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培林道:「軍長,咱們現在可是憋的慌啊,看見小鬼子就想打,咋辦呢?為啥說好了去長津湖,順便回去看看,現在咋變成這樣了?」

王明宇白了吳培林一眼道:「你小子廢話連篇啊,要是能過去我不帶你們過去啊?現在不是情況特殊么?不過平壤這邊至少得留下四個師的兵力。我只能帶兩個師走了。」

吳培林立刻蹦躂出來道:「帶我這個師吧,軍長,我這個師驍勇善戰那是出了名的啊,嘿嘿!」

「我呸!」一旁的王明川立刻做出了一副要嘔吐的樣子道:「我說吳培林,你小子能不能收斂一點呢?咋每次最不要臉的人總能夠看到你呢?」

吳培林也不惱,笑著道:「反正咱們先說的,王明川,你小子可別在搶啊!」

王明川不服氣道:「軍長,我們三四五師到現在都還沒有發揮呢。第一師和第二師開始打的快活了,第六師那叫一個爽。現在也應該換換了吧?」

王明宇笑著道:「平壤這邊是肯定要守的。我看老張你就辛苦一下?坐鎮這邊我也放心一點。」

張德恩倒是沒有任何的異議道:「軍長,反正一切都是你安排,我這個人你還不知道,服從軍令!」

王明宇點點頭道:「剩下的人就跟著我出發吧,不過軍隊可不是這樣帶的,我現在任命張德恩為318軍副軍長兼副政委,第一師師長。節制第一師、第二師、第三師、第五師、第六師!」

這一下大傢伙納悶了,老張陞官這是其次,反正誰升不是升呢?可是為啥這哥們一下子節制了這麼多的師呢?

吳培林嚷嚷道:「軍長,你說那我們幹啥去啊?啊?老張一下子就成了俺們首長了啊。」,看著吳培林的樣子,眾人也有些好笑。

王明宇面色一冷道:「你小子到底還去不去長津湖了?要是不去的話,老子給不帶你去了啊?也不帶你回家看你媳婦了。」

吳培林連忙道:「別別別,我不說話了,軍長,你直接說吧,現在咱們應該怎麼辦?」

「怎麼辦?呵呵,這還不好辦?就是找個人指揮這裡,我們直接跑路唄!」王明宇鬱悶的看著吳培林,你小子以前不是頭腦挺靈活的么?上了點年紀直接就腦袋瓜子不行了?

吳培林嘿嘿一笑,看來是跟他想的差不多。王明宇道:「這一次我親自帶隊,由第四師為主力框架,其餘除第一師之外,每個師抽調一個團的兵力,支援第四師。另外特戰團抽調五百人,跟隨戰鬥!」 王明宇的意思就是每個師都派出一個團,其實也就是四個團八千人左右的樣子。不過這一次大家帶出來的團戰鬥力可是非同一般的。

大家現在都是卯足了勁頭,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自然都是盡遣主力了,這個時候誰還能夠有所保留呢?除了第六師有些困難之外,基本上其他師都是盡遣主力了。

王明宇道:「我們在安慶的飛機也要出動,坦克也要出動,這些事情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反正到時候出發,不能比那些美國人弱了氣勢。」

吳培林道:「軍長,我們這一路過去,美國人肯定會發現我們的蹤跡,到時候我們就算是在想要隱藏的話,也隱藏不住。畢竟兩萬人的部隊很難隱藏的、」

王明宇道:「這個當然,我們也沒有打算隱藏,這一次發電報的時候,就說我們的目的地是安慶。安慶就代表長津湖。到時候美國人恐怕以為我們是回去幹嘛的,就讓他們猜吧。」

318軍一直都是美國人重點關注的,一舉一動恐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中。此時的美軍第八集團軍的總司令已經不再是布朗了,不過這一次布朗也因為318軍而逃脫了最終的責罰。

即便是麥克阿瑟也是因為318軍,而最終沒有受到什麼責罰。在這樣的情況下,麥克阿瑟也是自然而然的要換一個主帥了。不過麥克阿瑟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人日後竟然取代了他。

麥克阿瑟換了一個將領,將後來的美國一代將領李奇微變成了第八集團軍的總司令。李奇微此刻坐鎮第八集團軍,看著滿目瘡痍的第八集團軍,嘴角也是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第八集團軍的會議室內,美軍三個軍的軍長都是寒蟬若噤。李奇微的氣場顯然要比布朗要強大太多了。

