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一口鮮血噴洒而出,武凌天遭受了重創,身軀砸入了一座千丈冰山,冰山隨即坍塌,將他埋在破碎的冰山之下。

冰山之中,武凌天的傷勢極為嚴重,一股強大的法則之力在破壞他的肉身,讓他一時間難以恢復。

「這雪女動用的到底是何法則,竟然比水母陰姬的法則之力還要強大。」武凌天只能占時以先天罡氣將體內的法則之力壓制下去,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轟!

冰山破碎,武凌天的身影再次出現,不過卻十分狼狽不堪。

雪女對於武凌天受她一擊沒有死掉沒有絲毫意外。

武凌天盯著她,道:「你施展到底是何帝術,竟然可以剋制我的火帝魔神拳。」

「火帝魔神拳乃是五行大帝五帝魔神經中所記載的一門帝術罷了,除了火帝魔神拳外,還有水帝魔神拳,金帝魔神拳等其餘四門五行帝術,而我施展的就是與火帝魔神拳相剋的水帝魔神拳。」

「水帝魔神拳。」武凌天才知道這火帝魔神拳竟然是來自五行大帝的傳承,敗得不冤,除了水帝魔神拳克制火帝魔神拳外,他的修為也遠遠不如雪女,他相信那一擊根本不是雪女最強的手段。

「雪女,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武凌天施展出大吞噬術,一個黑洞形成,在吞噬真意的加持下,大吞噬術威能倍增,黑洞形成的吞噬之力吞噬一切,四周的寒氣都盡數被吞噬,就連隱藏在冰原千丈的靈脈都被吞噬,靈氣被吸干,方圓百萬里內的冰原靈氣盡失。

「大吞噬術。」雪女那如萬載冰川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波動,道術可是極其難得的,即便是她經過了漫長的歲月,也就只得到了六門道術罷了。

「雪女,不要直接殺了他,抽取他的魂魄,將道術奪過來,還有他身上的玄黃劍。」水母陰姬一見到武凌天施展道術就眼饞了,那可是道術,水神宮雖然是太古級勢力,可傳承的道術也不多,只有五門道術。

若是能夠再得到一門道術,對於水神宮而言,底蘊就會再次上升一個檔次。

道術在某種程度上比帝經還要珍貴,因為想要證道成帝,首要的一個條件那就是要學會九九八十一種不同的道術。

而且武凌天身上的玄黃劍,水母陰姬也是志在必得,一但得到武凌天身上的玄黃劍,那她水神宮就有了兩把玄黃劍,玄黃大帝神藏開啟,水神宮必能佔得先機。

道術威能不凡,大吞噬術更是排名前十的道術,威能更是逆天,無物不可吞,可雪女彷彿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一股法則之力環繞著她的嬌軀,吞噬的力量無法吞噬她身上的力量。

雪女也打出了一門道術,一道門戶出現,輪迴之門,她施展的道術正是大輪迴術,比大吞噬術還要靠前的一門逆天道術。

輪迴之門一出,武凌天臉色大變,「大輪迴術,她竟然會大輪迴術。」

雪女對於大輪迴術的參悟已經達到了小成境界,輪迴之門已經凝聚成形。

而武凌天對於大吞噬術的領悟才堪堪入門,凝聚出的吞噬黑洞也才只是一個虛影罷了,都還沒有成形,如何能夠抵擋雪女的輪迴之門,吞噬黑洞被捲入輪迴之門中,武凌天的肉身也不受控制的朝輪迴之門而去,一但入了輪迴之門,那就真的是踏入了輪迴了。

真武天宮中。

正在閉關的武凌天猛然睜開雙眼,他與祖龍分身心神相連,祖龍分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讓他從深層次的修鍊中蘇醒,接受到了祖龍分身所經歷的一切信息,他手一揮,一副畫面出現,而他的目光卻是緊緊的盯著雪女。

