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怡也想早點兒定下來,但是女孩子該死的矜持這會兒又出來了,自然不能先開口。

「也行,那就你定吧。」

易陽發現自己這情況和肖奈有點兒像啊,好像得到了,又好像沒得到…… 看到林楠直接帶人進山,林長福怎麼都沒辦法,阻攔他們的話,那孩子怎麼辦?倘若是不阻止的話,他卻又擔心出更大的麻煩,這座山的恐怖,他清楚。

「趕緊報警啊,還楞著幹嘛?」林長福著急的大喊道,同時看了一眼身邊還有些發愣的林宏等人,開口訓斥。

「你也別楞著了,趕緊找趁手的傢伙事,幾個人一組,上山找孩子,一定也要注意安全!」林長福教訓道,這個時候也管不得其它,林楠三人上山他很不放心,既然已經要上山了,那就只能一起了,不過前提是準備好東西,隨時應對各種問題。

當即,以林楠三人為第一波,前後有三撥人進入鳳凰山,林楠三人走在中央,林宏等是五人一組,手持農具,一起搜尋兩個孩子的蹤跡,其它人則繼續在山腳下搜尋,還有一些人則回到村莊尋找。

鳳凰山,在這個時代,依舊保持著原有的面貌,不曾有著絲毫的開發,絕對是罕見的。

不是不想開發,而是沒有辦法,包括關悅在內,很多任鄉長都打過這座山的主意,雙石村這種緊挨著鳳凰山的村子更是打了數十年的主意,甚至在很早很早的時候就打過主意,但無一例外全部放棄了。

只因為在這座大山中,藏有大凶!

周圍村莊的老人,一代代口頭相傳,萬萬不可打它的注意,讓後人銘記,那是有著諸多血的教訓!

林楠親身經歷的關悅的『血案』,不過是其中最幸運的一種了,更多的他還沒有見識到,而且當初關悅所在的位置,也僅僅是剛剛準備深入鳳凰山而已,距離真正的深處,差的遠。

林楠帶著兩人手持農具,小心前行,沿途不斷尋找可能的蹤跡,這個位置正好有著一條上山的小路,一開始他們還存在僥倖,懷疑兩個孩子沒有上山,但不久后林楠臉色微變,心中一沉,徹底證實了他的猜測,在這裡他看到了剛剛折斷的野草,還有著明顯的腳印,看模樣赫然是小孩的。

「還真是這兩個孩子!」跟在林楠身後的,正是這兩個孩子的親人,看到這裡心中的擔心可想而知了,但接下來的事情讓他們犯難,在這裡有一個岔口,左右各有一條,還有一條直通山中深處。

「完了,這兩個孩子會去哪裡啊?」一名中年男子滿臉擔憂之色,是小山子的父親,三十多歲才得這麼一個兒子,而今都四十多歲的人了,這兒子若是出了事,家裡也就等於要完了。

另一人雖然沒有說話,但臉上的擔憂代表了一切,非常的著急。

林楠打量著這三個岔路,一時間還真無法尋找出什麼蹤跡,這裡的痕迹如同憑空消失了一樣,看著左右兩側,林楠有些拿不定主意。

「小山子,爹來接你了,兔崽子你在哪啊?」小山子的父親開口叫道。

「大海,聽到爹的喊話,趕緊回一聲!」大海的父親也開口喊叫,不過任憑二人如何,都石落大海,沒有一點回應,山中聽起來寂靜一片,唯獨能聽到的,就是山下的喊叫聲。

這個時候,左右兩邊的兩支隊伍也都趕了上來,與林楠三人相隔不過百十米左右,在沿途搜索,不過哪怕是搜索到現在,依舊沒有任何發現。

「兩個孩子的蹤跡到這裡就消失了,左右兩側交給你們好好搜尋一下,我們朝里尋找!」林楠開口,對左右兩隊的人說道,這麼久都找不到兩個孩子,給林楠一種極其不好的預感,來不及多想,只能繼續尋找。