第八集團軍下轄的三個軍第一軍,第九軍,第十軍(以前說的第十一軍,記憶錯誤,糾正一下,應該是第十軍。 回到明朝做權臣 軍長為阿爾蒙德。)。之前的總司令沃克中將就是因為去第十軍視察而被暗殺了。

第一軍的軍長米爾本道:「總司令閣下,318軍實在是太過厲害,我軍的傷亡如此之大,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我承認我們是有些輕敵了,可是即便是不輕敵……」

第九軍的軍長庫爾特也是頗有同感的說道:「米爾本少將的話沒有錯,318軍的戰鬥力的確是比我們高出一些。而且他們佔據著地形的優勢,我們……」

李奇微冷笑道:「你們這是在找理由,各種各樣的理由。那麼我請問你們,漢城的軍火庫難不成也是因為他們的地形佔據著優勢么?」

三個軍長無話可說,一旁的參謀長米歇爾道:「總司令閣下,的確是我們戰術上有錯誤,而且我們太過的輕敵。我們當時以為幾千人的守備,應該可以防禦住敵人。」

李奇微冷笑連連:「我現在最感到好奇的就是幾千人的部隊怎麼就沒有防禦住呢?而且聽說人家行動的人只不顧是二三十個人而已,二三十個人就突破了你們幾千人的防守……」

李奇微的意思很明顯了,你們這幫人除了吃飯睡覺還能夠干點別的有些意義的事情么?李奇微說話是很重,但是卻也是事實,畢竟他們理虧的很,米歇爾道:「總司令閣下,這是我們的錯誤,我們承認,希望能夠在總司令閣下的帶領下,能夠取得輝煌的勝利。」

李奇微的面色緩和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吃一塹長一智嘛,318軍的戰鬥力通過資料顯示的確是非常的不錯。不過現在我們針對318軍也是不明智的。」

米歇爾道:「的確是這樣的,我們針對318軍是非常的明智的。他們龜縮在城內不出來,我們寸步難行,如果我們強行攻城的話,恐怕損失只會更大。」

李奇微道:「第八集團軍,我來的時候麥克阿瑟將軍已經跟我說了,我們可以滿員編製補充一下。人員問題暫時不需要擔心,最近有沒有318軍的動向。我這個人不喜歡軟柿子……」

李奇微是想要拿318軍開刀了。米歇爾道:「根據我們的可靠消息,318軍有一股部隊正向北方移動。根據我們截獲的情報顯示,他們多次提到的一個地名叫做安慶!」

李奇微疑惑道:「安慶?不是318軍在中國的老巢么?怎麼?他們要回國?這怎麼可能?這個時候正是如火如荼的戰鬥的時候,他們怎麼可能回國呢?」

米歇爾鬱悶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根據消息顯示就是這樣的。」,米歇爾心說,你問我我問誰去?老子又不是王明宇肚子裡面的蛔蟲。再者說了,一來就揭傷疤,有你這樣的么?

李奇微這一刻頗有些納悶,於是問道:「通往北方的地面上有沒有我們的部隊在集結?」

第十軍軍長阿爾蒙德道:「我軍海軍陸戰第一師正在那邊,據說中國志願軍所屬九兵團正在往那邊集結,戰事一觸即發。」

李奇微剛來壓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看樣子應該是戰事比較的緊張了。李奇微趕忙看著沙盤,然後道:「中國人是不是要合力殲滅我第一師?」

這個想法讓阿爾蒙德軍長嚇一跳,其實除了318軍他們也發現了,其他的志願軍跟他們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所以即便是整個九兵團,陸戰第一師也沒有放在眼中。

可是阿爾蒙德想到了另一個可能性,難不成這個318軍連那邊的閑事也要管?阿爾蒙德道:「如果318軍並不是去安慶,而是直接和九兵團配合消滅我第一師的話……」

李奇微道:「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第一師存活的可能性有多大?」,陸戰第一師可是一支不錯的部隊,在美國也很有名。而且最為主要的是這個師在平壤爭奪中,幾乎是沒有什麼損失。

