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的知名人士,上流社會的老闆,名媛,紛紛從蘭博基尼、瑪莎拉蒂、保時捷等豪車上下來,然後踩着紅豆山莊大門直達門外的紅地毯走進紅豆山莊,而紅豆山莊內,也有蕭公子請來宣傳造勢的電視臺和報紙的記者什麼的。

蕭公子此時穿梭在各色人等中間,很紳士地舉着酒杯,談吐優雅,彬彬有禮,關鍵又帥,頓時引起龍城的三大名媛的注意。

龍城三大名媛,其實就是龍城上流社會的三朵交際花,跟不少富豪都有過關係,說白了,就是公開的高級一點的妓~女而已,這不比普通的小姐幾百塊一次的那種,三大名媛起步價都是萬萬的,但是三大名媛都是有資本的,年紀大約三十來歲左右,沒有普通小女生的青澀不懂,而是成熟的萬種風情,一顰一笑,都勾魂攝魄,另一般男人無法阻擋。

三大名媛之一黃容容盯着忙碌的蕭海楠蕭公子道:“我今晚就能拿下他,你們信嗎?”

三大名媛之劉飛飛不屑道:“哼,有什麼啊,看着是很帥,關鍵到了牀上,不知道能不能抵得住老孃的左右搖擺!”

這個劉飛飛牀上功夫了得,成名絕技正是左右搖擺,不知多少城中富豪被她左右搖擺然後狼狽不堪、倉促下牀~

三大名媛朱米米不服道:“這個蕭公子從英國留洋回來的,我喜歡倒是他那卓爾不羣的英國貴族氣質~~咦,蕭公子過來了~過來了~”

三大名媛正議論着,蕭公子端着酒杯過來了,微笑道:“三大美女,怠慢了啊,今天來的朋友太多了,我又是剛剛回國,所以跟大家多交流了一下~”

黃容容媚眼生笑道:“蕭公子太客氣了,能請我們姐妹來,已經很榮幸了哦!”然後一雙眼睛死死勾引着蕭公子。

蕭公子仍然微笑道:“哪裏,請到諸位來助興,纔是我蕭某人的榮幸啊,來一起幹一杯!”

劉飛飛然後左右搖擺了一下自己魔鬼般的身材,尤其是自己的一對巨米,然後故意讓自己酒杯裏的酒撒到自己的巨大的米米上,本來劉飛飛穿的就很薄,這一溼,半邊米米完全暴露啊,裏面的紅色內內更是引人注意啊,劉飛飛一皺眉道:“哎呀,蕭公子,衣服都弄溼了,請問,衛生間在哪兒?”

黃容容本來已經用自己誘惑的眼神把蕭公子勾引得七七八八了,沒有想到劉飛飛如此卑鄙,直接把紅酒倒在乃子上,赤果果的勾引啊,不就乃子大一點嗎,神氣個毛。

而朱米米更加氣憤,自己米米也不小啊,關鍵自己還沒有使出來呢,被劉飛飛捷足先登了,這個三八太過分了。

蕭公子畢竟是個三十歲的男人,見此情景,也忍不住滑動了一下自己的喉結,嚥下一口口水,然後依然假裝淡定道:“嗯,就在前面左轉~~~”

劉飛飛然後將酒杯塞到蕭公子手裏,使出勾魂的眼神道:“幫我拿一下,我去洗手間整理一下~”說道洗手間的時候,將這三個字特別加重了語氣,暗示洗手間可能發生點故事啥的。

劉飛飛然後左右搖擺着自己渾圓的屁股,往洗手間走去~~~

朱米米道:“蕭公子,我們的酒還沒喝呢~”

朱米米話剛落,只見蕭公子匆忙喝完酒杯的酒,然後說了聲:“抱歉,又有客人來了,我去招待一下!”然後就匆匆走了。

林虹,是今晚的女主角,此時正和父親林萬豪夫婦以及同父異母的妹妹林然在一起,林萬豪正和幾個城中富豪交談着。


林然並沒有跟林虹說,高揚回來,而林虹還以爲高揚不知道呢,但是心中又期盼高揚真的能出現,林虹還清晰記得去年在自己的飛虹印刷廠內,自己被一個神經病員工驚嚇到了,差點跌倒在地,這個時候高揚從天而降,救了自己,將自己攬在懷裏,林虹還是有點期待高揚再次出現,再來一次英雄救美的,因爲自己並不喜歡這個蕭海楠蕭公子,雖然這個蕭公子在大家的眼中是那麼的優秀那麼的完美!

