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一劍已然斬落那舍爾了。

四周也沒有發生什麼變動。

那舍爾頭顱被軒轅劍電光般斬落,魂靈隨即飛入身後的魔神柱。

夏洛奇也不為斬盡殺絕,並沒有借勢將魔神柱毀掉。

在邏各斯神殿的書籍中介紹這些魔神柱時說道,魔神柱若被毀,這一族魔神將徹底隕落。

魔神所庇佑的部落將被別的部落奴役。

再等到新的魔神誕生要花費很長時間。

因此,夏洛奇只是斬落那舍爾的不遜傲氣,也藉此告訴那摩蘇雅不要太囂張。

狼性總裁:囚愛九十九天 正當那虛實相間的魔神柱逐漸隱沒,遁回那舍爾的出生地去時,站在夏洛奇背後的平兒突然出手一劍刺進夏洛奇的后心。

這時,天空中才顯現摩蘇雅的面孔。

依然是那副嘲笑譏諷的模樣。

看著劍尖從夏洛奇的心口中透出來,摩蘇雅終於看口說話:

「我想死在愛過你的女人手中是不是對你來說有些仁慈了呢?」

整個九幽王府化為一股黑色的氣流,氣流旋轉后形成了一顆巨大的彼岸花樹。

平兒拔出九幽靈泉劍后,飛身融入那彼岸花樹中不見了。

夏洛奇冷冷的看著空中的摩蘇雅,忽然展顏笑道:

「即便我死,也不會按照你所安排的情節。」

然後,夏洛奇召喚出黑科技飛船鵬程萬里轉眼就呼嘯著穿過形成摩蘇雅面孔的烏雲不見了。

氣憤之極的摩蘇雅沒有看見。

在平兒回歸彼岸花樹時,夏洛奇體內存有的一片彼岸花悄然印入平兒的體內。

隨之融入了那棵巨大的彼岸花樹內了。 平兒這一劍其實是做給摩蘇雅看的。

儘管可能平兒與摩蘇雅之間會有約定,但夏洛奇選擇的是相信平兒。

最後一片彼岸花傳遞給平兒后,讓已經有些警醒的平兒快速的決定,夏洛奇是不能殺的。

因為在這一片彼岸花里,她感受到的是真實rou體快樂與心靈內在的幸福。

摩蘇雅的陰謀再次失敗。

平兒的九幽靈泉劍雖然刺穿了夏洛奇的胸膛。

但那是夏洛奇施展第二層三重天中的幻境。

真實的情況是,平兒只在背後用手掌抵住夏洛奇的後背而已。

劍尖的透胸而出自然是夏洛奇的傑作了。

心有默契之下,夏洛奇也不打擾平兒的暗黑靈力修行。

這暗黑靈力修行似乎是摩蘇雅與平兒等人之間的一個約定。

既然平兒、黛莉斯、安若梅都不肯說,那夏洛奇自然也不會問。

夏洛奇永遠相信自己愛過的人。

自己的女人即便是有什麼隱瞞,肯定有她們不願表明的原因。

夏洛奇不願意讓她們感覺為難。

幾個女人中只有嬋娟有些例外。

這讓夏洛奇感覺摩蘇雅與黛莉斯等人之間肯定發生過非常激烈的交鋒。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嬋娟似乎沒有選擇修行摩蘇雅紫月神殿中的祭祀暗黑靈力。

