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電梯,因為電梯里有別人,所以光沒有繼續說的意思。

來到地下停車場,坐到汽車後座上,看向坐在自己旁邊的花星語,光繼續說道:

「當時被凌化……就是你們說的憤怒,邀請去參加茶會。但她的目的是吞食其他魔女的靈魂,增強自身的力量,最終達成統治地球的目的。」

按下電梯按鈕后,光攤開手臉上浮現無奈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對小孩子幻想沒辦法的家長。

發現沒有人打斷自己說話,光放下自己攤開的手,看着面前的電梯道:

「結果我的靈魂寶石被吞食掉些許,部分記憶伴隨那塊靈魂寶石被憤怒吸收。」

電梯門打開,三人走入電梯,在選擇好樓層后,花星語詢問道:「因為你的記憶,所以魔女戰爭開始了?」

「差不多吧~反正憤怒的目的是統治地球,有威脅的東西都是她的敵人。」

用手指著自己,佔用下來李清蓮身體的光,如此說道。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冷靜,花星語也知道光的意思,她不外乎是想要跟自己這些人合作。

對於光的想法,花星語沒有否定。不過光的戰鬥力,真的很令人擔憂啊……

魔女想要恢復魔力的話,只能靠吞噬人類的靈魂;想要成長的話,也需要吞噬人類的靈魂。

昨天光與自己三人大戰,身體還被完全摧毀,光的戰鬥能力損失大半。如果不是附身在李清蓮身上,估計現在已經沒命了。

察覺到花星語的想法,光叉著腰滿臉不爽的說:

「我可不需要吞食靈魂,雖然我是魔女,但我跟魔女還是有所不同。」

「哦~?不需要吞食靈魂的魔女,有點意思。」

花星語露出意外的神色,不過仔細想想的話,光潛伏在李清蓮體內十多年,而李清蓮的身邊有她的姐姐。

在李清泠看着的情況下,光絕對沒有機會吞食靈魂。

經過十幾年前的戰鬥,再加上這麼長時間沒有吞食靈魂,光為什麼會有昨天那樣的戰力?

對於花星語的疑惑,光不打算賣關子,因為她知道這是很重要的事情。說不定因為自己的回答,花星語就會不再仇視自己:

「只需要有人信仰我,我的魔力就會得到補充。因此我不需要吞食靈魂,我和你們魔法少女不是敵人。」

上午有節課等半個小時老師沒來,我說老師不會國慶回家還沒回來吧,然後老師就來消息說在回校的路上還沒到…… 人一過千,漫山遍野。

人一過萬,無邊無沿。

陳寧跟典褚率領的兩千名手下,已經算是聲勢浩大。

但是跟前方出現兩萬蕭家大軍相比,瞬間就顯得渺小起來。

蕭建康被蕭老爺跟三井武等人簇擁著,冷冷望著列隊在基地前空地上的陳寧一眾。

他眯著眼睛道:「告訴他們,讓陳寧跟典褚出來答話。」

立即,蕭家陣營中,有人高聲喝道:「蕭先生讓陳寧跟典褚出來答話。」

很快,身材挺拔的陳寧,以及體型魁梧的典褚,雙雙出現在猛龍陣營前。

陳寧眯著眼睛,似笑非笑的望著蕭家大軍,最後目光落在蕭建康身上,微笑道:「我是陳寧,蕭建康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揪眾圍攻駐軍基地。」

蕭建康冷哼:「大膽的人是你們,竟然敢擅自抓人。」

「你們不守規矩,那我就只能把你們拿下,送回北境,讓北境統帥親自治你們的罪。」

陳寧跟典褚兩個對視,然後都忍不住哈哈的笑起來。

蕭建康見陳寧跟典褚兩個竟然還笑得出來,臉色沉下:「典褚,看在你是北境現役將士份上,我勸你不要摻和這件事。」

「你若是願意放了我弟弟等人,並且把陳寧交給我處理,我願意對你既往不咎。」

典褚咧嘴笑道:「如果我說不呢?」

蕭建康沒有直接回答典褚的話,而是轉頭望向身邊兩萬名蕭家門徒手下,大聲的問:「他們不願放人,那我們怎麼辦?」

蕭家兩萬門徒手下,齊齊吼道:「那就把他們全部打倒!」

「戰!戰!戰!」

兩萬人齊聲搦戰,地動山搖,天地變色。

蕭建康等人面有得色,望向陳寧。

陳寧竟然依舊滿臉從容,雲淡風輕的勾了勾手指:「來戰!」

他身後兩千名猛龍特種戰士,異口同聲:「來戰!」

蕭建康見狀,冷笑道:「不給這些狂妄之徒一點教訓,他們還以為江南是北境,可以由他們橫著走了。」

「動手,把他們全部打倒,盡量不少殺人,把他們打傷就好。」

蕭建康命令落下,瞬間,蕭家龍虎獅豹四大金剛,就帶著兩萬名蕭家打手,齊齊動了。

在驚天動地的殺聲中,兩萬名蕭家手下,如同黑色洪流般朝著陳寧他們席捲而來。

陳寧平靜的道:「開戰!」

「殺!」

典褚跟兩千餘名猛龍戰士,如狼群呼嘯而出,迎上蕭家大軍。

一大一小的兩股洪流,短兵相接,瞬間激戰在一起。

猛龍特種兵團,是北境軍中的王牌,戰鬥力杠杠的。

而且,今天是當著少帥的面戰鬥,誰不拿出十分本領來,誰想自己被少帥瞧不起?

