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世蕃並沒有因為李建成的態度而有任何的不快,反倒是憂心忡忡的說道:「世子,不是我等要對付李家,而是李家容不下世子啊。」

「若真如在下知曉的那般歷史,八年之後,李世民便會在玄武門,像是前些日子楊芳篡位那般,了解與世子的宿命。」

玄武門三個字一說出口,李建成的臉色慘白無比,連端著酒杯的手也跟著顫抖。

「世子,你將楊默交給長安,幫著楊芳坐穩皇帝。內有我與父親輔佐,外有朝廷支持,這國公之位豈不就是世子的?」

嚴世蕃無比的情真意切:「到那時,是進是退,豈不是全由世子做主?」

李建成似乎被他說動了,眼睛里的火宛如實質。

「世子,您這一世應該以天下為重啊。」

。 第3101章逃命

「盾,天使你們的犧牲我會記住的,放心吧,早晚我會找這隻可惡的龍蝦為你們報仇,到時候我乾死它請你們吃清蒸大蝦!」林天成懷揣著天使和盾的寄魂石說道。

當然,這一切都是林天成的自我安慰,因為此時他還依舊沒有逃出龍蝦異獸的追殺,何談以後?

眼看著自己就要被追上,林天成心中著急,卻沒什麼辦法,他身邊的曜日和皎月此時卻互視一眼,旋即默契的朝著龍蝦異獸衝去。

只是,二者沖向龍蝦異獸的時候,身上也在凝聚一股駭人的力量,而那隻龍蝦卻已經衝到了雙生異靈的身前,一鉗子下去,鋸齒似的鉗子幾乎就要夾到她們的身體。「轟!」

一道耀眼的光芒閃過,緊接著就是一聲巨大的爆炸之聲,只見雙生異靈宛如一道光束髮射器一般,慘白的光芒瞬間射中龍蝦異獸,頓時將對方射進海底之中,由於反衝之力過大,然後一擊之後反衝之力直接將二人帶出海面。

林天成一臉驚愕的看著雙生異靈的壯舉,他沒想到雙生異靈竟然還有這麼一手,要知道這種招式之前他都沒有見過!

不過,不等林天成竊喜,身下又出現一道黑影,正是那被擊飛的龍蝦異獸捲土重來。

只是,這一次雙生異靈被衝出海面,海域中只剩下林天成一個人,頓時變成了龍蝦域異獸的唯一目標!

見狀,林天成二話不說,轉身繼續拚命的向著海面逃去,還好雙生異靈那一擊將龍蝦異獸擊飛的夠遠,給他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

「為了一隻翅膀,至於嗎?」林天成苦笑,也不知道是說給自己聽還是說給龍蝦異獸。

他此時只能寄希望在龍蝦異獸追上他之前衝出水面,道時候雙生異靈和墨子月一定會出手為他阻擋。、只是眨眼間的功夫,龍蝦異獸就已經出現在他身後,一雙蝦鉗同時向著林天成夾了過去。林天成明白這一擊無法躲閃,否則身形遲緩之下會被對方迅速糾纏住,到時候就要步入孔雀異獸的下場,死路一條。

林天成強忍著胸口氣血翻湧,伸手一招將長刀握在手中,準備硬拼一擊。

「砰!」

強大的能量頓時宛如開山裂石的炸藥一般,瞬間將林天成擊飛出去,藉助這反衝之力,林天成連連噴出數口鮮血,朝著水面外遁走。

龍蝦異獸見狀怒吼連連,身形飛快的朝著水面逼近,想要徹底的將林天成留在海中。

林天成衝出海面還沒有一息的時間,身後的海面再次傳來破水之聲,只見龍蝦異獸也從海面衝出,凌空飛向林天成。

林天成的速度雖快,卻不及龍蝦異獸這凌空撲殺的速度,眼看二者就要碰在一起。

突然,一道恢宏的長劍在空中浮現,一道強悍的術法之光朝著龍蝦異獸逼近,瞬間一股滔天的氣勢就在龍蝦異獸身上爆發出來,看著這兩計突如其來的攻擊,林天成心中一喜,知道是自己的援兵到了!