所以布朗將之調到北線,來阻止志願軍不斷的向朝鮮境內集結,也算是圍點打援的一個活學活用了。

可是現在陸戰第一師好死不活的怎麼就可能和318軍相遇呢?這個李奇微感覺有些頭大,到底是不是去安慶的呢?李奇微思考著…… 李奇微思考是有原因的,畢竟現在這個時候他們絕對不是那種秋風掃落葉一般的進攻。而是兩邊的軍隊在靡戰。

既然是這樣,那麼李奇微覺得,至少自己不能夠被布朗打的差吧?否則的話那豈不是丟人了?布朗還有個由頭呢,那就是根本不了解318軍的情況,自己到時候恐怕連個由頭都沒有了。

318軍到底去哪裡?他們到底是去安慶還是準備增援志願軍的第九兵團?這個都是不得而知的。李奇微即便是猜想也猜想不出來啊。

不過請報上的內容,李奇微覺得有必要很好的思考一下。安慶作為318軍的老巢,之前布朗就下達了命令準備去乾死這幫人的。

可是沒有想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是自己的飛機被干翻了不少。李奇微壓根也想不通,為什麼318軍如此的難纏? 重生八零小美好 按照道理來說他們也沒有多少的東西可以利用啊。

不過後來李奇微才想到,王明宇以前就是一個高手,現在他的部隊能差的了么?日本人的戰鬥力當時有多強,他也是知道的。所以李奇微再也不敢小覷318軍了。

正因為這樣的心態,李奇微現在有些唯唯諾諾的感覺,雖然他看不起布朗的失敗,但是輪到自己卻也是非常的鬱悶。至於從什麼地方打開缺口,這個真的是不知道啊。

米歇爾道:「將軍,在通往安慶的道路上,我們有一個關卡。不過這個關卡那邊前面五十公里的地方是一個分叉口。」

李奇微納悶道:「分叉口?什麼分叉口?」

米歇爾道:「一個是通往安慶的,另一個是去增援九兵團,前往長津湖一帶的。」

李奇微道:「你的意思就是如果接到那邊關卡被攻擊的命令的話,是不是就是說他們回安慶了?如果沒有接到的話就是去增援九兵團了?」

第十軍的軍長阿爾蒙德急忙道:「閣下,我認為我們現在應該增兵長津湖一帶,一個師的兵力實在是太過薄弱了啊!」

要是以前的話,阿爾蒙德肯定是鼻孔朝天的,一個師的兵力足以抵抗志願軍的一個兵團了。而且絕對不帶吃虧的,可是現在他卻慌張了,尼瑪,一個師的兵力哪裡夠啊?

要消滅王明宇的話至少需要六個師甚至更多的兵力。雖然現在王明宇帶過去的兵力並不多,但是更加的不能小看了。

阿爾蒙德此刻就是希望王明宇當真是能夠發發善心,直接回安慶算了。去長津湖有什麼意思?天寒地凍的,不如回家老婆孩子熱炕頭啊。

王明宇要是知道阿爾蒙德想法,估計要笑噴了。李奇微卻沒有阿爾蒙德如此的慌張,他們這一次的主要目標就是九兵團。

李奇微道:「各位不需要有多麼的慌張,敵軍九兵團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中。增兵是必須要增兵的。一個師的兵力似乎有些少了,那麼就在增加一個師的兵力。要知道那邊可是有著我軍第七艦隊在那邊,幾百架飛機給你們支撐著,你們還害怕什麼? 豪門閃婚之老公兇猛 而且這一次他們大規模的增援行軍,防空武器不可能帶多少的。」

王明宇說道防空也是非常的鬱悶,原本他們的防空武器是隨時準備帶走的。可是平壤那邊覺得平壤的意義非常的重大,而且他們缺少防空武器。

這樣一來,318軍的防空武器就變得捉襟見肘了。實際上318軍已經成為了眾人眼中的香餑餑,誰都覺得318軍富得流油。當然了這個也是事實。

不過富得流油是一回事,現在王明宇就算是揮舞著手中的票子也買不到東西啊。光有錢沒飯吃,有啥意思?王明宇現在也是窮人一個啊。

相比於其他人,王明宇這邊到真的不是很窮。不過這個卻不能比較,一比較就出問題了。以前王明宇是過的什麼日子?不但是武器彈藥隨便的用,那些東西倉庫還多著呢。

可是現在呢?基本上都是供不應求了。而且一開始王明宇也是非常的大方,現在就算是想要大方也大方不起來了。沒有貨啊。

防空武器是沒有多少了,當然了抵擋一些飛機也是沒有問題的。可是要是敵人的飛機一多的話就沒有什麼辦法了。王明宇每每想到這個問題都是鬱悶非常。

李奇微覺得就算是一開始平壤的防空對於他們威懾力比較的大。但是現在他們卻也帶不走,318軍即便是有防空力量也不可能都帶走吧?

