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這裡的,都是沈東潯極為信任的人,因此他也沒拐彎抹角,一來是沒有證據,二來,也怕打草驚蛇。

顧蓁坐在沈東潯邊上,聽著他們的談話,她看著身邊的男人嚴厲的神色,聽著他從容不迫的安排調度,她的目光微微有些迷離,腦海也似乎被沈東潯的身影所佔據。

就在這樣紛雜的氣氛里,在沈東潯低沉的嗓音中,顧蓁覺得眼皮有些沉,她倚靠在沙發上,竟然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沈東潯在談話的空隙間,看到靠在他身邊睡著的顧蓁,他眉梢間閃過一抹溫柔,起身拿了床毛巾被,給她蓋在身上。

在座的幾人看著沈東潯輕柔的動作,看著他眼中的憐愛,大家相視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姜雲卿看著魏寰,說話時候沒了之前遮掩,直接將所有的事情都挑破了開來。

她對著魏寰冷聲道:

「當初你突然找上我時,本就存著別的心思,你對我的好,你讓我留在這赤邯是為了什麼,你自己應該最清楚。」

「你說你對我傾盡全力,我又何曾沒有傾盡全力的去幫你?」

「明知道你對我存了利用之心,可我從頭到尾都未曾對你動過手,哪怕我想要從行宮離開,返回大燕,我也從來未曾想過要讓人傷及你的性命。」

姜雲卿下巴微揚,神色冷漠。

「你說那皇位你不想要,我也不曾想要過,至於你說我與你的約定……」

「我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答應過你什麼,更沒曾跟你說過要一直留在赤邯,你與我之間不過是彼此利用罷了,又何必說的姑侄情深?」

姜雲卿靠在車轅上,身形朝後微仰時,整個人便斜倚在馬車車門上面。

衣裙垂落下來時候,青絲飛揚之間,姜雲卿身上看不到半點遇到危險時的擔憂和害怕,反而多出了幾分閑適來,就想是完全沒有半點擔憂似得。

好像眼前的魏寰,甚至那堵住了所有去路的赤邯兵將都不存在似的。

閑適的讓魏寰和旁邊的李廣延都覺得格外的礙眼。

姜雲卿看著彷彿被她的話激怒的魏寰,含著三分嘲諷說道:

「姑姑既然說你待我至親,為了我什麼都能放下,那又為何不能成全了我,放我離開赤邯,去過我想過的生活?」

「我不管做過什麼,在赤邯時都未曾傷你半點,甚至於我還替你奪得了皇位,幫你解決了朝中那些對你不遜之人。」

「我雖然心向大燕,卻也未曾想要將赤邯變成大燕屬國,我替你清理朝中大臣,那般好的機會,我也未曾動搖赤邯根基半點。」

「我自認為我對你也算是盡心竭力。」

「我不求你記得我什麼功勞,也不求你能夠感激在心,可好歹念著三分情面不會對我真下殺手,可你如今卻和一個曾經想要害死我,甚至在你朝中動手腳,恨不能將赤邯奪了過去,成為南梁附屬的人混在一起,派兵將我攔截在這裡。」

「這難道就是姑姑對我的好?」

姜雲卿說完之後,揚唇時嘴邊帶著毫不掩飾的諷刺:

「這般傾盡全力的好,雲卿可消受不起。」

「姑姑不妨去另外找個人試試看,反正魏家皇室之中子孫眾多,姑姑隨便挑一個放在身邊養大就是,想來親自受了姑姑教養,長大之後定然能事事以姑姑為先,對姑姑言聽計從。」

魏寰怒聲道:

「姜雲卿,你憑什麼拿這些話來嘲諷於我?」

「如果不是你言而無信,甚至背棄承諾算計於我暗中離開,我怎麼可能會跟李廣延聯手,是你逼我!」

姜雲卿聽到魏寰的話,臉色也頓時冷了下去。

卸去了剛才的偽裝,沒了那表面上的溫和。

姜雲卿眼中也猶如寒潭冷冽,不帶半絲溫度。 天快亮的時候,沈東潯接到張清打來的電話。

「你說什麼?監控系統缺失?」

沈東潯的聲音有些大,驚醒了躺在沙發上的顧蓁,她迷茫起身,下意識看了看手機的時間,已經早上五點鐘了。

「監控壞了?這不是逗樂嗎?怎麼早不壞,晚不壞,偏偏就趕在出事的時候壞,張清,你覺得這是巧合嗎?查,給我繼續查!」

沈東潯的聲音帶著憤怒,行啊,膽子夠大啊,心思夠細啊,連公司的監控系統都被破壞了!

