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李彥竟然選擇和傭兵團一起冒險,把自己置身於生死危機之中,這實在是有些……

埃爾維斯不懂李彥是如何想的,所以他只能用搖頭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不理解了。

沒多長時間,金紋雪貓就被大家給*的七零八碎的了,這時候格林頓也差不多恢復了基本的行動能力,眾人不敢再在這裡耽擱,連忙啟程離開了這個充滿了鮮血味道的地點。

聯軍離開沒多久,就有不少魔獸聞到鮮血的味道跑了過來,只不過展現在它們眼前的只剩下金紋雪貓的內臟等不重要的器官了……

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第一次出城就捕殺了一隻六級魔獸,可以說開了一個頭彩,這也讓大家對於將來的合作充滿了信心。哪怕以後不能天天都有六級魔獸殺,隔幾天殺一次總不難吧?

不過眼下可不是高興的時候,只有平安地回到科里安諾城才算是真的安全了,只要還在外面,那就有可能遇到危險,所以現在聯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全返回科里安諾城! 第508章大肚子小銀

往回走的路同樣艱難,雖然有小銀指路,能安全的繞過不少魔獸群,不過有時候前邊到處都是魔獸,根本就避無可避,除非是打算繞一個大圈子,從別的地方進入科里安諾城,不過誰也不清楚前邊的路會不會也是同樣的情況。

面對這個情形,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也只能選擇挑一個魔獸數量較少,實力偏弱的方向強行突破了。

雖然個別魔獸的吼叫聲會引來附近的魔獸,但只要速度快的話還是能避免被魔獸圍攻的局面的。

這時候小銀的感應能力就展現出非常強的實用價值來,哪怕是周圍有魔獸正在向他們這裡趕來,但小銀還是能馬上就分辨出這些魔獸的實力和數量,然後有目的的選擇一些實力偏弱、數量不大的方向突圍,導致無論來多少魔獸都形成不了合圍的局面。

當然,為了犒勞小銀的貢獻,金紋雪貓的肉可沒少給它吃。李彥要抱著小銀前進,又要和它互通消息,還要和艾瑪等人商量前進的方向,可沒有功夫再喂小銀吃肉,所以這個艱巨的任務只能由始終站在李彥身邊的林娜代勞了。

好在小銀對於林娜並不排斥,林娜拿出來的金紋雪貓肉,小銀都大口大口的吞吃了。如果換成是埃里克斯或者奧克里曼他們,小銀可不會吃他們喂的食物。

直到吃了有五個它那麼多的生肉,小銀總算是吃夠了,林娜也終於能輕鬆下來了。

不過對於豪雨傭兵團的成員來說,今天可算是開了眼界了。

小銀一下子吃了這麼多的生肉,不服不行啊!那可是相當於五個小銀的體型的生肉啊,它那麼小的肚子怎麼能吃得下?難道它變異的地方不止是感應能力,還有肚量嗎?

這還只是小銀應得的獎勵的一部分,等回到駐地后,小銀還會得到一份豐盛的大餐,這可是它和李彥談好的條件,要不然它才不會這麼辛苦的賣命呢。

「呵呵,是不是看傻了?」李彥看到豪雨傭兵團的成員那詫異的眼神,知道他們心中想的是什麼,解釋道:「其實小銀吃這麼多生肉,不是為了解饞,而是為了增強實力,所以它在吞吃了這些生肉之後,很快就把這些生肉給分解了,生肉內蘊含的能力也被它吸收了,這能讓它更快的成長,而且還不會有副作用。」

李彥這麼一解釋,豪雨傭兵團的成員就都明白了。魔獸的肉體都蘊含它們的能量,剛死的時候這些能量並不會消散,如果等一段時間,那這些生肉中的能量就會消散掉,到時候就起不到增強實力的作用了。

看到豪雨傭兵團的不少成員都興奮的雙眼直冒光,李彥不得不提醒道:「別以為這個增強實力的方式適合咱們人類啊,我們團以前也有人想要生吃魔獸肉來增強實力的,結果不但實力沒變強,還搞得他們一個個都鬧肚子了……」

聽到李彥的警告之後,豪雨傭兵團的成員一個個像打蔫了的茄子似的垂頭喪氣的,好不容易想出一條能快速增強實力的道路,結果還沒等他們幻想一番美好的前景呢,就被人給無情地打擊到了。

