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還是出事了。

硬等到第二天上午,通道內終於傳來了動靜。

珏帶着渾身的血霧和濃郁到化不開的煞氣出現在昆羽面前。

整個影部只回來四個,其中有兩個還是珏扛回來的。

沒有多問,昆羽直接將已經快要失去氣息的兩個接了過來,打開房門,輕輕的放在了能量液中。

看了眼神情疲憊的珏,昆羽能量轉動,輕輕的擊在珏的腦門上。

本就強撐着精神的珏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扶住珏,昆羽同樣輕輕的放在了能量液裏,順便把消耗一空的十五枚能量玉石重新換了一遍。

只剩下最後一個,影部還算清醒的。

衛四。

這個衛四,昆羽影響很深刻,平時話非常少,對待任何生物都是冷着眼,渾身冒着冰冷的氣息。

但此時,這位從骨子裏散發着冰冷的生物已經發不出一點聲音了。

喉部被利刃刺穿,神情恍惚的看着讓昆羽心疼無比。

沒有急着打探情況,昆羽只是安慰了一番,能量運轉,讓他也睡了過去。

用一塊能量玉石激活了他房間裏的地線,將他放在了房間的石臺上。

出來以後,昆羽看着情緒低落的瓊,張了張嘴,卻沒說出話。

昆羽知道,這次的行動路線是瓊和珏討論了一整個晚上才定下來的,並且爲了保證信息暢通,瓊還讓祕部對沿途進行了安排。

每過一段時間,祕部都會出動將珏放在約定地點的存儲玉石取回。

可就在昨天,最後一次前去取玉石的祕部成員卻空手而回。

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瓊當即下令,祕部全部暫停信息回收,直到影部迴歸。

現在整個影部損失的如此慘重,讓瓊明白,路線規劃的出問題了。

這個問題本該在前一次取回儲存玉石並且分析其中信息時就應該發現的。

這是兩部的第一次配合,但卻最終以失敗告終。

昆羽想不出安慰瓊的語句,這要是換成總部,昆羽此時都要開罵了。

但是,昆羽也明白,不是瓊做的不好,而是確實沒有太多的經驗。

而歷史上所有成功的情報機構,有哪一個不是用命堆出來的?

內部自我消化,纔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等待影部恢復的空當,昆羽從瓊那裏拿到了用於對儲存玉石加密的密碼。

快穿影後:金主他貌美如花

和內部用於儲存的能量隔開。

密碼記錄的是使用者的氣息,也就是說,這個能量玉石一旦由使用者進行綁定,別的生物只有讀取權,卻沒有存儲和修改權。

也就是說,除了玉石的主人,所有的生物都只能看見裏面儲存的信息,但想要更改卻不可能。

昆羽一隻在等這個密碼,只有有這個密碼,昆羽纔敢將一些珍貴的信息儲存在裏面,否則隨便一個生物拿到都可進行編譯的話,會出大事。

檔案室內的所有玉石,瓊已經標記上自己的氣息。

現在的檔案室只有瓊能進去,也只有她有權限進行信息的篩選和修改,編譯。

這極大的加強了保密性,不過效率相對來說低了一些。

昆羽也不急,畢竟這是自己隱藏的祕密機構,保密永遠是第一位。

不知道恢復需要多久,昆羽帶上密碼和玉石回到總部。


召集了所有的生物,昆羽當着所有生物的面示範了一下這種儲存玉石的使用方法。

此物一出,已經打破了所有生物的認知,臺下已經不是震驚了。

而是茫然。

這是對於一種超越認知消息的茫然。

昆羽也沒打算他們能在自己的三言兩語間就能明白,畢竟作爲發明者,自己都花費了這麼長時間。

玉石分發了下去,一個玉石的密碼是空白的,需要使用者自己綁定氣息。

另一份玉石,昆羽讓黑狗和虯同時綁定氣息。

沒有綁定氣息的玉石作爲這些生物日常存儲之用,可以用的範圍很廣,包括但不限於記錄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或者事情。

綁定黑狗和虯氣息的玉石則用來記錄他們的功績和積分,或者是其他不能擅自更改的事情。

兩塊玉石都不是很大,但能存儲的信息量卻很豐富。

在拿到手以後,所有的生物都是茫然的擡起頭看向昆羽,手中的玉石就像是個板磚般。

昆羽沒有心思和他們詳細解釋,搬來了一塊巨大的玉石,玉石中詳細記錄了使用方法,和玉石的重要性。

這塊玉石裏的內容是直接複製地窟檔案室裏的那一塊,連一個字都懶得改。

玉石放在了大廳的正中央,和諮詢臺放在一起。

只要生物調動能量就能感知到玉石中記錄的信息,讓後通過模仿能量的振動方式發出聲,自然就能明白是什麼意思。

處理完總部的事情,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天半,匆匆的交代完黑狗帶着大家先熟悉玉石的使用方法後,返回了地窟中。