聽到林楠這麼說,周圍之人臉色皆是一驚,進入深入的危險,大家都知道,眼下他們所在的位置距離山腳下也就不到百米遠而已,還算是安全區域,而一旦再深入,可就到了危險之地了,動輒可是要送命的。

兩個孩子的父親這個時候這個時候為了孩子,更是沒有選擇,哪怕是刀山火海也要闖一闖,不過林楠這般冒險讓他們充滿了感激。

「林楠,要不你和他們一起在周圍找找,俺們兩個進去找俺孩子?」一人開口說道,這太危險,自家的孩子他們也不想讓其他人涉險。

林楠聞言直接搖頭。

「都這個時候了,別多說了,跟緊我,真若是有什麼意外,你們先退下去!」林楠沉聲,隨即手中鐮刀一揮,直接準備前行,而就在這時,陡然間一道身影快速從一旁的草叢內冒了出來,只是一瞬間,讓三人皆是臉色大變,林楠手中的鐮刀差點直接揮了上去。

「小心!」身後二人更是不敢怠慢,在這大山之中這種突然冒出的東西太危險。

不過等林楠看到冒出的身影后微微鬆了一口氣,反而露出了驚喜之色,竟然是孫猴,竟然找了上來。

這隻小猴,充滿了靈性,這段時間一直在林楠的大棚內或者在林楠家,儼然成了一家人的寵物,林母沒事甚至專門給它做點好吃的,可見喜愛之處。

先前林楠著急救人,反倒是忘記了它的存在,它本就是這大山之中的產物,甚至可能是從大山深處出來的,對這大山自然非常的了解,找人更是簡單的多。

「別緊張,我養的猴子!」林楠開口對身後二人解釋了一句,也沒有理會二人眼中的驚訝之色,林楠隨即將孫猴抱在懷中。

「孫猴,有兩個孩子在這個地方走失了,幫我找到他們,有什麼危險的,及時通知我!」林楠開口對孫猴說道,他相信孫猴有辦法。

果不其然,聽到林楠的話,孫猴非常人性化的點點頭,隨即身形一閃,直接朝前方跳去,速度很快,不多時便消失林楠視線之中,這一幕看的林楠身後兩人驚奇不已,根本想不到林楠竟然養了這麼一隻猴子,而且看樣子在這大山之中極為熟絡。

「我們暫且慢慢前行,它會在前面探路!」林楠開口說道,對二人道了一聲,便再度前行,哪怕是有著孫猴的打探,林楠依舊不敢大意,小心前行著,保持著十二分的警惕。 「老闆,汪隆來了。」

「讓他等一下,我洗個臉就出來,你去找子怡,讓她先過去。」

剛結束拍攝的易陽還沒躺下,又來活兒了,微微的片頭曲需要錄製,這首歌在當時也很火,名字是一笑傾城,他不否認選擇汪隆的原因卻是有名義上的原因。

不僅是名字像,聲線也差不多,易陽覺得這可能就是冥冥之中註定的,有些東西是某人的就是某人的。

汪隆有點兒忐忑,他以前覺得自己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可怕的呢?當真正要面對未知的人,特別是要和自己未來息息相關的人,心裡還是不安。

雖然在網上查看了資料,知道未來的老闆是個音樂創作方面很有能力的人,他感覺激動又害怕,害怕自己不被認可。

「你好汪隆是吧。」

「您好,我是汪隆。」

汪隆認識周子怡,畢竟一搜易陽就會出現周子怡的資料。

「易陽剛拍攝完,有些工作沒弄完,他一會兒就過來,你想吃點什麼?」

別看周子怡性格很硬,但是在外面任誰看到都是很溫柔的那一面。

汪隆十六歲出道,十八歲小火,十九歲封殺,如今不過二十二歲,好久沒被人正眼看過的他,此時竟然有些想要落淚。

「不,不用了,謝謝您。」

周子怡比他大不了幾歲,如果沒有認識易陽,她可能也在某個劇組被人當成傭人一樣吧。

「不用緊張,你的音樂我聽過,那時候我剛上大學,那首雨季里的青春我和室友都特別喜歡。」

「是嗎?那首歌是我自己寫的,我覺得青春應該就是……」

一提起專業汪隆瞬間就好像被激活了一樣,嘴上滔滔不絕,易陽到了還見他在那說呢,而周子怡也一副知心姐姐的樣子,在傾聽,這模樣,自從在易陽年前暴露了自己后,易陽沒在見過。

