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她剛剛被安林來了一發神兵源氣,正舒服著,也實在不好意思再鬧他了。

「我們是為了天庭仙人們的幸福而奮鬥啊,你都不知道,我不在的這段日子,他們有多想我。」安林感慨道。

「你只是為了錢而已,臭不要臉!」小邪冷聲道。

「你可曾想,我為何要錢?要錢是為了給你們更好的生活啊!」

「我用靈石讓我變強,這樣才能更好地保護你們,我用靈石給你們買東西,這樣你們缺什麼都可以跟我說。所以,為了錢去奮鬥沒什麼丟人的,給大家一個更好的環境去修仙有錯嗎。」

安林的一番話,聽得小邪目瞪口呆,無言以對,甚至羞愧地低下了腦袋……

安林看到小邪露出這副模樣,終於是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忙著他的事業去了。

練劍,煉火,思考一種種廚道意境。

日子過得很平淡。

異界之幻想兌換系統 時間一天天地流逝。

連續七天都是為七仙女免費做菜。

第八天終於重獲自由,正常接待其他仙人。

安林開啟了他愉快的賺錢之路。

臨近開學的一天。

門外來了一個頗為熟悉的身影。

一身寬鬆的白色衣衫,雙目赤紅卻極其溫和,頭上有著一雙晶瑩剔透的麒麟角,身旁還跟著一個羊身人面的小怪物。

「嘿,東方壯實前輩,好久不見啊。」安林笑著打招呼道。

「安林道友的事業真是四處開花啊,四九仙宗蒸蒸日上,度化尊者名號聞名大陸,廚神的威名傳遍天庭。」東方壯實笑著誇讚道。

「瞎說什麼大實話呢。」安林被誇得很開心,打量了一番同樣開心的大叔,問道:「說吧,是不是遇到什麼喜事了?」

「天神之心和天神之水,我已經找到了,我將重鑄肉身!」東方壯實哈哈大笑道。

「哦?這麼快?這真是大喜事,恭喜啊!」安林也很開心。

他氣海的安麒麟把東方壯實的麒麟血玉給強行奪走了,這對東方壯實來說可是致命打擊,只能靠聞著安林度日。

如今東方壯實能重鑄肉身,安林也就能擺脫這位被迫尾隨的大叔,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冷酷總裁迷糊妞 「那如今前輩來這裡,就是為了告知我這件事嗎?」安林有些感動地開口問道。

能成為魔血麒麟第一個分享喜悅的存在,他還是挺開心的。

「不是,我在重鑄肉身時極耗力量,所以安林小友,先讓我猛吸一下,補充好能量,再迎接接下來的挑戰!!」

東方壯實目光灼灼地望著安林,十分坦白地開口道。

安林:「……」

媽蛋!白瞎了之前的感動。

不過為了之後的自由,他還是豁出去了!

「來吧,東方壯實前輩,用力吸我,不要客氣!」

「我這就來!嘶……噢……爽!」 東方壯實對著安林一陣猛吸,終於心滿意足地告辭了。

「安林小友,我肉身重鑄歸來之時,再來找你把酒言歡!」

大叔和饕餮的身影消失在視野之中,只留下這一句話。

安林覺得這一天不會太晚,惆悵了幾分鐘后,繼續忙他的事業。

與此同時,極寒聖地。

一望無際的銀白大地,曾經繁衍在此的雪女已經冷到受不了,早早的開始了遷徙,這裡便化作一片沒有任何生機的絕地。

這裡狂暴的霜雪正在肆虐。

極寒之力彷彿要將周圍的一切生靈凍結。

但就在這片荒蕪惡劣的絕地上,竟有陣陣炊煙升起。

金色的光幕籠罩了一大片區域,一個個巨大無比的帳篷坐落在大地之上,喧嘩聲,嬉鬧聲,在天地間回蕩,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唉……不是說新世界很美好的嗎?這個鳥地方快要逼死頭龍!」一個頭上長著龍角,身後卻有蝙蝠翼的男子抱怨道。

「少說幾句!這可是我們邪龍一族的戰士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機會和未來,你這種抱怨是很不負責的。」一個龍族女子呵斥道。

那個男子聞言啞然,有些羞愧地將目光瞥向別處。

另外一個龍族男子開口道:「新的太初大陸非常好,我能透過外面毀滅的力量感受到一股蓬勃的生機。」

「面前這環境,只可能是我們降臨的地方有些不好罷了。偵查小隊已經朝各個方向前進,尋找更好的棲息地,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

面前這些驀然出現在極寒聖地的生靈,正是從太初古龍域強行打開兩界通道,降臨到這方世界的邪龍一族。

它們是想低調點來到這個世界,再好好地猥瑣發育一波。

現在低調是低調了,但是環境真的是要命啊!

