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一旁。

寧星河心中暗驚!

這,可是傳說中的……暗勁啊!

凌空以罡氣,爆發暗勁?

這,簡直…

就算是他,都不可能做到!

這秦蒼穹,到底……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想到這裡。

寧星河上前一步,身體鞠僂彎腰,「多謝大人,為小老兒……家族除卻一害!」

四周眾人:…… 厲景霆眉心蹙了蹙,對這女人,他確實沒什麼好感,也不太想和她說話,「所以呢?」

方碧晨做了個深呼吸,「所以,你應該陪楚瀾再去檢查一次,也許,是數據出了問題?也許是檢查結果不對?要不,換家醫院看看?」

厲景霆不解,這女人到底安的什麼心?「為什麼?」

方碧晨覺得跟他說話真費勁,他就不能多說幾句或者多問幾句嗎,「我是擔心檢查結果有誤讓你們分開,那就太不值了。」

厲景霆反問了句,「誰告訴你我們分開是因為檢查結果?」

方碧晨摸了下腦袋,對啊,誰告訴她的?「我、我聽黎墨說的,他和楚瀾雖然離婚了,但他和龍夜擎是好朋友,龍夜擎告訴他的,我就想,檢查報告也有可能會出錯,也許,楚瀾還有生育能力呢?覺得你應該再爭取一下。」

厲景霆是個成熟的男人,感情的事不是兒戲,不能一下這樣一下又那樣,況且,這女人對楚瀾本就居心不良,她的話不需要理會,「你好像在為楚瀾說話?怎麼,楚瀾跟我分開威脅到你了?」

方碧晨心中一顫,這男人可真厲害,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你說哪去了,我不過是好意提醒,怕你將來後悔,你不信就算了,我懶得跟你說。」

說完趕緊走,免得又多事。

厲景霆回了客房,他和楚瀾已經分開,他也答應了許安然會娶她,這種事不能出爾反爾,不管楚瀾身體如何,他和楚瀾都只是曾經走進過彼此生活中的過客,愛過就好。

方碧晨的話讓他內心多少起了些波瀾,不過,他很清楚,他和楚瀾之間存在的問題不僅僅只有生孩子,還有很多其他方面的。

厲母開開心心的走到他跟前,「剛跟親家那邊打過電話了,都安排好了,等你們回去就去領證,婚禮可以以後再說,我也通知親朋好友了,大家一起吃個飯,不管怎麼樣,有新娘子了還是要給大家介紹一下,讓大家認識認識的,我這顆心啊總算是放下了,以後可以踏踏實實等著抱孫子了,哈哈。」

厲景霆高興不起來,但看到母親這麼開心,他沒再說什麼,作為家裡的獨子,他確實有那份責任。

厲景霆走了,帶著許安然一起走的,走的時候給楚瀾發了條信息:我回Y國了。

短短几個字。

楚瀾回了一條,也是短短几個字:一路平安!

跟厲景霆的那段感情徹底畫上句號,回想起來就如同做了一個夢般,如果真的只是一場夢,那該多好!

幾天後,楚瀾收到了許安然發來的微信,是一張結婚證的照片,還有她和厲景霆的合影,楚瀾胸口一陣刺痛,痛過後慢慢冷靜下來,回了一句話:恭喜,祝你們幸福!

這是實話,她真心希望厲景霆能幸福。 吳依娜嚇得一哆嗦,藺醫生立刻緊張的道歉:「對不起,吳主任,我本來是想給你一個驚喜的沒想到變成了……驚嚇。」

吳依娜微笑著說:「沒關係!是我一驚一乍的自己嚇自己,藺醫生,這麼晚還沒睡,找我有事?」

藺醫生靦腆的笑了:「呃……有個事想跟你說,那個……我的一篇論文在國外發表並且獲獎了,我想請您吃飯,表示感謝。」

吳依娜笑著說:「恭喜恭喜啊!沒想到,我這個別墅還藏了一個大人物呢,了不起!請客就不必了,咱們家有做飯阿姨,她做的飯菜既衛生又好吃,明天我讓阿姨多做幾個好菜,晚上我早點回來,給你慶祝。」

也不管藺醫生是什麼想法,吳依娜噼里啪啦就把事定了,藺醫生對於吳依娜的自作主張並沒有生氣,而是全盤接受。他笑容滿面的說:「就聽吳主任的,明天我會和阿姨一起做飯,然後……等你回來!」

藺醫生說完,逃也似的回了房間,吳依娜迷茫的看著藺醫生的背影自言自語:「藺醫生的表情怎麼那麼……像個小女生,天啊!瘋了吧!」吳依娜搖搖頭慢慢的踱進了房間。

葛月兒是個閑不住的人,明明知道那幾個彪形大漢在追殺自己,還是忍不住化了妝要出門。

這次的葛月兒戴了一頂學生頭假髮套,上身著粉色帶帽寬鬆衛衣下面穿了一件同款同色衛褲,腳蹬一雙白色老爹鞋,臉上畫了若干雀斑和青春痘,還帶上了藍色美瞳,活脫脫一個正處在叛逆期的青春少女形象。

