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的是,自先祖坐化到如今這數年以來,除了帶回來的那位先祖,至今沒人能讓神域之寶有絲毫反應。

眼看著修鍊者聯盟日益渙散,末家的地位搖搖欲墜,老爺子進入虛空界想要尋找機緣喚醒這神域之寶,豈料想被不明來歷的人聯手偷襲,在虛空界中不知所蹤。

屋漏偏逢連夜雨,兒子在覺醒時神域之寶產生反應的消息被有心人傳了出去。

更沒想到的是面善和藹的妻兄居然是奸惡狡詐之徒,竟早就對他們末家族寶有所垂涎,在他們放鬆警惕之時,混入末家內殿,與其他兩族內外夾擊將他們全族屠個乾淨,欲分羹一杯。

末宇怎麼都沒有想到,他們末家居然會淪落如此地步,此時的末宇終於明白了,原來這一切的意外都是一個陰謀!人心叵測,在至高的力量無上的權力面前,對他們來說他們只是墊腳石而已。

「心兒,你怕不怕?」末宇右手將妻兒輕輕摟住,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溫柔的問道。

此時的他,了解了一切之後,竟然顯得無比的從容。

「生伴末家子,死駐末家祠,琴心足矣。」言落,美婦嘴角帶著安詳的笑容,依偎在了那堅實的臂膀之中。

此時的天空中,竟然有點點的靈光在涌動,下一刻,虛空彷彿出現了一雙無形的大手被生生的撕裂,一道金光射下將那孩子包住。

「居然想送孩子走,快攔住他!」三位領頭者感受到虛空的能量波動,迅速結印,欲要將空間封鎖住。

「孩兒,以後的路你要自己走了,此仇能報便報,不能報就放下吧,為父倒希望你能安靜的度過一生,不要牽扯那麼多利益糾紛。」話落,一聲嘆息,一道金光朝著那孩童的眉心走去。

這光芒出現,每一位修士眼眸中都毫不掩飾的透出了欣喜若狂的神光,如同獵蟻發現了獵物一般,數萬的修士各顯神通,朝著那被虛空帶走的孩童飛去。

然而他們剛剛起步,就發現有一股無形的撕扯力,死死的釘住了他們的腳,他們往下看,只見那男子和美婦相互倚靠,劍放在身旁,淡淡的紅光浮現。

「心兒,你可曾記得有一曲叫雨?」

「記得,那是我們第一次相約的時候伴的曲子。」

美婦盤膝微微福身,古琴在前,白暫纖細的玉指輕揚,撫在琴面,琴聲徒然在這廣場宮殿之上響起,委婉又剛毅。

琴聲起,簫聲伴隨,一道婉轉而又空靈隨琴而走,凄涼而又滄桑的聲音在這廣場之上裊裊。

「是自爆,大家快躲!」

那司寇殺,宮劍和琴伐廣等人見到這一幕,眼皮狂跳瞳孔緊縮,快速結印的手迅速的停了下來,顧不及攔下那正被虛空帶走的孩童,奪取日思夜想的神域之寶,就紛紛顯神通用神力將虛空破開,遁入虛空躲避。

下一刻,琴簫聲起之處,猩紅色的火焰妖艷綻放,一股如同星雲爆裂一般熾熱的波浪席捲天地,周圍的空間被那恐怖的力量瞬間毀滅,那些還未來得及躲閃的修士,如同紙張一樣,輕易的被撕碎,來不及發出一聲凄厲……

兩人皆是永生境界的超級強者,是這幻靈界至高的強者,其自爆的威力怎可用恐怖來形容,幸好他們收斂了一半的威力,並且是集中在這裡,不然半個幻靈界都要遭殃。

此時,天空之中,依舊有裊裊餘音,成千上萬修士的殘軀紛紛落下。

誰也沒有想到,最終這一場戰鬥會以這樣的結果落幕……

第一章幻靈大陸

夜色濃重,如腐爛的屍體上流出來黯黑冰涼的血,蜿蜒覆蓋了天與地。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轟隆!

