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雪兒聽到這話,臉上頓時閃過不悅之色,她搖頭說道:「我跟他可不是兄妹,可對外界都這麼說,其實他是我爸年輕時在外面亂搞,與一名按摩女所生的孩子。」

「後來,那按摩女領着周明昊找上門來,因為周家規矩所限,我爸對外宣稱周明昊就是我親哥。」

說罷,周雪兒眼中的反感之意更濃。

葉臨天無奈地嘆了口氣說,大家族那些事還真是混亂不堪啊。

他看到周雪兒的表情,好像還有值得挖掘的東西。

「行了,你別問我的事了,還是想想自己該怎麼辦吧!」

周雪兒擔心地說:「我爸這個人有仇必服,要是知道是你把周明昊打成這個樣子,他肯定不會饒過你,還是想想如何脫身吧……」

葉臨天攤了攤手說:「隨便他怎麼樣吧,是周明昊有錯在先,我不殺他已經算給了你天大的面子,如果你爸非要計較這件事,我就讓他明白,有些人是惹不起的。」

聽到葉臨天的話,周雪兒突然一愣,她從這個男人身上感受到了極其凌厲的氣息!

他真的是個普通百姓嗎,得罪了周家和吳家,竟然一點也不慌張。

「那你跟我來吧,我盡量給你說話。」

「你自求多福,我也不敢保證你的安全。」周雪兒無奈地說道。

與此同時,一輛黑色的邁騰停到了警署分局的門口。

從車上走出一位氣場強大的中年男子,他的頭髮有些白了,身著名牌西裝,看上去很有排面。

隨後,又從車裏走出一位神情緊張的中年婦人,她衣着光鮮,打扮的也相當嬌艷,雖然年紀不小了,可保養的卻是不錯。

兩人徑直走入警署分局,身邊的秘書語氣冰冷地對接待的警署說道:「你好,我們要把周明昊保出來,你們抓緊時間辦一下。」

那名警署抬頭看了看他們,冷淡地問道:「你們是周明昊的什麼人?」

「閑雜人可不能入內,沒事的話就趕緊走吧。」

中年婦女不耐煩地說:「我是母親,這是他父親,你聽說過省城周家嗎?」

「馬上把我兒子放了,除此之外,還要抓到傷人兇手,必須把那傢伙給槍斃了!」

「你們怎麼搞的,傷我兒子的罪犯不抓,反倒把受害者關起來了!」

那名男秘書也附和道:「這位就是省城的周氏集團董事長,周永民先生。」

「你們現在趕緊把人放了,不然我們將控訴至最高院!」

「你一個小職員,我說讓你下崗,就下崗!」

說完這話,他還挺別驕傲地扶了一下自己的金絲眼鏡。

換成從前,他只要說出自己老闆的名號,在省城就要無往不利!

這鳥蛋大的東州,又有誰會不給面子呢?

可是這位接待的警署聽見這話后,嘴角竟然泛起一絲冷笑,他把文件往桌上一摔,沉聲喝道:「周明昊,不允許保釋!還有這位女士,你兒子犯的是大罪,注意你說話的態度!」

。 白雲飛半年前退伍,在省會一家上市公司做了保安,用了半年時間,就做到了隊長的位置。

這一天,下了班,白雲飛一邊看着《xx大明星》,一邊等著紅綠燈。

「呸,純情個屁,娛樂圈還能純情?」

「我要是主角,嘿嘿嘿~」

白雲飛腦子裏yy,眼睛津津有味的看着小說,下意識跟着旁邊的大媽踏上斑馬線。

噗嗤!

一道緊急剎車聲響了起來。

白雲飛猛地抬起頭,看了一眼紅燈,「靠,大媽,你闖紅燈啊。」

下一瞬間,白雲飛就只記得那天的夕陽很美….

……….

……….