李奇微這一次是試探,他覺得要是318軍的防空力量在增加的話,那麼平壤必然是空虛的。他知道兩者之間只能有一個是重要的。李奇微認為他們必然選擇的就是平壤。

所以李奇微並沒有驚慌失措的選擇要增兵無數,而是選擇了讓第七艦隊提供飛機準備轟炸這幫人。李奇微知道,現在他們的兵力是最重要的。

飛機不過是個死物,而人才是活物。你損失了幾架飛機對於美國來說,遠沒有損失幾千人那聲勢來的浩大。

在這樣的基礎上,李奇微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或者說自己的第一戰上選擇退縮,但也不可能選擇硬拼的。

要是第一戰能夠避開王明宇對於李奇微來說那是非常的好的。可是要是不避開王明宇的話,那麼這一戰的損失恐怕要大很多了。

李奇微心中道:「如果能夠避開王明宇,殲滅志願軍的九兵團的話,到時候恐怕我的威名就建立起來了。上帝保佑吧!」

李奇微如此做實在是沒有辦法,318軍他沒有任何的把握,但是第九兵團把卻是有把握的。

米歇爾道:「閣下,我們現在是等待消息?還是讓空中力量偵察?要知道王明宇的部隊開拔,我們的部隊無法接近啊!」

李奇微道:「嗯,那就空中偵察吧。我看他們這幫人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去安慶的。給我接通第七艦隊,我要隨時跟他們保持聯絡。」

李奇微知道,第七艦隊的飛機此刻才是他最大的保障。 進入十二月份,冬季異常的寒冷,朝鮮的北部已經是冰冷刺骨。戰士們正在凜冽的寒風中繼續前進。

王明宇搓了搓手鬱悶的看著自己的部下,對著幾個人道:「這鬼天氣實在不適宜打仗啊!」

吳培林也是鬱悶道:「以前在安慶訓練的時候就覺得這個時候老婆孩子熱炕頭是最好的。現在真正的在外面的時候才感覺,咱們這幫當兵的真是太苦了啊。」

李賢宇笑道:「我們還苦?坐在車裡面就算是凍著也是相對要好很多,看看我們的士兵們都是扛著這麼重的裝備在跑,真是鬱悶啊!」

王明宇道:「要是能夠有火車直通就好了,可惜的是這裡面還沒有建設,哎,不過就算是建設了又能夠怎麼樣呢?美國人的飛機是在太過討厭了一些。」

王明宇的話倒是產生了一些共鳴,不過近鄉情更怯,這個時候大傢伙都是想著如何的回去抱著老婆了。

王明宇一直都沒有跟他們說,這一次回去也不是那麼好回去的,因為在前面有一個岔路口,戰士們絕對不可能要跑這麼長的時間回去的。因此必須在這個地方駐紮下來。

而他們少數人則是要經過一個美國人的防區,這個防區也不是那麼好過的。雖然人不多,但是卻像一個釘子一般的釘在那邊,讓人看著鬱悶的。

王明宇道:「再有一百多公里之後,全面就出現了一個岔路口。到時候我們就要和大部隊分道揚鑣了。」

吳培林道:「跟大部隊分道揚鑣倒是沒什麼,可是這一路上要是碰到美國人的飛機什麼的,咱們也吃不消啊!」

王明川也是皺眉道:「是啊,軍長,咱們如果被他們發現,那就是砧板上的肉啊,任他們擺布了啊。」

王明宇笑著道:「呵呵,我們就是掩護大部隊的那一撥。要知道,前面的分叉口代表著兩個不同的方向,美國人一直都不知道我們要去什麼地方,至少我們是有跡可循的。再者說我們和部隊都是晚上行動,白天只留下一道道車輪印子給他們在天上看看就行了,呵呵呵!」

王明宇說的話眾人很快就明白了,不就是很好的利用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么?到時候跟他們打的是白夜交替戰。