一降臨就有上百頭邪龍被凍死了,你敢信?

還好古龍帝和帝座七戰龍的五位邪龍,立即張開了一個強大的結界屏障庇護族人,恐怕這裡除了返虛大能和化神強者,都得凍死在這裡。

「聽說七戰龍們都受了重傷啊。」

「其實受傷最重的是古龍帝,現在已經閉關休養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好起來。」

「唉,我們經歷那一場大戰,傷亡實在是太慘重了,三萬多的族靈,如今只剩下兩萬多……」

「古龍帝把大肆屠戮我們族人的哈迪斯殺了,真的解氣。」

「也不知道古龍域毀滅,裡面的龍族死光了沒……」

一眾邪龍在旁議論著,它們除了做這件事,也沒其他事情可做了。

負責守護族靈的邪龍們,也是無所事事。

妃常機智之王爺難纏 畢竟古龍帝和帝座七戰龍們布下的結界,就是最好的防禦,它們在一旁巡邏,也就看看白茫茫的風景而已。

直到突然間,在極遠處出現了一個黑點。

一眾巡邏的邪龍們警惕了起來,列陣在前,開始隔空喊話。

「來者何人?請立即止步回答,擅入領地者死!」

黑點並沒有止步,反而越來越近。

隨著距離的拉近,黑點漸漸顯現出來。

那是一個身穿灰色麻衣,赤腳踏在雪地里卻不留一絲痕迹,面目極為清秀的少年。

少年的身旁,還有一個漂浮在空中,身穿雪白輕紗衣裙,身形極為嬌小,一頭銀髮垂至腰間的少女。

少女極為漂亮,彷彿上天精雕玉琢的最為完美的藝術品,藍色的瞳孔清澈通透,不摻雜一絲一毫的情感。

兩人依舊在不停前進,面對邪龍們的喊話,沒有任何的反應。

「媽的,這是看不起我邪龍一族嗎?」

「不發威,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在我們面前跳了?」

「大人們都在閉關,結界屏障的能量有限,我們千萬不能再讓外面的蠢貨消耗結界的能量了!」

「走,我們出去滅了他們!」

十幾頭負責巡邏的化神境邪龍咆哮一聲,飛出結界,紛紛釋放出領域之力,以極為可怕的威勢撲向那兩個不速之客。

「雪顏,別殺它們。」少年淡淡開口道。

少女輕輕點頭,身體閃過一縷藍色神光,釋放在虛空之中。

所有撲向他們的邪龍,皆是感受到了一股滲入骨髓的寒冷。

它們撲擊的速度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最後在靠近兩人的時候,詭異地凝固在虛空,無法動彈。

「糟了!來的人很強大,快去通知我族的返虛大能!」結界內的邪龍看到這一幕,滿臉驚恐地大喝道。

很快,一頭氣息恐怖的返虛邪龍衝天而起,撲向不斷靠近的兩人。

「哦,好像來個能說得上話的龍族了。」少年略有興趣地望向前方,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你好,我找你們這裡最強的那一位。」

「找你麻痹,滾!」千丈巨龍猛地拍向少年。

身旁漂浮於虛空的白髮少女神色淡漠,同樣一掌揮去。

「嘭!」

一聲驚天動地的炸響。

千丈返虛邪龍慘叫著被拍飛了數萬米,消失在白茫茫的天地中。

嘶……

眼前這一幕,把結界內的邪龍嚇得雙腿發軟。

返虛境的邪龍,被一掌秒殺了啊!!

為什麼新世界,隨便來兩個人都如此恐怖,這個地方真的是龍能待的地方嗎,真是太可怕了!

它們突然有點想回家!

