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這小子不行了。”

“說得那麼天花亂墜,我還當真有些本事,原來是傻出頭的貨色。”

“虧你們還笑得出來。你想想啊,我們放跑了一個那麼嫩的小女娃,換來這麼個東西,有什麼可高興的?”

“這個東西也能吃嘛,不過估計會塞牙。”


一羣冷嘲熱諷傳來,星月聽在耳中,意外的沒有生氣,反而是一直在思索着如何反擊,如何逃生。

不能放棄,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放棄!

在三界縫隙的時候,星月已經嘗過太多孤寂的感覺,想過太多的事情。此刻的他,心境已經和上一世完全不一樣。

星月還是出着全力抵擋着對方猛烈的進攻,在這看似完全沒有勝算的戰鬥中,找尋着那唯一的機會。

終於在躲過一次爪擊之後,星月身體一個側旋來到這女子身側,冰劍穿梭前行,直取那女子的左肩處。

女子心頭微微震動,因這一擊比之剛纔星月身體無傷時候的進攻更加凌厲。一半人被全身抓撓到這種程度,早已經因爲流血過多而昏迷,但眼前這人竟然能越戰越勇,確實是大大出乎她的預料之外。

女子腳步飛速舞動,在地面猛的踏足幾下,竟嗖的一聲飛向空中,輕鬆的躲開了星月的攻擊。

這一下,更讓星月確信了自己的推斷。

鋒利的利爪加上輕便的身軀,不用多說,這女子肯定是貓妖。


忽然間,星月彷彿找到了一個讓十死無生變成九死一生的大膽計劃。

猛的腳下一彈而起,劍鋒舞出了數到劍花,向着空中那個貓妖首領攻去。

這一下已經使上了靈猿決,因此彈跳比之剛纔要輕便靈活得多。

女子微微一驚,心中首次生出了一絲恐懼,害怕這人是隱藏實力,然後找機會要一擊必殺。

刺星九劍第七式,墜落流星。

只不過這次的流星是從下往上飛去。

在空中時,星月彷彿突然變成了一道線,直接衝向女子墜落下來的位置,絲毫不差。

女子心頭驚駭無比,因這一招全無後招,使用的就是以命搏命的霸道招式。這招若在地上,女子可輕鬆躲過,然後施以還擊。

可是在空中,所有人都行動不便,因此後出手的人肯定會比先出手的人佔便宜。

女子在暗責自己太大意的同時,兩隻手臂交叉的大幅度旋轉,護住了身軀的所有位置。

一劍衝入女子雙臂之中,只聽得啊得一聲嬌呼傳來,不用想就已經知道是女子吃虧了。

兩人齊齊落地。

當下面圍觀的一羣妖族都準備上前助陣的時候,忽然間女子腳踏奇步,兩隻利爪左右開弓,向着星月的兩隻胳膊爪去。

利爪直接戳入肌膚,齊齊沒入至根。十根指甲就宛如十枚釘子一般釘入了星月體內。

星月啊的仰天大叫一聲,就在女子洋洋得意之時,星月忽然將扭曲的臉龐一變,笑道:“逗你玩的。”

星月已經使用出了靈猿決,全身都已經沒有任何知覺,自然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雖然那十個極深的傷口正在不斷流出鮮血,但卻還不至於立刻要了星月的性命。

左右兩手同時向前一個急速衝擊,右手的冰劍使出了一招繁星點點,劍影直接衝擊向女子的脖頸要害。

女子慌忙退後,此刻她已經完全被星月的不要命氣勢震懾到,心中已經慌了心神,只想先防守住星月猛烈的進攻之後,才能意圖後記。

星月早已經把握到了女子的心境,猛然間冰劍向左一個測斜,直接劃破了女子右手的手臂。

鮮血噴涌的剎那,女子猛然後退幾步。

星月也不追擊,只是在女子離開前的剎那,將冰劍左右一抖之後,才抽劍離開。

這一招看上去是星月佔得先機,但卻其實是白白浪費了一招有機會致對方於死地的招數。這點小傷對於一個高手來講根本不算什麼,因此那些圍觀者見到這種情況,都是不驚反擊。所有人都以爲星月實力不差,但是臨戰經驗太少。

