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於楠的話音還沒落下,就被孫甜甜搶戲了,「裴叔叔,我不僅是小七的室友,還是她同學,我叫孫甜甜,甜蜜蜜的甜哦。」

裴子騫看見兩個小姑娘雙眼冒紅心,依然面不改色的。

他笑道:「小可愛那麼可愛,就連她的室友也全都一樣那麼可愛啊!」

這個句式,聽起來怎麼好像有點熟悉?

葉初七瞥了這兩個只看顏值的膚淺女人一眼,慶幸自己老早就將靳斯辰據為己有了,否則被這倆花痴貨盯上了,那還得了?

網紅美女剛剛才被哄好,瞅著臉色又要變了。

葉初七急忙道:「你們剛才不是說跳完舞就開始燒烤的嗎?東西呢?還不趕快去準備起來。」

孫甜甜這才停止了犯花痴,準備燒烤用具去了。

裴子騫和網紅美女自然而然的加入到他們的陣營里來,圍繞著火堆一邊燒烤一邊玩起了遊戲。

裴子騫天性就愛玩,跟這群小朋友也能很快打成一片。

靳斯辰就比較頭疼了。

尤其是他們玩的那些遊戲,比如什麼007,殺人遊戲,誰是卧底,嘴巴手指不一樣,靳斯辰別說是玩了,他連聽都沒聽說過。

也難為他一個年過三十的大叔陪著這幫小年輕玩了個遍。

玩膩了一個,又換另一個……

裴子騫到這兒來簡直就是活躍氣氛的,永遠都有用不完的新點子,這下他又提議道:「爆笑成語你們都玩過吧?現在大家每個人都先說一個成語……」

其他人都笑了,紛紛附和提議。

只有靳斯辰慢了半拍,跟著扯了下嘴角。

他覺得剛才那個什麼007真的太弱智了,現在都玩上成語了,好歹也算是走上高端路線了吧?

可是,為什麼他們都那麼好笑?

裴子騫點名道:「辰哥,你先說一個,隨便什麼成語都行?」

靳斯辰心裡打鼓,總覺得現在這畫風有點不太對,所以他說了一個比較符合他現在心境的成語,「七上八下。」

他這心啊,可不就是七上八下的嘛!

接下來輪到其他人,每個人都說了不同的成語。

葉初七:「日久生情。」

柳芳菲:「翻江倒海。」

許浩:「以靜制動。」

於楠:「一針見血。」

孫甜甜:「博大精深。」

網紅美女:「水漫金山。」

裴子騫:「雞飛蛋打。」

每個人都說完了,靳斯辰依然覺得這些都是很正常的成語,沒什麼特別之處啊,所以他們這會兒一個個都憋著笑是幾個意思?

裴子騫接著馬上道:「好了,現在套用下面的句式:洞房花燭夜,我在XXXX,加上你們剛才說的成語。」

說完,他自己先開了個頭,「洞房花燭夜,我在雞飛蛋打。」

接著,每個人都說了一遍……

靳斯辰好像隱隱明白爆笑成語是什麼意思了,怪不得每個人說一遍都要笑到抽筋,現在的大學生真的是……玩個遊戲有必要這麼污嗎?

他們單獨說成語的時候很正常,但是跟洞房花燭夜連起來,再取用那些成語的諧音或者是深一層意思,簡直就不堪入耳了。

所以,他們其他人都知道這個遊戲怎麼玩,就靳斯辰一個人不知道而已…… 說來也是巧。

樓韶白今天剛好帶著王姨的消息來看張叔。

張叔剛醒來沒多久,擔心王姨,自然不能好好養病,喬舊他們這些天不能光明正大的出來,生怕被執法組抓住,所以就拜託樓韶白幫個忙。

在現世,能信任的人不多,加上樓韶白現在又是給他們提供了住處的大佬房東,他們自然非常聽話,努力不給樓小姐添麻煩。

於是一幫在隱世很少會接觸到遊戲這回事的一幫人,正端著B.S研發出來的全息遊戲在運作玩耍。

包括心裡只有復仇的喬舊,也非常活躍、在遊戲里。

一天到晚都是頭盔頭盔。

小日子過得……簡直不要太舒服。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查到了一些關於魏家的事情,樓韶白並沒有著急動手。

