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上手中的血線被她當做蜘蛛絲來使用,腳下跟不上傀骨兩人,她便仿造著蜘蛛俠的行為,將血線射在四處的樓房上,讓自己往前以盪悠的形式前進。

從剛開始的操作不熟練,一盪一撞,連續十幾次撞到了建築物之後,她終於歪歪斜斜地勉強跟上了傀骨的速度。

果然,只有在實踐中才能提升實力。

王丹雅揉着被撞得鼻青臉腫,鼻血和淚水糊一臉的容顏,頂着前方轉頭靠在傀骨肩上的沐白裔嫌棄的目光,大喊道:

「等等我!」

她若不喊的話,這兩人絕對會拋下自己。

傀骨忽然在一個十字路口停了下來,將沐白裔放下,直面前方。

沐白裔同時也將注意力轉放回前面。

左邊路口站着一個狼狽的女人,身上帶着大小不一的傷口。衣衫破爛,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膚。

淚眼朦朧,神色十分驚懼地頻頻看向身後,回頭的瞬間,驟然看見傀骨兩人站在不遠處。

似乎愣了愣,下一秒登時朝他們跑去,一邊大哭一邊極度害怕地求助:

「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直衝着傀骨撲去。

一旁的沐白裔顯然被她無視了,畢竟傀骨一個身強體壯的男人,況且那長相也非一般俊俏,很是招人喜歡的模樣。

但凡是一個正常女人遇到危險,自然最先尋求他的救援。

至於身材嬌小瘦弱的沐白裔……向這種看上去只能被人保護的傢伙求救,還不如自救。

傀骨面無表情地看着這個女人,不知從哪裏薅來一根一米長的細鐵棍,將她抵住,不讓她再靠近自己一分。

女人望着無法前進一分的身體,瞬間哭得更離開了。

就著這個距離蹲下,抱着自己身體,小聲抽泣起來:

「嗚嗚嗚……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讓你們救救我……嗚嗚嗚……救救我……」

聲音斷斷續續,有些含糊不清,透著一些可憐和難掩的恐懼。

「怎、怎麼回事?」後面才追上來的王丹雅氣喘吁吁地問道。

「好像是一隻落單的女人。」沐白裔歪著頭,回應道。

「一、一隻?」她嘴角一抽。

人能用一隻來形容嗎?沐白衣裔,你是不是暴露了自己的語文水平?

她暗搓搓地吐槽了一番。

「快、快離開這裏,他們快追上來了。」女人突然抬起頭,驚惶不安地往後看了一眼,急切道。

「我們快往那邊走。」她一指對面的路口,然後動身快速跑過去幾步。

發現他們沒有聽自己的,跟過來,又回過頭朝幾人說道:

「我也是考生,後面追殺我的是那些可怕考官,請相信我,我不會騙你們的。」她一臉一臉真誠。

沒等她繼續開口,不遠處一聲巨響傳來,連帶着一些接二連三的碎石四處飛砸而出,一片嘈雜的聲音中隱約傳來幾道得意張狂的嗤笑聲以及哭喊聲。

「他們、他們來了!!」女人立馬顧不上別人,快速朝對面路口的一家廢棄服裝店逃去。

那邊情況十分雜亂、似乎還挺危險的地方好像更加吸引沐白裔。

她遠遠看了一眼,然後邁開步伐,便準備與女人相背而行,傀骨自然是跟她一樣。

「沐白裔,錯了錯了,我們要往這邊。」王丹雅直接將沐白衣裔旋轉一百八十度,拉着她立刻朝女人的方向奔去。

「你忘了嗎?我們的對手不是考生,而是那些考官。只要我們躲過那些考官的追捕,到了明天,我們就能通過了入學考核。」

從剛才那幾人身上展現的能力,她隱約猜到了不少。

這些考官都不是一般人,十有八九是屬於末世中那些強大的『異能者』,而這些『異能者』和她所想的又有些不盡相同。

現在的他們根本沒有實力硬碰硬地對上那些考官,最好先避開他們,躲在暗處,熬到明天就能成功了。

王丹雅認為這是最為謹慎安全的辦法,更何況沐白裔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傷,就更加不能直面對抗那些考官了。