祖龍分身不容有失,一但祖龍分身墜入輪迴,他必定受到影響,實力大減,在大劫隨時都可能到來的時刻,他怎麼讓自己受傷。

手一伸,一根白色絲線出現在他五指之間,有時有形,有時無形,讓人無法掌控,這卻是武凌天當初先天之魂中衍生出的三縷命運絲線,先天之魂與天道真輪融合后,三縷命運絲線也融入了天道真輪之中。

白色絲線飛出,穿越了層層虛空,無視時空的界限。

眼看武凌天就要被捲入輪迴之門中,一條白色絲線纏住了他的身體,他的身體變得虛幻起來,消失在了虛空之中,彷彿從未出現一般,沒有留下一絲痕迹。

水母陰姬和雪女臉色皆是一變,兩人都是當世還有的強者,可卻有人能夠在她們的眼皮子低下無聲無息的將武凌天救走。

「宮主,此人背後有絕世強者出手,此事就此作罷吧!」雪女道。

水母陰姬不甘的點了點頭,道:「神女,你提前蘇醒,可留下了什麼隱患。」

「我提前蘇醒,這一世轉世身的意識還處於沉睡之中,並沒有與我前世的意識融合,剛才那人定然是我轉世之身的親人,若是讓他喚醒轉世身的意識,我前世的意識不一定能夠成為主導,這是最大的隱患。」

「我這就去派人殺了他,以絕後患,並奪取他身上的玄黃劍。」水母陰姬心狠手辣,加上對武凌天產生了殺意,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

「此事就讓我自己親自去解決吧!你就不必插手了。」雪女道。

水母陰姬點了點頭,道:「神女也是該出世了,那月家四世至尊和姬家的四世至尊都出世了,而且玄黃劍關係到玄黃大帝的神藏,而玄黃界的黃金盛世也即將到來,成道之機出現,神女必能在這一世證道。」

「證道之路何其艱險,這個時代將是人族最後的機會,百族不會允許人族再次崛起,他們會千方百計的阻攔。」雪女是經歷了無數時代驚采絕艷的人物,知道許多人族隱秘,對於百族更是忌憚非常。

極北冰原外,武凌天的身形出現。

「本尊出手了。」武凌天知道這是命運之力,能夠掌控命運之力的,那就只有本尊,即便是他也只能動用命運真意罷了,命運之力卻是無法動用。

雪女施展的大輪迴術雖然強大,即便是一般的真仙可能都抵擋不住,可命運乃是至高無上的力量,輪迴之力也無法抵擋命運的力量。()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可還不等他為死裡逃生而高興,就發現數股強大的氣息朝他而來,很快,就有四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這四人皆是至尊天驕,一人擁有神體,另外三人皆擁有強大的血脈,修為也都是涅槃境界。

可見四人背後的勢力都非比尋常。

「萬古至尊,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活著走出極北冰原。」其中一個身穿戰甲,手持青銅劍的男子開口道。

「你們是何人?」

「我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交出玄黃劍,我等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你們怎麼知道我身上有玄黃劍。」

武凌天有些意外,整個東荒可沒人知道他有玄黃劍,恐怕知道的也只有那水母陰姬和雪女了,不過這兩人即便知道了他手中有玄黃劍,也不會這麼傻告訴其他人。

「難道有人從中荒來到了東荒,可誰又知道我來到了東荒。」武凌天心中十分疑惑。

「天權太子,不必跟他廢話,將他殺了,玄黃劍自然就是我們的了。」另外一名男子有些迫不及待了。

武凌天冷笑道:「那就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些人有什麼本事敢覬覦我手中的玄黃劍。」

「你們先別動手,我先來會會萬古至尊。」身穿戰甲,手持青銅劍的天權太子要獨戰武凌天,其餘三人則是分三個方向而立,防止武凌天逃走。

天權太子手中的青銅劍非道器,也非仙器,在遠古時代之前,有一個古老的青銅時代,那個時代的人族使用的都是青銅器,每一件青銅器都威能逆天,而且不朽不滅,天權太子手中的青銅器在青銅時代堪比現在的聖器,經歷了無盡歲月的洗禮,青銅器也抵擋不了時間的侵蝕,威能大減,即便不如聖器,威能也遠超一般的仙器了。