一聲悶雷響徹天地,一道呈樹杈狀豁亮從天空馳下。

電光落下,剎那間照亮了整個碧泉宗,將陷入黑暗的景物拖拽出。

然而一瞬間蒼白逝去,黑暗又開始了肆虐,整個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

一個簡陋的小院之中,一位十三四歲的少年全身衣物盡被汗水浸透,捲縮在床上,呼吸急促,顫抖的身軀讓床板如蜂抖翅一般,嗡嗡作響。

「啊!!!」

伴隨著一聲驚雷,末軒大叫著,猛地從床上坐起,喘著粗氣,眼中滿是驚恐的神情。

每年,中秋前夜,他都會做同一個夢,十年來亦是如此。

那是一個無盡黑暗的地方,鮮血與屍體鋪滿了整個世界,一張張猙獰的臉馳騁,一雙雙無辜的眼神倒下,整片天地中,儘是殺伐戾氣。

那黑暗中,一切太過於真實了。

一個滿是血跡的孩童在站在屍體的中央,一道道銀光快若驚鴻,從那稚嫩臉龐,幼小身軀穿過。他彷徨,他無助,看著周邊一個個身影倒下,他哭得撕心裂肺,整個世界就彷彿剩下了他一人。

天空中,一道金光亮起,本以為它能驅散黑暗,可曾料想僅是瞬息之間,隨著一聲巨響即被無盡的黑暗吞噬乾淨。

緊接著,一個身形瘦削,披著戰袍,身著白色長裙的美婦落了下來,此時的她潔白神聖的長裙已被腥晦的鮮血染紅,戰袍銀靴悉數俱毀。原本清澈明亮的雙瞳,變得無比的渾濁無光,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著,透著紅粉的皮膚在這一刻變得煞白,嬌嫩欲滴的雙唇,彷彿兩片隆起的白紙,毫無血色!

哽塞的孩童停止了哭聲,紅腫溢血的雙眼,眼淚滴滴噠噠的落下,來不及擦去淚水,幼小的身體拼了命的往美婦落處跑去,被屍體絆倒了,爬起來!磕了又摔,摔了又磕,槍林刀樹,無所畏懼!似乎沒有什麼能將這幼小的身軀阻攔住。

一聲無比猙獰的笑聲響起,猶如來自阿毗地獄的惡魔,彷彿是在欣賞自己的傑作。

那聲音,蕩漾在末軒的心頭,久久不能揮去。

…………

砰!

門被踹開了,兩道與末軒差不多的身影沖了進來。看著坐在床上驚魂未定,正在抹汗的末軒,著急的問道,「末軒,你怎麼了!」剛剛聽到叫聲的兩人顧不得大雨淋漓,就趕緊跑了過來。

兩人是末軒的好友,一個泥堆里滾大的,那身材比末軒稍微高些,濃眉大眼的叫伍月戈,而那瘦削衣物略有些破舊的則是孫不理。

兩人都住在距離末軒不遠的地方,平日里也都相互照顧,特別是這段時間,末軒唯一的一個親人去世了。

「沒……沒什麼,做噩夢了而已。」末軒望著兩人,驚魂未定的說道。

伍月戈和孫不理見此,相視了一眼,「今晚我們兩個就在這裡陪你吧,平常人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莫過哀之。」

「嗯嗯。」末軒聞言,心中如同酸瓶打破了一樣,埋頭言道,「不好意思……這麼晚了,還打擾到你們兩個……」

「哈哈,你個小子,今天這是怎麼了,往日可沒這麼客氣。」孫不理一屁股坐在床前一臉興奮的勾住了末軒的脖子笑嘻嘻的說道。這是他們幾人往日里習慣的動作。

「狗不理,起開……起開……你見誰把屁股坐在枕頭上的!還濕噠噠的……」末軒一臉嫌棄的將孫不理推走,試圖掙扎開對方的手。不過卻也沒有用力,因為兩人冒雨而來,他心裡非常感動。