雖然名義上魏家是主謀,但王姨身上的疑點還很多。

加上自己白天和晚上大部分時間都還在軍訓。

「有人在跳樓!」

樓韶白剛到醫院,就看到一群人繞在下面,抬著頭看著上方。

「聽說啊,是被那個了才被送來的醫院。」

「好慘啊,還有一個已經死了,渾身是血。」

「我聽說是在外面玩,不自愛所以才……」

一大堆的看官和閑言碎語。

樓韶白總結了一下,沒打算管。

世界每年有大約一百萬人自殺。

這意味著每分鐘都會有好幾個人自殺。

既然是自殺,樓韶白自然沒有興趣關注,也不準管。

但……

「是啊,這當家的也是慘,聽說還惹了什麼不該惹的人。」

「反正說是大家,權勢壓人啊。」

權勢壓人不是重點。

關鍵是……她好像聽到了一個「魏」。

站在樓下,眼神半眯起。

從口袋拿出手機迅速鏈接最新的事件,然後跳到信息網直接全方位搜索。

果然是魏家。

再往下查,樓韶白看到面色也是稍微一變。

這個魏延看女人的眼光不怎麼樣,就連這生出來的兒子也是……

好的不要,偏要把壞的東西當寶。

一胎雙寶:老婆結婚吧 大概也是因為這個魏新翰像他吧。

這鼠目狠辣的一面,真像。

樓韶白眼底十年間凝聚起一層寒冰,卻又在下一秒迅速退卻。

她不愛管現世發生的事情,但不代表不會插手。

誠如每個人都有討厭的東西,這個魏新翰、和他的那群狐朋狗友還真是把女生當成玩物一樣對待。

平均每個月糟蹋的女孩都有十個手指頭。

自殺,逼瘋搬家的,更是不在其數。

這種人如果繼續活著,有權有勢,只會有更多乾淨的女生掉入這個漩渦。

魏家,還真是髒得可以。

樓韶白從樓下來到了樓頂。

周圍的醫護人員紛紛在勸說。

可那個要跳樓的少女根本聽不見他們的聲音。

她自閉了。

在親眼目睹好友自殺后……

「你真的就決定這樣跳下去嗎?」

樓韶白知道,光憑喉嚨發聲根本不足以讓自閉中的少女聽得下去。

她帶入精神力,輕緩的侵入少女的大腦,在一點點往裡構思,給她增加新的世界。

「你跳下去是一了百了,你父母呢,還有導致你變成現在這樣的人也就這麼算了?」

樓韶白繼續在她的大腦里用精神力語言雙刺激。 事實上,除了靳斯辰,葉初七也不知道。

畢竟她的心理年齡擺在這裡,以前沒玩過這種遊戲,重生后也還是第一次玩,真的有點趕不上這幫年輕人的潮流。

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中華文化也真是博大精深啊!

其他人都套用裴子騫的句式把一句完整的話說完,最後就只剩下靳斯辰和葉初七了。

葉初七瞟了身邊的男人一眼,不知道為什麼竟覺得臉上像火燒似的,完全沒道理的啊,這個遊戲又不是她想出來的,她囧個什麼勁兒啊?

而她不知怎麼的居然說了這麼一個成語……

日久生情!

罪魁禍首裴子騫在哈哈大笑道:「喂,就剩你倆啊,倒是說啊!」

靳斯辰意識到自己著了道,恨不得直接撕了這熊孩子的嘴,陰測測的一眼掃過去,反問:「我說了,你敢聽?」

「呃……」

裴子騫慫了一下。

他也懂什麼叫適可而止,恐怕現在拿把刀架在脖子上,靳斯辰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也說不出那種話來。

裴子騫繼續圓場道:「好好好,誰讓你是我哥,反正就是那麼個意思大家知道就行了,哈哈哈……」

其他人也都跟著爆笑出聲。

比起裴子騫嘻嘻哈哈的能跟他們打成一片,靳斯辰明顯有點高冷,不笑的時候讓人感覺怕怕的,也就沒有人敢逼他了。

裴子騫卻繼續道:「不過辰哥……你說那什麼,七上八下,七八加起來可就十五次,就洞房花燭那一晚,你確定能撐得住嗎?」

靳斯辰斜了他一眼,決定暫時先忍忍他。

裴子騫卻不怕死的又問道:「就算你撐得住,你確定小可愛受得了嗎?」

靳斯辰徹底忍無可忍,盯著他道:「說,你繼續說……珍惜你現在還能說話的機會,多說點兒。」

唔……

這是在威脅他以後可能會說不出話來的意思。

裴子騫也很無辜啊,不就是玩個遊戲嘛,連這個都玩不起,就知道威脅人。

算了!誰讓靳斯辰比自己大,打架又打不過他,裴子騫只能默默認栽,乖乖的閉嘴不敢再說了。

葉初七本來挺豪放的一個小女生,這下子臉紅的跟什麼似的。

裴子騫忽然覺得,大概不是因為靳斯辰玩不起,而是他怕葉初七會更加不好意思,典型的護犢子啊!

葉初七和靳斯辰最終都沒有說。

但違反了遊戲規則,每人罰了一杯酒,就這麼過去了。

中場休息了一會兒之後,看了下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這次輪到孫甜甜提議道:「距離流星雨降臨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不如我們來玩點更刺激的怎麼樣?」

一群年輕氣盛的小夥伴,就怕不夠刺激。

聽她這麼一提議,紛紛舉手同意。

最終一致決定,這輪玩的是真心話大冒險。

這個遊戲雖然老掉牙,但是只要玩得好放得開,不管在哪裡都能迅速的將氣氛推向至高氵朝。

遊戲規則很簡單。

每個人發一張撲克牌,比牌面的大小,牌面最小的人則要選擇真心話或者大冒險,由牌面最大的人出題。

今晚的人都成雙成對,唯獨於楠和孫甜甜單著。

所以才在第一把,兩個人就掐上了。

於楠得到了此輪牌面最大的小王,而孫甜甜卻得到了最小的紅桃4。

於楠問道:「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孫甜甜一咬牙,「大冒險吧!」

於楠想了想,狡黠的笑道:「選擇在場的一位男士,要握住對方的手,直視對方的眼睛,認認真真的說:我喜歡你!」

孫甜甜懵了!

當場就撲過去捶了於楠幾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