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出這話的時候,就是蘇小小自己的心裏都是顫抖不已。但是,有些問題,就算再害怕,也需要知道答案!

模模糊糊,永遠都懸着一顆心,這不是蘇小小的作風!

她想要,就必須得到!

就算得不到,她至少知道結果,會死心!

“夫妻!”

躊躇了一會,白起淡淡的道,目前爲止,他雖然很奇怪蘇小小爲什麼會這樣問。可是,在內心裏,他的確把蘇小小當成了妻子!

一個就好像被古代皇帝打入冷宮的妃子!


“既然是夫妻,就上來把我抱下去吧!”

“可我抱着兒子呢!”

“那我就不下去!”

白起無語,蘇小小的這個要求也太過分了點吧,自己千辛萬苦的趕回來,一方面是爲了安頓父母,另一方面,也是想給蘇小小一個名分!

“靈雨與你是什麼關係?”

一道醋意十足的聲音再次傳出,白起心頭一震,擔心什麼來什麼,看來,蘇小小是想一次弄清所有的關係了!


可是,感情的事情本來就複雜,豈是一兩句話,一廂情願就能決定?

“夫妻!”

這一次,白起回答的很僵硬。失去了艾麗絲以後,靈雨一直陪在自己身邊,陪自己度過了人生最落魄的時光!

自己對她不光是感激,還有愛!

所以,自己的心裏也爲靈雨打開了一扇窗,永不關閉的那一扇!

“人魚帝國的人魚女皇呢?”

“普通朋友!”

“可她長的很像艾麗絲,你也時常將她當做艾麗絲!”

接下來蘇小小每問一句話,都令白起心驚膽顫,從達摩,到瑪麗,再到小貓,甚至一些不相干的女子,她都要清楚這些人與白起的關係!

當回答完這些問題時,蘇小小再也不說話,竟然自己走了出來!

“我們去見爸媽吧!”

她溫柔一笑,從白起懷中接過兒子,踮起腳尖在白起的臉上吻了一下,獨自走進別墅!

留下白起站在當地,看着遼闊大海,腦海中一片空白!

回過神的時候,他快步趕進屋裏,尚未跨入房門,就聽見爸爸與兒子歡樂的笑聲,母親與蘇小小親切的談笑…..

家裏完全就是一副和諧美滿的樣子!

可是,白起的心裏總覺的有些不對勁!

特別是蘇小小問自己,提起那些女子時的語氣,不冷不熱,似乎漠不關心。可是,這麼多年沒見,蘇小小到底變了多少,白起心中真的沒底!

“算了,大敵當前,先安頓好父母再說!”

白起轉身將神族飛船內的一百名進化變異人高手放了出來,將這些人安插在臨海別墅的四周,並且配備了機械帝國的最先進護衛系統!

另外,白起還做了最壞的打算,那就是別墅臨海,一旦遭襲,父母在護衛的陪同下,可以通過別墅下面與海水的鏈接,逃進大海!

“小小,你是打算留在這裏陪父母,還是隨我到羅蘭帝國?”

“傻孩子,你老婆當然要隨你走了!”

母親樑英不滿意的瞪了白起一眼,早就感覺到兒子兒媳之間似乎有矛盾,


“不,”

卻不料,蘇小小竟然一口否決,

“我想與白黑在這住上一段時間,順便照顧爸媽,你就安心的去工作吧,不要牽掛家裏!”

“這?”

一時間不明白蘇小小心中的想法,白起剛想拒絕,就聽蘇小小又道,

“在這裏,我有家的感覺!”

“好吧,全都拜託你了!”

白起心中惴惴的抱起兒子,在兒子臉上吻了一下,又禮儀性的抱住蘇小小,想要吻她一下,卻不料,蘇小小一下子主動的抱住了自己,當着父母的面,給了自己一個長長的吻,看的二老都有些不好意思!

“早去早回,小心謹慎,我們娘兩等着你回來!”

蘇小小情深意切的與白起揮手告別,這一下,白起是徹底的蒙了,“難道蘇小小是想通過這些來感化自己?”

回想着與蘇小小見面以來,她的種種舉動,白起心中經不住跳出這樣一個想法!

“自己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飛往羅蘭帝國主控星球的D級飛船內,白起心中頗爲起伏不定。擔心父母的安危,他不但給了父親一枚空間金屬草戒指,還把那艘神族飛船也裝了進去,關鍵時候,直接鑽進神族飛船就行了!

羅蘭帝國主城區,剛剛趕回來,就看到大批量的魚人飛船,人魚戰士,

“迪雲,他們?”

“哦,總指揮官,人魚女皇親自前來,爲的就是見您一面!”

迪雲滿臉羨慕的道,左近偷瞄了一眼,

“老大,人魚女皇長的真叫一個漂亮,他還有姐妹嗎?”