孫不理並沒有放開,而是兩顆如同墨石一般光亮的黑眸側斜到了末軒的方向,壓低著聲音,嘴角揚起,一臉壞笑道:「這個時候,你還敢叫我狗不理,看來今晚我要摟著你睡了。」

「額!你個基佬。」末軒打了一個機靈,渾身雞皮疙瘩的他挪開了孫不理的手,從床上跳了下來。

「哈哈……」伍月戈和孫不理見到這一幕,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經過這麼一個小插曲,末軒的心情總算是緩和了許多。

自打末軒記事起,因為某些原因也就只有那麼少數幾個玩得好的,而孫不理和伍月戈則是這少數中的死黨,他們三人號稱外門後勤鐵三角。

因為幾人相處的時間久了,都為各自起了花名,孫不理叫狗不理,是末軒「賜名」的,每次叫的時候,孫不理總是一副想要拚命的模樣。伍月戈叫鴿子,是秦淩和孫不理想的名字,但是他總想起一個更奇葩的,因為每次叫鴿子,這小子總說,「不要迷戀哥,鴿子是個傳說。」每次都把孫不理氣得牙痒痒。

而末軒因為名字太難起綽號了,至今他們倆都沒想到一個合適的,於是就一直晾著。

看著正在打鬧的末軒和孫不理,伍月戈突然神色一變:「話說末軒,你這一年準備得怎麼樣了,明天可就是門派的入門測試了。」

碧泉宗的入門測試,每年中秋日舉行,每次吸納八至十四歲能達到門派要求的優秀少男少女入門。

末軒是碧泉宗外門後勤部原炊事房葉奶奶的養孫,因為這個淵源,末軒七歲開始就參加了入門測試,但是每次都是以武試不達標而失敗告終。

碧泉宗的武試及格線為一掌打碎一塊一米的巨石,相對應修為築基二重天以上。

但是末軒就像是撞了鬼一樣,這麼多年的修鍊,修為始終停留在築基一重天巔峰,任憑他怎麼努力修鍊,對方就是停滯不前。

伍月戈十歲通過測試進入了碧泉宗,孫不理十一歲也通過測試成功的進入了碧泉宗,而後其他的也是一一的通過了測試,如今外門後勤同齡人就剩下他一人沒有進入門派,也正是這個原因,他只有那麼幾個好友。