「哼!實力都是自己練出來的,想要走捷徑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不好好修鍊,就知道想一些美事,回頭都給我訓練加倍!」格林頓對於自己成員的表現非常的不滿意,當即就下了一個讓大家都恨不得哭死的決定。

「格林頓團長對成員的要求都很嚴啊!」奧克里曼看著在那裡鬼哭狼嚎的豪雨傭兵團的成員,有些羨慕的說道。

奧克里曼也想用同樣的方式來訓練星輝傭兵團的成員,不過一直都怕會引起大家的反彈,所以才沒有實行,現在看到豪雨傭兵團的表現,他也打算回頭試試看了,如果有效的話就長期實行!

星輝傭兵團的成員忽然感覺背脊一冷,似乎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不過小銀沒有絲毫的表示,那就不是魔獸出現,難道還有什麼其他危險的事情嗎?

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選擇回程的線路是從科里安諾城的東門進城,這裡是四個城門中魔獸數量最少的。

不過這個少也是相對於其他三個城門來說的,聯軍在回程的路上就看到不少正在和魔獸進行殊死搏鬥的傭兵們。

走到這裡,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基本已經擺脫危機了,高級魔獸通常情況下不可能跑到這裡來殺人類,不然很有可能引出科里安諾城的強者,到時候它們身邊雖然有臨時護衛保駕,但這裡也有更多的傭兵參戰,它們的優勢就體現不出來了。

所以到了這裡,聯軍的成員終於能鬆一口氣了。

看著傭兵和魔獸在那裡拼盡全力相互廝殺,李彥等年輕人也不禁想要再捕殺幾隻魔獸,不過在奧克里曼和格林頓等人的勸導下,最終大家還是直接返回了科里安諾城。

按照格林頓的話說,魔獸暴動不可能只持續一兩天的時間,以後有的是魔獸讓他們殺,到時候恐怕他們見了魔獸都會忍不住想吐,所以現在能輕鬆一些還是輕鬆一些的好。

再說,這次聯軍的收穫也不少了,除了金紋雪貓這隻六級魔獸之外,他們返回的路上也殺了不少中低級魔獸,雖然和金紋雪貓的價值不能比,但也算是一比不小的收穫了,沒必要把自己搞的筋疲力盡再返回科里安諾城,那樣不利於以後的戰鬥。

有了奧克里曼和格林頓這些老手在一旁指點,大家都打消了繼續捕殺魔獸的念頭,乖乖的向科里安諾城走去。

不過正當大家看到科里安諾城的火紅色的城牆的時候,不遠處卻傳來一陣喧嘩聲,顯然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這裡距離科里安諾城非常近,應該不是有高級魔獸出現了,那怎麼會引起那麼大的喧嘩?

不少聯軍的成員都忍不住扯著脖子向喧嘩的方向看了過去,就連走路都顯得有些搖搖晃晃的。

看到這個情形,艾瑪也只好派個人過去打聽打聽情況了。

「迪達,你去看看是什麼情況,注意安全!」

格林頓也馬上派出一個成員跟著迪達過去了。

如果不把事情搞清楚,好奇心旺盛的眾人是不可能老老實實回去的。 第509章成出頭鳥了

很快,迪達和豪雨傭兵團的成員就把事情打聽清楚了。

其實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只不過是因為一支傭兵團在圍殺一隻中級魔獸的時候,竟然讓中級魔獸跑到另外一支傭兵團的戰鬥圈子裡去了,結果人家當然毫不客氣的就把這隻已經受傷的中級魔獸給直接咔嚓了。

這下子先前那個傭兵團的成員不樂意了,我們辛辛苦苦打了半天,好不容易快把它打死了,結果竟然讓別人摘了桃子,怎麼也不肯善罷甘休。

這個撿了便宜的傭兵團也不是好說話的主兒。別管你們和魔獸打了多半天,是魔獸自己跑到我們這裡的,也是我們把魔獸給擊殺的,所以戰利品自然是我們的!

雙方各執一詞,連魔獸也顧不得殺了,就在原地吵鬧了起來。

這裡可不是科里安諾城,周圍到處都是危險,如果他們只是私下裡吵鬧那也就算了,可他們吵鬧的聲音越來越大,竟然把周圍不少魔獸都給吸引過來了,這讓旁邊正在和魔獸廝殺在一起的傭兵們頓時感覺壓力倍增。

勉強把各自的目標殺死後,這些旁觀的傭兵可就不樂意了,你們吵你們的,我們不管,可你們不該吵得那麼大聲音,把遠處的魔獸都給引過來了,這不是瞎搗亂嗎?