星月強子打起精神,冰劍遙指對方,哈哈大笑道:“希望你不要說話不算話,就你這點能耐,想殺我還差了些。”

其實這番話正是那女子想說的,被星月搶先說了出來,更是覺得心裏憋屈。

星月全身都是血跡,看上去狼狽不堪,但是那一副百戰不屈的架勢,卻是震懾到了所有圍觀的妖族,人人都暗自佩服起星月的毅力。

這女首領臉色不住變化,雖然此刻她還是佔有者絕對優勢,但卻被一個實力比自己差很多的人刺傷,這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等等,他是否真的比自己差很多?

女子眼珠不斷轉動,想起了這男人一開始示弱,接着突然變強。回想起剛纔星月用過的劍招,處處流暢無比,攻守兼備,嚴謹異常,明顯不是普通散亂招數,而是一套武技功法。

既然如此,他極有可能還是在隱藏實力。

無論如何,這一戰在所難免。

女子長長嘆了口氣,微微搖頭道:“你太過狂傲了,今日我便讓你常常被利爪凌遲的滋味。”

說罷將左手的爪子放在口邊,舔舐了一下指尖打傷星月時候留下的鮮血,接着冷冷一笑道:“你可別後悔。”

星月看着她的一系列動作,心中一直默唸着‘快用嗜血咒’。

看到她舔舐血液的動作,星月便立刻安心了下來,知道自己已經勝了八成。

輕笑道:“貓妖一族,不都是應該白天精神極差,晚上纔會有精神嗎?”

女子眉頭緊緊皺起,更加確信自己的推斷,這男人果然不是平凡人。幸好自己有先見之明,立即使出了全力,否則極有可能死了還不知道怎麼死的。

微微含笑道:“克服白日的萎靡是貓妖一族必修之術,只需要吸乾九九八十一個活人的鮮血,即可破除這困擾貓妖一族的最大破綻。”

星月冷哼一聲道:“害人性命,虧你好意思說得如此自豪。今日你落得個如此下場,乃是咎由自取!”

“我落得什麼下場?哈哈,我倒是想要看看,我會落得個什麼下場,嗜血咒已經在我體內膨脹,你……”

你字一出口,後面的話來不及說,忽然間腦際彷彿被轟炸了一般,沒有辦法進行任何的思考。

她的瞳孔逐漸擴散,原本表情很豐富的臉上此刻竟然變成了呆呆發冷。

一股紅色的血霧自她背後竄出,直接將她的身體籠罩起來。所有情形,都和星月使用化血咒時候的效果一摸一樣。

星月早就料想到了這個結果,因此只是微微含笑的看着她。

適才在星月佔盡優勢,有機會刺破這女子咽喉的時候,忽然收招,並非是因爲星月的臨敵經驗不夠,而是因爲星月那時候的體力早已是強弩之末,沒辦法繼續追擊下去。

而反手刺傷她,便能奪取她的血液。緊接着星月在離開她之前,將冰劍來回抖了兩抖,就是爲了將冰劍上沾染到的她自己的血液抖在她的指尖。

這一系列極爲細微的小動作,自然不會引起其他人重視。

星月接下來裝作深藏不露的摸樣,就是要讓對方覺得實力不濟,便自然而然的想要使用嗜血咒。

這種心情星月最爲了解,擁有嗜血咒的貓妖是極爲依賴嗜血咒的。

而就是如此,這貓妖首領吸食了自己的鮮血後,就讓嗜血咒和化血咒同時起了效果。

此時的她,已經徹底失去了意識。

適才擒住清風的那個大漢看到女子呆呆發愣,便高聲叫道:“大姐,你吃錯藥了?快些動手啊。”

哪知道這一嗓子便立刻驚到了女子。她猛的迴轉過頭,揮動起兩隻利爪,便向着那大漢衝過去。

場面立刻混亂成一團。

星月心道此時不走更待何時?猛的抽身後退幾步。

忽然間,靈猿決的效用失效,知覺恢復的剎那,全身的傷口同時傳來疼痛。

即使以星月的耐力,也沒辦法忍受這突入而來的劇痛。雙膝一軟,癱倒在地。

就在此時,夜水一個急速竄來了星月身邊,一把將他抱起,一刻也不做停留,便往淮安城的方向飛去。

半個時辰之後,淮安城城門大開,數以千計的士兵涌出。他們都是身穿鋼鐵盔甲,重裝而行,光是齊齊的踏步,便聲震千里。

如此威懾力,怎能不被重視?