若是十四歲的這一年測試,他還是不能成為碧泉宗的弟子,那麼他將被門派放棄,要麼離開門派,要麼做一輩子的伙夫。

外門後勤部,歸屬碧泉宗外門管理,是為門派中燒水做飯清潔打掃的專職人員所在部門,是門派最低端的存在。

而一般在後勤部的都是一些孤寡的老人,或者生活貧窮需要宗門救濟的人家,這些人簽訂契約一生為宗門工作,宗門給予庇護和一定的薪水。

因為賣身契約原因,其有天賦的子女也將得到一定的特權,可以提早進行測試並且還有可能被降低標準進入門派。

末軒搖著頭,伍月戈的話就像是一根刺一樣,扎在他的胸口,原本熱鬧的房間中,此時只能聽到幾人的呼吸聲。

孫不理朝著伍月戈的背後掐了一下,「你怎麼說起這個了。」

「這……」濃眉大眼的伍月戈心中猛地一怔愣,本來他就是想提醒末軒注意修鍊,可曾料想不小心觸到了對方心裡痛處。

此時幾人就像是三座石雕呆立在原地,空氣如同凝固住了。

「沒事……我自己也知道,這是我最後的希望了,或許老天爺有些看不爽我,多給我安排了一些劫難也不一定。」末軒苦笑的說道。

孫不理截了一下伍月戈,「鴿子,你修為最高,你想想辦法唄!」

伍月戈是他們之中修為最高的,昨日剛突破到第二級境界,煉精一重天。

在大千世界,修士分武修和銘文師兩種職業,他們皆是武者。

武修據他們如今所知的,一共有五境,築基、煉精、練氣、煉神、煉虛。

一境有三層,每一層為一重天,一共有三重天,每一重天分前、中、后以及大圓滿四個階段。

而他現在正處於一境中的築基三重天大圓滿,第一境也稱築基境,分別是築基一重天、築基二重天以及築基三重天。

突破了築基三重天大圓滿就進入到了二境,又稱煉精境,伍月戈此時正是那煉精一重天初期的武者,也算是在後勤區域這一帶年輕一輩的佼佼者了。

「嗯嗯,我剛突破到煉精境界,接觸到了精神力,希望這一次能有一點作用。」伍月戈手抬著下巴,全神貫注的看著末軒,只見他原本明亮的黑眸中,居然透出了一層淡淡的藍色光芒。

那淡藍色的光芒,不一會兒將末軒的身體籠罩,幾個呼吸以後,伍月戈收回了神光,大眼睛似乎有些乾澀,連續的眨了幾下。

「怎麼樣了?」在伍月戈收回神光之後,孫不理急忙問道。此時末軒也是一臉期盼的神情。

之前孫不理和伍月戈也在他的身上找過原因,但是仍是找不出任何的因由,這一年是他最後的機會了,他真心的期待,伍月戈能找到他修鍊問題的根源,他不相信,自己就是一個修鍊不了的廢材。

伍月戈搖了搖頭,不知如何言語。

他在末軒的身體里,居然看不到一絲的靈氣,整個身體一片空白虛無,一般的修士,就算是築基一重天,身體也應該能吸收天地靈氣了,甚至有些都能將靈氣轉換為真氣在丹田之中了。

但是末軒的身體中居然一點靈氣的都沒有,也就是說對方根本吸收不了天地靈氣為己用。

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很多人因為無法吸收天地靈氣和轉換真氣,轉而成為凡人,這些人生命短暫且卑賤,毫無尊嚴苟活著。

「鴿子你看到了什麼,你說吧,我能承受得住。」末軒看著伍月戈那遊離不定的眼神,似乎有些難言之語。

「是啊,你快說啊,怎麼扭扭捏捏的,跟個女人似的。」孫不理的聲音中帶著急迫,也是一副十分焦急的模樣。

「這……」面對追問,伍月戈的眼神在避閃,欲言又止,到底要不要將這個事告訴末軒,此時他的內心在糾結著。

「你快說啊!」孫不理焦急萬分。

末軒的眼神中,也帶著期盼。

「我在末軒的體內,察覺不到一點靈氣……」在孫不理的急迫追問下,伍月戈鬆口道,他的聲音非常的沉重,沮喪的低著頭,眼眸中帶哀傷,彷彿是在說他自己一樣。

末宇,將神域之寶交出來!」

一個威嚴聳立的廣場之上,皆是橫七豎八的屍體,血已流成河。

黑雲壓城,奢華的宮殿在這一刻,被血腥之氣布滿,壓抑的氣息幾乎讓人喘不過氣來。

說話的是一個身材偉岸的中年男子司寇殺,一層厚厚的血垢將他黑色的戰甲包住,幽暗深邃的冰眸帶著濃濃的陰桀。

這裡是幻靈界,是整個大千世界中靈氣最精純的地方之一,也是掌管著大千世界一半修士的修鍊者聯盟的總部所在地。

「司寇殺,宮劍,琴伐廣……」

「三個屠族之凶,居然還有兩個是我親族!」

男子俊逸的容貌有些猙獰,雙瞳呈現鮮血一般的紅色,金色的戰甲上灑滿鮮血,緊繃的手中一柄長劍發出嗡嗡的聲響。

在他身後的是身形瘦削,披著銀甲的美婦,她神色冷毅,懷中緊緊抱著一個三四歲的孩子。

她沒料到,自己的兄長居然會與外人聯合起來,為了一件寶物大開殺戒。

「我的好妹夫,你知道修為到了我們這種地步,除了極致的力量和天地同壽已經沒有什麼能入我法眼了。為兄我的修為已經上百年沒有增長過一分了,你將這神域之寶交出,兒子交給我們做那喚醒之引,我們繼續扶你做這聯盟之主,如何?」男子嘴角帶著冷笑,身材枯瘦,背後一把太陰殘魂琴。