「易陽你來了,快坐吧,你們聊,我出去一下。」

和易陽擦肩而過的時候,她說了一句:

「你再不來我都裝不下去了。」

然後就撤離戰場了。

「汪隆,坐。」

「老闆好。」

汪隆適應身份很快,畢竟合同都簽了,還裝什麼呢?

「不要拘束,咱們年齡都差不多,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二了,我看過您的資料,老闆應該三十了吧?」

汪隆覺得自己這是和老闆找共同話題,而他的老闆易陽先生此時心情是複雜的,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都是這麼交流的?

「啊,周歲二十九,我們還是換個話題吧。」

易陽把錄製的小樣給了汪隆,讓汪隆先聽一下。

結果耳機,汪隆聽著歡快的音樂,瞬間就沉浸在了裡面,他從音樂里感受到了那種男女初戀的感覺,那種感覺,好美,好美。

「回去之後抓緊把歌錄完,也許這是你的機會。」

送走了汪隆易陽回到房間,自嘲地笑了笑,與自己悠閑懶散的生活目標又遠了一步,真好。

歷時兩個月,微微劇組正式殺青,剩下的全都是後期的事兒了。

殺青宴上眾人依依不捨,主要都是新人演員居多,第一次走完一個大戲,從裡面還出不來,如果是老演員,兩天不用情緒就過來了。

易陽還特意讓人去和孫浩然林靜靜溝通,就怕兩個人太入戲,結束之後不能及時齣戲,造成感情上的困擾。

「好了各位同學,今天我們殺青了,但是我相信我們很快會再聚的,大家開始吧。」

易陽說話向來簡短,而且這些主要演員一半都是易世界的藝人,如果沒意外後面必定還會相遇,總不能自己把自家藝人冷藏了吧。

「師叔,喝酒啊。」

「對了,大霖,我忘讓人給你心裡輔導了,你不會從感情戲里出不來吧。」

這句話讓大霖一口酒都噴出去了。

「師叔,你在這樣我這人設可就真變了。」

小眼神里充滿了怨念,易陽也就是逗逗他,這孩子看小姐姐比什麼都高興,當然不能和錢比,所以人設完全不用擔心。

「下一步打算幹什麼?我聽你爸說想讓你下半年做專場。」

「他是有這個想法,我還沒想好,有節目也在找我,我爸意思讓我自己決定,我還不知道呢。」

老郭想讓兒子接班,所以不管什麼安排都是把相聲放在前面,當然不是逼你選,只不過把他的意思表達出來,最後你不選也沒關係。

「這事兒誰也做不了主,你看我,看起來自由,但是這麼多人跟著吃飯呢,還不是要迎合市場,要不然我肯定拍攝個大冷門。」

「我懂師叔,我會好好想想的。」

「嗯,去和小夥伴告別吧。」

大霖他們幾個室友對手戲最多,為了培養他們那種默契,易陽讓他們住了一個星期的集體宿舍,所以感情肯定比別人深。

年輕人的事兒易陽不管,雖然他也年輕,拿了一杯酒,走到陽台,不知道為什麼,又想起了另一個自己。

周子怡聊著天發現易陽不見了,就出來找,正好看見易陽在那兒望天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好心痛,感覺自己愛的人竟然有種要離自己而去的感覺。

