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投降的軍官那麼多,為什麼只有少數幾個人能夠帶兵,而自己就是其中之一呢?當真是以為自己真的那麼英俊瀟洒而來的?且不說王明宇早在之前就已經加入中共,即便是沒有加入中共,王明宇提出這樣的條件,主席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王明宇給中國帶來多大的變化?仔細想想,變化雖然還不明顯,但是很快就將使得幾乎所有的中國百姓們受益。

八路軍或者說解放軍難道不就是為了這個目標而奮鬥的嘛?可是王明宇的實際行動遠遠比這些知道嘩變的人要來的實際的多。

王明宇不是一個偽君子,他不會站在道德的高度上去評價一群人,因為這是不科學的,也是不理智的。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打擊面太廣是不可取的。在國民黨中就沒有愛國志士了嗎?在中共中就沒有敗類了嗎?都不是,這些都是存在的事實。

王明宇失望的看著這十幾個人,心中冷笑連連,你們當真以為我王明宇吃你們這一套?

王明宇大聲的吼道:「從現在開始,我在給所有的318軍士兵們一個選擇,這個命令三天之後失效!從現在開始到第三天的這個時候,凡事不想呆在318軍的人,我可以給你們一筆遣散費!同時你們也放心,我這個人不會打擊報復別人,而且法不責眾!我王明宇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說話做事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

底下的人低聲的議論著,那十幾個被羈押的人,立刻高呼道:「我們選擇離開,我們才不要呆在這個部隊!兄弟們你們說對不對,我們要回我們的老部隊,這是國民黨軍官的部隊,我們跟著反動派幹什麼?」

王明宇冷笑道:「所以人聽著,其他人都可以離開!唯獨你們這是十三個人絕對不會放你們離開!在我王明宇的部隊里,你們這樣的人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煽動士兵嘩變者,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任何時候我的部隊都是這個規矩!以前是,現在是,以後更是!」

那些人有幾個臉色已經有些發白,因為他們看出了王明宇的決心!此刻的王明宇臉上殺氣凜然,不怒自威!

帶頭的幾個還想著負隅頑抗,立刻高呼道:「兄弟們,國民黨的軍官要殺我們,國民黨的軍官要殺我們!反動派要殺我們!反動派要殺我們!」

「兄弟們,難道你們就眼睜睜的看著反動派劊子手拿著他們的屠刀砍向自己的兄弟?」一個人喊,眾人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都大聲的疾呼了起來,聲音是一浪高過一浪。這些人顯然是有些唯恐天下不亂。

底下的士兵們聽著自己以前兄弟的說話,顯然有些猶豫了起來,甚至有些人已經開始蠢蠢欲動!

王明宇嘿嘿冷笑一聲,特種團原本已經準備就緒,王明宇看到此情形,立刻道:「特種團和執法隊所有士兵挺好了,以我為界限,今天誰敢越雷池一步!就地格殺勿論!」

王明宇剛說完,被壓著的那個士兵就吼道:「咱們這麼多人,他們才那麼點人,兄弟們,怕什麼?咱們難道還怕反動派不成?今天我們就跟他們拼了!」

底下的士兵被這個士兵的說話熱情點燃,立刻有幾個平時和這個士兵玩的很好的人,沖了上來,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慢慢的這些士兵的速度雖然不快,但是一步步的都在接近著王明宇剛才所說的底線。

王明宇徹底的眼睛紅了起來…… 「全體都有,準備!」特種團團長唐風神色冷然,彷彿看著眼前的人如死人一般,這些人已經惹得原來318集團軍的這幫高層們震怒不已。此刻的唐風也已經動了殺心,當然唐風也知道王明宇的意思,只能殺幾個立威,主要還是以震懾為主。

這個世界上總是有相信法不責眾,總是有相信對抗贏得自尊的人。這些士兵們在這幫人的鼓動之下,緩緩的向著特種團的慢慢的衝擊過去。距離王明宇定下的那道線只有二十米……十米……五米……一米……

「準備射擊!」唐風的命令一如既往的寒冷,這幫特種團的人幾乎都是以前318集團軍的老人,這些人殺過人的加起來恐怕要超過以前的人,他們心中沒有驚慌,王明宇對於特種團的命令是一切服從!