王明宇的意思很明白,就是不讓美國人知道他們的動向。越晚知道對於他們越是有利。朝鮮山林茂密,叢林密布。白天往裡面一呆絕對看不出來。

王明宇道:「道路上的積雪不少,不過我們就是用通過積雪給美國人迷惑的假象。夜晚行軍,估摸著一天的功夫左右,也能夠接近長津湖一帶了。」

吳培林道:「接近之後,我們是不是就要開始向美國人發起進攻啦?」,其他人也是如此的覺得。

王明宇搖搖頭道:「你們大家看,九兵團為什麼不讓我們增援他們?他們就是覺得他們和美國人的實力也是沒有那麼大。他們沒有吃過虧,這個時候自然信心大增!」

吳培林皺眉道:「信心大增?我們如果沒有和他們同等級的裝備恐怕也是很難這麼做的。不過總座,行軍的痕迹我們可以弄沒了,可是我們的裝甲車車什麼的痕迹肯定是弄不掉的啊。」

李賢宇也道:「當時我們進攻漢城的時候,也是因為沒有積雪的緣故。有積雪固然可以迷惑美國人,但是我們這個痕迹太過明顯的話,恐怕不行啊!」

孫大寶道:「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坦克部隊是很難隱藏的!如果我們不隱藏的話,到時候我們的損失會非常的大啊。」

孫大寶的話說的沒錯,如果一旦被美國人的飛機發現情況的話,到時候他們定然會不惜一切代價過來攻擊的。可是他們忘記了一點,為什麼美國人現在還不攻擊呢?

這個也正是眾人不解的地方,王明宇笑著道:「你們大約還不知道美國人為什麼現在只在空中盤旋而不轟炸我們吧?」

眾人疑惑的搖搖頭,按照道理來說這個應該是不太可能的,可是現在的結果就是這樣,不由得他們不相信了。

王明宇道:「美國人在等待,等著我們到底往哪個方向而去。其實美國人的飛機現在在機場已經很難起飛和降落了。不過他們在海上還有大量的艦隊。那個才是他們的飛機庫。這一次他們等待著我們的選擇,如果我們去安慶的話,我相信我們暫時就是安全的,因此裝甲戰車還不能跟著大部隊前進。而是要跟著我們走!」

「跟著我們走?」眾人疑惑的狠,畢竟跟著他們走,到時候怎麼投入到戰場啊?

王明宇道:「長津湖可不是就咱們這一段啊,你們看,長津湖的地理位置十分的特殊。兩邊都是可以增援九兵團的,既然我們的部隊能夠從南岸增援就兵團,那麼我們的坦克部隊為什麼不能從北岸增援呢?」

吳培林鬱悶道:「可是從北岸,我們的代價很大啊,戰事肯定是集中在南岸,到時候我們的坦克總不能隔著河炮擊吧?」

王明宇點點頭道:「這個是必然的,所以我們到時候自然也是有所準備的。為了收到奇效,我們也只有如此了。或者我們的坦克就直接隱蔽在這一段其實也是可以的。」

王明川想了想道:「軍長,我覺得可以這樣,我們帶著幾輛坦克直接走,到時候路上也有我們的壓痕。剩餘的坦克派人在這一帶隱藏在密林之中到時候去增援也很快。幾個小時肯定到了。」

王明宇想了想道:「明川的這個方法很不錯,我看值得一用,到時候通知部隊直接將坦克的野炮什麼的開進密林就行了。讓專門的人負責看管。只要不發生戰事我們就不動。」

眾人點點頭,現在看來也只有這個方法了,要不然成本代價就太大了。而且帶走的幾輛坦克也可以作為安慶的備選之後。防止有人惡意的逃竄到這裡來。

王明宇知道,現在的情況還是沒有考慮的周全,早知道拿出來早些商量一下了。只不過王明宇也確實沒有想好,畢竟這裡面突發的情況太多了。

要是到時候戰端一開的話,他們就是想回安慶都沒有機會了。現在只有抓緊時間了。 想到到達安慶就必須要通過美國人的一個防區。既然是要通過美國人的防區,那麼必然就是要消滅這幫美國人。因為這個防區的美國人實在太少了,王明宇覺得不能讓他們這麼的囂張。

詹姆斯今天接到消息,說可能有一大批的中國人要通過防區。這個讓詹姆斯覺得很納悶,怎麼好好的有中國人通過防區呢?不過詹姆斯覺得這個壓根不是問題,中國人想要通過他們這個防區?詹姆斯嘿嘿冷笑,這個簡直就是笑話,他們的防區猶如銅牆鐵壁一般,這幫人怎麼通過?