“怎麼?你這小屁孩動了春心了?“

“沒有,我爸總催我呢!“

迪雲滿臉害羞,卻依舊貼了上來,白起衝他壞笑一下,

“等會我幫你打聽打聽,我星盜王國的軍事大臣,想娶一個人魚帝國的小美人魚,那豈不是手到擒來!“

“謝謝老大!“

迪雲感激的滿眼淚花,剛走沒多遠,白起就皺起了眉頭,

“塔羅到了,你去接待一下,記住,這些都是吃人不眨眼的邪惡人魚,千萬別打壞主意!“

白起掃了眼天空飛來的十多艘飛船,就見身旁的一些人魚戰士已經嚇的面色慘白,搖搖欲墜,

“命令他們,在皇城區的另一個方向降落,我會召見他們的!“

“是,總指揮官!“

迪雲屁顛屁顛的走開。剛走進羅蘭帝國皇殿,就見伊蘭卡斯那貨正殷勤的向人魚女皇獻水果呢,看白起進來,他燦燦的收回手,臉色微微一變!

“這貨又闖禍了!“

看這情形,白起的心中就是一沉。 “喲,國主回來了!”

人魚女皇站起身來,衝着白起福了一禮,臉上卻殊無喜悅之情,白起只好硬着頭皮坐到伊蘭卡斯剛纔坐的位置上,旁邊相陪的羅蘭帝國新任統治者、大臣們紛紛站起來向他行禮!

“免了!”

白起心中電閃,早些時日,自己不光巧取豪奪了人魚女皇該分得的那一半羅蘭帝國疆域,甚至告訴她,羅蘭帝國根本就沒有被自己拿下!

現在可好,伊蘭卡斯這貨肯定說漏嘴了!

“白國主,你需要解釋一下嗎?”

人魚女皇臉色鐵青,一字一頓的道,白起端起面前的飲料,輕輕綴了一口,

“需要解釋嗎?”

“那你爲什麼騙我?你說有我一半,你說你沒拿下,現在呢?都被你們獨吞了,你還有沒誠意,與你這種小人做談條件,我真是瞎了眼……哼,以後再有任何事情,都別來找我…..“

人魚女皇越說越氣憤,纖手在雲石桌子上一拍,站起來扭着小屁股就準備離開,

“你要走,最好搞清楚你這次來的目的!“

根本就懶的回答剛纔她那番話,不管自己是巧取豪奪,還是明目張膽的搶,總之,羅蘭帝國現在已經在自己的手上,誰也不能從自己手上分割哪怕一顆星球!

白起的話效果果然很不錯,剛走沒兩步,人魚女皇就被迫停住了腳步,轉身的時候,臉上已經梨花帶雨,看的一衆羅蘭帝國大臣,人魚帝國大臣一陣愕然!

兩國首腦交涉,才幾句話,一個首腦就被另一個弄的哭了!

本以爲談判就要崩了,卻沒想到,令人驚訝的事情還在後面。就見白起站了起來,隨手接過侍女送過來的紙巾,親自送到人魚女皇面前!

這還不算完,他還做了一個更大膽的動作,竟然輕輕的爲人魚女皇擦拭眼淚!

他的動作竟然沒有絲毫做作之情!

這般溫柔備至的關懷,差點感動的一衆官員熱淚盈眶!

“乖,以後有人敢欺負你魚人帝國,你就說是我罩着你的,這樣總行了吧!”

白起看似關懷,不鹹不淡的說出這句話,卻一下子雷倒了坐在兩邊,正正襟危坐,偷偷窺視的一幫大臣,甚至伊蘭卡斯!

“我靠,我怎麼感覺這不是在談判,而是在談情呢?”

伊蘭卡斯挪了挪坐的生疼的屁股,口中喃喃自語的道,

“這可是你說的,你不許撒賴,也不許吞掉我人魚帝國!”

人魚女皇語氣極其溫馴的道,驚的一般魚人帝國大臣,將軍目瞪口呆,雖然他們知道女皇與白起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可是,這麼大庭廣衆之下,說出這番話,實在令他們感到臉紅!

“人魚妹妹,放心吧!”

白起伸手就要攬上她的香肩,伸出半程,突然覺得有些不妥,改爲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以示安慰,

“來,請坐,將你這次來的主要事情說給哥哥聽,哥哥爲你做主!“

“討厭!“

人魚女皇竟然似羞還羞的發了聲嗲,驚的皇殿裏所有人都起了一聲雞皮疙瘩,還好她坐到了位置上以後,整個人又變了嚴肅許多!

“據我接到的可靠消息稱,金劍帝國的祕密武器遭到神祕人的毀壞,他一怒之下,已經派了四大王中的平羅王,率領三萬進化變異人,五百萬星河戰艦,向我們趕了過來!“

“妹妹,你這話說的可是不明不白,是向你,還是向我,你可得說清楚,一旦軍情模糊,導致失去了最佳戰機,結果就可能是我們兩個國家覆滅啊!“

“哼,我早已調查了,毀掉他們祕密武器的那人就是你,你就別裝糊塗了,他最先攻擊誰,你還能不知道?“

人魚女皇言之鑿鑿,白起卻是一撇嘴,轉身示意迪雲打開立體網絡星雲圖,手指星雲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