一進地窟中,昆羽就感覺到氣氛的低沉。

珏已經恢復完畢,但剩下三個影衛還在恢復中,昆羽進房間裏看了一下,還好基本上算是挺過來了,剩下的就是通過能量洗刷身體,恢復了。

祕部的所有成員已經落在了自己的石座上,瓊和珏立在昆羽的身前,低垂着腦袋。

昆羽深吸了口氣,想了想,拋掉所有的安慰話語,張口直接道。

“這次的行動, 蛋定寶寶:爹地是土匪! ,但結果卻是失敗的,失敗的原因有很多,這裏我不想去一個個分析。”


“我只說一點,十二衛,從成立的那一刻起,就是一個整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的每一份實力的提升,都是整體的進步。”


“不要畏懼死亡,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你們要想的是,如果必須要面對死亡,那就一定要讓死變的有價值。”

“自怨自艾,不是我們十二衛該有的作風。”

“你們接下來還會有更多,更加艱難的任務要去完成,以最快的速度總結這次的失誤,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

“我不希望下次再出任務,還會有戰損。”

結束了簡短的總結,昆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落在房間的石臺上,看着地上的兩個緩慢恢的身體發呆。

瓊和珏同時穿過水幕走了進來。

知道她們來的目的,但昆羽不打算接茬,他要的不是一個會認錯的隊長,他要的是一個能迅速總結和提升的隊長。

打斷了她們的開口,昆羽只說了兩句話。

“這次的戰損,損失的是實實在在的生命,是你們的隊友,是你們的手足兄弟,你們不應該給我解釋,而是對這些已死的他們去解釋。”

“我這裏,不需要認錯,我需要的只是下次任務能順利完成,如果還是出現這種問題,我不介意讓兩部換完。”

昆羽一說完,轉過身去不再看她們。

瓊深吸一口氣,用力的點了一下頭,珏則渾身煞氣的轉身就走,眼中的紅光耀眼如實質。 獨自一人在檔案室中翻閱着玉石,昆羽想要知道這次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他爲了減少損失,在出發前還特意說了不允許對戰,只探查。

相信影部不會主動發戰,那就是真的出了什麼意外。

出發的第一天,沒有任何問題,玉石中平穩的記錄着地圖和疑似有能量匯聚的地方。

但從第二天開始,珏卻改變了既定的路線。

在玉石中,珏記錄了改變路線的原因。

在探查的過程中追蹤到一片疑似礦脈,但這條礦脈不在既定路線上,請求地窟這邊給出指示。

在思考了良久,瓊下發了允許探查的命令。

着本來沒什麼問題,但在第二天中午的玉石中,卻記錄着一件事情。

珏帶着團隊進入了一個洞窟,洞窟位於熔岩石柱極北方向,這裏水域比周圍水域要低很多。

團隊中最弱的衛十二出現不適,但具體是哪裏不適說不清楚。

珏請求繼續前進,但衛十二先行返回地窟。

瓊同意了。

可是不知什麼原因衛十二並沒有回來。

探索繼續,影部正式進入洞窟,隨後信息斷絕超過半天,因爲祕部的戰鬥能力不算很強,爲不出問題,瓊沒有讓祕部進入洞窟。

在第三天早上,祕部終於在洞窟口的約定地點收到了珏的信息。

洞窟中確實有玉石礦脈,但有被一羣低級生物佔領。

期望地窟給予驅逐權限。

從這裏開始,昆羽就感覺不對勁了,自己明明給出的是不允許對戰,爲什麼珏還要嘗試驅逐,哪怕對方只是一羣低級生物。

瓊明令禁止了這一行爲,並連發兩道命令要求珏標記好地理位置後,迅速回撤。

接下來,第三天,消息完全消失了。

瓊覺得不對勁,派出一隊祕部前往查探,結果並沒有什麼發現。

瓊就把祕部撤了回來一直等到珏的回來。

現在看來衛十二和衛三都死了。

出了檔案室,昆羽進了珏的房間。

房間中只有珏閉着眼落在石臺上。

渾身的氣息忽隱忽現,很不平靜。

昆羽一驚,這不是修煉的能量運轉,這是戰鬥時候的能量運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