一劍橫空,霸道的王者劍氣撕開蒼穹,斬向武凌天。

「天權太子竟然將霸劍訣與王者之氣相容,霸道本就是王道的分支,天權太子將王者之氣與霸劍訣融合,威能倍增,那萬古至尊重傷之軀,控抵擋不住天權太子的攻伐,我們也不必出手了。」

「真武此子戰力非凡,即便受了重傷也不可小覷,我們還是謹慎些好,現在東荒之中還無人得知玄黃劍在武凌天身上,若是我們這一次不能拿下武凌天,想要在奪取玄黃劍就難上加難了。」

三人其實都不是東荒之人,而是來自中荒的無為聖地,北冥世家,陳家,天權太子則是來自無上帝朝,九陽帝朝,是九陽帝朝的太子帝天權。

武凌天拿出山河棍,與天權太子大戰了數百回合,漸漸落入了下風,他體內被鎮壓的法則之力暴動起來,在雪女施展出大輪迴術時,他就知道了體內的法則之力就是輪迴法則,輪迴法則不斷在吞噬他的生命力。

天權太子的霸劍訣十分霸道,加上融合了他身上的王者之氣,大開大合之間,攻擊力無匹,武凌天遭受內外攻擊,嘴角不斷溢出鮮血,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看來他不行了。」無為聖地的聖子云陽冷笑道。

「死吧!霸天斬。」天權太子發出了至強一擊,要殺死武凌天,恐怖的百丈劍氣撕裂虛空,封鎖了四周的虛空,斬向武凌天,讓他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武凌天一發狠,不在壓制體內的輪迴法則之力,釋放出先天罡氣,強行施展大殺戮術,嘴裡不斷溢出鮮血。

方圓千里內一片血紅,殺戮之氣凝聚成一把血色長槍,朝著天權太子斬出的劍氣攻擊過去。

「大殺戮術。」天權太子眼裡不凡,一眼就認出了武凌天施展的是道術之一的大殺戮術,神色一凝,一連斬出數劍,大殺戮術凝聚而成的弒神槍被數道劍氣擊中,寸寸斷裂。

其中一道劍氣直接擊中了武凌天,武凌天的身軀劍氣釘在了虛空之上,鮮血滴落,嘴裡不斷流出鮮血。

「什麼萬古至尊,也不過如此,還不到一千回合,你就敗了,我那大哥那般忌憚你,看來是我大哥高看你了。」天權太子不屑道。

「虎落平陽被犬欺,我武凌天認栽。」武凌天卻是怡然不懼,此時的他不過是一具分身罷了,可即便是分身,戰力也有本體的五成實力,若非被水母陰姬和雪女打成重傷,這什麼天權太子豈能傷他。

不對,他的大哥認識我,武凌天盯著天權,仔細一看,才發現天權的樣貌與一人極為相似,帝一,沒錯,就是帝一。

「你大哥是帝一。」

「沒錯,我叫帝天權,我大哥正是帝一,不過此時我大哥應該已經成為了無暇宗的宗主了。」

天權太子沒有在隱藏身份,他盯著武凌天,道:「我大哥想要的東西在你身上,交出來,我大哥或許還會饒無暇宗那些人的性命,對了,你的女人已經被囚禁起來了,你若是不想她死,就乖乖把東西交出來。」