華國。

京城。

深海酒吧,酒吧中,燈光偏暗。

中央是歌手駐唱的地方,實際上就一個三四十厘米高,能容納四五個人的小枱子。

此刻正有一個青年在這裏唱着當下正火的《紅玫瑰》。

小枱子四周,散佈着大大小小的用半米高的柵欄圍起來的隔間,這些木質柵欄可以自由移動,人多可以去掉中間的柵欄,把多個隔間連在一起。

酒吧生意不錯,大部分隔間,都坐滿了人。

大門口處,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

容顏精緻,氣質出眾,微卷的栗色長發,皮膚白皙卻泛著偏冷色調的光澤。

一襲紅色連衣裙,腰間扎著黑色皮質腰帶,顯露出盈盈一握的玲瓏腰肢。

李曼秋剛一出現,便吸引了附近幾乎所有男人的目光。

而李曼秋卻渾不在意,看了一眼身後快步趕來的秘書,便邁起長腿向角落一無人隔間走去。

當路過看着她發獃的服務生的時候,李曼秋淡淡道:「讓你們老闆過來。」

服務生一愣,「啊?」

李曼秋腳步不停,「告訴他,他五年前的債主來了。」

李曼秋說完,已經進了角落的那個隔間,很快,一個穿着制服的女人也跟了進去。

而距離李曼秋不遠的地方,正熱鬧的說着話。

四個隔間合併在一起,裏面三張大桌子,男生女生隨便坐,但基本還是男生和男生扎堆,女生和女生扎堆。

白雲飛從迷迷糊糊中醒來,突然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耳邊嗡嗡聲吵得他心煩。

腦子裏像是被硬塞進去一些東西,一陣陣抽疼。

「這是什麼玩意?」

「我靠,我穿越了?」

白雲飛眼睛猛地睜開,緩緩的抬起頭,不可思議的向周圍打量。

「雲飛?看什麼呢?吳珊妮在那兒,跟班長說話呢。」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看到白雲飛醒了,開口問道。

白雲飛沒有說話,他現在處在懵逼的狀態中。

他真的穿越了!

穿越的這人也叫白雲飛,老家在江浙省杭州,十八歲那年考進了京城電影學院。

今天下午,本科畢業典禮結束,晚上他們班出來聚餐,聚餐之後,大家就到深海酒吧玩。

因為一些原因,白雲飛往死里喝,結果就是喝斷片了。

再醒來之後,就是現在的白雲飛了。

「雲飛?你沒事吧?」青年又喊了一遍。

白雲飛轉頭,看向青年,這個人是他大學舍友兼死黨孫亮。

白雲飛搖了搖頭,「沒事,就是喝的有些多了。」

孫亮嘆了口氣,拍了兩下白雲飛的肩膀,道:「你啊,犯的著嗎?你看看人家,和同學打的多火熱啊。」

白雲飛愣了一下,才明白孫亮說的是誰。

下意識的,白雲飛向旁邊桌子看去,那裏一名頗為靚麗的女生正在和周圍人說笑,看起來人緣很好。

白雲飛腦海中浮現這個女人的信息。

吳珊妮,白雲飛的大學同學,也是初戀女友,大二上學期開始談戀愛,於大四寒假期間分手。

分手原因未知,但原主曾多次在校園門口見到吳珊妮上了一輛上百萬的豪車。

原主曾屁顛屁顛跑着去問原因,吳珊妮回了一句你自己知道答案,就給原主打發了。

白雲飛正想着事情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巨星系統綁定中。】

【巨星系統綁定完成。】

【新手禮包發送中。】

【新手禮包:《你的答案》,《夜空中最亮的星》。】

與此同時,眼前一花,一個屏幕出現在白雲飛眼前。

宿主:白雲飛。

聲望:1190。

氣質:61。

物品:《你的答案》,《夜空中最亮的星》。

主線任務:無。

支線任務:無。

白雲飛看着面前的透明界面,愣住了。

系統?

卧槽!

這是穿越者福利啊!

突然,系統又說話了。

「主線任務發佈:簽約一家娛樂公司,成為五線藝人。任務獎勵:《初級唱功技能書》」

「支線任務發佈(可拒絕):深海酒吧之一展歌喉。任務獎勵:系統抽獎一次。」

……..

吳珊妮正和同學說着話,突然感覺身邊猛地一靜。

吳珊妮順着大家的目光看去,白雲飛正望着她發獃,頓時眉頭一皺,對白雲飛的厭惡又上升了許多。

以前談戀愛的時候,怎麼沒發現他這麼不要臉?

吳珊妮舉起酒杯,笑着對班長劉洋道:「班長,這一杯敬你,感謝你這四年的幫助。」

劉洋鄙視的看了眼一副「豬哥洋」的白雲飛,端起酒杯道:「珊妮,你這眼光有夠差的啊。」

劉洋雖然沒有明說,但周圍的人都知道他說的是誰。

吳珊妮皺了皺眉,沒有接話。

另一邊,白雲飛被孫亮用胳膊肘搗了一下。

孫亮氣道:「雲飛,你小子能爭點氣嘛,舔狗沒有好下場的,分了就徹底點!」

白雲飛眨了眨眼,回過神來,才發現大傢伙都看着他呢。

有同情。

有憐憫。

有不屑。

有鄙視。

白雲飛皺眉道:「怎麼了?」

孫亮壓低聲音道:「我都不好意思坐你旁邊了,你剛才看吳珊妮都看呆了,還問怎麼了。」

白雲飛下意識張嘴就要問吳珊妮哪位?好在及時記起來了是誰。

白雲飛想了想,剛才他明明看系統屏幕呢…呃,好像系統屏幕就在吳珊妮的那個方位,他是被誤會了啊!

這時候,劉洋站了起來,道:「我們大學最後一天了,過了今天,同學們就各奔東西,我和珊妮為大家唱首歌,祝大家以後能有個好前程。」

說完,劉洋看了一眼吳珊妮。

吳珊妮笑着站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