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她知道,溫如意這個人,只有一個弱點,她的兩個姐妹。

溫如意聞言,怔然。

容子澈側首吩咐自己身邊的人,「把她帶到車上去。」

「是。」

那人應了一聲,拉著溫如意往外走。

溫如意猶豫了一下,跟著那個人走。

容子澈見溫如意走了,抬手碰了下鼻子,靜靜的看著走廊里繼續混戰。

兩邊的人打了沒多會兒,慕江城那邊的人,已經呈現了頹敗,容子澈也不多說話,走到慕江城跟前,神情認真的說:「慕叔,今天是我不對,改日我登門道歉。」

慕江城氣的差點暈過去,指著容子澈的鼻子,半晌吐出一個字,「滾!」

容子澈聞言,轉身慢慢的往走廊的另一頭走,不過他沒走出去,而是帶著人走到葉簡汐的病房跟前,推開門走了進去。

葉簡汐看到他進來,擔心的問:「子澈,怎麼樣了?如意她……」

「她沒事,我已經讓人把她帶走了,嫂子你放心,我不會讓慕家的人動她一根汗毛。」

「那就好。」葉簡汐鬆了口氣,又想到剛才慕婉如好像流了血,「婉如是不是有事了?」

「她能有什麼事情,禍害遺千年。」容子澈提起慕婉如,語氣變得很不好,他跟慕婉如差不多一起長大的,從小把她當妹妹看,洛琛把這個妹妹是捧在手心裡的,哪怕當初婉如刁難簡汐,洛琛也沒做過多重的處罰。

可慕婉如怎麼做的?竟然不顧念一點兄妹情,就把孩子給掉包。

如果今天不是章子芩過來搶孩子,或許他們還發現不了,這個孩子是被掉包過的。

就這樣被懵在鼓裡,把一個毫不相干的孩子養大,自己的孩子卻不見蹤影,等知道真相后,洛琛和簡汐得有多傷心?

想到這些,容子澈對慕婉如充滿了厭惡,覺得她落到現在的下場一點也不可憐,反而是大快人心。

葉簡汐聽到容子澈說的,神色微怔。

容子澈知道自己的語氣有點過,可是是真的忍不住了,話鋒一轉說:「嫂子,這兩天可能有些亂,我留下來人保護你跟阿琛,等阿琛醒過來,一切都會變好的,你別太擔心。」

葉簡汐點了點頭,「我會好好的保護自己,請你幫我照顧好如意。」

容子澈又說,「不用嫂子吩咐,我也會的。」

再三囑託葉簡汐好好的待在房間里,容子澈才離開。

葉簡汐看著他的背影,隱隱的覺得事情有些不太對,可想了想,覺得或許是慕家給他施加了壓力,也就沒想其他的。

出了醫院,容子澈直接坐上了車,溫如意在車裡,安靜的沒一點剛才發飆的樣子。

容子澈關上車門說,「孩子被掉包的事情,我打算昨天跟你說的,可臨時有線索就去調查,沒來得及說,沒想到就這一晚上的功夫,你就把慕婉如給揍了。」

溫如意抬眸看著他,說:「她活該。」

若不是還想知道孩子的下落,她剛才就把慕婉如從樓頂推下去了。

容子澈嘆了口氣,拿出手機遞到她跟前,說:「她換孩子的確是活該,不過她的確不知道孩子在哪裡,你就算把她打死,她也說不出來,我調了醫院周圍的監控,監控顯示,在慕婉如出來之前,已經有人把孩子抱走了。」

「你怎麼知道,不是她指使的?」

溫如意接過手機,點開裡面的視頻,畫面開始播放裡面的內容,看內容是在醫院後面的一個十字路后,在播放了沒多久后,畫面顯示一個老婦人,用毛毯包裹著一個孩子。

她的腳步很快,鏡頭只拍到了她十幾秒鐘,期間一直沒拍到孩子的臉,但到路口的時候,她被人撞了一下,包裹著孩子的毛毯掀開了一角,露出協和醫院嬰兒穿的衣服。

溫如意看著那個孩子,激動的抓緊了手機。

「你再看下一條視頻。」容子澈又說。

溫如意點開了第二條視頻,視頻換了一個地方,大概在離醫院兩三條街的地方,那個婦人從街角走過來,到一輛車跟前停下,車門打開,老婦人坐了上去,車子緩緩地向前行駛,消失在了視頻里。

「我已經讓人在追蹤這輛車了,最遲明天有線索,在那嫂子知道事情真相之前,我會把孩子找回來,還給她。」容子澈歪著頭看著她,說:「我昨天一晚上沒睡,今天一早上起來,都在忙這件事情。沈綿綿女士,你是不是覺得,我不作為,所以才私下裡一個人決定,把慕婉如給揍了?」

