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心裡一涼的還有旁邊的技術部主管周進一,忍不住站起來求情:「總……總裁,請把雲清留給我們吧,他最近幫我們解決了不少難題,他要是走了,防火牆加固的事情,我們都搞不定啊!」

傅雲澈眉骨微跳,朝辦公室里看一圈,一個個竟然都睜著雙渴盼的眼神:「那我花錢聘你們來,是吃白飯的?」

眾人立即低下頭,大氣都不敢喘。

「弟弟本來就是編程方面的人才,他在這不是挺好的嘛!」盛歡忍不住幫著說話。

「哥……總裁,我不想學管理,我想留在這裡。」傅雲清鼓起勇氣。

男人臉色更冷,俯首朝盛歡靠近,咬著后槽牙威脅:「弟弟?你倒是跟他挺熟?」

盛歡雙手用力推他:「離我遠點,這麼多人,走了!」

她紅著臉頰往外走,感受到男人在她身後跟著,出了技術部的門才警告:「傅雲澈我警告你啊,不準給弟弟調崗,他在技術部挺好的!」

「求我?」男人臉色稍好。

盛歡腳步停下,睨他:「傅雲澈,你別得寸進尺!」

男人側首,故意道:「有么?那我要是說明天讓雲清去銷售部上班,你要跟我吵架?」

盛歡雙手叉在腰上,歪著腦袋對他抿唇一笑:「我怎麼敢跟傅大總裁吵架……」她說著話鋒一轉,收斂了嘴角的笑:「今晚你去客房睡。」

還沒得意起來的某人臉色一垮,快步朝盛歡追過去:「歡歡,我逗你呢,弟弟想在技術部,那就讓他在這,多久都行!」

擠在技術部門口的眾員工面面相覷:「……」

「說好的總裁威武呢?」

「咱們以後是不是得考慮跟少夫人搞好關係啊?」

說到這裡,大家不約而同的朝傅雲清看過去,「弟弟,你跟少夫人關係挺好的吧?」

傅雲清愣了幾秒:「就……一般吧……」

「這你就謙虛了,少夫人剛才一直誇你來著,」周進一走到他身邊,笑眯眯的道:「弟弟,下回你能不能跟少夫人說說,讓總裁給我們技術部置辦幾台配置高的電腦?」

「對對,還有網路,能不能給我們裝個單獨的區域網,省得隔壁部門老拖垮我們的網速!」

「還有還有,讓總裁多給我們漲點加班費唄,你看我這頭髮都快禿沒了!」

聽著他們提出的要求,傅雲清瞪大眼睛,天真的問:「這些不都是正常的辦公要求么?你們怎麼不直接跟總裁提?我嫂子又不管公司的事情。」

「可總裁聽少夫人的啊!」周進一著急的道。

。 楚恆陰沉著一張臉走了過去,他那麼擔心她,而她卻在和別的男人說說笑笑,有沒有顧慮過他的感受?

就在兩個人聊的正愉悅的時候,身後卻傳來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聊得挺開心啊!」

路棉心並沒有做賊心虛的感覺,她跟凌軒就真的只是朋友關係,最多是像哥哥和妹妹一樣的感情,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好藏著掖著的。

「楚哥哥,你來啦!」

楚恆的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而是眼神冰冷的看著他們兩個,「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熟了,凌軒你應該知道明明是我的人,你不是應該避嫌離得遠一點嗎?」

凌軒回過頭來看,向楚恆有些哭笑不得。

他很想說他真正應該防備的人是喬夜宸而不是他,他才沒有想過要從楚恆的手裡把路棉心搶走,但是喬夜宸可就說不準了。

「我說你是不是吃炸藥了,該不會覺得全天下所有的男人,對路棉心都有興趣吧?我對這種太嫩的有點吃不下,會覺得自己太禽獸,我跟你可不一樣,這麼可愛的小鹿妹妹你都咽得下去,有的時候我都覺得是不是應該重新審視一下你了。」

別的話他倒是一句話都沒聽進去,但是對小鹿妹妹四個字聽得特別清楚。

他好看的眉頭微蹙,「小鹿妹妹?」

凌軒看得出來,楚恆這是吃醋了,看樣子他對路棉心還挺真心的,「對呀,他姓路難道不是應該叫的小鹿妹妹嗎?這樣哥哥妹妹的稱呼,會不會讓你覺得我們兩個之間有一些距離的,不是每個男人都想跟你爭女人的,更何況咱倆是好兄弟,我真的就只是單純的把她當成妹妹而已。」

其實楚恆也挺了解凌軒的,他這個人在感情上面也不會亂來,更不會輕易的對女人心動。

凌軒是一個頭腦特別清醒的人,在任何時候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很多人都覺得他是一個沒心沒肺,表面上有些弔兒郎當的富家公子。

對那些主動投懷送抱的女人也向來不予理睬。

就算真的想要女人也會挑那些乾淨的,但是卻從來不會強迫任何女人做不喜歡的事情,他有自己的原則。

這麼想著他,突然又覺得他們兩個似乎真的沒什麼,更何況路棉心這麼單純的女孩子,也不可能做背叛他的事情。

原本臉上的陰鬱,也瞬間消散,「少拿哥哥妹妹那一套糊弄我,有多少男的女的搞在一起,就是從哥哥妹妹開始的,反正我警告你,我的女人你最好離遠一點,否則兄弟都沒得做。」

凌軒並沒有離開的打算,而是跟楚恆鬥起嘴來了,「嘖嘖嘖,看你那個死樣子有女人連兄弟都不要了,到底是女人跟著你久,還是兄弟跟著你久啊,女人可以隨時再換,兄弟可就不一樣了。」