結果越來越多的傭兵湊到一起,胡亂嚷嚷了起來。

聽完迪達的敘述,李彥等人都有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這幫傭兵實在是太有愛了,竟然在這麼一個危險的地方就吵了起來,而且看起來一時半會兒還解決不了問題,難道他們就不怕會引來更多的魔獸圍攻嗎?

在了解了事情的詳情之後,聯軍的成員就沒有繼續關注下去的興趣了,老老實實的在艾瑪等人的帶領下進入了科里安諾城。

在進城后,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就以聯軍的名義在登記處把他們的收穫都記錄了一下,當金紋雪貓的材料擺在檢查員面前的時候,就連檢查員都有些不可思議。

「你們的運氣真不錯!據我所知,今天能捕殺高級魔獸的團隊一共也沒有幾個,除了那些有六七級的強者帶領的隊伍外,就連擎天傭兵團的幾個小隊都沒能殺死一隻高級魔獸,你們竟然做到了,不錯!真不錯!」

聽著檢查員在那裡不住的讚歎,艾瑪和格林頓等人卻高興不起來。

連擎天傭兵團的幾個小隊都沒能捕殺高級魔獸,但自己卻殺死了一隻六級魔獸,這無疑會引起擎天傭兵團等大型傭兵團的猜忌,萬一他們在以後的日子裡給聯軍使點小絆子,那豈不是糟糕?

「呵呵,我們就是運氣好了點,剛好找到了這隻金紋雪貓。金紋雪貓是什麼性格想必你也知道,它身邊根本就沒有一隻臨時護衛,所以我們才能勉強殺死它的。」格林頓連忙解釋了起來,雖然不一定能有什麼效果,但至少能讓大家把注意力放在金紋雪貓身上。

這位檢查員點了點頭,贊同的說道:「確實,你們的運氣很好,竟然能遇到獨來獨往的金紋雪貓,估計要是換了其他高級魔獸的話,你們就沒這麼好運了。」

格林頓連忙點頭,應和著說道:「是啊,所以我們在費力殺了金紋雪貓之後就跑回來了,外面實在太危險了,弄不好我們兩個傭兵團就都交代在那裡了……」

說著,格林頓還流露出一絲后怕的神情,不過此時他心中后怕的可不是被高級魔獸圍攻,而是怕成了其他大型傭兵團的眼中釘肉中刺……

在核實完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的貢獻之後,聯軍成員便在艾瑪和格林頓的帶領下急匆匆的返回了星輝傭兵團的駐地。

回到駐地后,普通成員都原地解散,休息的休息,聊天的聊天,修鍊的修鍊,只要不出駐地就沒人管你幹什麼。

而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管理層則聚在了前院大廳中,商量著接下來的安排。

格林頓皺著眉頭,率先開口說道:「看來咱們這次不小心成了出頭鳥了,估計要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就能知道咱們捕殺了一隻金紋雪貓的事情,這可不好辦啊!」

奧克里曼也點頭應和道:「確實,咱們以前都忽略了捕殺高級魔獸的難度了,咱們有小銀幫忙,還走了那麼半天才發現一個目標,他們沒有小銀的感應能力,那就更不可能有什麼收穫了。咱們現在一下子走到了他們前頭,說不定已經被他們給惦記上了。」

李彥有些不以為意的說道:「不至於吧?那些大型傭兵團不是都有劍宗、劍皇級別的強者嗎?他們要是出馬,那些高級魔獸就算招再多的臨時護衛,也沒有多大用處吧?」

埃爾維斯苦笑了一聲,說道:「那些大型傭兵團的強者當然不會把咱們放在眼裡,他們的目標是七級魔獸,金紋雪貓就算擺在他們面前,他們還不一定看得上眼呢。

但那些大型傭兵團下面的小隊可就不一樣了,他們的實力也就比咱們強一些,彼此之間本來就充滿了競爭的意味,現在他們還沒捕殺到高級魔獸,而咱們竟然做到了,這不是給他們添堵嗎?