顧蓁揉了揉眼睛,等沈東潯掛了電話,她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沈東潯冷笑,憤然說道,「張清回公司查事發當天的監控,結果你猜怎麼著?說監控壞了,沒有那天的監控視頻!」

聽到這個消息,顧蓁其實也不太驚訝,如果真的是人為,那麼對方必定也會想到監控問題。

「那現在怎麼辦?畢竟已經過去了好幾天,現場估計早就收拾了,哪裡還能找到痕迹?」

顧蓁坐直了身體,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正是初夏,天已經亮了,晨光微熹,透過樹枝,細細碎碎灑在玻璃上。

沈東潯沉思片刻,看著顧蓁說道,「這事兒肯定不會就此結束,但是一時半會兒也夠嗆有眉目,顧蓁,我昨晚想了想,不如你……你先離職,或者停薪留職?」

事情發生在顧蓁身上,沈東潯自然是不能冷靜,再加上他們二人的關係,因此他昨晚仔細思考過,覺得顧蓁離職,也算是個好辦法。

顧蓁卻別過臉,倔強說道,「不要,我不會離職的,起碼在這件事有結果前我不會離職,我就算走,也得走的問心無愧!」

沈東潯看著顧蓁傲然的模樣,他嘆息一聲,伸手將顧蓁攬在懷中,低聲說道,「對不起,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可是我真的是擔心你啊。」

顧蓁的手輕輕撫著沈東潯的背,說道,「我沒你想象的那麼脆弱,從這件事之後,我也會學著保護自己的,你放心!」

正說著,顧蓁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顧母打來的。

顧蓁心裡暗暗說了聲糟糕,忙接起電話,只聽顧母焦急的聲音傳了過來。

「蓁蓁,你怎麼一夜都沒回家?你不會又去加班了吧?」

顧蓁看了沈東潯一眼,這讓她怎麼說?說她在老闆家裡睡著了?這要讓媽媽知道了,她指不定什麼反應呢。

「媽,我馬上就回家,工作上有重要的事。」

顧蓁掛了電話,掀開身上的毛巾被,吐了吐舌頭說道,「再不回去,我媽真的該發飆了,你也是,怎麼就不叫醒我呢?」

沈東潯替顧蓁理了理蓬亂的頭髮,說道,「看你睡的香,沒忍心叫醒你,走吧,我送你回去。」

顧蓁笑,抬手抵著他的胸膛,將他往後推了幾步,有些撒嬌說道,「你可別去添亂了,我媽要是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指不定怎麼想呢!」

