道:「不管怎麼樣都沒有人要他,他是要打一輩子光棍滴。」

墨馨立刻摟住大哥哥的胳膊:「我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哥哥是我的別說是她們不要我還不給呢!」

南宮國皇一聽立刻道:「那你的意思是你要?」

墨馨理所當然道:「哥哥是我的我當然要。」

南宮珏只覺得內心彷彿泡了蜜一樣甜,低頭道:「你說的,不許反悔。」

墨馨一副絕對不會反悔的模樣道:「大哥哥我們說了一輩子都不分開的,我怎麼可能反悔。」

南宮國皇臉上一喜說道:「馨馨你真是個好孩子,你大哥哥的後半輩子算是有了依靠了。」

墨馨:「……」這說的是什麼話,大哥哥的身份地位以及能耐還要依靠誰? 門外的籃一:真是個小傻瓜被這父子倆套路了都不知道。

墨馨一直都以為兩人是兄妹的情誼,所以當南宮伯伯說的依靠也是家人的依靠。

所以根本就沒有想那麼多,拉著男公爵的手搖了搖說道:「我已經不氣了。」

南宮珏輕笑,看向墨馨的眼神皆是慢慢的寵溺之色。

直到宴會結束,南宮皇家也沒有公布南宮彥內定的未婚妻是誰?

大家都陸續散場,南宮珏跟三個弟弟也開車離開。

南宮彥有些失望,他不甘心去找南宮國皇。

書房內的氛圍有些緊張,南宮國皇坐在椅子上看著南宮彥。

首相也是一臉的慎重,跟不解。

南宮彥問道:「為什麼不公布?」

首相也道:「國皇,這不是之前就已經決定好的事情么?」

面對兩人的質問,南宮國皇能說什麼?

難道說,他因為自己的兒子居心不良看上了自己的妹妹,所以他才出爾反爾?

這話他可說不出來,可有不知道怎麼解釋,簡直讓他頭疼。

「皇伯,是不是馨馨找你了?」

南宮國皇正愁著找借口,可聽到南宮彥的話,他立刻有了說詞。

「對,馨馨來找我了,她才十七還小你們年齡不太合適。」

這話的意思就是,你太老了還是算了。

誰知道南宮彥卻鬆了一口氣道:「如果是因為年齡,那不是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