「雪顏,都說叫你下手輕點了,我們是抱著友好的態度來的,剛剛那頭龍差點被你拍死了,你知道嗎?」少年眉頭微微一皺。

白髮少女臉上終於浮現一抹淡淡的歉意,微低著腦袋,輕幽幽道:「對不起,剛剛晉陞合道境,力道的掌控還不是很精準。」

兩人對話聲音不大,但已經走到結界的邊緣,所以一眾龍族都聽到了兩人的對話。這不聽到還好,聽到后眾邪龍連路都走不穩了!

合道境,來的敵人竟然是傳說的合道境超級大能!

要知道它們邪龍一族最強的古龍帝,也僅僅是返虛巔峰啊,眼前那個對少年畢恭畢敬的少女,竟然是合道境,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概念?

有的邪龍已經被嚇懵了,有的甚至已經開始懷疑龍生,更多的是覺得新世界太可怕,非常想回家……

一眾正驚駭間,「轟隆」一聲巨響,結界屏障便被少女破開了。

兩人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突然,一陣清風拂來。

身披彩色帝袍的龍族女子,驀然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她臉色蒼白,氣血極為不穩,但依舊是毅然決然地站在了一眾龍族的最前方,擋住了兩人的去路:「你們是誰,到底來幹什麼?」

這位女子正是邪龍一族的帝王,古龍帝!

少年腳步一頓,望著面前的龍族女子,臉上再次浮現溫和的笑意:「你果然是一個稱職的帝王,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陳塵,破天幫的第二天子。」

「關於破天幫,你有興趣了解一下嗎?」 破天幫?

一眾邪龍們聽到這話,都明顯一愣。

就連古龍帝也是神色一怔,有些疑惑地開口道:「破天幫……是什麼宗門?這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別急,我這就跟你說一說我們宗門的獨特之處。」

陳塵面露微笑地講解著破天幫的特別之處,語氣溫和自然,彷彿一個人畜無害的少年。

古龍帝聽完破天幫的講解,饒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她,臉也是不禁抽了抽,彷彿有一口老血憋在胸口。

把天道毀滅?重建天道?以自身代替天道?

這都什麼玩意兒啊?!

要不是看見這兩人實力實在是高深莫測,不好招惹,她都以為遇到什麼神棍,當即拍死了!

「所以……」古龍帝緩了緩,「這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陳塵望著古龍帝,緩聲道:「這個世界並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美好,它正在重蹈覆轍,很快就會像太初古域一般破滅。你難道想好不容易來到新世界,結果新世界卻還像太初古龍域一樣甚至更糟糕嗎?」

說著,他指著古龍帝微笑道:「你能利用天時地利人和,強行打通兩界通道,並讓太初古龍域破滅,已經具備破天資質,我們破天幫需要你,和我們一起拯救世界吧!」

古龍帝很頭疼,面前這人好像對自己很了解,但破天幫什麼的,拯救世界什麼的,聽起來就很夢幻啊!一點靠譜的感覺都沒有,而且一聽就很危險!

「我可以拒絕嗎?」古龍帝開口說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返虛境修士,因為強行在太初古龍域使用神道之力,連合道的機會都沒有了,我對你們而言,價值並不大。」

雪顏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指尖有著極為純凈的白色神輝閃耀。

她聲音清冷道:「如果你擔心的是這個,我可以幫你,幫你把所有的雜症去除,讓你重新獲得合道的能力。」

古龍帝面露難以置信之色,身子忍不住激動地顫抖:「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陳塵一臉微笑,「這本來就是入我破天幫的配套服務,不僅是你,就連你身後的五位祭獻了血脈的龍族,我也能讓它們的血脈再次恢復純凈。」

此言一出,一眾邪龍都忍不住驚呼起來。

帝座七戰龍那五頭祭獻了血脈的邪龍,更是激動得呼吸急促。

如果能有繼續追求大道的機會,又有誰會願意放棄?

古龍帝深深地望了陳塵和雪顏一眼,這兩人的能耐比她想象中的要強,但正因為如此,她才更加的憂慮。

她抿了抿嬌艷欲滴的唇瓣,輕聲道:「我若加入你們的破天幫,我邪龍一族……」

「它們可以選擇加入破天幫,成為破天幫的外圍勢力,也可以獨立出去自由發展,我們破天幫從不為難任何生靈。」陳塵淡淡開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