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紫面花沒有半點遲疑,一個呼吸間就跑出了二三十米。

「想逃?」

葉陽一聲冷哼,隔空對著紫面花的後背一轟,就有一道龍形掌印射出,二三十米的距離瞬息之間就被拉近,將狂奔而出的紫面花轟飛在地,摔了個狗啃泥。

嗖。

他竄了上去,站在紫面花身前,冷冷的道:「紫面花,死到臨頭,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小兄弟,求求你放了我。」

紫面花掙扎著翻了個身,匍匐在葉陽身前,滿臉的哀求:「都怪我瞎了眼,一時被貪慾蒙蔽,不該暗中對你出手,求求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

葉陽冷笑一聲,「對我出手,你難道還沒做好覺悟?」

「覺悟個屁,你小子給我死吧!」

那滿臉哀求的紫面花,突然滿臉猙獰的張開小口,如毒蛇吐液,噴濺出一口紫色毒霧,企圖飛濺在葉陽的面目上,要給葉陽來個措手不及。

可惜的是,葉陽早有準備,一口金鐘大氣罩從他體內衝出,將他籠罩在內,擋住了噴濺而來的毒液。

葉陽看見,被毒液噴濺的金鐘氣罩,所在的部位竟然響起了嗤嗤嗤的聲音,眨眼間金鐘氣罩就被腐蝕出一個大洞,令金鐘罩崩潰了。

「好強的劇毒。」

葉陽駭然,連金鐘罩都能被瓦解,要是濺在人身上,只怕會成為一攤血水。

嗖。

紫面花看見自己的攻擊落空,身體騰空而起,想要再次逃跑。

「死!」

葉陽一拳轟出,將還沒跑出兩米的紫面花打得悶哼一聲,栽倒在地。

一名常人眼裡的神氣境高手,就這樣葬身在葉陽手裡。

「要怪,就怪你動了貪念,竟敢暗中對我動手腳。」

葉陽望著紫面花的屍體,臉上沒有半點仁慈,如若他沒有發現被紫面花種在體內的紫面羅毒,恐怕他現在,已經化為一灘血水了。

武道江湖就是這樣,發生爭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將紫面花身上的儲物袋取下,葉陽慢悠悠的離開了此地。


深夜。

一個幽靜的山谷內,亂石堆旁,坐立著一名少年,是葉陽。

此刻的葉陽拿出了兩個儲物袋,都是今天得到的,一個是顏鳳太婆的,另一個則是那紫面花的。

葉陽將兩個儲物袋一一煉化,當看清裡面的內容時,驚得差點從地上跳起。

並不是儲物袋裡有多少元石,而是顏鳳太婆的儲物袋裡,竟然堆放著一顆顆人類骷髏頭,密密麻麻堆積在一起如小山,足有百餘顆頭顱。

葉陽不明白顏鳳太婆放這麼多死人頭顱在儲物袋裡幹什麼,當他拿出一本書籍看了裡面的內容時,他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本書籍里記載著一種秘法,要以上百名活人精血才能修鍊而成。

這門秘法,恰好就是顏鳳太婆用來對付葉陽的那門秘法。

「這個顏鳳太婆竟然活活以人類精血修鍊,這和吸血夜叉那種邪魔有什麼區別?」

葉陽怒罵兩聲,隨手將記有驚天秘法的書籍扔在一邊,而後打出一道烈火符,將其焚燒成了一堆灰燼。

這門可以令無數邪魔為之心動的魔功,就這樣毀滅在了葉陽手中。

拋開堆放的骷髏頭,顏鳳太婆儲物袋裡還是有不少好東西的,加起來的價值,達到了十萬餘枚元石。

其中價值最大所在,當然是那株千山雪蓮。

「千山雪蓮,終於被我得到了!」

葉陽將寒氣森森的千山雪蓮拿在手裡,臉上顯現出了欣喜的笑容。

有了這株千山雪蓮,煉製九轉金丹的稀有藥材,就只剩玄陰果這一種了。

「等找到玄陰果之日,就是我煉製九轉金丹之時!」

葉陽默默的將千山雪蓮收進儲物袋。

隨後,他又看了看紫面花的儲物袋,裡面竟然也有不少好東西,加起來能有三四萬枚元石的價值。

前兩天,葉陽從雲星和雲中龍的儲物袋裡,也得到了一些好東西,價值在十萬枚元石左右。

如今葉陽的身家,各種材料武器等等加起來,已經達到了百萬枚元石的價值!