日後咱們要是遇到他們了,那會發生什麼事情就不好說了。」

埃爾維斯這麼一解釋,李彥就明白過來了。那些大型傭兵團的團長副團長之類的強者,他們自然不會對自己有什麼想法,但他們下面的那些小隊的成員可就不一樣了。

那些小隊成員一個個都非常高傲,和其他同等實力的小隊比,就算是輸了也沒有什麼大事,但現在他們竟然輸在一支臨時聯合在一起的傭兵團手裡,這可就讓他們有些接受不了了。

雖然並不是所有小隊成員都那麼斤斤計較小肚雞腸的,但也不是所有的小隊成員都能看得開,最起碼那個擎天傭兵團的第三小隊肯定就會對自己懷恨在心的。

想到這裡,李彥也只能苦笑了。

當初誰能想到那些大型傭兵團的小隊竟然都空手而回的?不要說他了,就連心思縝密算無遺策的艾瑪都不曾想到這點,這又能怪得了誰?

進擊的狐狸精 「那咱們怎麼辦?金紋雪貓已經在登記處記錄了,就算現在去撤銷也沒多大的用處了吧?」李彥無語的問道。

「咱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低調!」艾瑪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第510章低調

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第一天就捕殺了一隻六級魔獸的消息很快就在科里安諾城的傭兵圈子裡傳播開了,好在殺死的是金紋雪貓,這個非常另類的六級魔獸,如果換一隻六級魔獸,恐怕引起的騷動肯定更大。

歐少寵妻如寶 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成員從第二天開始就感覺到有人在旁邊監視著他們,只不過人家也在捕殺魔獸,並沒做什麼破壞他們捕殺魔獸的行為,所以他們也就任由這些監視的人在一旁看著了。

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在接下來的幾天中,一直低調行事,哪怕是出城捕殺魔獸,也不再像第一天那樣直接殺出一條血路,到外面去尋找高級魔獸的身影了,頂多是挑一些價值高的中低級魔獸殺殺。

既然質量上不能有什麼收穫,那就從數量上彌補損失吧!

經過三四天的捕殺魔獸行動,圍在科里安諾城周圍的中低級魔獸終於不再像一開始那麼多了,不少傭兵團也有能力走到更外面的地方捕殺魔獸,如果幸運的發現了高級魔獸的身影,那他們就會跑回來向科里安諾城彙報,到時候也能得到一筆貢獻獎勵。

由於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這兩天都非常低調,並沒有再鬧出什麼新聞來,所以那些監視他們的人也漸漸少了,雖然還沒全部都撤去,但明顯對他們的重視程度不像一開始那麼嚴密了。

這兩天已經陸續有不少大型傭兵團的小隊殺死了高級魔獸,雖然引起的轟動不像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第一天就殺死六級魔獸那麼強烈,但他們取得的成績顯得更加真實,畢竟他們的實力都是得到所有傭兵認可的,不像聯軍殺死金紋雪貓這樣給大家的感覺更多的是「奇迹」、「走了狗屎運」等等。

現在隨著圍困科里安諾城的中低級魔獸的數量的減少,更外圍的高級魔獸不得不從它們招收的臨時護衛中分出一部分,派到前邊加強對科里安諾城的圍困,再加上從望幽森林中衝出來的魔獸,基本還能保持對科里安諾城的圍困,不過已經做不到像前幾天那樣幾乎讓人出不來的程度了。

此時,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剛剛殺死了一隻四級魔獸,正在飛快的採集魔獸身上有價值的材料,至於那些價值不大的材料,大家可沒有那麼多的體力背著走,只能便宜給一些撿漏者了。

撿漏者,一般都是身體有殘疾的傭兵,或者是身強體壯的普通人,他們現在沒有和魔獸戰鬥的實力,但又不甘心一輩子過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們便也跟著出城來,撿一些傭兵們不打算攜帶的價值不高的魔獸材料。

雖然這些魔獸材料在傭兵眼中不值什麼錢,但對於這些普通人來說也算是一比不小的財富了,至少讓他們在這段時間過得更舒服一些是沒有問題的。

不過撿漏者也不是那麼好當的,萬一旁邊要是冒出一隻魔獸來,那撿漏者基本就沒命了,即便附近的傭兵及時趕過來,那能不能從魔獸口中救下撿漏者的性命也不好說。

可以說,撿漏者都是冒著生命的危險出城撿漏的,傭兵們倒是不會歧視這些人,但也不至於高看他們。

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的聯軍剛剛離開,附近就有好幾個撿漏者蜂擁而上,開始爭搶四級魔獸身上不多的材料了。