終於第一個士兵踏上了王明宇所說的那條虛幻的線,AK的生意驟然響起,不過這一次是打的地面。

眾人心驚的同時,卻更加大膽了,不見棺材不掉淚!這些人此刻的心態儼然就是這樣,他們不相信這些所謂的國民黨反動派真的敢開槍,他們已經把自己上升到了一個道德的制高點,他們才是真理,他們才是唯一。

可是王明宇卻不是那樣的人,現在的王明宇絕對不會心慈手軟,一旦心慈手軟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難以預料了!如果當真是被這些人群起而攻之的話,那麼造成的後果實在是不敢想象的。

警告顯然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十來號人已經突破了王明宇所設立下來的禁區。「噠噠噠」的開槍的聲音隨即響起,鮮紅的鮮血噴洒到了地上,此刻一下子就倒下去了七個人。

靜!剛才還很吵雜的場面瞬間變得詭異的安靜!王明宇冷眼旁觀,這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後面很多沒有衝上來的士兵心有餘悸的看著王明宇,看著他那冰冷的眼神,都是有些感到不寒而慄。他們想不通為什麼在這麼多人的壓力之下,王明宇竟然還敢選擇開槍?難道他就真的不怕這些士兵群起而攻之?難道他就真的不怕318軍集體造反?

王明宇怕?他當然不怕,這些人即便是全部造反,其實也無所謂。一則他們手中在常規訓練的時候都沒有任何的武器,第二個就是特種團這麼多人,足夠跟他們對峙了!到時候只要自己一通電話上報中央,這件事情想要了結都沒那麼容易了。

這件事情的牽扯看上去並不是很廣,但是實際上這顯然是一個苗頭。一個很不好的苗頭,為什麼野戰軍給過來的人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這些事自發形成的?還是以前的野戰軍中有人故意為之?這些容不得主席等人不去想這些問題的。

王明宇之所以敢開槍,那是因為王明宇知道,主席是了解他的性格的。國共內戰的時候,王明宇就選擇了離開,因為什麼?那是因為王明宇不想將槍口對準自己人。但是現在這些自己人*迫著自己,他們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殺了七個人之後,整個世界變得安靜無比,原本一開始的十三個人以為王明宇不過是在嚇唬他們,但是現在看來這一切都好像是真的了,如果是真的?那麼他們豈不是要死了?沒有死在戰場上,卻死在訓練場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一個悲哀呢?

可是這樣的人有什麼值得同情的地方嗎?沒有!王明宇覺得這些人實在是讓人痛恨不已,軍人的職責是什麼?那就是服從命令!一個敢於質疑命令的軍人,那絕對不是一個好軍人,至少也不是一個合格的軍人!

這些人王明宇絕對不會姑息!

王明宇大聲的吼道:「還有誰想找死的,我不介意在多浪費幾顆子彈!」,眾人慢慢的開始往後退!

王明宇繼續道:「我剛才說過的話還有效,不想呆在我318軍的人,到他們長官那邊登記一下!你們是想去找你們的老部隊也好,回你們的老家娶媳婦也罷,反正你們不想呆著的人我也不歡迎!從此以後一刀兩斷,你們也不要說是我318軍的人,我們318軍也沒有這樣的慫包軟蛋!」

王明宇的話讓這些人慢慢的思考了起來,不過那幾個知道自己恐怕活不長的人,還在那唧唧歪歪。甚至連王明宇是蔣光頭的走狗都說出來了,還有說王明宇就是反動派派過來顛覆新中國的。

反正說什麼的都有,很多人都打起來退堂鼓,在這邊訓練居然都能有生命危險,他們心中也很是忐忑不已。實際上他們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王明宇都不會出現在這,更加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王明宇對著身後的人道:「將這些士兵都給我安排回到各自的營地,所有連長以上軍官就地登記離開之人!不需要三天了,就在今天,所有離開的人,明天早晨之前必須都給我消失在318軍的駐地!」

「是,軍長!」

「趙國棟!」

「在!」

「立刻去後勤部清點財物,發放給這些人要離開的人,所有人每個人的標準五十銀元!」王明宇嘆了一口氣道。銀元是王明宇命令人融化之後鑄造的,以前的那些大洋自然不好再用了。這些銀元上面什麼也沒有,不過實際的價值卻和以前的銀元是一樣的。

吩咐完之後,王明宇離開了訓練場。而那些個帶頭的人,也被羈押了起來,暫時沒有處決,過了那個時間之後,王明宇也稍稍的冷靜了下來。

他知道等待他的,肯定是一場更加大的風波。這件事看似王明宇以雷霆手段鎮壓,實際上這樣做肯定會引起很多人的不滿,四個野戰軍的人就會放任自己這麼做?

