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

突然一道巨力!

楊嬋被拽入了鹿一凡的懷裡。

鹿一凡深情的一吻,然後舔了舔舌頭邪笑道:

「傻妞兒,接下來就是主人伺候你了!」

「雅蠛蝶!!!」

兩人在浴缸里認真的研究起來了如何響應國家二胎政策做貢獻。

殊不知,此時微博上,貼吧上,論壇上,甚至電視上,甚至全國各地,早已一片沸騰!

全國人民被一個誰也沒預料到的驚天消息給炸懵逼了!

微博上。

有個認證信息是芒果電視台員工的人,發微博驚呼道:

「你們絕對不知道我看見了什麼!

我勒個去啊!

困擾世界數學界幾十年的世界十大數學猜想之一的費馬猜想,被解開了!

是鹿一凡解開的!

對,就是咱們的世界冠軍鹿一凡解開的!

現場已經炸鍋了,不少人已經看到流出的直播了!」

接著,又有幾個人發微博。

翱翔的燒雞:「我看到了,那是電視台不小心直播出來的。真的解開了!」

薑汁糖水:「凡神簡直太尼瑪給力了!」

梧桐火:「那可是費馬猜想啊!!!

要不是我在現場親眼所見,絕對無法想象!

以前就知道凡神是個學霸,可尼瑪沒想到居然這麼厲害!

這還是人嗎?數學居然也懂!」

沒有看直播。

也不關注數學的很多網友還以為是造謠呢。

「得了吧。」

「真幾把能瞎編!」

「你們咋不說凡神定理也是鹿一凡創造的呢?」

「你們應該去寫啊,這麼能吹牛逼,肯定比Mr東鍋寫的好看!」

「呵呵,自從凡神拿了世界冠軍,回國以後,就有一批黑子無腦黑。

這種新聞,你看似是在吹他,其實就是在捧殺!」

「還解開費馬猜想了,你咋不說他打敗了三體文明呢?」

「這種瞎話,白痴都不會信吧?」

「現在造謠的成本也太低了吧?」

好多網友們紛紛嘲笑。

那幾個發微博的網友也是被氣到了。

「你還別說,凡神定理還真是鹿一凡發明的。」

「汗,雖然很誇張,但這確實是真的啊!」

「我可是認真的黃V,這種瞎話我敢說嗎?」

「給你們看看照片還有視頻!」

頓時,鹿一凡在芒果台進行解題,還有承認自己就是凡神定理的發明人,並且一眾老教授慚愧道歉的視頻發了出來。

猛然間,以為是造謠的網友們,全都驚呆了!

「我擦!」

「真的假的啊?」

「俺是農村人,你們可別蒙我啊!」

「難以置信!!!」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密切關注起了這件事。

這種開始覺得是造謠,後來震驚的場景,在全國各地都在上演。

尤其是鹿一凡父母的家裡,更是一片熱鬧。

鹿一凡老媽晚上都快睡覺了。

結果一陣門鈴聲。

而且一次比一次急。

鹿媽媽一邊走過去,一邊叨叨道:

「催什麼催啊!

等著,來了!」

最近鹿媽媽住回了原來的小區。

畢竟別墅雖大,但是太冷清了,想找個人打麻將都找不到。

結果這下好了。

一打開門。

嘩啦!!!

幾十號人全湧進來了!

全特么是記者!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得到鹿一凡家的地址的。

「鹿媽媽!」

「阿姨您好!」

「請問這是凡神鹿一凡家嗎?」

鹿媽媽嚇了一跳!

不過因為鹿一凡的原因,她接受採訪的次數也多了不少。

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鹿媽媽道:「那啥……

奧運會已經過去這麼久了……

你們該採訪的也採訪完了吧?

怎麼還來啊?」

「不是的,鹿媽媽!」

「您還不知道啊?」

鹿媽媽眨眼:「知道什麼啊?」

一個女記者面色潮紅的激動道:

「凡神在三個小時之前,破解了費馬猜想!

並且還公開承認自己就是凡神定理的發明人!」

「還有還有!凡神還當場解開了黎曼猜想,狠狠的打了一個米國超級厲害的數學家的臉!」

「這些芒果電視台之前不小心都直播出來了!」

鹿媽媽不是啥文化人。

她一臉懵逼的道:「啥啥猜想?

那是啥?」

「就是一道數學猜想,中科院的老教授們,花了五十年愣是沒研究出來的那個猜想。」

鹿媽媽那是吃驚到不能再吃驚了。

雖說自己兒子得過狀元。

也聰明過人。

但是這種難度的題目,他能解的開?

鹿爸爸則愕然的連連擺手道:

「你們有沒有弄錯啊?

我家兒子很久沒碰過數學題了。

他現在在搞娛樂節目啊?

是不是搞錯人了?」

「哎喲,我騙您幹嗎啊?」

「是真的!」

「凡神因為這個事情,為咱們華夏國爭光了!」

「比拿奧運會冠軍還要光榮十倍,百倍!」

「這可是推動世界科技文明進步的舉動!」

鹿媽媽急忙打開電視。

果然!

隨便哪個電視台,都在播放鹿一凡解題的那段視頻。 鹿媽媽懵逼了!

「這……這……這……」

她一直這個不停!

實話實說。

鹿一凡能拿體育類的世界冠軍,她是一點不奇怪。

畢竟是修真者,體力方面肯定比凡人強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可是數學……

這跟修真者八竿子打不著啊!!!

「我兒子是世界級定理的推進者?

跟牛頓、愛因斯坦一個級別的?」

鹿爸爸也是滿臉懵逼。

另一邊。

酒店裡,女僕楊嬋已經被鹿一凡按在巨大的浴缸里來了好幾次為國家二胎政策做貢獻的過程了。

完事之後,楊嬋趴在鹿一凡的背上,一臉幸福和無比的滿足。

「老公~~~你真是太強了!

我好愛你啊!

抱住!」

楊嬋死死的抱住鹿一凡的背部,像是小喵一樣,用臉在上面蹭啊蹭的,滿臉都是幸福和滿足感。

鹿一凡淡定的一笑道:「坐下,基本操作!」

就在這時。

鹿一凡的電話響了起來。

接聽!

「一凡啊,怎麼這麼慢才接電話啊?」鹿媽媽道。

鹿一凡笑道:「這不跟楊嬋在酒店,剛剛才琢磨著怎麼給您抱上個大孫子嗎?」

鹿媽媽笑道:「你小子還知道給我抱孫子啊?

你不把你老媽氣死就不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