李彥沒有理會身後撿漏者的瘋狂,他徑直走到艾瑪和格林頓等人身旁,問道:「團長,咱們是不是也該往外面走一些了?現在殺死六級魔獸的隊伍已經有好多了,咱們不用再低調下去了吧?」

現在成天就捕殺一些中低級魔獸,根本就用不到李彥出手,而艾瑪和奧克里曼他們也都默認了李彥的偷懶行為,畢竟要解決這些中低級魔獸,根本不需要李彥動手。

再加上他們旁邊一直有監視的人在,李彥不出手正好可以隱藏一部分實力,萬一真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李彥也可以作為一個奇兵,說不定就能起到扭轉乾坤的作用。

不過和李彥的懶散不同,梅琳達這段時間倒是過得非常滋潤。有奧克里曼等三位劍尊在一旁壓陣,聯軍成員捕殺中低級魔獸的時候很少會有受傷的,這就讓梅琳達能有更多的機會參與到進攻之中了。

雖然水系魔法的攻擊手段並不多,但至少能滿足梅琳達自己的戰鬥慾望,這也令她非常開心,整天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自從拿到金紋雪貓的魔晶后,李彥便利用空閑時間從魔晶中把「嗜血術」的魔法陣給學會了,這兩天他就連走路都在思索「嗜血術」的魔法陣,直到今天他終於吃透了「嗜血術」的魔法陣了,這才又有了精神,恨不得現在立馬就找個人試試「嗜血術」的效果。

「怎麼?忍不住了?你這兩天不是一直在研究『嗜血術』嘛,怎麼還有閑心管這些?難道你已經能夠釋放『嗜血術』了?」說到最後,艾瑪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李彥以前從魔晶中學習魔法陣的時候,哪怕是最簡單的魔法陣,也需要好幾天的時間才能學會,遇到一些有難度的魔法陣,甚至需要十多天二十來天的時間慢慢鑽研,「嗜血術」可不是什麼爛大街的魔法,按照當初李彥自己的估計,能在魔獸暴動結束前掌握就算不錯的了。

可現在才過了幾天的時間啊,李彥就急著想找高級魔獸練手了,如果他沒掌握「嗜血術」肯定不會這樣的。

不得不說,艾瑪對於李彥的認識還是非常深的,只是從李彥的幾句話中就猜出李彥已經掌握了「嗜血術」的事實。

李彥聞言得意的挑了挑眉,說道:「哈哈,還是團長了解我,我確實已經掌握了『嗜血術』了,只不過還沒親自試驗過,所以也不敢說百分之百能成功。」

「真的?你這回怎麼這麼快就掌握了『嗜血術』了?難道『嗜血術』的級別很低嗎?」奧克里曼在一旁好奇地問道。 第511章找個魔獸試試

「當然不低!『嗜血術』可是幻系四級魔法!」李彥立刻就反駁了奧克里曼的話。

到現在為止,李彥一共掌握了三個四級魔法,火系的「爆裂飛彈」、水系的「柔水牽繞」和幻系的「嗜血術」。

這三個四級魔法中,一個是攻擊魔法,一個是輔助限制類魔法,只有「嗜血術」不好判定到底屬於什麼魔法類型。

說「嗜血術」是增益魔法吧,可作用在人身上以後卻會導致人的精神變得暴躁粗野,戰鬥的時候不像平時那麼有條理了,換句話說就是變得沒腦子了,只知道憑一股蠻力硬拼。

人類本來的身體素質就不如魔獸,也沒有其他種族那麼強的戰鬥天賦,之所以能夠在斯坦恩大陸上佔據三塊大陸中的兩塊,靠的就是腦子,就是審時度勢的態度。

而「嗜血術」直接把人類的這個優勢給消除了,變得像個魔獸一樣只知道用蠻力解決戰鬥,這也令一向認為人類才是斯坦恩大陸上最優秀的種族的人對此深惡痛絕。

但因此說「嗜血術」是一個負面魔法又不對,因為加持了「嗜血術」的人確實能夠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實力,讓他們在面對更強大的敵人的時候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甚至能夠反敗為勝,死中求生。

正是由於「嗜血術」有著矛盾的特性,再加上「嗜血術」又是幻系魔法,整個斯坦恩大陸上的幻系魔法師都非常少,對於「嗜血術」的研究並不完美,所以才會造成沒辦法給「嗜血術」分類的現狀。