易陽此時腦袋裡想的是如果從這裡一躍而下,自己是不是會回到原來的世界。

「嗯,怎麼了?」

易陽聞到了媳婦兒熟悉的味道,周子怡從背後抱住易陽,她有點兒害怕,害怕他離開自己。

「老公,不知道為什麼,我剛才好像感覺到你要離開我,你不會離開我的,對吧?」

易陽轉過身,把媳婦兒摟在懷裡,這一瞬間他忘卻了剛才的所有想法。

「不會。」

只有兩個字,卻讓周子怡有了很大的安全感。

脫離了隊伍的兩個人就這樣依偎在陽台上,有人來找看見了也不忍心打擾,大霖還拍了張照片發到了網上。

「神仙眷侶。」

配文四個字並且艾特了易陽和周子怡,又在自己的消息下面評論了一句:

「沒想到殺青宴狗糧吃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過巧合,老郭正好在看,直接回復了下:

「那就抓緊給我帶個兒媳婦回來。」

接著評論區就炸了,統一留言只有兩個字:

「爸爸。」 林楠三人小心翼翼,哪怕是有著孫猴帶路,也不敢大意,此刻他們已然距離山腳下一兩百米深,而這段距離,實則已然進入了村裡人代代相傳的危險區。

到了這裡,孫猴的速度都慢了不少,明顯謹慎了很多,不斷的在地上尋找著什麼痕迹,林楠三人看不到什麼,但它好似能能區分到一些特殊的東西,不斷的給林楠三人指路。

一兩百米的距離,林楠三人小心翼翼,左右環顧著,大氣都不敢喘,一種危險之感籠罩在三人心中,原本他們還想喊叫兩個孩子的名字,但這裡他們不敢亂來,否則人找不到,他們也可能出大事。

山腳下,一輛警察開到這裡,接到林長福的報警,派出所不敢大意,但來到這裡后,他們卻不敢進山,這裡的危險他們也知道,哪怕是林長福不斷的催促著,這幾名民警也沒有貿然進入,不停的推脫著,主要是這裡太過危險,這座山在整個雙流鄉都大名鼎鼎的。

看到這種情況,再加上林楠上面傳來的確認兩個孩子的蹤跡后,林長福等人更是著急了,當即也管不了其它,帶著幾名村裡的漢子,手持一些傢伙事也直接上山。

別看平常時林長福架子很大,官腔十足,更是霸道強勢慣了,但真碰上大事,他這個村長也不躲不避,而今也沖了上去。

山中深處,林楠三人停了下來,在這裡他們已經聽不到山下的聲音,有的只有是那種寂靜!

還有著從這大山中傳來的那種真正若隱若現的獸吼聲!

山中這般動靜,讓林楠三人心中都有些緊張,孫猴回到林楠身邊,眼中也帶著懼意,對林楠示意了某個方向,然後還筆劃著什麼,小山子父親二人看不懂,但林楠卻隱約懂一些,讓他臉色微變。

先前一路上深入到這裡,他們還算是順利,有著孫猴探路,三人成功避過一頭猛獸,有著小牛犢大小,卧在一處,林楠沒有看清楚到底是什麼,但能出現在這裡的,明顯不是善類,讓林楠三人心中駭然,小心的躲避了過去,沒敢驚擾。

而今,孫猴再度示意,並且也讓林楠聽懂了一些,前面有著更危險的傢伙,而且看起來兩個孩子就在這裡了,因為在這裡林楠看到了不少的人為痕迹,同時還有著猛獸輾壓過的痕迹。

「看到兩個孩子了嗎?」林楠開口詢問孫猴,雖然不知道這裡有著什麼,但孩子重要,林楠要第一時間確認。

孫猴連連點頭,隨即也指著那個方向,不過卻筆劃著一個睡著的模樣,讓林楠三人臉色都不好看,在這裡顯然不是睡著了那麼簡單。

「等下真若是有任何的意外,你們儘可能的抱著孩子離去,我壓后!」林楠低聲對身後兩人說道,要做最壞的打算,相比與這兩人,林楠還算是有點實力,哪怕是真的遇到什麼猛獸,也不至於沒有什麼拚命的機會。