主席即便是迫於壓力,肯定也會派出調查組進駐自己的軍隊,這些事情如果不查個水落石出的話,主席等人也不安心。畢竟出了這樣的事情,至少也要給王明宇一個交代的!

只是王明宇沒有想到,這一次調查組來的人,居然會是她…… 中南海,主席辦公室。

「報告,318軍急電!」主席正在和朱老總商談軍隊建設的事情,一封318軍的急電猶如石頭投入河中一般,濺起了無數的水花!

「318軍的急電?這個時候能有什麼急電?」朱老總納悶的問道,主席對著門外道:「進來,電報念一遍我聽聽!」

警衛員檢查了報務員的身上之後,報務員進來敬禮道:「主席好,朱老總好!318軍急電,致中央軍委:318軍士兵於昨日下午三時許發生大規模嘩變,我部已經處決七名擅自闖入警戒線之士兵,令帶頭鬧事者一十三人已經批捕,等候中央軍委最終裁決!中國人民解放軍獨立318軍,軍長王明宇!」

報務員念完之後,立刻轉身離開,他的職責就是負責將信息傳達給在中南海辦公的主席,這件事情是典型的大事。剛才社會部那邊發現了這個電報之後,立刻就派人前往了主席的辦公室,這件事情容不得有一絲的耽擱在裡面。

主席聽完電報之後,面色凝重的看著朱老總,顯然這件事情是他始料未及的,沒有想到居然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士兵產生嘩變,至於什麼原因好像就沒有講明白,這一瞬間主席的內心閃過了無數的想法,但是最終都被他一一的給否決掉了。

主席道:「朱老總,你看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看這件事情很不簡單啊!」

朱老總也是面色很凝重:「這件事情的影響實在太惡劣了一些,不過這件事情我看只能秘密的派人調查,這一次過去的士兵都是由各大野戰軍過去的,難不成是?」

主席搖搖頭道:「幾大野戰軍都是咱們的老底子組成的,應該不可能有人存在這樣的心思吧?而且如果真正的想要嘩變,318軍絕對不是最好的選擇,但是為什麼偏偏會選擇在318軍進行呢?我看這件事情肯定有什麼隱情在裡面。」

朱老總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既然318軍沒有說明白,而且是告之中央軍委,那麼我們對於這件事情的態度就必須要慎重起來。我認為這件事情一定要調查,而且要調查清楚!」

主席道:「調查?是啊,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我也覺得這件事情必須要調查一下!按照道理來說,318軍的各個方面都要好於幾大野戰軍,為什麼偏偏是318軍發生嘩變?我認為最不可能發生嘩變的就應該是318軍。」

朱老總道:「如果不是一次有針對性的預謀,就是發生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我們在這胡亂的猜測是沒有任何道理的,我認為由中央軍委和四野的人成立聯合調查組,這件事情弄不好就是一次群體事件啊!」

主席想了想道:「318軍是我們重點關注的一個軍,本身他們就已經為幾大野戰軍分擔了不小的壓力,然而在這個時候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都覺得很不理解!按照道理來說,318軍無論從裝備還是到伙食甚至是住宿環境都是不錯的嘛!」

朱老總笑道:「嘩變難不成還需要理由嗎?不過這個聯合調查組的事情,我看先由四野那邊負責起來吧,我們是不是想等四野把情況查明了之後,在做決定呢?」

主席點點頭道:「嗯,就這麼辦!立刻通知林彪,讓四野組成調查組進駐318軍,在318軍他們有行使任何決定的權力!」

朱老總道:「主席,這麼做會不會不合適?要知道林總和王明宇好像有那麼點不對付啊!如果……」

主席笑道:「林彪要是連這點度量都沒有,那麼他這個總司令豈不是白當了?」

朱老總笑了笑道:「嗯,既然主席都這麼說了,我立刻打電話給林彪,讓他把這件事情負責起來。就一個星期吧!我們以一個星期為期限,到時候如果查不清楚原因的話,那我們在派調查組下去也不遲啊!」