聞言,武凌天徹底怒了,「帝一,你真卑鄙,堂堂一個帝朝太子,竟然做出這等下作之事,我定要取你狗頭。」

帝一想要的東西他自然知道,那就是補天神碑和補天經。

他怎麼也沒想到帝一為了得到補天神碑和補天經竟然這般喪心病狂,欺師滅祖,心中開始擔心起煉霓裳和他師尊等人。

以帝一的力量,滅掉無暇宗也是輕而易舉,可他沒有,顯然是想要和他談條件,煉霓裳他們此時應該是安全的。

武凌天趁機吞噬煉化了體內的劍氣,燃燒血脈,極盡升華,力量不斷攀升。

「天權太子,趕緊殺了他。」北冥世家的北冥淵大聲道。

天權太子沒想到武凌天還能負隅頑抗,冷笑一聲,「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等殺了你,拿到那件東西也是一樣的。」

燃燒血脈,極盡升華,這可是武凌天當初在萬界深淵中對戰修羅女王時動用的底牌,可謂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天權太子施展出一門劍道仙術,無盡的劍氣密密麻麻的朝武凌天攻去。

一棍山河碎。

武凌天大喝一聲,極盡升華后的他,戰力已經堪比度過一次雷劫的仙尊大能,加上山海棍的力量,一擊打出了三千萬龍巨力,打穿了虛空,無盡劍氣破滅。

「怎麼可能?」天權太子臉色大變,他怎麼也沒想到武凌天的臨死一擊竟然這般強大,這股力量已經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祭出一塊青銅盾,擋住了武凌天的至強一擊,武凌天這一擊是純粹的肉身之力,屬於物理攻擊,那青銅盾雖然擋住了大部分的力量,可還是有一小部分力量衝擊在了天權太子身上。

噗!

一口鮮血噴洒而出,他的血液蘊含很強的高溫,灑落在冰原上,寒冰都瞬間被融化,天權太子被打入了百里之外的一座冰山之中。

「攔下他。」雲陽,北冥淵以及陳家的陳麒麟絲毫不管帝天權的死活,前去阻攔武凌天。

武凌天暴怒,極盡升華的時間只有半個時辰,一但他的血脈燃燒殆盡,那他距離死亡也就不遠了。

「擋我者死。」武凌天施展紅塵天經,紅塵命運之力凝聚成一張無形的天網,朝三人籠罩過去,紅塵之力侵蝕三人的元神,命運真意的力量牽引住三人,三人不論如何反抗,都無法抵擋住紅塵之力侵蝕,墜落凡塵是他們的命運,彷彿無法更改。

「紅塵之力,他竟然能夠動用紅塵之力。」三人臉上都露出驚異之色,可三人也非普通修士,各個都是至尊天驕,底牌驚人,三人同時施展一門聖術,強大的力量直接撕裂了紅塵命運天網,武凌天領悟的命運真意雖然強大,可終究還處於天地真意的層次,這三人都已經領悟了自身的法則,加上聖術的力量,命運真意也無法影響他們。

可哪裡還有武凌天的身影。

「可惡,追。」三人臉色皆變得陰沉,朝武凌天追去。

轟隆一聲,百里之外的冰山炸開,顯露出帝天權的身影,不過他嘴角還殘留著血跡,可見受了武凌天那一擊也受到了重創。

「真武,我一定要殺了你,殺光你的親人朋友。」帝天權感覺自己被武凌天打傷,顏面盡失,要報復武凌天。

武凌天不斷逃遁,將扶搖訣施展到了極致,一步數千里,而雲陽等人則是對他窮追不捨。

「沒想到我武凌天也會有這一天,虎落平陽被犬欺,你們都給我等著,等我本尊出關,必要爾等灰飛煙滅。」武凌天心中極為苦澀,同時眼中蘊含殺機。

武凌天逃遁了千萬里,逃到了凡塵界,凡塵界紅塵瀰漫,對於武凌天來說,凡塵界正是避開追殺的好地方。

在蒼天界時,他就重傷逃到凡人界中,現在回到了玄黃界,再次躲進了這凡人界,可見他與凡人界有著深厚的緣分,以後他武道大成,想要傳道,這凡人界就是他的根基。

「人呢?氣息怎麼消失了。」雲陽,北冥淵,陳麒麟三人追趕而至,卻是發現跟丟了,武凌天的氣息也都消失不見。

帝天權隨之趕到,得知三人跟丟了武凌天,怒罵道:「你們真是廢物,連一個重傷之人都追丟了。」

「帝天權,也有什麼資格說我們,你還不是被他一個重傷之人打傷嗎?」北冥淵譏諷道。

「北冥淵,你想死嗎?」

「帝天權,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來啊!」北冥淵絲毫不畏懼帝天權,他北冥世家也是太古勢力,豈會畏懼九陽帝朝。