而我們的男主角高揚同志呢,此時正開着一輛長安之星麪包車晃悠晃悠地往紅豆山莊駛來。

“老大,我們開着這麼爛的車,你說保安能讓我們進去嗎?”孫彪不禁擔心道。

“靠,你以爲保安都像你這麼勢利嗎!”高揚不屑道,“況且,紅豆山莊的保安都是我們正義保鏢公司派去的,你說我進得去嗎?”

“哇,這下就好了!”孫彪一聽興奮道,“不過,我們這身打扮是不是太寒酸了些啊?紅豆山莊可是龍城最奢華高檔的地方啊,這樣去參加酒會是不是太那個了!”

“我今天帶你幹嘛來了?”高揚問道。

“裝逼!”孫彪答道。

“不低調怎麼裝逼呢,讓你穿十萬一身的衣服,百萬的名錶,勒一萬一根的褲腰帶,那樣人家一看你就是有錢人,那還怎麼裝逼呢?”高揚訓道。

“老大,我錯了,也懂了,我們如此低調,然後在關鍵時刻亮出我們牛逼閃閃的身份,就比如我亮出龍城最大黑幫正義幫的扛把子之一彪哥的名頭,然後驚呆全場的人是吧~~~哈哈~~~”孫彪得意笑道。 一輛長安之星麪包車緩緩駛進紅豆山莊的大門口,然後被一輛法拉利和寶馬夾在了中間,從法拉利和寶馬裏走出的都是今晚的賓客,而這輛麪包車夾在中間顯得不倫不類啊,現場指揮的保安過來,很有禮貌地道:“先生,麻煩你抓緊把車開走,這裏不準停車!”

靠,明明是我的麪包車被夾住了,高揚心中想發火來着,一想到今晚的任務就是低調,於是嬉笑道:“好的!”這時前面的法拉利開進紅豆山莊的停車場,高揚也就跟着法拉利往前開。


“先生,停一下!”另一個保安走了過來,“這裏不是公共停車場,請停到別的地方!”

靠,瞧不起哥的麪包車是吧,我忍,我隨便找個路邊停一下,高揚調轉車頭,一溜煙走了,然後在紅豆山莊的路邊停了下來。

“老大,人家混黑社會都是保時捷、蘭博基尼什麼的,爲毛爲毛只能開個麪包車呢!”孫彪一臉的憋屈啊。

“呵呵,你可以開,關鍵你有錢買麼?”高揚笑道。

“沒有~~~”孫彪頓時一頭黑線纏繞。

“走吧~”高揚領着孫彪往紅豆山莊的大門口走去。

“請出示邀請函!”門口的保安甲很不高興地道。

“邀請函?還要邀請函?”高揚疑惑道,林然這丫頭沒有說啊,還以爲順便出入呢,“沒有邀請函!”

“那不好意思,沒有邀請函不能進去!”保安乙也過來喝道。

這時正好有一個穿金戴銀的貴婦過來,望了望高揚和孫彪這邊,然後露出超級鄙視的神情,囔了囔鼻子搖了搖頭,扭動肥胖的身軀走了進去,而在這位貴婦身邊,緊貼着一個身材瘦弱的小白臉,小白臉二十多歲,戴着一副黑邊框眼睛,帥是帥,但是一看就是被貴婦蹂躪太多了,小白臉親密地挽着貴婦的手臂,也學着貴婦露出一副鄙視的嘴臉,然後跟着貴婦的腳步,走進紅豆山莊。