這個防區是由四個大小不一的碉堡鏈接起來的。而美國人的這個碉堡可是比一般的碉堡要強大很多。

首先這個碉堡的結構基本上都是以鋼鐵為主。也就是說一般的人想要通過這個地方,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大規模的部隊?他們不怕,他們有著絕對充足的彈藥和防護裝置。

詹姆斯覺得他們至少能夠堅持很長時間。既然能夠堅持很長時間,而且還有空中掩護,為什麼李奇微將軍還要自己撤退呢?詹姆斯不服氣啊!

「詹姆斯,我覺得我們撤退是不明智的選擇啊!」一個中尉對著詹姆斯說道,這個中尉就是詹姆斯的好友阿倫,也是他們連隊的副連長。

「阿倫,總部說有很多的人過來了,說我們很難抵擋,讓我們儘快的撤退。咱們的防區不要了,等他們通過了之後在拿回來!」詹姆斯憋屈的說道。

「哦,上帝,這個怎麼可能?我們怎麼可能丟下我們的陣地逃跑呢?這個一定是懦弱的膽小鬼提出來的,該死的!」阿倫不岔的說道,顯然他覺得這個有些扯淡。

阿倫其實覺得他和詹姆斯帶著一百多人的戰鬥力已經非常的強悍了,而且這一帶想要通過這個區域基本上就是從他們的這條小道上,所以這個時候阿倫覺得他們佔據著優勢。

詹姆斯道:「我能有什麼辦法?阿倫,你要知道,這個是軍令啊!咱們撤退吧?要是不撤退的話,恐怕不但咱們的司令官會怪罪,恐怕李奇微將軍閣下也會怪罪我們的啊!」

阿倫撲哧一笑道:「我說兄弟,你覺得我們要是守住這幫人的話,李奇微將軍會怪罪我們?絕對不可能的。他們是覺得我們沒有能力阻擊這幫人。」

詹姆斯道:「其實話說回來了,我們畢竟是海軍,雖然也能夠陸戰,但是我們卻沒有任何的優勢。而且這一次敵人來了很多,我恐怕我們一旦被包圍了的話……」

阿倫笑著道:「我們被包圍?呵呵,你覺得中國人有這個實力將我們包圍么?看看我們這邊的地形,在看看我們的位置,我們有大量的武器彈藥儲藏在這邊,嘿嘿,他們想要攻破我們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吧!再者說,我們這一帶靠近長津湖,到時候我們真的有什麼危險了,不但有空中支援,還有第八集團軍的陸戰第一師在那邊……」

詹姆斯想了想道:「陸戰第一師?他們會為了我們一個小小的連隊而趕過來增援我們么?其實我們這個地方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地方,即便是失去了也沒有什麼戰略價值啊!」

阿倫笑著道:「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這個時候我們才更要和這幫人拚命了,詹姆斯咱們的能力難道僅僅就是個連長和副連長么?咱們應該有更高的追求啊!」

詹姆斯咬咬牙道:「更高的追求?如果我們阻擊這幫人的話,恐怕到時候會被軍法處置的啊!」

阿倫搖搖頭道:「詹姆斯,你怎麼能夠這麼想呢?要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你想想看,我們現在是幹什麼的?我們的任務是幹什麼的?」

詹姆斯一想:「對啊,我們的任務就是要阻擊人往北邊走,現在不就是我們的立功的時候?敵人可怕?在可怕那也是敵人啊。我們阻擊敵人義不容辭!」

詹姆斯瞬間就下定了決心道:「阿倫,你要知道,這一次我們阻擊敵人危險性可是很大的。到時候一個不慎就有可能滿盤皆輸啊!」

阿倫無所謂的說道:「其實我們在這地方也好長時間了,除了打死一些朝鮮的那個什麼游擊隊,也就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了。中國人的軍隊現在都是往長津湖一帶集結,他們想要和我們的陸戰第一師拼個你死我活。我們這條路怎麼可能有大批的敵人通過呢?難不成他們不打了?要回老家了?我看不可能。即便是真有的話,嘿嘿,我們也要給他們沉重的打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