「哈哈,以我如今的身家,建立起一個七線勢力綽綽有餘了。」

葉陽大笑起來,他現在財寶和實力兩兩都掌握在手中,是時候回炎陽宗,徹底掌握大權了。

「齊如天,還有天雷教的人,你們都給我等著,等我葉陽回來之時,就是你們的末日!」

葉陽喃喃念叨著,隨後閉口不言,開始了修鍊。

他今天剛突破到築基八重,還得進行穩固。

等境界穩固之時,就是他起身回炎陽宗之日。 幽靜的山谷內。

「如今我修鍊到築基八重,兵氣境界,不知道要凝練什麼樣的氣兵呢?」

葉陽盤坐於亂石堆里,喃喃自語著。

修鍊到兵氣境,每個人都能凝練氣兵,但凝練出的氣兵只有最初的形態,以後都不能再有變化。

因此葉陽,還在為怎樣凝練煩惱。

說實話,他是用不到兵器的,氣兵也一樣,對他沒有多大幫助。

「對了。」

突然之間,葉陽拍了拍額頭,眼前一亮:「就凝聚出一把短劍!我體內有一把黑色短劍武魂,再以我自身無屬性的元氣,凝聚出一把白色短劍!一黑一白,一陰一陽,用來修鍊陰陽劍術!」

陰陽劍術,這是葉陽和青飛霞一起探秘洞偶然得到的一門武技。

這門武技雖然當時他讓給青飛霞了,但他也有觀摩,早就將修鍊方法記載了腦海里。

「好,我的氣兵,就凝練短劍!」


葉陽雙眼發亮,攤開手掌,一把黑光閃爍的短劍憑空出現,是他的武魂。


他的武魂有三種形態,最原始的紫氣、以及被雷劈后的雷霆閃電、還有這道短劍。



三種形態,隨著葉陽前段時間突破到築基七重,早已可以自由切換。

本來葉陽體內的武魂形態是雷霆閃電,但他心念一動,武魂就變成了短劍出現在他手裡。

「這把短劍從江永春那裡複製而來。」

葉陽把玩著手中的黑光短劍,這把短劍相比江永春的短劍武魂,要顯得更幽黑,更深邃,其上那密密麻麻的紋路,就不是江永春的短劍武魂能擁有的。

對於短劍武魂的變化,葉陽歸咎到了紫氣武魂的身上。

他暗暗心想,紫氣武魂有複製別人武魂的能力,或許還能將複製過來的武魂的品質提高。

天地之間,武魂有幾大類之分,刀劍之類,就被分為器武魂。

劍類的武魂,看起來是一個類別,但每個武魂每把劍,幾乎都有著不同,經過無數年來人類的摸索,所有類型的武魂都有名字。

如江永春的短劍武魂,葉陽就知道是一種被稱為『黑鐵劍』的武魂。

黑鐵劍,幾乎是劍類武魂中最低端的存在。

葉陽從江永春那裡複製過來的短劍武魂,顯然不是黑鐵劍,因為相比黑鐵劍,他的這把短劍武魂變化太多了。

「我的這把短劍武魂,並不是劍類武魂中的黑鐵劍,到底是什麼劍?」

葉陽端詳著手中的黑光短劍,然而他看了半響,也沒能認出這是什麼武魂。

「武魂大全記載有成千上萬種武魂的名字,還有專門的圖鑑供人參考,幾乎都被我知曉了,我的這把短劍,竟然不能從記憶中找到他的確切形態。」

他滿面的疑惑,見想不明白,也就沒有多想了。

「不管我的短劍到底是什麼武魂,先將我的氣兵凝練出來。」

葉陽雙目一閃,左手拿著黑光短劍,右手則是攤開。

嗚嗚嗚。

一團團雄渾的元氣出現在他的右掌中,瘋狂的凝練著,出現了一個短劍形狀的胚胎。

他要凝練的氣兵,就是要參照自身的短劍武魂,凝練出一把一模一樣的出來。

半個時辰后。

咔咔咔。

終於,伴隨著最後一聲響,葉陽的氣兵,凝練成功了。

這是一把短劍,一把通體白光粼粼的短劍。

這,就是葉陽的氣兵。

此刻,葉陽左手拿著黑光短劍武魂,右手握著白光短劍氣兵。

一黑一白,一陰一陽,組成了兩把陰陽劍。

當然,這只是葉陽自己取的名字。

黑光短劍武魂被他稱為『陰劍』,白光短劍氣兵,則被他稱為『陽劍』。

兩道兵器在手,葉陽就是要修鍊陰陽劍術。

本來,修鍊陰陽劍術只需一把劍即可,但葉陽選擇用兩把劍修鍊,並不是他想耍酷,而是他把是武魂的短劍握在手中對敵,別人在不知曉情況之下,就能起到出乎意料的作用。

譬如,在對敵中,有人將他的『陰劍』當成了兵器,不知道這其實是他的武魂,就可以在對敵中將『陰劍』離手,如飛劍一樣離體攻擊,起到殺人不眨眼的作用。

「哈哈,一陰一陽,正好讓我來修鍊陰陽劍術!」

葉陽大笑一聲,身軀站立起來,開始演練陰陽劍術。

他左手的陰劍如魚兒一樣在空中游擺,顯得柔和,他右手的陽劍則如雄鷹捕食,霸氣側漏!

陰陽劍術,取天地之陰陽,走經脈之無極,以劍引氣,以氣養身,以身化劍,是為陰陽劍……

葉陽現在所練的就是,以劍引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