其實,貴婦和小白臉根本沒有看清高揚的臉,因爲他們根本就沒有正眼看一下高揚,如果看了的話,絕對會大吃一驚。

而高揚則瞄了一眼貴婦和小白臉的身影,一下子想起這個貴婦,不正是一年前自己還在林虹的公司當保安之時,林虹帶自己去一家名牌服裝店買衣服時候遇到的那個貴婦和小白臉嗎(詳情請大家翻閱第42、43、44三章),當時這個貴婦就一副囂張的派頭,後來被林虹羞辱了一番,而貴婦身邊的小白臉,看起來比一年前更加瘦弱了,看樣子被這個貴婦折騰的次數更多了,這年頭,小白臉也不好當啊,日日折騰,夜夜折磨,遭受非人的生活,苦不堪言哪!

話說高揚這邊沒有邀請函,進不去啊,怎麼辦呢?

“老大,進不去啊?”孫彪鬱悶啊,本來想着跟着高揚出來耀武揚威一番,牛叉一回的,哪知道竟然是這樣的結局,但是孫彪知道高揚有辦法,高揚是什麼人啊,華夏副國級領導人郭百川的外孫,亞洲低調的首富高城的孫子,還是修真門的傳人,一身武功超凡不羣,剛剛修煉出了修真門的絕技隱身術還有逆天的金龍臂,當然,孫彪知道高揚牛叉,是國安局少將特工,也知道高揚是郭老的外孫這樣的機密,但是隱身術啥的,高揚可是誰都沒有告之,這種祕密怎麼告訴別人呢。

“你不是要我帶你飛的嗎?那你可得站穩了!”高揚呵呵笑道。

孫彪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只見高揚的右手在自己後背一抓,然後只聽“嗖”的一聲,孫彪只感覺自己騰空而起,再然後凌空飛行,也不知道飛了多久,孫彪感覺自己耳畔的風聲沒了,然後睜開眼一看,自己已經到了紅豆山莊的裏面了。

“老大,你的輕功也太牛叉了!”孫彪驚訝道。

“低調知道吧,走,到大廳裏拿酒喝~”高揚領着孫彪就進了紅豆山莊的主宴會大廳。

而紅豆山莊的大門口,兩名保安還以爲自己眼花了呢,明明有兩個人呢,怎麼突然就消失了呢,他們哪裏知道高揚已經突破了修真門的修魂期,成了千百年來修真門的第一人,各種武功輕功都是牛叉不已了,輕功算什麼呀,等以後修煉成御物飛行那才牛逼呢,飛機都不用買了啊。

到了大廳,人員混雜,也就沒有人管他們兩個不起眼的小角色了,偶爾有幾個露出鄙視的眼神,但是一看到孫彪的塊頭,以及那混混的頭型,以及脖子上的紋身,也都嚇得收取目光。

高揚道:“你自由活動吧,我去洗手間!”

高揚到了洗手間,突然聽到最裏面的一個廁格內傳來銷魂的聲音,咦,上個廁所都能見到現場直播啊。

“蕭公子,再快點~再快點~”裏面的女人突然急促地喚道。

蕭公子?不會是蕭海楠吧?高揚立馬想到這個,要是這樣的話,這個蕭公子還真不是人啊,在自己的訂婚酒會上,在廁所和別的女人搞了起來,必須留個證據啊。

高揚掏出自己剛剛買的華爲手機,一千多塊啊,之前高揚一直用的老式的按鍵手機,低調的不能再低調,但是老式手機看小說不方便,不能下載手機終端看,於是爲了追看《特工狂少》這部牛逼的小說,毅然決然花了一千五百塊買了個智能的華爲手機,選擇華爲,就是爲國產機作貢獻。

高揚輕輕打開傍邊的廁格,然後施展絕世輕功,站到馬桶上,打開擁有八百萬像素的照相機,對準了裏面的這個廁格。高揚還伸頭望了望,果然見一個戴着金邊眼鏡的帥哥,正抱着一個美麗婦女的屁~股,在那兒拉鋸大戰呢。