因此,嬋娟被剝奪了元神。

摩蘇雅還算厚道。

沒有毀滅嬋娟的肉身。

將嬋娟作為一份禮物送給了夏洛奇。

這份禮物中暗含了幾重意思。

其中最關鍵的一層意思是:要想救回自己心愛的女人,那就得聽我的。

還有一層意思是:我們之間雖然是對立的,但還是可以談判的。

可這談判的主動權在摩蘇雅手裡。

夏洛奇生氣就生氣在這裡。

若是平等相待,暗黑魔神女皇摩蘇雅只要是合理的要求,自己並不是不願意考慮。

她這樣強硬逼迫,夏洛奇自然不會屈服。

摩蘇雅的霸道已經激怒了夏洛奇。

黑科技飛船在量子光速巡航下,早已離開了九幽地界。

遠遠的,夏洛奇還能看見平兒的那一株彼岸花樹高高的連接著天地,溝通著生死,聯繫著恩愛情仇。

時而是血紅,時而是潔白,時而是粉黃……

一雙幽幽的眼眸從彼岸花樹中似乎能穿透這紫月神殿內廣袤無極的宇宙時空。

能夠找尋到夏洛奇所在的地方。

找尋到心目中唯一的一位男人—

—白衣瀟洒卻略有些黯然的年輕人。

夏洛奇知道這時平兒的記憶在那一片彼岸花的幫助下恢復的差不多了。

因為自己也處與恢復的狀態中。

所以,兩人恢復的進度應該沒有多大的區別。

一日夫妻百日恩。

何況平兒還是自己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女人。

時空界面顯現出亮色。

雲層依然濃重。

飛船穿越過來時,天地一陣旋轉。

整個乾坤似乎倒了一個個。

原本為星空的變成了大地,原本為厚土的上升為星空。

爆炸、隱遁、流光、膨脹、收縮、極點與萬象在黑科技量子光速的巡航下都顯得有些漫不經心了。

這些發生的大事件讓夏洛奇感覺到宇宙好慢啊!

一尊梅瓶屹立於不遠處的煙雨江南。

似乎是江南,讓夏洛奇想起了沈清玄與林元。

好熟悉的地方啊!

一個隨時都會產生浪漫愛情的地方。

梅瓶上赫然籠罩著一圈星光。

和安若梅、黛莉斯、平兒的一摸一樣。

高達百丈的梅瓶祭台敞口內生長著一株臘梅密密生長著朵朵梅花。

隔這麼遠,夏洛奇已然聞見了那股透鼻而來的清香。

祭台下是一座絳紅略紫的山坡,土壤肥沃,梅林成片。

全部是臘梅。

一條河流宛轉流過山腳下。

河水一半結冰,一半春水。

倒映著疏密相間的臘梅。

黃昏的天氣,天空中已有一輪大半白胖橢圓的淡月。

夏洛奇感覺這梅瓶中的高大的臘梅樹跟自己似乎有些心意相通。

於是,停下鵬程萬里的飛船,信步走上山坡。

夏洛奇沒有選擇飛行,他喜歡聞這臘梅的清香。

而且,他還喜歡這輪淡月。

他心裡知道,只要是有月亮的地方,肯定會有摩蘇雅的影子。

在紫月神殿內,這月亮其實就是摩蘇雅的眼眸。

可是,夏洛奇依然喜歡。

喜歡這份初春時節臘梅開放的氛圍。

這時,夏洛奇已經感覺到須彌介子空間中嬋娟肉身的震動。

說明,這梅瓶祭台無疑是嬋娟元靈的所在地。

到此,祭台上的臘梅花樹似乎又綻放了無數的花骨朵。

陣陣幽香再次撲鼻而來。

彷彿嬋娟曾躺在他懷裡時的味道。

夏洛奇加快腳步,躍上高台。

星光簾櫳下,梅樹中正是嬋娟的虛影。

這虛影並不是說夏洛奇在嬋娟心裡不重要。

恰恰相反,元神隱藏在梅樹中。

此時顯露正好說明了嬋娟內心中對待夏洛奇的態度。

因為元靈顯露虛影真身,也是需要耗費巨大的靈力的。

嬋娟不知為何沒有答應摩蘇雅。

長子嫡孫(科舉) 導致元靈被剝離強行修鍊。

肉身卻被摩蘇雅送給了夏洛奇。

夏洛奇看著清香的臘梅樹中嬋娟的虛影,伸手一撈,竟然只碰到幾朵臘梅。

看來這虛影無法撈取。

夏洛奇暗暗皺眉,從須彌芥子空間中取出嬋娟的肉身,將她放到臘梅花樹旁。

他希望嬋娟肉身會與那元神虛影自動合於一處。

但夏洛奇失望了。

肉身一點動靜也沒有。

虛影雖然露出了一絲波動。

但很快也停止了動作,最後消失不見。

夏洛奇搞不明白怎麼回事。

對著這梅瓶祭台上的嬋娟臘梅花樹陷入了沉思。

應該是元神太弱,或者被下了禁制。

主動權不在嬋娟肉身這裡,而在那臘梅花樹的元神那裡。

這麼一呆,天很快就黑了。

天空中的淡月變成了金黃的月亮。

若是在海邊,這輪明月照著梅林。

該有那天地無涯、明月相隨的孤寂了。

夏洛奇忽然想起《芳草萋萋》中的一句暗黑靈力的修鍊秘訣:

「若得身為花千樹,一樹梅前一放翁。」

也就是說自己要有萬物溝通的能力。

先婚後愛︰總裁嬌寵小蠻妻 靈力萬端,但本質相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