主席點點頭道:「讓他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要搞得318軍民怨載道,否則到時候小王一氣之下遠走高飛,咱們的損失可不是一個318軍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主席的話,朱老總自然是明白的,王明宇的價值體現的越來越多了。318軍只不過王明宇重要閃光點中很不是閃光的一項,那些武器彈藥、裝備物資、人才資源、技術支持等等等等,都是彰顯了王明宇無與倫比的價值。

這一點主席等人自然明白,因此在處置這件事情上的時候,主席等人很是小心翼翼的。其實給予四野臨時決斷權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又想讓人替你辦事,人家手中又沒有權利,顯然是行不通的。

所以主席這麼做也是沒有辦法的,在主席想來,林總的氣度應該不至於小成這樣吧?只是林總的確氣度沒有小成這樣,林總卻找了一個原來和318軍合作過的人過去了。

羅玉敏,現在在四野這邊工作,以前在中央工作的,後來因為各種原因調到了東北。林彪自然知道有這麼一段歷史。林彪的想法是,既然此女和318軍如此有淵源的話,那麼派此女過去應當是最為合適的。

畢竟和318軍有過一些不愉快的經歷,那麼她如果最後查出來沒有什麼問題的話,那應該就是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不過林總也不是什麼厚道的人,這個羅玉敏自然也是他刻意為之的了,如果真的有些什麼小問題的話,他相信,按照羅玉敏的個性來說,放大應該是不成問題的事情。

當然林總也沒有指望這種事情能夠把王明宇打倒,噁心噁心王明宇還是可以做到的。要問林總為什麼敵視王明宇?因為林總的心中覺得王明宇很有可能是他未來道路上的競爭對手,這樣的競爭對手,林總覺得還是扼殺在搖籃之中比較的合適。

林總的目標很遠大,王明宇卻沒有這樣的目標,但是沒有辦法,別人已經把你當成了競爭對手。即便是你沒有那種心思,也不能阻止別人不這麼想,要知道內心永遠是別人看不到的,你總不能把心挖出來給林總瞧瞧,對著林總說大哥,我沒那心思吧? 四野司令部,林彪的辦公室內陳設也是非常的簡單,這麼多年艱苦卓絕的條件下,林總早已經不知道享受為何物。

羅玉敏自從因為和318軍的李賢宇發生衝突之後,最後被調入了中央,在某些同志的極力堅持下,保了下來。主席當時也就一時來火,之後就再也不記得這個小人物了,但是不記得不代表此人不存在。

羅玉敏在解放戰爭期間嫁給了四野的某位軍長,現在作為軍長夫人,也是底氣十足的。而且羅玉敏從中央調任到地方之後,就一直在東北局工作,新中國成立之後在其丈夫的活動之下,被調入了四野的政治部。

林總原本是不知道這麼個人的,不過後來有一次和彭老總聊天的時候,還是彭老總說的,以前他的一個手下調任到四野去當縱隊司令(也就是現在羅玉敏的丈夫!),後來林總和這位縱隊司令談話的時候無意中說起了羅玉敏這個人。

林總依稀覺得這個女人的名字熟悉,不過這件事情以前他就是聽說過的,當時因為不是發生在他的身上所有一笑了之。但是沒有想到現在此女還能發揮她的作用,林總越發覺得這是一招妙棋了。

「羅玉敏同志,最近一階段在政治部的工作還不錯吧?」林總笑著問道。

「報告首長,一切都是為了革命!」羅玉敏的回答很是官方化。

「嗯,呵呵,最近四野這邊也沒有什麼大的事情,所以呢,我想派你去一個地方,調查一件事情,你覺得有沒有什麼困難,或者不方便的地方呢?」林總笑呵呵的問道,一般這麼問,這些同志是絕對不會拒絕的。