兩人劍拔弩張。

雲陽連忙上前勸阻,「你們就別內鬥了,找到真武要緊。」

「我自己去找。」帝天權不想與三人為伍,獨自離開。

「雲陽,我們就此分道揚鑣吧!誰能夠找到真武,就看自己的本事了。」北冥淵也獨自離開。

雲陽卻是沒有阻止,他們都有相同的目的,若是同時找到武凌天,必然會有一戰,分道揚鑣是早晚的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武凌天躲進了凡人界大秦王朝疆域內,這裡地域偏僻,靈氣匱乏,甚至比他所出生的大周王朝還要嚴重,這裡的紅塵之氣更重,根本不可能出現修士,修士也不敢在這裡逗留。

荊城,這是一個小城鎮,人口不多,武凌天帶著重傷之身進入了城中。

凡人界用的都是金銀珠寶,武凌天身上沒有這些俗物,不過以他現在之能,已經能夠點石成金了,點石成金這種手段只有入聖四重天造物境界的大能才能做到,改變物質的本質。

武凌天雖然修為不到家,可他體內的先天罡氣蘊含造化之力,區區點石成金根本就是手到擒來。

他購置了一處莊園,請了一個僕人,直接入住。

「阿福,沒有我的吩咐,不準任何人進入莊園。」武凌天吩咐僕人阿福,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直接為阿福灌頂,將他從一個普通凡人硬生生的成為了先天武者,傳授了他一門絕學。

「公子放心,阿福定不會讓任何人前來打擾公子修鍊。」阿福恭敬道,在他眼裡,武凌天就是神,無所不能的神。

武凌天進入了房間中開始閉關療傷。

體內的輪迴法則時刻都在抽取他身上的生命力,若非他擁有祖龍血脈,生命力驚人,恐怕現在已經死了。

默念補天經心法,運轉補天經,帝經的威能非比尋常,補天經蘊含的補天之道修復力極為驚人,補天之道融合了三種大道,時間,空間和生命,若是領悟到高深之處,可參悟出時間,空間和生命三大法則。

創出補天經的人實屬經天緯地,不論是時間法則,空間法則還是生命法則,這三種法則中時空法則為至高法則,生命法則也是高等法則,能夠同時領悟三大法則的,資質定然逆天。

武凌天雖然以補天經為基礎,創出了紅塵天經,可卻還沒有屬於本身的道,紅塵天經的威能有限,根本難以和那些仙術,聖術抗衡,只能勉強與絕世神通媲美。

他體內的輪迴法則不斷退縮,可卻十分頑強,補天之力一時間也無法將它消滅。

「輪迴法則。」武凌天靈光一閃,隨之展顏一笑,這輪迴法則可是三千天道法則前十的至高法則,若是能夠參悟一二,他的實力必然大增。

。。。。。。。。。

大秦王朝此時此刻卻是發生了兵變,大將軍宇文伐帶領大軍殺入了王城,斬殺了大秦王族。

「大將軍,四王子秦政逃走了。」一個將士匆忙來到宇文伐面前,慌張道。

宇文伐一腳將他踢開,怒聲道:「廢物,連一個孩子都抓不住,下令,追殺秦政,死活不論,我要讓這大秦王室徹底斷絕希望。」

「是。」

「駕,駕。」一個身穿盔甲,身上帶著血跡的中年男子馬駕著馬車瘋狂逃竄,馬車內,一個身穿錦衣,十一二歲大的孩童臉色蒼白,彷彿受到了驚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