這個美女的乃子果然大啊,一晃一晃的,高揚的小高高都忍不住擡頭了,這個帥哥跟林然描述的差不多大,應該就是蕭海楠蕭公子。

不錯,這對男女正是蕭公子和龍城三大名媛之一的劉飛飛,劉飛飛剛剛挑逗引誘了蕭公子,並暗示自己在洗手間,然後果然成功了,蕭公子迫不及待地進了洗手間,然後兩人迫不及待地搞在了一起,這種事情本是豪門乃至紅豆山莊這樣的場所很常見的事情,但是沒有想到,被高揚無意中聽到了,並被高揚給攝像了。

大約幾十秒之後,蕭公子一陣猛攻,終於結束了戰鬥,顯得筋疲力盡,而三大名媛之一的劉飛飛則意猶未盡,還很想要的感覺,然後露出鄙視但又不敢過於鄙視的神態道:“十萬塊,酒會結束就打到我卡上~”

然後兩人開始整理衣服,劉飛飛突然感覺有人在偷望自己,然後往上一望,可是上面都沒有,奇怪道:“這個廁所不會有攝像頭吧?我怎麼感覺有人在偷拍我!”

蕭公子也是一驚,四下望了望,道:“我想出去看看~”

蕭公子打開邊上廁格的門,望了一眼,什麼都沒有,然後又看了幾個廁格,還是什麼都沒有,這才放心道:“我先出去,錢會準時到你的賬戶!”然後離開洗手間,而劉飛飛感覺意猶未盡,又用手指扣了幾下,才離去。

這個時候,在蕭公子和劉飛飛**的最裏面的廁格邊上的廁格內,高揚慢慢現身,這個隱身絕技,太逆天了,這個蕭公子,太下流了,你死定了!高揚暗道。 高揚剛走出廁所,迎面碰到一個熟人,是沈雲飛,沈雲飛是京城沈家的三公子,由於母親是沈家家主沈烈的小老婆,所以沈雲飛在沈家地位不高,屬於庶出,怎麼也爭不過正室的人,況且正室大老婆雲青鳳生了兩個兒子,一個是沈家大公子沈雲天,一個是沈家二公子沈雲熙。

沈家是京城四大家族蔣沈韓楊之沈家,經濟實力比較雄厚,但是沈雲飛作爲庶出,京城自是容不下了,正好江南這塊也有不少對於沈家來說可有可無的產業,於是沈雲飛就被擠出京城,來到龍城,打理沈家的產業。

後來,沈雲飛和高揚在一次賣西瓜時無意中相識,然後覺得投緣,結拜爲異性兄弟,沈雲飛虛長几歲,於是成了大哥,而高揚成了小弟。

“咦,高揚!”沈雲飛率先發現了高揚,招呼道,“你也來了!”

“大哥,你也來了啊!”高揚笑道,“好久沒在一起喝酒了啊~”

“是啊,我尿急,去去就來,待會我們兄弟倆好好喝一杯啊!”沈雲飛匆匆而去。

靠,熟人還不少啊,高揚一頭插入人羣當中。然後在人羣中搜索目標,看到了林虹一家正在大廳的左邊。

在東張西望的林然也從人羣發現了高揚,激動地招呼道:“高揚,這邊~這邊~”

本來,高揚在人羣中毫不起眼,一聲幾百塊一聲的休閒裝,真的是太低調了,可是被林然這個小丫頭一下子叫了出來,頓時引起不少注意的目光,大家都在喝酒聊天呢,聽到喊聲,以爲出現什麼大人物呢,大家紛紛望向高揚,一看是一個毫不起眼的二十來歲的小青年,頓時紛紛“切~”“哼~”等鄙視聲四起,大家繼續喝酒聊天,泡妞的泡妞,勾搭的勾搭。

高揚不情願的走到林虹一家面前,嬉笑道:“叔叔阿姨好,林總好,林然小朋友好,好久不見啊!”