聽到顧蓁這番話,沈東潯心裡頗有些不是滋味,也不知道昨晚歐陽琛什麼時候離開顧蓁家的。

「等忙過這段時間,我去拜訪你媽媽,好嗎?」

替顧蓁打開門,沈東潯在陪顧蓁等電梯時,看著她的眼睛正色說道。

顧蓁低頭輕輕「嗯」了聲,正好電梯門開了,顧蓁進了電梯,對沈東潯說,「一會兒你在車庫等我,我和你一起去公司。」

回到家中,自然免不了被媽媽一頓訓斥,顧蓁哪裡還敢說話,她沖了個澡,收拾一番,也到了該上班的時間。

看到女兒拎著包準備出門,顧母不悅說道,「顧蓁,你這是瘋了嗎?工作就那麼重要,你儘快給我辭職!」

顧蓁笑嘻嘻撒嬌,打了個馬虎眼,就跑了,留下哭笑不得的顧母。

已經一個多星期沒有上班,顧蓁一進實驗室,就直奔之前著火的302,果然,現場早就被清理過,除了被火燒壞的通風櫥,其他已經恢復了正常。

著火事故發生在上班時間,因此鬧出的動靜很大,中午在餐廳吃飯時,一直有人指著顧蓁議論紛紛。

「哎,看到了嗎?那就是顧博士!」

「就是做丙烯腈實驗著火的那個女博士?我還以為她離職了,怎麼還在?發生這麼大的事故,公司竟然還肯要她?」

「唉,誰讓人家是博士呢?就算把實驗室都燒了,只要老闆一句話,還有什麼事過不去?」

「就算不開除,也得降職吧?兩年前有個研發工程師不就因為類似的情況,被下放到污水處理站了嗎?」

……

那幾人以為自己聲音壓得低顧蓁就聽不見,可惜不巧,顧蓁沒什麼優點,就是耳朵好使,這一番議論她也是聽了個七八成。

心裡頗有些不是滋味的吃完飯,顧蓁回到實驗室,恰好與正在搬東西的葉含蕊碰了個面對面。

葉含蕊極為不屑的哼了聲,陰陽怪氣對身邊的人說道,「這世道哪裡有什麼公平可言?有些人,哪怕犯再大的錯,也照樣什麼事都沒有,因為人家有本事攀上高枝啊!」

項目組的劉偉正好從外面進來,聽到葉含蕊這諷刺的話,再看看顧蓁的臉色,他輕聲說道,「別理她,她今天就正式離開研發二部了,以後,咱們終於不用看她的臉色了!」

顧蓁低頭進了辦公室,沉吟片刻才問道,「劉偉,這幾天,公司關於我的流言是不是也很多?」

劉偉有些為難,含糊說道,「畢竟幾百人的公司,什麼議論都有,你也別往心裡去,等過了這一段時間就好了。」

顧蓁聽到劉偉這話心中頓時瞭然,她不在的這幾天,估計她早就是公司的「名人」了吧,眾人大約都等著公司會如何處理她。

「顧蓁姐,我們相信你,這事兒肯定有別的原因,你別想太多了,3372還得靠你呢!」

顧蓁笑得有些酸澀,她沒有說話,只是長長嘆了口氣,難怪沈東潯建議她停薪留職或者辭職,原來,其中還有這層原因啊! 姜雲卿寒聲說道:

「我逼你?到底是誰先逼誰?!」

「先不說我從來都沒有答應過你什麼,哪怕最初見面之時,我也從來沒有應承過你半句承諾,沒有說過我會永遠留在赤邯,就算真有,可是對你這種從未曾有半點真心的人,那些承諾誰會去守?」

「你真當我蠢到察覺不出來你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嗎?!」

姜雲卿面無表情的看著魏寰,臉色冷厲。

「我留在赤邯足足兩個月有餘,日日與你相見不說,更是幫你穩定朝堂剷除異己,助你登上皇位。」

「我以為我所做的事情應該足以讓你放心,甚至明白我的心情,與我坦誠相見,可是你從始至終都未曾當真將我放在心裡。」

「我曾經不止一次問過你,你留我在赤邯是為了什麼,我更是不止一次的提醒過你,只要你開口與我實言,萬事都可以商量。」

「可是你可曾跟我說過半句實話?」

姜雲卿眼中露出冷笑,嘴角弧度更是冷冽至極。

「你想要利用我,甚至對我從頭到尾都含著算計,你憑什麼期待我要誠心待你?」

「以己度人,如果你是我,明知道旁人存有利用之心,甚至所做之事無比危險卻半句實言都不肯相告,從頭到尾都只是想將你當成棋子,甚至將你的子嗣傳承也算計其中。」

「你能夠心甘情願的留下來任人利用,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嗎?」

「你覺得我傻?!」

魏寰被當眾喝問,滿臉寒霜的看著姜雲卿。

姜雲卿將話說到這份上,魏寰怎麼可能不知道姜雲卿是什麼意思。

她面無表情的寒聲說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不管我今天怎麼勸你,你都鐵了心要跟著那個男人回大燕,不願意跟我回去了?」