溫如意被說中了心思,有些不自在。

容子澈見她整個人霎那變得柔和,就知道她現在冷靜下來了,伸了個懶腰說,「可憐的我,因為你做的事情,大概要被我們家老爺子給揍了。」

「對不起。」溫如意低頭說道。

「對不起的話,就跟著我回家解釋一下唄,我可是跟慕家的人說,你是我的人,才會這麼做的。如果你出面,我們家老爺子肯定揍的沒那麼狠。」容子澈笑眯眯的說。

溫如意眼睛有些放大,剛才她正在怒頭上,自然沒把容子澈的話聽進去,可現在冷靜下來,再聽『沈綿綿是我的人』這句話,才知道其中的深意。

「容子澈……」

「喂,溫如意,你不是連這點忙都不肯幫吧,我可是為了救你,才拼上自己的名聲。而且,你跟我回家,就在老爺子面前做做樣子,又不會少你一塊肉。」容子澈打斷她的話說道。

溫如意想到杜房明的事情,心底滑過一抹猶豫,但沉默了片刻說,「……好,我答應你。」

她不喜歡欠別人人情,這次容子澈幫她又幫了簡汐,於情於理,她都應該謝謝他。

「這樣才對,我們假裝幾天,等過幾天老爺子就把這事忘了,我再跟他說,我交了新的女朋友。」容子澈心情愉悅,「你放心,我爸媽跟我們家老爺子都是很好的人,咱們過去只見他們就可以了。」

其實只要沒他大姑和奶奶的攙和,容家其他人都比慕家這些人好相處多了。

容子澈在心底偷偷地補充。

醫院。

章子芩安置好慕婉如,轉身到葉簡汐的病房跟前,想進去和她商量下怎麼找孩子的事情,走到門口卻被人攔下了,她看著擋在自己跟前的人,說:「你們是新來的嗎?不知道我是誰?」

「不知道。」

守在門口的人冷冷的說。

章子芩氣的臉憋成了醬紫色,在門口站了一會兒,轉身準備走的時候,文清剛好從裡面走了出來。

章子芩腳下一頓,說:「文清,你讓這些人讓開,我進去看看簡汐。」

「對不起,太太,我不能讓您進來。」

這是容子澈吩咐的,任何容家的人都不能進來。

「文清,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章子芩柳眉彎曲。

「對不起,太太,無論是誰,都不能進。」文清面不改色。

「如果我硬闖呢?」章子芩胸口鬱氣停滯,盯著文清看了一會兒,上前一步說。

「那文清只好阻擋太太了。」

文清垂下眼帘做恭敬地樣子,只是說的話哪裡有半分恭敬?

章子芩急促喘息了好幾口,伸手抓住其中一個守門的,就要往裡面強行擠。

文清見她開始鬧,臉色一綳,往後退了一步,看著容子澈留下的人,把章子芩拉開。

章子芩被人毫不留情的推出去,站穩了身體,正想要對文清發火,可就在這時,隔壁的病房忽然打開,護士說:「慕先生已經醒了。」 章子芩聞言,扭過頭看向護士,過了好幾秒,才說:「你說洛琛醒了?」

護士從病房裡走出來,笑著說,「剛醒,說是要見葉小姐呢。」

章子芩顧不上跟文清計較,徑自上前,想要去ICU病房裡看慕洛琛,但這一次像剛才一樣,容子澈留下來的人,竟然又把她阻隔在了外面。

「我要去看我兒子,你們給我滾開!」章子芩不想讓自己像個潑婦一樣吼,可眼前的這些人欺人太甚,他們有什麼資格,攔著她不讓她去看洛琛?