林虹一見高揚,就跟見着外星人一樣,自己剛剛還念道這個傢伙,這個傢伙就出現了,一口紅酒差點嗆了出來。

林虹把高揚拉到一邊,驚訝道:“你怎麼來了?”

高揚笑道:“再不來,我就要戴綠帽子咯~”

林虹笑道:“你以爲我嫁不出去啊,追我的人,多了去了~哼~~~”

高揚突然假裝兇悍道:“哼,誰敢動我的女人,我就閹了他!”

這時,蕭公子出場了,蕭公子端着酒杯過來了,老遠就對林虹道:“林虹,今天朋友太多了,讓你久等了,咦,這位是?”

蕭公子看着高揚,一個最多二十歲的小青年,看樣子毫不起眼,從穿着看來,是個學生,高揚也暗斂自己周身的氣息,使自己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夥子。

林然過來道:“姐夫,這是我同學,我請他來見見世面的~”

林然一把拉過高揚,小聲道:“先不要激動,動手也得蕭公子向我姐求婚的時候,那時纔是整場戲的**啊~”


高揚驚訝道:“看不出來啊,你丫有做特工的潛質啊~明天我介紹你加入國安局算了~”

林然一甩頭髮道:“哼,要不是因爲嗎,你是特工,我纔不會~~~”然後聲音越說越少,好像說出自己喜歡高揚的祕密似的。

高揚笑道:“走,哥哥帶你到邊上喝酒去~”高揚的手攬着林然的腰走向大廳的一邊。

嘉賓也來差不多了,主持人葉晚晴拿起話筒道:“各位來賓,靜一靜,今天是天中集團總裁蕭海楠先生飛虹公司總裁林虹定親的大好日子,下面有請著名歌手洪子涵小姐爲大家帶來一首《今天我要嫁給你》,大家掌聲歡迎!”

洪子涵雖然半紅不紫,但是畢竟是知名人物,三線小明星,頓時大廳裏想起熱烈的掌聲。

洪子涵一曲唱完,葉晚晴走上大廳中間特製的舞臺,舞臺上有一面百寸的液晶顯示屏,葉晚晴道:“我們的蕭公子是從英國留學歸來,而他和林小姐在兩年前就定下情願,但是他們相隔萬里,無法傾訴對彼此的思念,於是我們的蕭公子在英國錄製了好多視頻,都是表達了對林小姐的愛意~”

葉晚晴說完,百寸大屏上顯示了蕭公子在英國的倫敦塔等名勝景點的對林虹的表白,加上英倫美麗的風景,存托出蕭公子更加的瀟灑英俊,臺下的衆人都紛紛鼓掌。

配上這樣的畫面,還有美妙的樂曲,蕭公子做了一個手勢,就見一名服務生推着一輛推車過來,小推車上放着一束超大的紅玫瑰,蕭公子將玫瑰花送到林虹的手中,林虹結果花,顯得還是很開心,雖然自己對這個男人不感冒,但是有個男人爲自己做這麼多,肯定會開心的。

然後蕭公子又變戲法一樣從懷中掏出一個盒子,一打開,是一枚戒指,戒指上的鑽石很大,起碼值幾百萬,足見蕭公子的誠意啊。

在場的嘉賓都跟着起鬨: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

林虹老爸林萬豪也開心在邊上望着,所以的人都這麼祝福着。

而我們的男主角高揚和林然坐在一角的沙發上,林然急道:“你怎麼還不出手,我姐都要嫁給別人了!”

高揚笑道:“急什麼,只是個求婚,又不是洞房花燭夜~”

高揚慢悠悠從口袋裏摸出華爲手機,撥了出去:“胖子,過來一下~”

不一會,孫彪不知從哪冒了出來:“老大,有什麼吩咐?”

高揚道:“你小子立功的機會來了,來把我手機裏的這個視頻,從舞臺後面悄悄接上去~”

孫彪興奮道:“是,老大!”

林然在一旁好奇道:“什麼呀?這麼神祕?”

高揚笑道:“小孩子,不能看~”

林然一挺自己的雙峯,不服道:“我小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