果然如林總所料,羅玉敏堅定有力的回答道:「我是革命的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請首長下命令吧,我保證完成任務!」

林總笑著道:「果然不愧是做政治工作的啊,這個嘴真是……,事情是這樣的,在我們東三省某一軍中,發生了士兵嘩變的事件!而這一次的士兵嘩變引起了中央軍委的高度重視,朱老總親自打電話過來跟我說派調查組前去調查!我覺得這明顯是一次政治事件,所以我想以你為組長,組成調查組進駐這個軍!中央軍委的指示是,你們擁有調查一切的權力!任何的結果都必須要上報中央,保證其可信度!」

羅玉敏一聽說查人的事情,一點都不猶豫的說道:「請首長放心,我一定完成好任務,給中央一個滿意的交代,也給我們四野一個滿意的交代!」

林總笑著道:「小羅啊,這件事情有著它的特殊性啊,因為這個軍的前身就是以前國民黨的第318集團軍,這種事情很敏感啊!」

羅玉敏面色一滯,顯然沒有想到居然是318集團軍的那幫人。要說羅玉敏對於318集團軍的那幫人沒有恨?那是不可能的,當時318要不是李賢宇的話,羅玉敏現在的高度已經不知道要到什麼程度了。

軍長夫人?哼,如果當時不是因為這件事情的話,恐怕李賢宇現在都已經是軍長,甚至是……

可是就因為這件事情,讓羅玉敏一下子從中央的寵兒到罪人,如果不是因為後來某位大佬保自己的話,恐怕自己早就灰飛煙滅了。可是當時的318集團軍多麼的強大?強大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可能別人不知道,但是羅玉敏知道啊,她不但知道,而且還和王明宇接觸過。一個非常有魅力的男人,甚至就連他的士兵都是非常的有魅力。羅玉敏自問曾經對於李賢宇動過真情,但是李賢宇並不聽話,她是一個權力慾望很重的女人,這是矛盾的突出點。

現在機會來了,羅玉敏居然成為了調查組的組長,羅玉敏不知道這個是林總有意為之,還是怎麼地,反正羅玉敏現在很開心。一個曾經被他們差點搞死的人,現在堂而皇之的來調查他們,這不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情嗎?

但是羅玉敏不知道的是,她或許會錯了意,但是林總卻沒有主動的提出來,其實這一次調查的是帶頭鬧事的士兵,只不過讓野司調查的原因就是想看看其他三個野司的人有沒有什麼貓膩在裡面。而並非把目標對準原先318集團軍的人。

可是羅玉敏聽到的林總的意思,就是調查一切可以調查的東西,那麼是不是王明宇等人的任何東西都要調查呢?

作為國防邊境的軍事基地,很多東西都是秘密存在的,羅玉敏也知道軍事上的事情不可能全部的公開,所以一瞬間羅玉敏就想到了一個對付318軍的人的辦法,那就是刻意刁難!

林總選的人果然是選對了,羅玉敏所擁有的不但是仇恨,還有一顆復仇的心。很多人面對仇恨選擇的是無奈,但是羅玉敏不一樣,她現在有這個機會了,她還會這樣么?當然不會。

林總最後強調道:「這一次你們的任務很緊,一個星期的時間,中央軍委就要結果。你們做四野總部的車過去,來回就要一天左右的時間,所以你們的時間很緊!我希望你能夠順利的圓滿的完成這一次的任務,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威脅到部隊穩定發展的因素!」

羅玉敏心領神會的點點頭,她看出來了,林總是知道以前她和318集團軍的過節的,這件事情有心人稍微一問就知道了。但是林總還是這麼的支持自己去,難不成林總和318軍的人也有仇?羅玉敏當然不知道這些高層之間的過節,不過她懂的看人,聽人!

從林總平淡的語氣中,羅玉敏聽出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也正是因為這個不尋常的味道,讓羅玉敏對於此行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不管318軍以前如何,現在它不過是四野旗下的一個軍而已!