奧克里曼可不管那麼多,他也從不曾把自己看的有多高,特別是在親眼見識過金紋雪貓加持「嗜血術」后的強勢姿態,他對於「嗜血術」加持在自己身上能發揮出多大的能量來就非常的期待。

「既然是四級魔法,那你怎麼這麼快就能釋放了?」奧克里曼繼續問道。

對於這點,李彥也說不清楚,反正當初從魔晶中感應魔法陣的時候,他很輕鬆的就發現「嗜血術」的魔法陣了,並且輕易的就把魔法陣給記下來,然後他用了幾天的時候來熟悉這個魔法陣,雖然到現在為止還沒正式釋放過,但李彥已經有把握能夠釋放出來了。

「我也說不清楚,不過我估計應該是『嗜血術』和精神類的魔法非常相似有關吧。」

「精神類的魔法?這是什麼系別?」對於魔法有些了解的埃爾維斯馬上問了起來。

對於魔法稍微有些了解的人就知道魔法的七大系別,再多些了解的可能還知道冰系魔法、幻系魔法等等,埃爾維斯也就這個水平,所以他沒聽說過精神類的魔法,心中還以為這也是一個變異魔法系別呢。

李彥笑了笑,解釋道:「精神類魔法是我自己說的,並沒有這個系別,斯坦恩大陸上也不存在精神系魔法元素。

在我看來,精神類魔法準確的說就是指那些直接作用於目標精神領域的魔法,由於精神力這個東西太過虛幻,所以我才稱之為精神類魔法。

其實純粹的精神類魔法並不存在,至少我還沒掌握這種方法,斯坦恩大陸上也不曾有人掌握過,所以才沒有這個說法,要說和精神類魔法最為貼近的,那就要屬幻系魔法和召喚類魔法了。

由於斯坦恩大陸上確實有幻系魔法元素,所以才會把幻系魔法單獨分出來一系,但幻系魔法的效果和精神力魔法非常相似,至少和一部分的精神類魔法相似,都能對目標的精神力產生影響。

不同的是,幻系魔法是通過幻系魔法元素作用於目標的精神力,進而造成幻覺的,而精神類魔法則是直接通過自己的精神力作用於目標的精神力,進而讓對手的精神力受損,產生幻覺。

這麼說,你們明白了嗎?」

即便是對於魔法了解頗深的埃爾維斯和奧克里曼,都被李彥的話給搞的一團漿糊,只有梅琳達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過她也沒有完全弄明白,畢竟精神類魔法並不存在,這只是李彥臆測出來的一種魔法類型,對於她來說還是太過虛幻了。

李彥發現大家的眼中都充滿了迷茫的神情,不由得嘆了一口氣,說道:「這麼說吧,幻系魔法都是直接作用於目標的精神力中的,這點你們都明白吧?」

這回眾人齊刷刷的點了點頭,讓李彥也稍微鬆了一口氣,如果這麼說他們還不懂的話,那李彥就真沒辦法解釋了。

「幻系魔法本身並沒有什麼攻擊力,只能讓目標的精神力產生幻覺,進而達到傷害目標的作用。而『嗜血術』就是能讓目標的精神力產生極度的興奮,進而激發出目標身體的潛力來,這樣就能達到讓目標的實力增強的目的了。

對於幻系魔法師來說,釋放幻系魔法並不需要太高的要求,只要能感應到幻系魔法元素,實力又達到相應的級別就可以,不像其他系別魔法那樣需要多番努力練習才行,所以我才能很快就學會『嗜血術』了。」

眾人還是聽得有些雲山霧繞的,不過他們唯一能肯定的是李彥確實掌握了「嗜血術」了,這就足夠了!

他們只是好奇李彥怎麼會這麼快就學會了「嗜血術」,並不一定要刨根問底的打算深究下去,所以在聽了李彥的解釋之後,一個個都裝作聽懂了似的不再問下去了。

只有梅琳達又向李彥詢問了一些關於精神力的問題,李彥也只能把自己對於精神力的一些理解向她轉述了一遍,至於她能不能聽得懂,那就不關李彥的事了。

李彥非常清楚自己的性格,偶爾指點一下梅琳達可以,但讓他像老師一樣手把手的教梅琳達,他可沒有那個耐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