「琴伐廣,他好歹也是你的外甥,你怎可如此狠心!」美婦冷聲道。

混跡二次元的陰陽師 「我的好妹妹,只要你們將神域之寶和孩子交出來,今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至於孩子,你和好妹夫再生一個不就好了。」被稱為琴伐廣的男子不以為然,攤著手,帶著邪惡的笑容說道。

此時整個幻靈界天空上,數萬至高強者虛空而立,望著孤立無援的夫妻二人,眼眸中皆是冷漠之色。

他們末家本是這幻靈界四大家族之首,上任家主末封穹更是這幻靈界的至高強者,修為更是那不滅境後期巔峰境界的超級強者,沒想到他們三大家族趁老爺子進入虛空界之時,聯手奪他們鎮族的神域之寶。

神域之寶,是他們修鍊到半步極致的先祖從虛空界帶回來的,因其恐怖力量,讓他們末家穩坐幻靈界四大家之首,而神域之寶也成為了他們鎮族之寶,

先祖坐化前曾密告時任家主:「參透此寶,得天地之力,與天地長存。」

這一句話也成為了他們家族的最高機密,除了直系弟子外,無人所知。

可惜的是,自先祖坐化到如今這數年以來,除了帶回來的那位先祖,至今沒人能讓神域之寶有絲毫反應。

眼看著修鍊者聯盟日益渙散,末家的地位搖搖欲墜,老爺子進入虛空界想要尋找機緣喚醒這神域之寶,豈料想被不明來歷的人聯手偷襲,在虛空界中不知所蹤。

屋漏偏逢連夜雨,兒子在覺醒時神域之寶產生反應的消息被有心人傳了出去。

更沒想到的是面善和藹的妻兄居然是奸惡狡詐之徒,竟早就對他們末家族寶有所垂涎,在他們放鬆警惕之時,混入末家內殿,與其他兩族內外夾擊將他們全族屠個乾淨,欲分羹一杯。

末宇怎麼都沒有想到,他們末家居然會淪落如此地步,此時的末宇終於明白了,原來這一切的意外都是一個陰謀!人心叵測,在至高的力量無上的權力面前,對他們來說他們只是墊腳石而已。

「心兒,你怕不怕?」末宇右手將妻兒輕輕摟住,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溫柔的問道。

此時的他,了解了一切之後,竟然顯得無比的從容。

「生伴末家子,死駐末家祠,琴心足矣。」言落,美婦嘴角帶著安詳的笑容,依偎在了那堅實的臂膀之中。

此時的天空中,竟然有點點的靈光在涌動,下一刻,虛空彷彿出現了一雙無形的大手被生生的撕裂,一道金光射下將那孩子包住。

「居然想送孩子走,快攔住他!」三位領頭者感受到虛空的能量波動,迅速結印,欲要將空間封鎖住。

「孩兒,以後的路你要自己走了,此仇能報便報,不能報就放下吧,為父倒希望你能安靜的度過一生,不要牽扯那麼多利益糾紛。」話落,一聲嘆息,一道金光朝著那孩童的眉心走去。

這光芒出現,每一位修士眼眸中都毫不掩飾的透出了欣喜若狂的神光,如同獵蟻發現了獵物一般,數萬的修士各顯神通,朝著那被虛空帶走的孩童飛去。

然而他們剛剛起步,就發現有一股無形的撕扯力,死死的釘住了他們的腳,他們往下看,只見那男子和美婦相互倚靠,劍放在身旁,淡淡的紅光浮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