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現在有幾萬喪屍,雖然還有水果什麼的可以吃,但那菜量也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完了。

「嗚嗚,爸我錯怪你了,你還是愛我的。」

賀元感動的就要撲向大叔的懷抱,雖然被大叔躲開了,躺在地上,他的心裡也是感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話說穆悠自出了敬玉軒就碰到了高力士,一路七拐八繞的總算來到了御書房。

「大家,穆郎到了。」

「臣穆悠拜見聖人。」穆悠畢恭畢敬的跪地行禮。

「平身吧。」皇上揮揮手。

「謝聖人。」穆悠起身,突然滿臉堆笑朝一邊看去:「喲,東平郡王也在啊?」

安祿山轉過身「呵呵」一笑,臉上的橫肉也跟着顫抖起來。

「叫你過來是幫我留客的。我已封榮義郡主為公主,下個月與東平郡王的長子完婚,可東平郡王偏要走,對我說……

《毒謀妖女不好惹》第164章微服出宮,路遇不平 白妙音悠然轉身:「再給你一次機會。」

狼妖捂著心口處很是痛苦的樣子倒在圓台,他蜷縮成巨大的一團發出低沉的悶哼聲:「我沒有…」

「有」字的音都還沒有落地,就聽到狼妖「啊……」痛苦的尖叫聲,一團地獄之火直接從他的心口處噴出落入大鑊之中,大鑊中的地獄之火火焰頓時竄高一些。

白妙音彷彿站在這火焰頂端:「再問你一次,如果你還是執意說謊,你將化為灰燼。」

「……」狼妖怕了,他看到自己的心口處明明已經被地獄之火燒成一個窟窿,他居然還活着還能聽到白妙音的話,這…「我說,我說實話。」

狼妖這句話一出,眾人只見白妙音隨手一揮,狼妖那被燒成大窟窿的心口居然又恢復了原樣,沒有人不唏噓。

就連俯身在蝶依身上的白止都震驚了:她到底是什麼?太強了!

狼妖膽怯地嘗試:「是狐狸」

他的話都沒說完心口處的火團又開始竄出,他急忙改了口:「是蝶音讓我去發的邀請函。」

死無對證?白妙音朝着狼妖走去,每走一步腳下都生出紅蓮,她踩在圓台上之時,沒有人留意到她何時抽出了「鳳鳴」:「說謊已經夠可惡,還要污衊死人不能饒。」

狼妖徹底服了:「師尊息怒,我說。是、是蝶依。」

狼妖的這句話就像是可以滅火的水,大鑊中的地獄之火再次變成了小火苗,而他自己更是明顯感覺到心口處恢復了正常。

「鳳鳴」變成了繩索直接將蝶依綁到了狼妖所在的圓台,狼妖回到了原地。

附着在蝶依身體里的白止氣抽:躺槍?敢情這蝶依也背着她做了些她不知道的事!這姐妹兩個真是各懷鬼胎,可惡!

白妙音一步步走到蝶依面前:「你說還是她說。」

「明知故問!」

白妙音將「辯慌符」放在蝶依身體之上,同時解開了「定身咒」。

「她做過什麼本尊哪裏會知道!」一團黑氣從蝶依身體竄出,蝶依如同一灘爛泥般倒在圓台,不多久便消失在空中。

蝶依被黑氣攻擊身體的那一刻已經死了,可眾人、妖並不知曉,他們驚訝地望着眼前的一切:這又是怎麼回事?

白止用盡全力將黑氣化為人形:「哈哈哈,你們這些蠢人,聽她在這裏危言聳聽?我白止才是這醉吟樓真正的主人。等我回來!」

黑氣白止狂笑着離開。

塗天遠看到這一切立刻生出一個念頭——得找個時間和白妙音解釋明白才是。

白妙音瞧著跑走的白止,內心暗喜:等你。

台下的其他人、妖驚呆片刻后,終於有聰明的開始絮絮叨叨:「原來我們這醉吟樓都是受這團黑氣控制的。」

「這麼說蝶依蝶音都是這黑氣的人?」

「黑氣叫白止,照我八百年的妖生來看,她指定是入魔了。」

「肯定是,不然怎麼連個形狀都沒有。」

白妙音聽着大家議論的差不多才開了口:「既然製造者邀請函的妖已死,此事追究下去也沒有必要。但是不管如何都是醉吟樓管理不當才有此疏忽,本尊亦要負責,故從此時開始醉吟樓連續三天免費。」