守在門口的人沒說話。

章子芩看著這些面無表情的人,臉上的五官氣的都扭曲了起來,跺了跺腳,說:「好,好,你們給我等著。」

她說完,轉身就走。

護士看著眼前的陣仗,嚇得有些不敢說話。

而文清轉身回了病房,對葉簡汐說,「少奶奶,少爺已經醒了,我帶你過去。」

葉簡汐猛地從床上坐起來,望著文清,眼圈迅速的發紅,掀開被子要下床。

文清忙走到她跟前,把她按住,說:「少奶奶,你再這麼著急,不小心出了點什麼意外,我就不推你過去了。」

「我不急,我不急。」

葉簡汐連說了兩遍,眼巴巴的望著文清。

文清轉身去推著輪椅到她跟前,然後扶著葉簡汐坐上去。

兩人走出病房,外面的人自動的讓開,護士見她要去ICU,也沒攔著,而是一起進去,幫葉簡汐穿無菌服。

葉簡汐剛做過手術,身體不能大動彈,所以穿衣服的時候都是輕手輕腳的,等把一件衣服穿好,花了十多分鐘。

文清同樣也換上了無菌服,推著葉簡汐緩步往病房裡走去。

門打開,躺在床上的人緩緩地映入眼帘,葉簡汐的看著那個熟悉的人,眼淚瞬間奔湧出。

文清將她推到了病床前,默不作聲的退到了一旁。

葉簡汐抬手,輕輕的握住慕洛琛的手,顫抖著說不出話來,大滴大滴的眼淚不停地砸下來。

那淚水像是砸在了慕洛琛的心上一樣,又酸又澀,「傻瓜,哭什麼。」

「洛琛……」

葉簡汐聽到他聲音的那一刻,淚水掉的更洶湧,這些天每天隔著窗戶,她都在擔心,他什麼時候會醒來,會不會她閉上眼睛,他就會不見?她好怕,好怕他就這麼沒了。

葉簡汐嗚咽著,說不出話來。

慕洛琛抬手,輕輕的擦去她眼角的淚水,心被揉了又揉,軟成了一汪水,艙口被爆開的那一刻,他想到的是,自己還有那麼多話沒跟她說,還有那麼多日子沒陪著她,甚至沒見過寶寶一面……怎麼可以就這麼離開她呢?

他答應過她,要平安的回來的。

所以在海里,幾次快要陷入昏迷時,他都在盡量,讓自己維持清醒。

萬幸的是……

他活著回來見她了……

「簡汐,別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慕洛琛嘴角噙著笑意,手輕輕的抬起,摸了摸她的柔軟的長發。

葉簡汐淚眼朦朧,眨了眨眼睛,淚水掉下來,他的面龐清晰的映入眼帘里,但很快又模糊。

她想讓自己不哭,可眼淚怎麼都止不住。

哭了好一會兒,她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說:「慕洛琛,以後不許再嚇我了,知道嗎?」

只此一次就夠,她不想看著他毫無聲息的躺在自己跟前第二次。

「好,我知道。」

慕洛琛擦去她眼角掛著的淚珠。

葉簡汐蹭了他的手一下,視線落在他的左手上頓了一下,那天他親手切斷了自己的手指。

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慕洛琛的左手微顫了一下,但他無所謂的說,「沒事的,已經接回去了,醫生說,接上去的很及時,不會有任何後遺症。」停頓了兩秒,又玩笑一般說,「說起來,好多虧你把這根手指撿回來了,不然以後我能就是四根手指了。」

葉簡汐別開了視線,眼淚差點掉下來,眨了眨眼睛,把快要湧出來的眼淚逼回去說,「你不就是想四根手指嗎?說切就切,把自己的手指當蘿蔔了嗎?」

慕洛琛聽到她的形容,輕笑出聲,想要再說什麼,門口卻響了腳步聲,然後章子芩和慕江城兩個人穿著無菌服走了進來。

看到文清也雜子,章子芩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轉過頭看著形容清減了不少的慕洛琛,眼淚簌簌地落下來,「洛琛……」

「爸,媽。」

在兩人出現的那一刻,慕洛琛斂了面上的高興,看著兩人,淡淡地說。

章子芩見他跟自己疏離,眼淚掉的更凶,「阿琛,媽這段時間很擔心你,你知不知道。」

慕江城也在一旁說,「你昏迷的這段時間,你媽每天都過來看你。」

慕洛琛扯了扯唇角,面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象徵性的說:「讓媽擔心了,以後不會這樣了。」

慕江城看著他,想把孩子丟了的事情說出來,可看著他臉色不怎麼好,也就沒說。

章子芩哭了好一會兒,哭的眼睛都腫了,都沒打算離開的意思。

過了一會兒,護士進來,告訴葉簡汐要去吃藥了、做檢查了,葉簡汐不捨得望著慕洛琛。

「去吧,等下你會來的時候,我保證我還清醒著。」

慕洛琛輕輕的握了她的手一下。

葉簡汐點了點頭。

護士推著她出了病房。

慕洛琛抬眸看著章子芩和慕江城說,「爸媽,這幾天你們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等我身體好了,有什麼事情再慢慢說。」

章子芩欲言又止,其實她還想說說婉如和孫子的事情,可現在看,也不適合提這個話題。

江城走到她跟前說:「走吧。」

章子芩只好站起來,「那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來看你。」

「嗯。」

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

章子芩和慕江城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了房間,慕洛琛看著文清說:「說吧,我昏迷的這段時間,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從剛才父母進來,他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兩個人說話吞吞吐吐的,明擺著是有事情在瞞著他。

文清沒有隱瞞,把事情清清楚楚的都說了出來,最後對慕洛琛說:「少爺,少奶奶現在還不知道孩子丟的事情,容少把這事情隱瞞了下來。」

慕洛琛面上的線條冷硬,漆黑的眸底凝結出黑色的霧氣,身體周圍的空氣下降了好幾個度,「現在有線索了嗎?」

「容少還在追查,具體有沒有線索,他還沒透露。」文清回答。

「立刻叫周文達和黎曼過來,說我有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