兩人也都看的出來前面有大危險,先前那不知名的猛獸二人也都看的到,心中駭然,但這個時候有孩子的蹤跡,無論如何他們都不願意放棄,聽到林楠這麼說,二人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林楠,只要能救俺孩子,以後俺就是當牛做馬給你都願意!」小山子爹說道,兒子就是他的希望和未來。

「俺也是!」大海父親也開口說道,他們都是最普通的農村人,除了農活,其它的也不會,若非有著林楠的幫助,他們連走到這裡的可能都沒有,甚至生命危機,更不要說救人了。

「說這些幹啥,記住我剛才的話,真到了關鍵,千萬別磨蹭,我留下來還有點把握,你們留下來真可就危險了。」林楠開口說道,這關鍵時候可不是講義氣的時候,他們兩個真若是留下,反倒是讓林楠分心。

二人聽到林楠的話,再看看林楠嚴肅的面孔,最終點點頭。

隨即,在孫猴的帶領下,一行三人小心前行,前方十幾米的位置,有著一個小山洞,洞口有著一棵古老大樹,少說也有著一米直徑大小,不過在這常年無人上來的鳳凰山上,也只能算是一般。

在這裡,林楠三人終於停了下來,沒有敢再繼續前行,看著洞口位置的龐然大物,三人臉上都帶著一絲駭然,哪怕是林楠三人早已從孫猴的比劃中得知這裡的危險,但親眼看到,還是讓人心驚。

看不到它具體的模樣,但個頭依舊不小,身上還帶著絨毛,如同一同睡獅子,卧在洞口,看上去就讓人心驚。

在它身邊,有著不少的殘骸骨骼等,大大小小,散落在各處,看的更是讓人觸目驚心,真不知道這是什麼怪物,這地上的骨頭,就是赤裸裸的痕迹,讓人揪心。

而就在這些殘骸不遠處,他們也看到了這兩個孩子,正躺在古樹下,額頭上還帶著血跡,身上同樣有著血跡,看不出生死,只是一眼就讓林楠三人擔心不已,兩個孩子的父親更是差點沖了上去。

林楠見狀,連忙拉住二人,雖然還有些距離,但林楠仔細查看了一下,兩個孩子應該還活著,胸口位置還有起伏,在這未知的生物面前,林楠不敢大意,它周圍的殘骸骨骼等便說明它的恐怖,一個不慎還真有可能栽在這裡。

林楠朝他們打了一個手勢,同時讓孫猴爬到大樹上,隨時準備接應,一旦有任何突髮狀況,都要做好逃的準備!

躡手躡腳的,林楠小心前行,兩個孩子的父親則待在原地不動,做好了接應的準備,雖然只有十幾米的距離,但對林楠而言隨時都可能出大問題,這頭凶獸看起來太可怕,地上的殘骸便是證明,兩個孩子此刻距離凶獸不過丈許遠。

無聲無息,林楠終於接近兩個孩子,先前十幾米的距離,林楠只能看到他們身上的血跡,到底傷到哪裡卻不知道,但是此刻卻看的真切,血跡是從兩人的背後冒出的,血淋淋的一片,兩個孩子雖然還活著,但臉色煞白,再這般下去,離死也不遠了。

距離這不知名凶獸不過丈許遠,林楠也是提心弔膽的,生怕觸動了這頭凶獸,悄然想要將兩個孩子抱起,好在這個時候兩個孩子完全昏迷,沒有什麼動靜。

然而就在林楠剛剛抱著孩子退出不到丈許遠位置之後,陡然間一個孩子醒了,也許是看到了正在抱著他的林楠,又看到了身邊的凶獸,哇一聲大哭起來。

「壞了!」 一道哭喊聲,瞬間讓林楠等人臉色驟然大變,在這寂靜山林中顯得異常的刺耳,刺動了林楠三人,同樣也驚擾到了原本沉睡的凶獸,只是在這一瞬間,這頭凶獸動了,林楠聽到了它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