「師尊威武!」歡呼聲此起彼伏,白妙音早就收了幻術,讓大家盡情歡樂。

塗天遠緊跟着白妙音離開,剛剛抓着她的手腕就聽到白妙音兇巴巴地說:「鬆開!」

他有些心虛地鬆開了手:「我」

「你既然管着這嘉安城就不能好好管管?醉吟樓到底是你在管還是白止在管?」

塗天遠許久沒有心慌的感覺,聽到白妙音這般質問他不知從何說起才好:「我確實沒有用心去管。」

「真是你在管?」白妙音又一次詢問。

塗天遠望着白妙音的雙眼:「是。」

白妙音微微一笑:「那你可知你在做什麼?」

「我知道。」塗天遠上前,白妙音後退:「從今日開始醉吟樓和嘉安城還是你管吧。」

「真的?」

「嗯。」白妙音得到系統提示,醉吟樓已無與任務相關的線索提供,請離開。

白妙音撤走了醉吟樓和塗天遠家旁邊自己那座宅院的一切幻境,背對着塗天遠說道:「有事可來賞心院找我。」

塗天遠聽到白妙音這麼說頓時鬆了一口氣,大佬沒不理他的意思。

白妙音回到賞心院先跑去將系統罵了個徹底:「你居然威脅我?!我剛才在醉吟樓多麼威風,好不容易找到白止下落,你居然讓我離開?」

「你不離開系統即將扣除你之前所有的經驗值。」

「你這系統玩兒的很任性嘛。」白妙音叉著腰生氣。

系統無奈的聲音回答:「主要是你任性,附帶着我也任性了。」

「成,那就比比誰更任性。」

「不不,這不需要比較。本來醉吟樓就是人家天遠在負責的,你改了劇本人家天遠也沒說什麼不是,現在還給…」

「打住,人家天遠這四個字聽起來十分肉麻。」白妙音真是受夠了這系統,「再說我現在不是已經離開了醉吟樓嗎?你還啰嗦什麼?」

「……」系統沉默一秒還是忍不住頂嘴,「是你主動找我啰嗦的。」

白妙音給了系統一個大白眼:「趕緊去推算一下我能不能找到白止直接滅了。」

「不用推算,一定不行。」系統耐著性子好心提醒,「有必要再次提醒你,任務是找到白止讓她自然滅亡,你才可以領到經驗值進入下一個任務。」

「……」白妙音揮揮手,「你退下吧。」

系統罵罵咧咧退走,白妙音就托著下巴坐在窗邊瞧著突然的漫天飛雪:「稀奇了,這雪花怎麼能是彩色的?」

「師傅,這是因為整個嘉安城如今就是彩色的,醉吟樓每兩層一個顏色,現在七彩的醉吟樓可好看了。」白青和白秋排排坐在白妙音身旁,和她一樣托著下巴望着窗外。

這時大門外傳來敲門聲,今晚負責守門的小老虎跑來告訴白妙音:「主人,外面來了個年輕小夥子。」

「你可告知他我們這裏的規則?」

「說了,他說他知道。」

「讓他進來。」白妙音瞧了一眼白青和白秋,「你們兩個站在我旁邊不要說話。」

「好的,師傅。」白青和白秋見白妙音不再讓他們兩個回空間了就十分開心,乖乖站在白妙音身旁默默看着走進來的年輕小夥子。

白青和白秋互相瞧了對方一眼,用他們之間才法術彼此聊著,白青:「他背了一個男人在身上。」

白秋:「他不是人吧?」

白青:「暫時看不出。」

白妙音:「你們兩個閉嘴!不準用法術交談,萬一對方聽得到呢?」

白青和白秋收了法術,滿臉嚴肅地望着年輕小夥子。

白妙音一邊喝着熱茶一邊問:「何事?」

「我是左邊藍街7號的步小秋,今年20歲。」他在距離白妙音差不多兩米的位置停了下來,似乎想往前走但是走不了。

白妙音又問了一遍:「何事?」

「求您去救救我家,我們本來住在右邊藍街的,可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到了左邊藍街。自從在左邊藍街住下我們家就頻現怪事。」步小秋嘆著長氣,一聲接一聲,幾乎沒說一個字他都要嘆氣。

白青實在受不了了:「你能不能別說一句話就嘆氣,聽着真是喪氣。」

「……」步小秋面露難色,「我也控制不了,這也是怪事之一。我們家兄弟六人,現在就剩我和我小弟還算正常。我前面四個哥哥不是傻了就是瘋了。」 2021年8月3日

下午13:30

在開封菜隨便解決肚子問題后,徐林去部門裡找江越洋去了。

看看老江最近在忙啥。

徐林不斷地向路上的警員們打著招呼。

終於,他來到江越洋的辦公室。

徐林看到男人正坐在椅子上專心地翻看著資料。

「喲!徐林來啦!」

江越洋的同事們喊道。

「小林,過來!我這有糖吃。」

一個阿姨見狀,向他喊道。

辦公室內不少人回頭向他打著招呼。

「叔叔阿姨好,你們接著忙。」徐林禮貌地應承著。

江越洋沒有回過頭,依舊在翻看著資料。

徐林安靜地坐在了他旁邊,沒有打擾他。

江越洋丟給了他一份資料,說道:「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您最近在忙什麼。聽說最近有一件大案?」

說著,徐林接過了江越洋丟給他的資料,坐在了他旁邊認真翻看著。

「我就是不說,你也會問別人。」

江越洋看了徐林一眼,接著說道。

「是件大案,死者是梁國正,就是那個國際貿易龍頭的梁國正。」

「死者和他兩名保鏢的屍體都在一天前的早晨,被發現。他身上還被釘著一沓關於他的罪證,死因和另外兩名保鏢一樣,頭顱被射入釘子,當場死亡。」

Leave a Comment