為了看起來更逼真一點,葛月兒又從別墅里搜出了一個雙肩包背上,接著把耳機掛在脖子上,然後把衛衣的帽子扣在腦袋上,做完這一切,葛月兒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滿意的點點頭:「嗯!看起來也就十八歲!」

正當葛月兒要跨出屋門時,身後突然響起一聲怒斥:「你……你站住!」

葛月兒轉過身意外的看到藺醫生拿著拖布對著自己,藺醫生看到化了妝的葛月兒,更肯定了自己的判斷:「你是誰?怎麼進來的?」

葛月兒忍不住哈哈大笑,她剛走一步,藺醫生立刻緊張的大喊:「別動!你……你再動我就打人了!」

葛月兒蹙起眉搖搖頭:「藺醫生,你雖然看起來書生氣了一些,可你好歹是個男人,怎麼還能怕一個手無寸鐵的小姑娘?」

藺醫生聽到葛月兒說話,立刻迷茫的皺起眉問:「你是……葛月兒,吳主任的妹妹?」

葛月兒撇了一下嘴說:「不然呢?這個時間、這個屋子,除了你我還能有第三個人嗎?」

藺醫生走近葛月兒打量了一下說:「葛小姐,你……你幹嘛把自己打扮的這麼難看?」

葛月兒吃驚的瞪著藺醫生:「哪裡難看了?多好看!哎呀!咱倆有代溝,跟你說不清楚,我要出門了,你好好看家呦!」

葛月兒說完,瀟洒的一轉身,背對著藺醫生擺擺手:「!Bye!」

吳依娜家的別墅區離y市繁華的商業區不遠,葛月兒不一會就走到了奧特萊斯,y市比w市繁華很多,葛月兒打算好好逛逛商場給媽媽和舅舅買一些衣服和保健品,讓他們高興一下。

今天是周日,逛商場的人很多,這也是葛月兒急著出門的原因,她認為人多的地方既利於隱藏也利於逃跑,就算那幾個彪形大漢找到自己,她也會利用人群輕易逃脫。

也許是葛月兒多慮了,她在商場逛了整整三個小時,也沒看到一個可疑的人。這時,已經到了飯點,葛月兒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她看了看手裡大包小包的已經買的差不多了,就決定上五樓——乾飯!

五樓是個美食城,裡面包含了各地方的美食小吃,雖然這些東西外面的美食街也有,可是,商場里的衛生條件是外面的美食街無法比擬的,所以,葛月兒每次來y市,都會瞞著二姐偷偷跑來打牙祭。

葛月兒興高采烈的衝到五樓,可是,出現在眼前的那一隊隊長龍立刻讓她傻掉了,她在心底哀嚎:完了!吃不上了!

葛月兒以前總是避開周末用餐高峰來這裡大快朵頤,從來沒見過這麼多人同時就餐,她都開始懷疑商場的地板是否能承重這麼多人,想到這,葛月兒又急匆匆跑下了五樓。

摸了摸早就咕咕叫的肚子,葛月兒決定冒險出去找吃的。她把今天的收穫全部存在了商場里,探頭探腦的走出了奧特萊斯。

那幾個彪形大漢還不知道葛月兒的底細,昨天跟著她來到y城也是出於偶然,當時,他們看見葛月兒和那天他們在酒吧外碰到的女孩背著一樣的包,便跟過來碰碰運氣。昨天也是因為看到了那個包才在餐廳跟蹤,可惜判斷失誤,讓葛月兒溜了。

葛月兒觀察了一圈依然沒有看見那幾個壯漢,便放心大膽的開始覓食,經過了千挑萬選,終於,葛月兒在一家湘菜館門前停下了腳步。

當葛月兒走進飯店的一瞬間,一下子傻眼了,那幾個彪形大漢正在裡面吃飯,和她看了個對眼。

葛月兒轉身就跑,那幾個壯漢意識到眼前這個小姑娘有可能就是他們要找的人,他們興奮的放下筷子疾步追了出去,飯店服務員著急的喊:「哎!你們還沒給錢呢!」,當服務員追出飯店,幾個人早就沒了蹤影。

葛月兒對y市比較熟悉,知道這附近有幾個相連的衚衕,當她看到那幾個壯漢追了出來,立刻就往小衚衕方向跑。

在長跑方面,葛月兒雖然得過馬拉松亞軍,可老爹鞋不爭氣,跑不快,當她剛拐進衚衕不久,幾個大漢就追上了她。

葛月兒喘著粗氣瞪著同樣彎腰倒氣的幾個大漢問:「幾位大叔,我……我既沒有犯法,也沒有當街吐痰,你們這樣追……追我是幾個意思啊?」

「你不……不跑,我……我們能追你嗎?」

那幾位大漢比葛月兒喘的還厲害,目前,雙方都不想動手,因為他們體力都嚴重透支…… 實際上也沒等到丁炙自己出來認領,網上已經有閑的蛋疼的福爾摩斯把這件事給抽絲剝繭地給整的明明白白的了。