。 「我來了,你寄來的桃形李很好吃,我家裡人也很喜歡。這次你多摘一些寄給我吧,其他的成熟了的水果有的話可以一起。」諾諾說完送了一個嘉年華。

「謝謝諾諾,其實不用送的,你們喜歡吃就好。」李方客氣的說道。

「真的有怎麼好吃嗎!按照我平常吃水果的經驗來說,一般長的好看的,雖然味道應該好可以,但是通常不會太好吃。個大,水多,水果的甜度就會降低。主播身後的果子個子挺大的,估計應該不會很甜吧。」有的觀眾在直播間發言。

「方子家的水果挺好吃的,很是酸甜,吃了他家的桃形李胃口都好了,飯都能多吃一碗。我這次就準備找方子多定一些水果。」諾諾看見直播間的討論忍不住的說道。

這是李方的電話響了,接了電話才知道,是一個上次贈送了水果的粉絲,也在直播間里看直播,本來也想和諾諾一樣在直播間預定水果的,但是怕等會買不到太多,就直接按照快遞單上的電話打給了李方要預定35斤水果。

正在觀看直播的他,已經看見李方剛才攝像頭拍到的桃子和白枇杷,還有國產的小櫻桃都已經成熟了。他直接按照剛才餓了嗎的水果商店裡面的水果價格多加了2元一斤定了10斤桃形李,10斤桃子,10斤白枇杷,還有5斤小櫻桃。

訂完以後,這位兄弟還在直播間直接得瑟上了:「我就不和你們搶了,我已經和方子打完電話預定好水果了,剩下的就你們拿吧。」說完還給方子打賞了個佛跳牆。

本來就因為諾諾的嘉年華進來了很多人,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進來了。

有的人認為這兩個是李方找來的托,不過收到了水果的另外3位粉絲卻知道他們倆個說的都是真的。

諾諾現在也反應了過來,對啊,方子寄過來的快遞單上不是有他的號碼嗎,直接打過去定不就好了。連忙找到快遞箱上的電話,不過打過去卻佔線了,連續打了幾個電話才打通。

「方子,我是諾諾,我也要定水果。」

李方接到諾諾的電話瞬間就開始頭疼了,從剛才接完第一個電話開始已經連著4個電話了,現在的諾諾是第5個。這幾個人都是之前收到了水果的粉絲,這次打電話來都是來定水果的。給出的價格也是比市場價高一點,大概高個2-3元左右。從第一個開始每個人都定了35斤,10斤桃形李,10斤桃子,10斤白枇杷,還有5斤小櫻桃。

「諾諾,這樣吧,你之前幾個粉絲都定的10斤桃形李,10斤桃子,10斤白枇杷,還有5斤小櫻桃,我看要不你也這樣定吧。」

「桃形李不能多一點嗎,我家那個小侄子吃完你家桃形李吃飯胃口都開了,飯都能多吃一碗。所以家裡我爸讓我多買一點,你看要不桃形李多給我5斤,所有的一共湊齊40斤,你看行不。」

「好吧。那到時候桃形李我就給你多裝5斤,不過就不用付錢了,你之前的這幾位我也都沒有收錢,畢竟你們送的禮物都能抵得上水果錢了。」

「行,那我也不和你客氣了,地址還是那個,到時直接寄過來就行。」

「好,那就先這樣,和你們接電話直播都沒法進行了。」

李方把手機切回直播間,看見的是一片統一的彈幕:主播快回來。

「不好意思,對不住大家了,剛才接了幾個電話,直播間之前收到水果的幾位粉絲都打電話過來預定了水果,所以花時間接了幾個電話。」

「我們都知道,他們都在直播間說了,我們也聽見看見你們在打電話了,你攝像頭沒關呢。」

「好吧,我還沒發現沒關攝像頭,你們幾個也沒提醒我。」李方轉頭去找秦銘楚樂和羅子軒,看到的卻是三個人一人拿著一樣水果在那裡吃。

「嘿,我是叫你們來幫忙摘水果的,你們卻在這吃上了。」

「你這不是在接電話嘛,我們忍不住就吃上了唄。」羅子軒滿不在乎的說道。

「主播,這三個人已經連著吃了好幾個了,讓他們別吃了,給我們留點。」直播間的粉絲都不樂意了,全在討伐這三人。李方上次說過這些水果是要留給直播間的粉絲的,他們三個吃的越多,留給他們的就少了。