楚恆自然也是開玩笑的,其實就算凌軒做了背叛他的事情,或許他也不會跟他真的撕破臉,頂多是關係沒有現在這麼好了而已。

而路棉心對他來說,也就只有5年,5年以後就真的要放手了。

「這可不一定,女人有可能也是過一輩子的,但是兄弟也可以說換就換呀,誰說兄弟就不能換了?」

路棉心對一輩子這三個字還是挺敏感的,也不知道誰有那個榮幸,能跟楚恆過一輩子。

紫筆文學 薛通大步走向金鸞商行地庫,一拳轟開大門,地庫內立刻毒霧瀰漫,第二道門後傳來火焰燃燒的聲音。

「知你們佈置了機關和自毀裝置,不過金鸞為虎作倀,不受點懲罰不行!」

「今後我去商行,喬裝改扮,不用楊世傑的名號便是。」

「真要動你們,有得是機會。」

「俞騫,你等著,薛某來再找你算賬!」

薛通打掃戰場,留了公孫馗全屍。

……

金鸞商行的驚天奇聞,立即震撼了萬乾王城,崇光大陸最頂級的武者和幫會首腦,竟落得如此的結局。

「薛通殺了神教教主公孫馗,與獸人老祖聯手,將龔仁疇打得靈魂出竅,不知所蹤!」

消息如海嘯般迅疾擴散開來。

……

王城東北,風景優美的靈秀之地,數座清凈宜人的豪華客棧座落其間。

王化極後天後期,來自屏迂府,正在院中踱步,聽着山間竹林的鳥鳴,盤算明該否去面見舊友,談一筆靈物交換的買賣。

一道淡黑煙氣消無聲息的院外兜了一圈,掉轉回來。

王化極察覺一股森的氣息靠近,暗自納悶,驀然腦袋一疼,識海鑽進大股黑煙,源源不竭湧入。

王化極暈倒在地,白凈的臉龐瞬間蒙上了一層灰黑顏色。

龔仁疇的神魂逃離商行,他有一的功夫尋找新的宿主,但需抓緊時間,一旦消息傳開,多數武者自危,必嚴加防範。

尋來找去,獨自一人的王化極雖非理想中的最佳,但已是十分難得的人選。

宗師奪舍,可奪低兩大級的武者,龔仁疇神魂強大,最高可強佔後天大成的,王化極年輕俊朗,武階僅低了一級,當無不滿。

「王化極」昏睡數時辰后蘇醒,活動罷筋骨,迅速出城。

月余后,崇光北方一座不起眼的偏僻山谷,王化極轉動機關,長滿岩松的崖壁,露出一個小洞。

洞口狹窄,深處卻是另一番天地,王化極挖開一角,掏出一枚儲物手鐲。

狡兔三窟,龔仁疇早有預備,鐲中五百萬靈石、極品鐵鞭、和足夠升至先天的各類丹藥。

……

只一的功夫,商行大戰的結果便在王城的大街小巷口口相傳。

溫廣茂最先得到了消息。

「蕭姐,我們該怎麼辦」

「哈哈,還能怎麼辦,找薛大哥唄,王城這麼大,薛哥必躲在事發地附近,我等去商行發傳音符就能找到他啦。」

……

賓栩城郊。

「你們等一下,我去雁雲庄一趟,李渠泱原本可能設了陷阱,如今沒空計較這些,靈石歸還,警告一下算了。」

薛通自不會將金瘤桀異蛇這樣的好東西,交給凃毅這種無關緊要的外人。

他在門房扔下靈石袋,留書一封,大意是任務未成,諸多細節不想深究。

落款杜冠源,又寫了個薛字。

回敖武路經賓栩,順便歸還靈石定金,這點靈石薛通根本不放在眼裏。

公孫馗不愧為神教教主,儲物手鐲內藏靈石八百萬,一法寶煉材,靈物數十樣,丹藥十餘盒,功法武技摞成了一堆。

薛通將他的本命法寶墨湮劍與老祖的魔龍鞭,放到了儲物鐲角落,也許很多年以後,在嘗試煉製本命法寶前,可先用此兩件法器試煉。

薛通只消精神力夠高,便可一步步抹去劍中融入的公孫馗神魂,墨湮劍的品質亦會隨神魂減少而步步提升,直至變成一件誰都能用的普通法寶。

李渠泱看罷薛通的留書,瑟瑟發抖,「萬幸他去了王城,沒先來賓栩…」

當初他和凃毅覺得「杜冠源」奇怪,故意找了兩事,想騙入雁雲庄謀財害命。

……

蕭玉兒邀薛通回敖武。

薛通搖搖頭道:「神教大患已除,王府安全無憂,你們好好待着,我過些子再回,薛某遊歷在外,皇朝就沒人敢打崇親王的主意。」

薛通叮囑蕭玉兒早煉成烏蛟衫,又對裴氏兄妹說道:「你倆升級大成后回萬嶼,看樣子也快啦。」

此乃薛通第一次重提萬嶼,令四人一驚。

「道長,我兄妹沒急着回去的意思啊。」裴羚言道。

「嗯,那是我的主意,萬嶼古代遺跡**年後開啟,我打算去看看,你們若想回元炁,正好順路。」

「廣茂也一樣。」薛通說道。

「無論去哪,任憑前輩安排。」溫廣茂道。

薛通送四人至敖武邊境豐定鎮,「我為皇朝大客卿,這些年積留的俸祿多達百萬,你四人分了,抓緊煉功。」

說罷取出一隻水晶盒,其內一條尺許長的小蛇,通體棕黑,隱約有銀色菱形圖紋,蛇頭頂部,指甲蓋大的瘤金光燦燦。

桀異蛇高昂蛇頭,血紅的雙眼凶光畢露。

「此蛇品質極佳,誰想飼育靈寵」

「我」、「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