當即林天成體內爆發出強大無匹的力量,硬生生憑空借力,在空中快速閃退,和龍蝦異獸瞬間拉開安全距離。

龍蝦異獸被這兩計強悍的攻擊轟入海底,雖然沒有重傷,卻再次拉開了和林天成的距離。

龍蝦異獸估計是知道追林天成比較費力不討好,當即帶著孔雀異獸所剩的屍首朝著遠方海域遊走。

見狀,林天成也不禁鬆了口氣,毫無形象的躺在地上吐血。

「你沒事吧?」墨子月飛到林天成身邊,一手抵住林天成的胸口為他緩緩度入精純的靈力治癒體內的暗傷,一邊為他處理臉上斑斑點點的血跡。

的橫移兩米,龍蝦的鉗子幾乎是與韓森擦身而過。林天成張了張嘴,嘴巴裡面卻又湧出鮮血,他的內臟受傷頗重,林天成咬牙忍著胸中翻騰的氣血,搖了搖頭示意自己無礙。

旋即取出那剩下的兩節蓮藕,一分為二自己吃下一根,另一根遞給墨子月,順便還有那隻孔雀異獸的翅膀。

「吃了吧,本來想多弄一點的,可你也看見了,那死龍蝦不答應!」林天成苦笑道。

看著眼前的白玉蓮藕以及孔雀異獸的血肉,墨子月愣住了,她萬萬沒想到林天成冒這麼大的風險竟然是為了自己。

「你這是幹嘛?這白玉蓮藕和孔雀異獸血肉都是你的……」墨子月低著頭說道,從她出生到現在,從未有人如此待她關心過她。

即便是家族的長者,那也是寄希望於她能在修鍊一途上更上一層樓,為家族更好的爭取利益,從未有人關心過每一次大戰之後她的傷勢是怎麼好的。

甚至,許多時候家族為了培育人才,需要異獸血肉,族老會根本不管她舊傷好沒好就給她下達任務。

「你不會是以為我瘋了吧?這異獸血肉我花這麼大代價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慾?你體內的暗傷我之前也為你處理了,只是需要滋補,這孔雀血肉再加上這節白玉蓮藕,相信你能很快的恢復過來,重回巔峰!」林天成笑著說道。

如今,墨子玉才是他最大的依仗,萬萬不能讓這唯一的強大戰力處於負傷狀態,這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墨子玉都不是最好的結果。

所以,林天成才會不惜以身犯險也要從龍蝦異獸手中奪取這些血肉回來,為的就是讓之後在這荒無人煙的海域更加安全一點。

要知道,如今三眼銀狐也沉睡過去,依仗異靈小隊,林天成沒有信心在這異獸環伺的處境中安然離去所以只能想辦法讓墨子月趕緊重回巔峰!

只是,他這無意的舉動讓墨子月深受感動,連那從未開啟過得心門也打開了一絲縫隙!

「謝謝你!」墨子月熱淚盈眶的接過林天成遞來的異獸血肉和白玉蓮藕。

「別說這些了,趕緊抓緊時間恢復傷勢,我們現在的處境可不是很好!」林天成苦笑道。

異靈小隊這次可以說是竭盡全力,只是在這些強大的敵人面前也顯得是那麼的無力。

墨子月也明白,如今自己才是這支隊伍中的核心人物,只有她才能抵禦更大的風險,當即也不廢話,將異獸血肉的精華提取,連帶著白玉蓮藕一起一口吞下。

龐大的能量在她的體內匯聚,連帶著一直沒有動靜的境界瓶頸竟然都有些許浮動,這一切都是源自於林天成為她取來的白玉蓮藕和異獸血肉的功勞。

墨子月睜開雙眼看著一旁閉目調息的林天成,腦海中不禁將林天成的輪廓死死的烙印住。

…… 陶桃那邊下來了,朝着於秋這邊走來:「於總監。」

於秋換了個姿勢:「坐下,和你說點事。」

陶桃攏了攏身上的袍子走去坐下。

於秋說:「你之前是經紀人我就不說什麼了,你就是幫喬音的,但現在你也是藝人了,我還是給你們一人安排一個人的好,免得你們手忙腳亂。」

「於總監,我不想做藝人,是導演說要我頂替一下,我的戲份不多,等我下來我就可以安心照顧喬音,而且我現在戲份少,下裝就可以照顧喬音。」

「但這不合規矩,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我……」

「不用,我做她們的經濟人,如果於總監覺得有什麼問題,可以去問陸總,他來跟你說。」

於秋的臉有些難看:「這不合規矩。寧總是什麼身份。」

「我的身份不影響我做經紀人,沒人規定總裁不能給人做經紀人。」寧離很堅決。

於秋看了一眼陶桃,起身:「既然寧總想要這麼做,那就這麼做吧,我沒有意見。」

於秋說完離開,陶桃想要跟出去,被寧離拉住。

而這些被喬音都看在眼裏。

喬音空閑的時候開始和陸景深報告,把看到的事情告訴給陸景深。

陸景深並不覺得意外:「有些東西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再也不會回來,這很正常。」