「你們別吃了,先幹活吧,等會晚上還有大餐呢,留著點肚子。」

「方子今晚又做大餐啊,怎麼感覺方子家天天做大餐啊。」有的粉絲羨慕道。

「沒有,今天在市場上碰上了些桃花魚,還有條八斤六兩的黑魚,加上我這剛從四川來的老四帶的正宗酸菜,晚上準備做一道酸菜魚。」

很多被諾諾送的禮物吸引來直播間的觀眾漸漸的都被李方定為直播間吸引留在了直播間。看到不少人都在發言,讓李方可以摘水果了,就感覺更有意思了。

「行,既然大家都讓方子開始摘水果了,那我們閑話不多說了,現在開始摘起來。」

李方拿著手機和直播間開始亂轉,直播間的人都感覺到眼花繚亂,滿眼都是誘人的水果,都不知道從那些水果下手了。

「大家看中什麼水果和我說,我叫他們三個摘下來給你們裝起來。」李方負責指點那些水果,秦銘、楚樂、羅子軒三人負責用梯子爬上去或者用竹子做的網兜把水果摘下來。

李父李宏華和爺爺李慶宇還有李母張若梅搬著紙箱子也來到了果園,李方讓他們按照10斤桃形李,10斤桃子,10斤白枇杷,還有5斤小櫻桃算一份採摘5份然後裝箱。

然後李方繼續端著手機充當觀眾的視線,給另外三人傳達粉絲們的意見。

不得不說,這樣的直播方式,讓直播間的粉絲們好好的享受了一會,也讓其他的觀眾看的過癮。

不過,粉絲們也不是就這樣指揮者李方几人,在摘完水果以後都會或多或少的贈送也禮物。

很快,越來越多的粉絲加入了搶水果的大軍中,各種禮物不斷的刷起來。李方算了下光禮物都收了幾千塊錢了,不過水果也摘出去了許多。

之前5人的水果都已經摘好裝箱了,所以現在可以放心的開始採摘水果了。

在除了留下一些自己家吃的水果以後,直播也快結束了。一共直播了接近了2個小時,一共需要贈送水果的粉絲大概有60多位,等摘完水果的時候就讓他們把地址發過來了,每個人的水果都放在箱子里,箱子外面寫著他們的名字。

「好了,直播間的各位粉絲和觀眾,這次直播也差不多要結束了,果園的水果也基本上採摘完了,感謝大家的觀看和支持。我們下次直播再見。」李方對著攝像頭揮手告別。。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神級兵王最新章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神級兵王全文閱讀、神級兵王txt下載、神級兵王免費閱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

三藏大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神級保安、漢逆之呂布新傳、神級兵王、武道醫婿、絕世戰兵、兄弟你妹妹我惹不起、

。 宋祖安看著他們的跪舔,直接楞住了,他可沒有想到是這個結果,也從來沒有想過要救他們,他是為了保命才這樣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這五個人欠了那隻鬼的錢,一直緊追不要舍,宋祖安不這樣做,他也得跟著死,沒想到陰差陽錯,倒成了他們眼中的強者和英雄,他真這麼厲害,他還跑,腦子壞掉了吧?

「小意思,小意思,你們言重了。」宋祖安連忙扶起激動的丁一,然後安撫著其他人,不過看著這隊伍里兩個美女,宋祖安差點留下了口水,特別是這個叫安馨的,長得真不賴,又年輕漂亮,他之所以救這五個人,女人也是因素之一。

現在這五個人這麼崇拜自己,那美人就唾手可得了,這個同是茅山道士的宋嘉琪,雖然姿色差了一點,但以宋祖安這麼多年忽悠人的經驗,這種崇拜型的少女,最容易弄到手。

還有,這五個人雖然受了傷,但實力不錯,只要他們傷好了,留下來當保鏢,那可是一等一的大好事,之後再慢慢俘獲兩位美女的芳心,豈不美哉?

可是有一件事讓宋祖安很是擔心,那惡鬼如果是專門為了殺這五個人,到時候會不會連累自己?

「問你們個事,那惡鬼好像是沖著你們來的?到底是為什麼?」宋祖安連忙問明原因,這樣保險一點,不要為了女人和裝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可那五個人也紛紛搖頭,表示不知道,不過之前也有過兩隻惡鬼來找麻煩,極其古怪,他們一來就好像是專門而來的,也不知道到底是犯了那些惡鬼什麼,這些惡鬼,都是湘西四鬼,可他們以前也沒有得罪過湘西惡鬼啊!