當然318軍是獨立存在的,羅玉敏不知道,這件事情說起來很是秘密,林總故意也沒有提。現在318軍的駐地就在四野的範圍內,羅玉敏以為318軍現在歸他們四野管。

羅玉敏的底氣就是來自於這幾個方面,首先她是這一次調查組的組長;其次她手上有『密旨』,現在她的身份和欽差大臣無異;再次318軍屬於四野的範疇,他們拿自己沒辦法;最後就是她的丈夫現在和王明宇平級,她怕個什麼呢? 王明宇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過來的調查組居然是羅玉敏為組長。等羅玉敏趾高氣昂的過來的時候,李賢宇的額頭青筋都暴了出來。

羅玉敏害死的那些直屬隊的兄弟們現在李賢宇還歷歷在目。原本李賢宇以為自己找到了自己的春天,可是沒有想到最終的現實卻是如寒冬臘月一般的殘酷無情。

與李賢宇的想法正好相反的是,羅玉敏覺得她現在這樣完全是因為李賢宇等人瞎告狀導致的,否則自己現在應該至少是市委書記或者縱隊政委這個級別的人了。但是現在只是四野政治部的一個幹事,這一切都是拜他們這些所賜的。

羅玉敏的調查組到來,王明宇不得不接待,實際上王明宇壓根不想接待這些趾高氣揚,帶著審判意味的人。雖然王明宇也知道,出了這種事情調查是必然的,但是如果真的搞出什麼事情來,恐怕王明宇自己也接受不了。

王明宇甚至覺得派羅玉敏這種人前來,顯然是有些故意的成分在裡面。中共這邊應該知道318集團軍和羅玉敏之間的過節。為什麼還要派她過來呢?而且這可是中央軍委的意思啊。

難不成主席是要動318軍動手?震懾一下自己?不過這個可能性似乎非常的小,而且這一次王明宇接到朱老總的電報,朱老總說這一次調查組是由中央軍委下達命令,由四野獨立組成的調查組。

四野可是林總的部隊,難不成是林總看不慣自己?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王明宇反而不是很擔心了。從上一次的事情,王明宇就可以看出林總似乎不太待見自己。

王明宇不知道哪裡得罪了林總,要知道在抗日戰爭初期,自己對於林總115師的幫助不可謂不大,可是現在換回來的卻是恩將仇報。這一刻王明宇甚至有些心灰意冷。林總真要是這樣的人,那麼還能有什麼作為呢?即便是百戰軍神又如何?

實際上林總也是因為王明宇的到來太過的搶眼,間接的威脅到了他的地位。而且王明宇還有意無意的把部隊安插到了東北,這不由得讓林總有些浮想聯翩。要知道東北可是林總的自留地啊。

按照道理來講,王明宇就算是要紮根,也應該紮根西南。在抗日戰爭時期他可是有著西南王的稱號,可是為什麼他要紮根東北呢?難不成是對自己的挑釁?林總甚至認為王明宇就是沖著他們四野來的。

所以這一次無論是與公與私,林總都覺得沒有必要對王明宇客氣,這一次正是打擊318軍囂張氣焰的時候。林總的這一招可謂是一石二鳥,最後只需要裝作不知道羅玉敏和318集團軍有這麼個過節就行了。

事實上當時發生過節的時候,林總的確也不在現場。事後這件事情被封鎖起來,林總也是聽說的。現在既然有了這麼好的機會,林總為什麼不利用,如果羅玉敏查不出什麼問題,林總有說辭。如果查出來,一樣有說辭。

林總現在左右都是立於不敗之地,他何樂而不為呢?凡事能夠打擊到王明宇的事情,現在林總都是願意干一乾的!

318軍軍部,羅玉敏毫不客氣的坐在了主位上。

王明宇道:「羅組長,這一次調查組前來,我們肯定是會配合你們的,但是也要請調查組本著公平公正的原則,讓我們信服!」

羅玉敏不屑的說道:「王軍長的意思,我們調查組不公平公正了? 重生之總裁夫人超甜噠 我們是由中央軍委直接委派過來的,任何事情自然都是公平公正了!而且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過節,你認為我們不會公平公正嗎?王軍長,你這樣懷疑自己的同志,這種思想很危險啊!」

王明宇笑道:「我就是隨口一說,羅組長的教誨震聾發聵,不過還請羅組長放心,我這不是懷疑,而是好意提醒。羅組長可不要亂扣帽子,鄙人心臟不好,承受不了這麼大的個帽子壓在頭上。」