「這麼說真的有什麼,寧離和於總監。」

「要說有什麼就是沒發生,就不算有,要說沒有,他們確實有點情分。不然什麼事情別人說不動於秋,寧離出馬必然管用。」

「……」

喬音有人叫她去拍戲了,她馬上收起手機去拍戲。

這場戲是蘇筱和她久別重逢的一場戲,兩人見面喬音要哭得很嚴重,而她這個大女主是那種人很冷漠沒有感情的人,哭本身不會,而應是哭得抱憾終身的那種哭。

弄得喬音很是心累,本身就是個業餘,還要演這麼高難度的。

喬音自覺地,演戲最難的地方就是哭戲,要是沒電戲精的底子,還真是不行,主要就是眼淚!

但喬音是一遍就過了。

可悲催的是蘇筱一個老牌藝人,竟然是五次都不過,每次都找不對感覺,弄得喬音眼淚都快哭沒了,眼睛都腫了。

導演深度懷疑蘇筱是沒有睡好,畢竟昨天發生了那種事情。

「蘇老師,要不要我們拍其他的?」

「不用,這次過。」

蘇筱笑了下,喬音的臉就跟苦瓜似的,導演一下明白過來,不是過不了,是沒占夠便宜。

這場戲要抱着,而且是抱了一分鐘的,所以這無疑是個點位。

導演很茫然,蘇筱不是那種隨便的人,但隨便起來真不是人,連別人的老婆都想霸佔。

劇組的人不敢多言,蘇筱是什麼人?

大家心裏都很清楚。

這一條一條過,導演如釋重負,起身拍下一條。

喬音離開蘇筱看了他一眼,覺得這人真是夠不要臉。

為了他一己私慾,這麼一群人陪着他。

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外界傳言蘇筱這個人是個很好的人,喬音算是見識了。

第二場戲拍了,喬音就去看陶桃他們。

陶桃正在犯難。

「怎麼了?」

喬音其實知道怎麼回事,她假裝不知道。

「於總監想要給我也安排一個經紀人,我不願意她說不合規矩,可我不想做藝人,現在我都拍了幾場了,也不能不拍,怎麼辦?」

陶桃想想都想哭。

喬音看了一眼寧離,寧離說:「我做你們的經紀人,想要我做什麼,跑腿隨便吩咐。」

「不用,我的團隊一會到,他們會安排。」

喬音看了眼陶桃:「我會和於總監說,如果不讓你給我做經紀人,我就不拍了!以後不再合作。」

陶桃抬頭:「真的?」

「真的。」

喬音覺得這根本不是什麼事情,但陶桃太單純了。

「你還是太年輕了。」

喬音拍了拍陶桃,起身去一邊,免得打擾到寧離和陶桃相處。

陶桃看喬音起來,她也起來了。

「音音,我跟你說……」

陶桃跟着喬音就追了過去,喬音很惆悵,她是不想做電燈泡,奈何有人黏糊她。

寧離無奈地起身跟着兩人,到底誰是藝人?

喬音更像是經紀人。

「寧總,我還有一場戲,你們忙。」

喬音主動給自己加戲,早點拍完早點離開,也免得今天做電燈泡。

喬音這場戲是和女二對手戲。

喬音還是第一次見女二,人家名氣很大的。

喬音也算倒霉,這場戲要挨打,女二上來就是一巴掌,打的喬音差點摔倒。

「過。」

導演喊過,喬音忙着摸了一下臉,打腫了。

喬音看着魏玲玲,她有點不解,她們沒見過。

「導演,我覺得我剛剛做得不夠好,再來一條吧。」

魏玲玲這一開口,導演都為難了,其他的人也都看在眼裏。

但魏玲玲是很有名氣的演員,這部戲都是有口碑的明星,魏玲玲的名氣不低於蘇筱。

大家都知道魏玲玲是沖着蘇筱來的,現在這場面,明顯是針對喬音的。

寧離眉心深鎖,陶桃也着急了。

「怎麼辦?」

「涼拌!」

寧離邁步準備走過去解圍,喬音說:「再來一條吧,我也覺得不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