蕭家人手雖然眾多,但是到底是烏合之眾,戰鬥力怎麼能夠跟北境軍的王牌部隊相提並論呢?

戰鬥剛剛爆發,雙方剛剛短兵相接,就出現了讓蕭建康、蕭老爺還有三井武等人震驚的一幕。

一照面,蕭家就有上千人慘叫著倒下!

天啊!

這也太猛了吧?

千千她能這麼制止他們嚼舌根一次,卻沒辦法一直制止。

這天,屈悠悠還是像往常一樣還是繼續來到公司,一進來便聽到了許多有關她的流言蜚語,但是她這次選擇了裝作沒聽見的樣子,繼續工作。

雖然已經是沒有什麼工作可以做了。

「呦,這不是總裁助理嗎?怎麼還在這裏,不是被開除了嗎?」

屈悠悠認出來這個人是之前被自己惡意剋扣過工資的員工。

他走過來,看見屈悠悠還在這裏,開口就是嘲諷。

屈悠悠很想懟回去,但是不行,不能咬着牙忍下來。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八百三十九章交易 盧點是一個外姓人,整個瓦泥村幾乎上都姓劉,老祖宗都這個姓氏,祖祖輩輩就這麼轉下來了。

盧點一看劉大牛不讓打開,大傢伙都這麼背着手站着,總不是辦法。

「那現在怎麼辦啊,大牛哥。」盧點一皺眉頭說道。

好不容易撈著一口箱子,是從盜洞裏面拉出來的,應該是前人的物件這個是沒有錯了,應該是這墓主留下來的陪葬品,裏面有可能是珠寶玉石,也可能是其他的東西,反正盧點覺得應該是很值錢。

「咱們得請個行家看看啊,咱們自己在這裏看不出個所以然的。」劉大牛頭一扭,向著一側的劉叔劉伯看了去。

整個村子,由以前的一片清冷,突然就熱鬧了起來。

「劉虎,你抓的那兩個人不是自稱是什麼盜墓的還是什麼收藏家來着,應該懂的不少,把他們扯過來,給咱們看一眼。」劉大牛直接就向著人群裏面的劉虎和劉義看了去。

劉虎和劉義聽到這裏,心裏面咯噔一聲,想着把宋文勇和老頭關在一起,也沒有去管,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逃走了。

「行,我們這就回去。」劉義點了點頭。

兩個人說完之後,直接就從人群裏面走了出去。

整個村子裏面的人,差不多都來了,大家就這麼圍在這口箱子面前,都快要圍成一個圓形了。

「我話說到這裏啊,在那兩位沒有來之前,誰都不準動這口箱子啊。」劉大牛一面說着,一面就向著大傢伙看了一眼。

大傢伙也是都點了點頭,劉大牛在村裏面說話還是有些份量的。

劉大牛看到大傢伙的反應之後,還是很滿意的。

劉大牛清楚地知道,文物這東西的話,也是一個燙手貨,要是這裏面挖出來什麼大寶物的話,說不定還要上交國家呢。

劉虎和劉義出了墳口后,互相看了一眼。

「那老頭我們都一天沒給他吃得了,能不能走動道啊。」劉虎有些擔心地說道。

「走不動道到沒事兒,我就把那小子跑了。」劉義說的小子自然就是指宋文勇了。

宋文勇有逃走的能力,畢竟年輕力壯的。

一想到這裏,劉虎和劉義都有些擔憂了起來,兩個人不自覺之間就加快了腳步,飛快的向著前方走了去。

一進到院子裏面,兩個人就覺得有些不對勁,靜悄悄的,趕緊就來到了柴房處,門一打開,宋文勇和方伯早就沒人影兒了。

兩個人大吃一驚,互相看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現在怎麼辦啊?」劉虎向著劉義看了去。

「還能怎麼辦啊,當然是趕緊去找了。」劉義直接就說道。

要是讓劉大牛知道,人丟了,那劉大牛可是會發火的啊。

劉大牛隻要一發火,那就有些不太好辦了。

到時候劉大牛說不定,會因為他們辦事不利,而把他們趕出瓦泥村。

一想到這裏的話,劉虎和劉義就微微的有些緊張。

劉大牛在瓦泥村,現在是絕對有話語權的,這一次的這個小小的綁架案就是劉大牛一手策劃的。而劉大牛發話,他們也只有聽從的份。

從古墓的盜洞裏面發現箱子一事就可以看出來,劉大牛現在算是瓦泥村的一號人物了,劉大牛說不能打開箱子,就沒有人敢打開箱子了,可見他是有着絕對的話語權的。

現在人丟了,這個要怎麼給劉大牛交代啊。

「就咱們兩個人找,能找到嗎?他們兩個一定是藏了起來,我覺得這事,我們還是趕緊告訴大牛哥吧,村裏面的人到時候都動員起來,一起去找,也許可以找到。」劉虎看着慌慌張張的劉義說道。

劉虎知道,這個時候劉義是慌了,兩個人之中必須有一個人是冷靜的,要是兩個人都慌了,那就不太好辦了。

劉義聽劉虎這麼說時,趕緊就點了點頭,同意了劉虎的說法。

兩個人這時健步如飛,氣喘吁吁地跑到了劉大牛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