城牆之上車睿長嘆一口氣,對旁邊的雨荷道:“我可是爲了你,把城中的精銳部隊給全部調出了。這些是我淮安城的命脈所在,本不能出任何岔子的。”

雨荷施了一禮道:“雨荷銘記在心,自當永生永世服侍王上。”

自化血咒的效果恢復之後的貓妖首領正坐在一旁的地上不住喘息着,側目望了望旁邊死去的兩個高大漢子,知道他們是剛纔在自己化血咒的效用下被自己殺死的。

就在此時,妖族的一個獵豹探子也已經來報了淮安城出兵這件事。

原本圍攻人族部隊的計劃徹底告吹,這貓妖首領只得長嘆一聲道:“撤離此地。” 五年前,龍翼學院。


星月手捧着一粒黑糊糊的藥丸,側着腦袋道:“這有什麼用呢?”

萊菲蒂坐在牀邊道:“這……你吃下去就知道了嘛,害怕我害你啊?”

“那也是,反正你捨不得。”星月呵呵笑着,將這藥丸塞入口中。

猛然間一股惡臭傳入口腔,星月忍受不住,嘔的一聲吐了出來。

萊菲蒂慌忙前去查探,見星月不住乾嘔,拍着他的背道:“你沒事吧,有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這幾味藥的藥性都很輕,怎麼對你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不應該啊。”

萊菲蒂說着,語氣中滿含自責。

星月嘔了半天,才喘着氣道:“不……不像是藥的副作用,只是我受不了這種苦味。”

萊菲蒂一呆,長出一口氣,接着狠狠在星月背上拍了一下,道:“你嚇死我了。”

星月側頭看着這個如此在乎自己的女人,心中說不出的甜蜜,猛的將她撲倒在牀上道:“哎呀,你打我,這一下我一定要還回來。打哪裏呢,屁股還是……”

萊菲蒂臉頰通紅道:“你怎麼成天這樣,難道就沒點正事嗎?”

“陪你就是我的正事。”

激情過後,兩人都在享受雲雨之歡過後的安然歇息。

萊菲蒂依偎在星月寬厚的胸膛上,閉目睡着。這場景在這幾天裏幾乎每晚都要出現,因此萊菲蒂早已從第一次的羞澀,轉爲了徹底的愛憐。

“菲……”星月輕聲道。

萊菲蒂眼睛不睜,嘴角含着笑道:“怎麼了?”

“你與我在一起,是不是因爲前幾天被我強迫,所以才這樣的?”星月終於問出了這個他最擔心的問題。

“強迫?”萊菲蒂失笑道,“月同學,你好像忘了,我是龍翼學院的導師唉,雖然現在不一定能打得過你,但要自保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吧?嘿。”

星月興奮的坐起身來,扶着萊菲蒂的肩膀道:“這麼說,你不後悔麼?”

萊菲蒂淡淡點頭,接着眼眸偏離開星月灼熱的目光,道:“我是怕你後悔。”

“我絕非一時衝動!”星月篤定的道,“我真的很喜歡你。”

看着星月漲紅雙頰的表情,萊菲蒂摸着下巴道:“恩真的嗎?那你喜歡我哪點呢?”

星月一呆,頓時沒有了下文。星月雖然認識萊菲蒂有三四年左右,但卻一直是找她求醫看病,平時根本沒怎麼注意過她。

便道:“這……我很難說清楚。那晚我身受重傷,你在照顧我,當時我才第一次發現原來你那麼美。啊不對,這樣說就好像我在貪圖你的美色一樣,我真的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