幸虧有宋祖安趕來救了他們,斬殺了惡鬼,不然他們小命就難保了。

說來慚愧,作為新秀的五個人,居然連湘西四鬼都對付不了,真是窩囊,幸虧遇到了宋祖安。

宋祖安懵了,他哪裡殺過什麼鬼,他經過的時候,就看到了五個人躺在那裡,身旁還有一個陣法,於是那些陰人就起了善心,怕他們在這裡被鬼害,於是就帶他們走了,只是沒想到,片刻后鬼林就出大陣仗了,鬼氣大量聚集,然後朝他們這邊來。

宋祖安想著埋伏一波,殺個大傢伙,那樣可能就出去了,沒想到差點被團滅了,那麼多陰人根本不是對手。

雖然事情是這樣,但宋祖安為了裝,為了兩位美女的崇拜和那些男的跪舔,不得不繼續忽悠他們。

「小事一樁,要不是殺了那兩隻惡鬼耗費了太多鬼力,還有保護你們,我早跟那隻惡鬼拼了,說不定能將他斬於劍下,除了這邪魅。」宋祖安說道。

吹牛這事,他最在行,不過那鬼如此厲害,他去了塞牙縫都不夠,這五個人也真傻,鬼林恐怕都沒有陰人能對付這惡鬼,他怎麼可能打得過,這都信,不忽悠你們忽悠誰?想想都搞笑,還什麼新秀,都是腦子長包的單純孩子嗎?

。 今年過年和往常一樣,一樣的是喜慶的氛圍,不一樣的是人,葉雯沒有回來過年,田梓悅難得回家過年。

這一天,一大早家裏就開始陸陸續續忙碌起來,掛燈籠貼對聯,傭人早早開始準備今天的飯菜。

而遲秋也早早起來精心打扮一番,新年新氣象,大家都幫着家裏幹活。

這一天上午忙活完了家裏,吃了午飯就是大家各自娛樂的時候,葉媽早早就約好了姐妹一起打牌,勢必要決個勝負。

而遲秋和俞名柏一起出去逛逛,葉耀照樣待在家裏,要麼打遊戲要麼不知道和誰聊天。光是看葉耀平時工作的樣子,大家肯定想不到他居然在家適合宅男。

「你還習慣嗎?」遲秋問道,俞名柏第一次在別人家過年,遲秋擔心他不習慣。

「很好,往年我也不太常在家裏過年,這裏很熱鬧,而且沒人敵對我。」俞名柏說道。遲秋自然懂俞名柏說的那個人是誰。

「我和葉雯說了他可能會談戀愛的事,葉雯都沒想到,她哥單身這麼多年終於開竅了。」遲秋笑道。

「你怎麼確定他會談戀愛?」俞名柏好奇問道,那天的聊天內容聽起來不像兩人會在一起的樣子,不是只是朋友?

遲秋見俞名柏疑惑的樣子,神秘一笑,「我說女孩子的直覺,你信嗎?」

遲秋這麼說,俞名柏便無話可說,女孩子的直覺這事確實挺玄乎。

「現在這樣也挺好,他應該是放下了,這下某人放心了吧。」遲秋看着俞名柏說道,之前不知道是誰說不放心的。

俞名柏打死不承認,裝作沒聽到遲秋調侃的話。他邁著步子和遲秋拉開距離,遲秋看出來他不承認輕笑,繼續追上去。

而田梓悅時隔多年第一次和家裏人坐在一個桌上吃飯,飯桌上她很不適應,她感覺得到爺爺奶奶和田爸田媽關懷的眼神,讓她覺得怪怪的。

「梓悅,吃這個,你很喜歡這個吧。」田媽一個勁給田梓悅夾菜,今天難得田梓悅回來,桌上的菜大部分都是她喜歡的。

田梓悅不好拒絕,只能接受,她碗裏都快裝滿了。田梓悅感覺有點尷尬,也不好說什麼。

田梓悅吃了一碗就下桌了,她要時刻保持身材,今天她都難得吃了一碗飯。

「不吃了?看你瘦得。」田媽看着田梓悅瘦瘦的,感覺營養不良似的。

「不用,我要保持身材。」說完,田梓悅又回到自己的房間。田梓悅雖然感覺尷尬不知道怎麼打破,但是一直告訴自己慢慢適應就好了。

大家看着田梓涵離開,「她現在在接受我們了。」田媽欣慰說道。

「這是你們欠梓悅的,那個孩子還是放棄吧,現在對梓悅好才是對的。」老太太在一旁勸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