事實這調查的難度也不大,李修緣本來就是一名人,他此前幾年參加過一檔偶像養成選秀的事也還存在於網友記憶當中,再加上他在直播時透露了他那朋友是在做人物觀察的訓練,那十有八九是演藝圈裡的人了。

再加上視頻里那人辨識度頗高的髮型,有心人排查了下李修緣的朋友圈,不消多久,丁炙的真實身份就被圈定了出來了。

「視頻的人確實就是你吧?」

雖然是疑問句,但梁瓊無論是語氣和就口吻都表明著她已經確定了。

畢竟雖然說不上朝夕相處,但以她對丁炙的熟悉程度,別說隔著個口罩了,就算再戴上墨鏡,再整個鴨嘴帽包的嚴嚴實實的,她都能辨認得出來。

丁炙盤坐在沙發上,點了點頭,他感受到了對面的梁瓊平靜的語氣下蘊含著的怒火。

「那歹徒手裡拿的是刀片啊!刀片啊丁炙!」

聽到了丁炙親自承認,梁瓊的語調猛地一抬,猶如火山終於爆發。

「你說你這瓜娃子是不是腦袋有坑!人家手裡拿著刀片,你湊前去碰!你是不是不要命啦!你個小胳膊小腿的,你是不是活膩了你說!」

梁瓊幾乎是指著鼻子在訓斥了,就連家鄉話都冒了出來了,一旁的小胖同樣訥訥不敢言,他就從來沒見過梁瓊發過這麼大的火。

本來按照丁炙的性子,有人敢這樣指著他鼻頭這樣罵,他早就不樂意了,但現在不知為何,莫名覺得有些慫了起來,那背挺得直直的,一臉乖巧。

倒是小胖在旁邊終於出了句聲。

「可是,炙哥這波算是火了啊!他……」

梁瓊的死亡凝視忽地一下轉向了不知死活的小胖身上,頓時把小胖的後半句話給堵在了肚子里。

不過這小胖也算是成功地轉移了梁瓊的火力,成功「救主」。

在檢查了丁炙身上確實一點傷都沒有之後,梁瓊總算是平靜了下來。

並且開始思量起這件事帶給丁炙的影響。

她是真的沒想到,丁炙沉寂了這麼久,竟然會因為一個抓賊視頻而在此出現在大眾的眼裡。

因為整件事情極具有戲劇性,人物觀察觀成了擒賊動作片,所以前陣子那個尋找「蒙面俠客」的風潮不但在短視頻平台里盛行,甚至還火出了圈了,在微博熱搜上也有了一定的熱度。

隨著丁炙就是「蒙面俠客」的事實被曝光后,熱度繼續發酵,讓丁炙在短時間內的討論度居高不下。

這主人公糊歸糊,居然還是個愛豆,可以說是直接把這件事的戲劇性推到了巔峰。

梁瓊也跟丁炙詳細了解了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知道這並不是他和朋友間的故意炒作,而真的是機緣巧合間造就了整件事情。

說起來真實也是這件事情能發酵出這麼高熱度的原因之一。

很多時候,流量就說明了熱度,再加上這次丁炙的事雖然也能夠得上是「法制咖」了,但卻是站在見義勇為的這邊,屬於能漲路人緣的。

像是現在網上已經有人開始深扒出丁炙之前沉寂這麼久的原因了,經歷過近兩年內娛中的「微博–隨時隨地發現新嫂子/孩子」的洗禮之後,都刷低了大眾對偶像的要求門檻,甚至有網友都開始為當年的丁炙抱起了不平。

人家不過是談了場戀愛罷了,就是倒霉了點,碰上了個驚天動地的女海王,才淪落至此嘛。

說起來,這個時候就是個絕佳的營銷機會。

按照常規的套路,這會就得開始買通稿,買熱搜,利用這難得的機會,開始洗白之前的塌房醜聞帶來的影響,以及吸引之前的粉絲迴流。

甚至能整的團隊,可能已經規劃好了新的人設,儘力推他上各種綜藝,增加曝光,開始蓄力吸粉了。

但這一切尚未開始就倒在了兩個狀況上了。

第一個狀況出在丁炙公司上。

他如今經紀約是簽在了一家叫川河的傳媒公司,川河的大老闆陳明是某頂流女星的經紀人出身,以至於這家公司在一開始創立時,被人戲稱為那位頂流女星的大型工作室。

但後來川河的發展打破了許多人的眼鏡,不但簽下了幾位頂流小生小花,不少實力派演員的經紀約也被這位陳明簽下,還在藝人培養機制上也有著很好的成績,比如丁炙的前身就是出自這種培養機制,最後在全民選秀中成團成名。

但最近一段時間裡,川河傳媒深陷洗黑錢,以及出現了政治傾向的問題等傳聞,而且屋漏偏逢連夜雨,頭部藝人也在這段時間裡接連出走。

所以梁瓊要調取資源來通過這件事炒熱丁炙的計劃有點難以實現,畢竟公司自己現在就滿腦袋官司呢。

第二個狀況出現在丁炙本人上。

「我不要立什麼人設了。」

丁炙堅定地拒絕了乘機艹人設吸粉的建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