姜雲卿勾勾嘴角,手指放在袖間藏著銀針的地方,淡聲道:

「願意,為什麼不願意?」

「只要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我留在赤邯,而你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到底是為了什麼,告訴我你想要利用我去做什麼事情。」

姜雲卿淡然看著魏寰:

「姑姑與我相處也有兩個月時間,就如同我知道你從不是什麼情深意重的人一樣,姑姑也該知道我的性情。」

「我從不會將自己的命交到旁人之手,更不會與仇人同路。」

「只要姑姑能與我說實話,告訴我所有的前因後果,然後殺了你身旁那個與我不共戴天之人,我便跟你回去,如何?」

姜雲卿毫不掩飾自己對李廣延的殺意,甚至在對魏寰說話時,言語之間更帶著鼓動的意思。

「姑姑也知道,我與李廣延有仇,當初在大燕時,他更是險些要了我性命,讓我墜入滄瀾江中險些身死,我與他之間不共戴天。」

「我不會對他留情,見之必殺,而他對我也未必會留手。」

「我和李廣延之間註定難以兩全,姑姑想要我跟你回去,那便替我殺了他吧,只要你殺了他,讓我免除了後患,我就跟你一起回皇城。」

「姑姑覺得如何?」 過了幾天,沈東潯將顧蓁叫到了辦公室。

以前沒戀愛時也好,戀愛后也罷,顧蓁從沒有進過沈東潯的辦公室,此時接到王丹的電話,她也很是詫異。

「沈總,你找我。」

進了辦公室,顧蓁微笑著說道,態度很恭謹,就是下屬對待上司該有的態度。

沈東潯示意她關上門,起身從辦公桌后繞出來,定定看了顧蓁一會兒,這才說道,「我上次提的建議,你考慮的如何?」

顧蓁愣了會兒,這才反應過來,問道,「您是說,離職?」

沈東潯點頭,神色嚴肅看著顧蓁,輕聲說道,「讓你離職,不止是因為咱們的關係,我還是為你考慮。」

顧蓁聯想起這幾天關於她的流言,她苦澀一笑,低頭不語。

「今天開會專門討論過你的問題,你也知道,員工間關於你的議論很多,也有部分人對你不滿,在事情水落石出前,公司還是要安撫人心,因此,只能委屈你了。」

沈東潯說這話的時候,一直觀察著顧蓁臉上的表情,他有些小心翼翼,生怕顧蓁心中委屈,生怕她流淚。

顧蓁沉默了會兒,終於抬頭,眼中是從未有過的堅定。

「我不同意離職,沈總,你說說你們對我的處理意見吧。」

沈東潯與顧蓁目光對視,他看著她眼眸深處的水光,看著她倔強不屈的樣子,他的心也有些疼。

她是他的女朋友,他是公司的總裁,按照常理,怎麼也不能讓她受這樣的委屈,可是,一個公司的運作,不是總裁一句話就可以的!

「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把你調到項目部做副主管,第二,去GMP車間。」

顧蓁聽完沈東潯的話,她毫不猶豫說道,「我去車間,我想繼續做項目!」

沈東潯眉頭皺起,他說道,「項目部的工作雖說是文職,可是輕鬆安全,而且級別也高,但是去GMP車間,你只能從助理工程師做起。」

助理工程師?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顧蓁這三年來付出的心血都化為烏有,一切都得從頭開始,而且,車間從沒有女工程師!

沈東潯還想說什麼,顧蓁已經先一步說話了,「如果沒有發生著火那件事,我可能會離職,可能會接受調到其他部門,可現在,我必須要做項目,3372項目,我不能放棄!」

3372項目已經進入小試階段,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很快就要進中試車間了,這是顧蓁的心血,她說什麼也不會放棄。

沈東潯看著顧蓁堅定的眼神,他沉默片刻,緩緩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