羅玉敏道:「這一次我們過來的目的就是查清楚,這一次嘩變的主要原因,你們每一個人都是我們調查的對象!我希望你們不要隱瞞事實的真相,不要公然和組織對抗,否則你們的下場絕對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王明宇心中冷笑,這個女人說話還是一如既往,看來這一次要想順利的度過這件事情顯然是不太可能了。王明宇一方面覺得這一次沒有做錯什麼,另一方面還要防止羅玉敏整出什麼幺蛾子出來。

羅玉敏嚴肅的說道:「首先我要說明一點的是,任何的理由都不是把槍口對準為革命事業拋頭顱啥熱血的解放軍戰士的理由!我想問一下,你們這邊是誰下命令開的槍!這個人必然是我們重點審問的對象!」

王明宇還沒有開口,一旁的唐風站出來道:「我下的命令,他們膽敢公然衝撞警戒線,他們這是在找死!」

羅玉敏冷笑一聲:「你叫什麼名字?什麼職位?具體是做什麼的?」

唐風冷然道:「獨立318軍特種團團長,唐風!」

羅玉敏被唐風身上的殺氣震撼,但是很快就調整了過來道:「你們兩個,把這個人給我帶下去細細的審問,不要漏掉任何一個細節!」

底下的幾個隨從立刻道:「是,羅組長,我們會一字不漏的讓他交代出來的!」

王明宇冷哼一聲道:「要是我兄弟受到一丁點的傷害,我可以肯定的說,你們誰也別想走出我們318軍的軍營!」

那兩個人剛才還挺牛氣,現在聽到王明宇殺氣騰騰的話,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羅玉敏冷笑道:「王軍長這是在威脅我們了?我們調查自然有我們的方法,難不成王軍長能夠逾越干擾我們的調查?如果當真有這樣的事情的話,我們立刻電告中央軍委,你們公然抗拒調查!」

羅玉敏當然不怕318軍的人,如果他們敢在這邊把自己怎麼樣的話,羅玉敏知道,這件事情最後不管誰對誰錯,那麼318軍必然是有人要倒霉的。所以羅玉敏此刻才如此的肆無忌憚! 羅玉敏來之前就已經分析過這一次她的利害得失關係了,這件事情雖然是中央軍委在查,但是中央軍委哪裡真正的有空前來查探這些事情?這一次也不過是靠著四野比較近才過來查一查。

羅玉敏不知道中央現在大動作很多,比如化肥設備正在抓緊生產等等這些都是國家的民生大事,他們必然要抓緊時間辦這件事情。而在主席等人看來,林總應該可以領會他們的意圖,將這件事情迅速的搞清楚。

可是林總顯然沒有想這麼輕鬆的放過王明宇,這一次羅玉敏過來顯然就是要挑事的。可是沒有辦法,這些事情也不能明說,只能看每個人的個人體悟了。所以說,林總即便是裝傻誰也拿他沒有辦法。

羅玉敏聽著王明宇言語中的威脅,一點都不驚慌,反而更加的認為王明宇這是心虛的表現。王明宇自然不是心虛的表現,這一次他看到是羅玉敏的到來,心中自然無比的緊張,如果因為羅玉敏出什麼幺蛾子的話,那麼這件事情恐怕會沒玩沒了的。

王明宇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就是要在短時間內訓練出一支作風強悍的軍隊。但是這些士兵不理解,他們認為王明宇等人這麼做,完全是拿他們的身體開玩笑,要知道即便是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他們的訓練都沒有如此的困苦。

現在只有王明宇知道,他們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麼?不是日軍也不是國民黨的軍隊,而是擁有現代化裝備和強大的海陸空作戰能力的美軍,如果他們還不能在軍事技能上做出彌補的話,難不成等著讓美國人宰嗎?

王明宇並不覺得他的訓練刻苦,要知道特種團的訓練比他們要苦的多,也要殘酷的多。在以前,王明宇給錢,這些當兵的吃糧,他們覺得這是應該的。可是因為解放軍戰勝了國民黨的軍隊,而王明宇的表面身份恰恰又是國民黨的高級將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